[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从中学生萌萌的妙语看今天的师生关系]
余杰文集
·《想飞的翅膀》自序:寻觅表达的可能性
·致钱理群老师的一封信
·北大与哈佛
·谁在打孩子的耳光?
·送你们回雍正朝
·头顶上是自己的权利
·靖国神社:为谁招魂?
·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
·重走“五四”路
·“另类”原是大多数
·旧瓶与新酒
·来自民间的生命力
·鲁迅的柔情
·读柏杨回忆录:未完成的反抗
·在激情与恐惧中穿行
·心灵的隔膜
·托尔斯泰给沙皇的信
·怀想梅克夫人
·那片森林
·三个俄罗斯医生的故事
·事关“国家尊严”
·心灵的维度
·永远的普希金
*
*
6、《爱与痛的边缘》(大象出版社)
·《爱与痛的边缘》目录
·“龙椅”为谁而设?
·九十年代的“红宝书”
·从尼克松到克林顿:被羞辱的总统
·官官相杀
·“鬼才”遇“鬼”记
·轿车不如轿子说
·鲁迅中了传教士的计?
·贪官的金蝉脱壳之计
·从日军细菌战档案说起
·城市边缘的挣扎
·发现我们自身的匮乏
·读《触摸历史——五十人物与现代中国》
·胡适:既开风气又为师
·密西西比河的月光
·山坳上的中国教育
·读克里玛:生活在布拉格的三种方式
·生命是忧伤的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真
·读《第四种权力》
·谁来主持正义?——读《基督山伯爵》
·睡狮犹未醒
·文字与脑袋
·阉割外国文学: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外国文学作品的分析
·我们有罪,我们忏悔
·忏悔:从每一个个体开始
·毫不妥协地面对邪恶
·徐友渔侧记
·究竟谁在败坏“忏悔”的名声?
·批评的自由与认错的勇气
·闸门在你的肩上
·冰冻的岁月
·疯人的辩护
·古战场的守护人
·禁书
·别尔嘉耶夫的精神挣扎
·沙皇的猎犬们
·内在的伤害
·妻子与助手
·倾听
·读巴纳耶夫《群星灿烂的年代》
·驻守托尔斯泰庄园的士兵
·童年的老师
·托尔斯泰:最后的出走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中学生萌萌的妙语看今天的师生关系

   
   从中学生萌萌的妙语看今天的师生关系
   
   
   自古以来,在那些备受瞩目的著作中,有帝王的“起居注”,也有圣人的语录——比如由弟子们记载的孔子和苏格拉底的谈话;有希特勒的《我的奋斗》,也有毛泽东的“红宝书”。有的永垂不朽,有的遗臭万年,但“名人效应”持久不衰。但是,我喜欢的偏偏是寻常人等的日记与语录,不加修饰,却折射从时代的真相。我尤其对孩子们的“童言无忌”情有独钟,因为在孩子们脱口而出的话语中,往往蕴涵着独特而深刻的真理。

   我记得《圣经》中有这样的一个小故事:有人带着小孩来见耶稣,要耶稣摸他们,门徒便责备那些人。耶稣看见就恼怒,对门徒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神国的,正是这样的人。我实在告诉你们:凡要承受神国的,若不像小孩子,断不能进去。”于是,耶稣摸着小孩子,给他们按手,为他们祝福。这个故事是在赞美小孩的纯洁和高贵,它告诫成人不要以自己的“成熟”来傲视孩子,这种所谓的“成熟”离天国太远。在耶稣的眼中,孩子比大人更有智慧,也就更接近天国的大门。
   友人许君之子萌萌,是一名十五岁的活泼少年,在安徽和县某中学念初中三年级。我略略与之交谈片刻,顿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听萌萌发表个人见解,比听那些教授博导的高谈阔论有趣多了。于是,我记下我与萌萌的一些谈话,写成了这篇《萌萌语录》。
   我问萌萌:“你最喜欢的科目是什么?”
   萌萌回答说:“语文。”
   我问:“你最喜欢的作家是谁?”
   萌萌回答说:“鲁迅。”
   我问:“你为什么喜欢鲁迅呢?”
   萌萌回答说:“我读鲁迅的文章,觉得他太狠了,他谁都不怕。人不怕死,文章就有气势。我觉得,人就一条命,人反正迟早要死的,还不如豁出去凭胆量写几篇最狠的文章。鲁迅的选择就让我敬佩,他不怕死,他敢说真话。即使被特务暗杀了,文章却能够留下来,一代一代地流传下去。”
   (余注:看来,在萌萌心目中,最优秀的作家除了才气、天赋和勤奋之外,更重要的素质是勇气。鲁迅不怕死,故能“横眉冷对千夫指”;鲁迅不怕死,故能为刘和珍、柔石等死难的友人和学生写下传世之作。今天,中国当代文学的衰亡,大概正是因为大多数的当代作家,都丧失了最基本的说真话的勇气。试看今天那些台面上走红的作家,余秋雨、二月河、海岩……怎么个个都像太监和优孟一样?说话装腔作势,行为矫揉造作,施施然地进入了娱乐明星的行列。奢靡和虚伪是这个时代文学的风尚。而鲁迅风骨没有过时,这个时代需要将人们从铁屋子中叫醒的长啸。今天,要是有一百个,一千个鲁迅,并不会如某些作家大人所想象的那样,发生“地震”;相反,我们的文学将具备起码的品质、硬度和亮度。)
   我问萌萌:“你喜欢写作文吗?”
   萌萌说:“不喜欢。我们同学几乎没有人喜欢写作文。”
   我问:“为什么呢?写作文难道比做数学题还要难吗?”
   萌萌说:“主要是因为我们在写作文的时候不能说真话。说假话让我感到不舒服。”
   我问:“这是老师的规定吗?老师提倡大家在写作文的时候说假话吗?”
   萌萌回答说:“有一次,老师布置写一篇题目叫《我的老师》的作文。事先,老师对我们说,随便怎么写都可以,向老师提批评意见也没关系。于是,我就写了一篇批评老师的作文。结果,我发现我们班上只有我一个人写的是批评老师的文章,其他人都在吹捧老师怎么好怎么好。结果呢,老师看了我的作文之后,非常生气,专门在全班开会批判我,说我是奔班上惟一的坏学生。还把我叫到台上指着我的头骂了我好久,甚至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踢了我好几脚,把我的小腿都踢肿了。从此以后,我再不敢在作文中说真话了,我也最不喜欢写作文了。”
   (余注:中国教育的最大功能、最坏的作用,便是教孩子们说谎,说谎是需要后天训练的,写作文成为训练孩子说谎的手段之一。而孩子有说真话的天性,一旦老师的强势教导不符合孩子的天性,必然扭曲孩子的天性,孩子便会将写作文当作一件苦役。每当我在《新闻联播》中看到那些被采访的孩子们,在摄影镜头面前努力地模仿大人的腔调,滔滔不绝地讲述什么庆祝香港回归、申奥成功、神五升空、女排胜利的话语的时候,便感到无比厌恶和悲哀。在此教育制度和社会氛围之下,孤独的萌萌很难继续坚持说真话的原则。在一个习惯说谎的国度里,人们不相信天堂,喜欢自嘲和说谎,而且谎言不能被公开拆穿,谎言以真话的面目出现。人们都假装以为谎言是真实的,这成为在这个国度生存下来必须要遵守的游戏规则。假若有人企图打破此规则,坚持说出真相,必然引起惊天动地的连锁反应。萌萌被踢肿的小腿就是证据之一,还有张志新被割断的喉管。若干年后,萌萌一定会“成熟”的。)
   我问萌萌:“最近教育部门提倡‘减负’,你们学校也搞‘减负’吗?”
   萌萌说:“什么‘减负’啊?那是报纸上说的,文件上说的,我们是越减越重。你看,我们的书包里就有好多种不同的参考书和习题集呢。”
   我问:“老师强迫你们购买参考书吗?还是你们自己愿意买的?”
   萌萌说:“当然是老师强迫我们买的,我们哪里愿意去买这些千篇一律、互相抄袭的参考书?老师在学校门口开了一家书店。同学们都说,一本二十元的参考书,他只要花五元就可以进货,然后再以差不多四倍的价格卖给我们。这笔收入比他们的工资还多。他以为我们都不懂教辅类图书的折扣,其实我们都知道得清清楚楚的。但是,我们还是不得不买。”
   (余注:如果一个社会中连教师与医生都不能谨守基本的职业道德,那么这个社会已然是一个道德伦理全面沦丧的社会。师道尊严荡然无存,固然跟政府基础教育经费投入严重不足、教师只好自己寻找外快有关,更是半个世纪以来政治对文化和教育的压迫、凌辱所造成的恶果。另一方面,今天的教育腐败亦触目惊心。其中,教辅读物每年的数十亿的码洋中,不知有多少的黑洞。我认识的一名书商,就曾经以奥迪轿车贿赂某地教委主任,诱惑其定购数十万套教辅读物。此人之贪渎,比之萌萌的老师的小打小闹,自不可同日而语。)
   我继续问:“这么多老师里,你最喜欢哪个科目的老师呢?”
   萌萌答曰:“我最喜欢我们的英语老师。”
   我问:“那么,你为什么喜欢英语老师呢?”
   萌萌说:“虽然我的英语成绩不太好,但我还是喜欢上英语课。英语老师经常给讲一些美国和欧洲的情况,我很喜欢听这些内容。他讲的内容,有林肯的演讲,有美国的大学,有英国的议院……跟政治课上讲的‘资本主义到了垂死阶段’不一样。我觉得他说的是真的。”
   (余注:萌萌从其天性出发,即可判断英语老师和政治老师所讲述的内容的真伪。他幸运地遇到了一个好的英语老实,不只是教英语单词和语法,还将西方先进文化介绍给孩子们。我愿意向这位英语老师致敬。另一方面,萌萌很厌恶政治课,从小学念到博士,各个阶段上学都要必修“政治”课,如“社(会发展)简(史)”、“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革(命史)”、“社(会主义)经(济概论)”、“毛(泽东思想)概(论)”等等,不一而足,多如牛毛。其内容大都是一个世纪前的干尸,与社会现实完全脱钩。如此政治教育,贻害无穷。如李慎之先生所论,是否可以取消原有的内容,换上公民课、法学课呢?)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