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展望第三千纪]
严家祺
股市汇市、财富转移和全球资本流动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全文: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嚴家祺:經濟學理論的第五次革命
·嚴家祺:比特幣的正背兩面
·朱镕基兒子對『股市暴跌』的答案
·『貪民』的名字是『笨錢持有者』
·金融貪官想審判王岐山
·怎樣計算股市中的『財富轉移』和『純粹蒸發』
·严家祺:中国正在打开资本流动的大门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金融风暴成因论
·傻瓜经济学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空间数量级
·論創新和財富轉移
·從高空中看中國股市
大尺度时空观
·展望第三千纪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大尺度”时间观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呼吸”和“气候暖化”
·嚴家祺:今天人類對宇宙的認識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
当代中国政治 憲政改革
·
·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位事實上的終身制(原文)
·舊文新貼:新憲政運動
·专制制度的三个特征
·如何用制度來保障政治稳定?
·五论“走向新共和”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开放》杂志:废除“终身制”是怎样产生的?
·
当代中国政治
·
·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
·毛泽东思想千头万绪,归根到底一句话
·把江澤民李鵬周永康送上審判台
·纽约“胡赵精神和中国转型研讨会”文章:习近平时代大转型的一种可能
·严家祺:终于听到了人讲人话
·澳洲研讨会:中国大转型的制度目标(2012-6-28)
·转发张显扬文章:理论务虚会前前后后
·和平民主崛起论
·未来五年中国政改的前景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悼念兩次大地震的死难者
·“和諧世界”不應成為中國外交的政策原則
·毒奶粉應當眾銷毀
·《三头马车时代》前言
·高皋:朱厚泽倡导的「三宽」政策
·严家祺:中国成为“警察国家”的根源
·胡锦涛的性格弱点和中国的“多头专制”
·逮捕刘晓波更扩大了《08宪章》的影响
·零八宪章和刘晓波面对中国的“非人政治”(2009-12-25)
·中国民主党人的“千年刑期”
·用卫星遥感中南海动向
· “核心论”的“比较制度”分析
·《动向》10月15日文章《胡温裂变正在开始》
·《开放》文章:人机对话
·打扫“孔家店”(《前哨》2011-4)
·辛亥革命的“五大成果”是怎样被扭曲的?
·严家祺:《东部论——读西部论後的思考》2010-10
·“六四”敲掉了专制政治的“第二根支柱”
·严家祺:《谈谈孔老夫子“救世论”》
·《亚洲周刊》文章:《不希望中国沦为警察国家》
·如何看待“改革開放”三十年?(2008-10-18)
·北京用“网禁”封闭地方共产党
·中国宪政改革的四项原则
·一次刊出《新宪政运动》全文
·严家祺:“三头马车”的历史考察
·《前哨》2011-7-1 《法治天下——从建立“宪法诉讼”制度做起》
·严家祺:《中国面对 6 条“走不通的路》
·《争鸣》2011-4《从温家宝读古罗马皇帝“沉思录”谈起》
·中国向何处去?——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展望第三千纪

展望第三千纪


   严家祺
   当人们见到二OOO年最初阳光时,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宣告结束。二

   OOO年一月一日,不仅预示着新世纪的到来,而且预示着人类在公
   元后第三千纪的来临。

第二千纪的大变革


   一千年前的世界地图与今日的世界地图迥然不同。在一OOO年一月
   一日,没有美国。俄国仅局限于基赫辅城及邻近地区。英格兰王国软
   弱无能,抵挡不住丹麦人的不断进犯。法国、德国、意大利都处于分
   裂割据状态,东欧则有波兰、匈牙利、保加利亚几个国家和基辅罗斯
   公园,西伯利亚一片荒芜。一千年前的世界大国是处于亚洲东部的宋
   帝国、盘据小亚细亚和巴尔干半岛的拜占廷帝国,在伊朗土地上的阿
   拔斯王朝统治下的伊斯兰国家和在法提玛王朝统治下的阿拉伯国家埃
   及。公元一OOO年的印度也处于分裂和混乱状态中。在非洲,除埃
   及外,还有一些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国家。在南北美洲,国家尚未出
   现,南美的印加帝国还未见影子。至于澳大利亚,由于与其他文明隔
   绝,尚处在石器时代。
   人类物质文明有三大「根源」,即物质、能量和信息。在这三大「根
   源」中,任何一个「根源」的变动,都会形成人类物质文明的大飞跃。
   史前时期是石器时代,青铜和铁的使用,使人类文明进展到新的阶段。
   第二千纪人类文明的进步,是同能源利用的大革命分不开的,煤炭、
   石油、天然气的利用是第二千纪工业革命的要素之一。第二千世纪末
   期开始的信息领域的大革命──从电话、电视、卫星通讯到电脑网路
   技术的发展,将延伸到第三千纪中。
   历史的步伐是加速的。第二千纪人类历史的进展,远远超过前几个
   千
   纪。生活在二十世纪的人们不会忘记两次世界大战,往往会把共产主
   义的兴衰看作头等大事,但当我们把目光移向整个第二千纪时,我们
   会很容易看到,构成第二千纪世界历史变动的还有许多大事,如蒙古
   人的西征、伊斯兰教的扩张、宗教改革、殖民主义的兴起、文艺复兴、
   启蒙运动、英国法国的革命和美国的独立战争及十九世纪以来的非殖
   民化运动。
   共产主义的兴起是第二千纪末期人类史的插曲,这是受到西方殖民主
   义威胁的一些「欠发达国家」为抵抗殖民化而作出的一种「自我保护
   反应」,面对殖民掠夺和自由贸易的进攻,计划经济和一党专政就成
   了一道闭关自守,自我窒息的围墙。

历史发展的因果鏈


   历史发展有因果性,十三世纪蒙古人的西征,把突厥人从中亚大草原
   驱赶到小亚细亚。这些突厥人中的一支在小亚细亚扩展势力,最后导
   致伊斯兰教大帝国□□奥斯曼帝国(又译鄂图曼帝国)的兴起。奥斯
   曼帝国控制了经过中东的、东西方贸易的传统商路,对经过这条商路
   的商品徵收苛税,经过数十道关卡,使商品(特别是香料)价格上涨
   十数倍至数十倍。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欧洲人不得不从西部海城寻找
   一条到达东方的贸易道路。十五世纪末,达.伽马从葡萄牙出发绕过
   好望角到达印度,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
   一四九二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是第二千纪历史,以至整个人类史的转
   折点。自此之后,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等国进行了长
   达四个世纪之久的殖民扩张,使西方文明的影响扩展到全球,而伊期
   兰文明、儒家文明等相形失色。哥伦布以前,各人类社会处于不同程
   度的彼此分离状态,哥伦布以后,人类才有了密切联系的世界史。

第三千纪的全球化


   综观人类五、六个千纪的文明史,自由民主观念的传播、民主制的建
   立还只是第二千纪最后几个世纪的事、人类史上最牢不可破的力量,
   还是民族、宗教及其形成的不同文明、国界会变动,国家也会消失,
   但民族及其文化却千年长存。
   波兰民族居住在东欧维斯瓦河和奥得河流域,波兰国家曾遭三次瓜分
   而消失了一个多世纪。只要波兰民族没有消失,波兰作为一个国家就
   会重新产生出来,现在的波兰在欧洲地图上从东向西作了大幅度移动,
   国土面积比十七世纪时缩小了一半,但波兰作为一个国家又出现了。
   以色列国也是消失了千年而出现在中东的。南斯拉夫地处西方文明,
   东正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三大文明」的断层线周围,科索沃和南斯
   拉夫地区在第二千纪末的连年冲突正是不同民族、不同宗教、不同文
   明之间的冲突。
   随着自由贸易的发展和信息技术的进步,在第三千纪最初几个世纪中,
   国与国之间的联系日益增加,跨国公司、国际组织的作用将大大增强,
   除了某些地区国界会变得愈来愈不重要外,但在全球范围内,国界还
   不会消失。
   第三千纪是「全球化」的千纪。「全球化」有助于促进不发达国家的
   现代化,而现代化将会加强儒家文明、伊斯兰文明、印度文明和其他
   文明的力量,而降低第二千纪后半期用了五百年时间成长起来的西方
   文明的重要性。如同亨廷顿所说,全球化在使各个文明相互依存增加
   的同时,却使各个文明普遍觉醒。
   第三千纪初期,正是各个文明普遍觉醒、不同文明和平共存和可能发
   生冲突的时期。到自由民主成为各个文明都接受的价值时,人们会看
   到,原来,民主或专制,不同的政治制度,只是文明的表层现象。人
   们也会看到,第三千纪伊斯兰文明将有第三次扩张,伊斯兰文明和基
   督教文明的矛盾和冲突将影响第三千纪人类历史的进程。
   地壳板块的运动会引起地貌变动,「文明」是人类社会的「板块」,
   文明之间的相互作用会导致世界地图的变动。在第三千纪初期,甚至
   在二十一世纪内,西欧和中欧的国界就会消失,欧洲联邦将会建立。
   在北美,魁北克将得到独立,加拿大的其余部份将加入美国。在亚洲,
   蒙古最后还是回归了中国,伊斯兰教国家产生了某种整合。全球化使
   发达国家的界线愈来愈不重要,但却长期不能消除地球南北方的差距。
   在第三千纪中叶以前,地球上的国界始终没有消失。

地热时代的来临


   地球上各种事物的变化,速度不同。每隔十年,可以看到政治变化;
   每隔百年,可以看到社会变化;每隔千年,可以看到文明的变化。以
   千年作为时间标尺,还看不到物种变化,更看不到地壳变动。人类有
   文字记载的历史已有五、六个千纪。每过一千年,都有大变化。
   公元前第三千纪初,埃及处在早期王朝时代,西亚两河流域出现了若
   干城邦,克里特岛上已产生早期文明,进入青铜时代,而中国黄河流
   域,已出现若干部落和部落联盟,已开始使用犁来耕作。公元前第一
   千纪中叶,埃及、赫梯、亚述形成中叶三大强国,中国则处于西周王
   朝时代。公元前第一千纪中叶,是释迦牟尼、孔子、亚里士多德生活
   的时代,希腊罗马文明、中国和印度早期文明发出灿烂的光辉。距今
   二千年,即公元第一千纪开始时,耶稣降生,基督教影响在二千纪中
   叶诞生后,伊斯兰教迅速向周边地区扩张,阿拉伯人早在第一千纪就
   建立了一个横跨欧亚非的伊斯兰帝国。
   文明的变化毕竟是依靠人类群体力量造成的,同自然力量造成的变化
   不可相比。喜马拉雅山和青藏高原是「印度板块」嵌入欧亚大陆形成
   的。非洲南部高原,在林波波河和赞比西河之间的地区,风景秀丽,
   气候宜人。当欧洲殖民者十九世纪末在这里建造索尔兹伯里城时,没
   有人会想到这个高原是由地壳下面,从地核、地幛界面向上的「超羽
   流」的永不停息的运动的结果。地球内部蕴藏着巨大能量,正是由于
   地壳下面巨大的能量流动,造成了地壳板块的移动和升降。火山爆发,
   地震不过是地壳运动的微弱表现而已。
   人类在地面上找到一点宝藏都会欣喜不已,「超羽流」对地壳的强大
   压力是矿物的成因。冰岛和太平洋西南部地壳下都有强大的「超羽
   流」,在那里的地壳中也像非洲南部高原一样,是黄金和金刚石的储
   藏地。第三千纪中叶,人们将开发冰岛和太平洋西南部地壳中的宝藏。
   地球上的能量只有三大来源,一是太阳幅射能;二是地球热能和地壳
   中所储藏的原子核能;三是由于地球太阳相互作用而形成的潮汐能。
   煤炭、石油、天然气都是由古代动植物遗体在地壳内部高压下形成的,
   而动植物机体内所储存的能量来源于太阳辐射能、煤炭、石油、天然
   气的利用,是人类利用能源的大变革,第二千纪下半叶的工业革命是
   伴随着能源利用的大变革而发生的。 就像共产主义的兴衰是第二
   千纪末期的短暂现象一样,原子核能的利用也很短暂。到第三千纪中
   叶,人类的主要能源将是地热能,与今天所利用的地壳表层的地热能
   不同,第三千纪中叶,人类将开发利用地壳下部地幛中的地热能,这
   是一种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能源。

贫穷概念的根本改变


   地幛地热的利用将从根本上改变人类社会的面貌。人类学家怀特在谈
   到文化的演化时说:「如果其他因素保持恒定,当每一年可资利用的
   能源总量持续增加,或者使用能源工作的效率增加,那么文化就会展
   开演化。」 由于地幛中储存的能量比人类迄今所利用的能量超过无
   数万万倍。由于能源充足,人类可以从海水中提取无尽的淡水,人类
   可以在地球表面、空中、海洋深处,建造庞大的「人工生态系统」。
   撒哈拉大沙漠、西伯利亚、格陵兰和南极洲都可以成为适合人类居住
   的地区,高山成了人类最好的居住地。到那时,「社区」概念将比
   「国家」、「城 」概念更为重要,社区的多彩多姿和社区差别将是
   第三千纪的特色。
   如果说第二千纪末和第三千纪的信息技术革命促进了全球化,那么,
   可以预见,第三千纪新的一次能源革命将使全人类最终摆脱贫困,贫
   穷是一种精神状态,是对自己生活状况不满而又无能为力的感觉,到
   三千纪中叶,人们会发现,第二千纪的「贫困地区」和「未开发区」,
   才是人类的真正乐园。第二千纪过度工业化和过度拥挤的地区,会衰
   败下来,高楼林立的曼哈坦因无法改造,而成为「人类珊瑚虫」的遗
   迹。达赖喇嘛高瞻远瞩,他在第二千纪末提出的,把西藏建成全球最
   大的「自然保护区」的理想将变为现实。太空探索和外星殖民

外星殖民的时代


   第二千纪中叶是探寻新航路和地球殖民的时代,第三千纪中叶,将是
   太空探索和外星殖民的时代。到第三千纪中叶,人类对太空探索的范
   围将越出太阳系,很可能在太阳系外也发现了一个适合人类生存和居
   住的星球。当人类踏入外星殖民时代,地球上人类民族、宗教、文明
   的界线将最后消失,也许到第四千纪,人类才能富有成效地开展外星
   殖民。当有一天我们从外星返回地球时,才发现,地球是人类最美好
   的家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返回 本刊总期目
   本期目录
   上文
   下文
   (原載纽约《世界周刊》2000年第一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