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
严家祺
·谈谈江泽民“有任期能否成为独裁者”的问题
·《开放》2011-11严家祺:《革命可以“反对”,不能“告别”》
·我拿英雄赌明天
·重新审视二十五年前薄一波所做的事
·《争鸣》杂志:严家祺《王立军代“天”惩罚薄熙来》
·方励之是中国大变革的“第一推动力”(2012-4-7)
·《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文中所附照片
·就《中国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一文答张成觉先生
·推行一條防止「噩梦成真」的新路线
·第三共和:未来中国的选择(《中国时报》文章)
·从温家宝家族巨额财产看制定《国家政务官家族财产法》的必要
·严家祺:中华民族复兴的四大步骤
·薄熙来事件的教训:“非毛化”“非邓化”同时并举
·《亚洲周刊》记者纪硕鸣专访,严家祺谈中国资本主义
·《开放》文章:反宪政逆流不会长久
·釋放王炳章!“釋放”王軍濤!
·嚴家祺:王炳章和時代廣場的鐵籠
·谈谈一党制下的“限任制”
·《前哨》2013-2《中国陷入“托克维尔困境”》
·于光远于今日凌晨去世
·聲討“六四屠殺”的呼聲響徹全球
·『青聯』時期的胡錦濤
·為藏族姑娘才貝和五年來135位自焚者而痛心
·嚴家祺:中国要有什么样的资本主义?
·嚴家祺:中国要有什么样的资本主义?
·江澤民給中國造成的四大禍害
·中共當局三次迫害高瑜
·嚴家祺:這樣的人民!這樣的黨!
·胡錦濤的青年時代和掌權時代
·中国传统文化的五大糟粕
·转贴新编毛泽东语录
·胡錦濤的青年時代和掌權時代
·習近平用三年時間推翻了胡錦濤的共產黨
·對陶斯亮文章引文的一點修正
·中國『權貴資本』的『三個代表』
·谁是动摇颠覆中共政权的重要力量
·
當代中國政治 達賴喇嘛
·
·達賴喇嘛:心中有大愛
·達賴喇嘛:心中有大愛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青藏高原仍在隆起
·1996年達賴喇嘛談他希望到五台山朝聖
·北京应当欢迎达赖喇嘛到台湾为灾民祈福
·达赖喇嘛和西藏文化圈(2009-8-16)
·《浴火袈裟》序
·達賴喇嘛:心中有大愛
·
當代中國政治 两岸关系
·
·两岸关系9篇文章(1989.1-2015.12)
·论台海两岸『协同外交』的前景
·和平加联邦,统一全中国
·联邦加和平,统一全中国
·北京向全世界宣布『一个中国 两个政府』
·北京用行动支持蔡英文当选
·
當代中國政治 香港問題
·
·嚴家祺:預測『佔中運動』後果
·有限制、有競爭的普選
· 香港普選是中國民主化的第一步
·嚴家祺:香港普選:智慧出民主
·香港『提委』選舉需體現『普選』精神
·嚴家祺談《白皮書》
·致香港立法會民主派議員的公開信
·香港『街頭政治』壓倒了『代議政治』
·北京6·18投票的兩大收穫
·
书评·回憶録
·
·嚴家祺新書:前言和目錄
·数学对我一生的影响——兼谈数学的五大特征
·胡靖 :读严家其的哲学政治幻想小说
·《徐剛在巴黎》之謎
·嚴家祺:沉痛悼念老友張顯揚
·嚴家祺:袁耀锷和《地狱河》
·《蘋果日報》王學昀:和高行健結婚離婚
·“心因”造詞者范岱年
·苏晓康人生的两个“大峡谷”
·《苹果日报》《遥感观察家》
·《苹果日报》:黎安友和路易斯•亨肯
·夏威夷之行
·《苹果日报》《在大亚湾荒岛上》
·《读南友“三驼图”》(《苹果日报》2013-6-2)
·《苹果日报》《巴黎远郊农舍》
·《苹果日报》文章《伦敦会见方励之》
·《苹果日报》:《什么是科学精神?》
·《苹果日报》文章:《林豆豆和林立果》
·《苹果日报》:迷茫的异国情
·《中华儿女》社长杨筱怀对“六四”的态度
·李克强的导师龚祥瑞
·高行健的原配夫人
·《苹果日报》文章:新启蒙运动的旗手
·苹果日报:显扬心中有大爱
·“新绿书屋”主人于浩成
·“非毛化”过程的一次大转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

   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
   (原文未作删改,括号內是2008•1•28打字时新加的文字)
   嚴家祺
   2000年已经到来 [这篇文章发表在2000年1月],这对中国和世界各国來說,都是一个重要的、标记性的时刻。讓我们來展望一下未来一百年中中国政治发展的趋势。
   

   可预测的和不可预测的
   一百年前的今天,中国处在清王朝的末期,义和团高举“扶清灭洋”的大旗,从山东、直隸、京津
   向全国蔓延,声势日益浩大。1900年1月1日,影响二十世纪中国的几个重要人物已经诞生。袁世凯
   新任山东巡抚,孙中山流亡日本,他派人在香港创办的《中国日报》正式创刊。蒋介石时年13歲,毛泽东6歲,都未成年。站在1900年1月1日,没有人能预测湖南乡下一个农民的儿子[在六十多年後]会搞甚么“文化大革命”,也不会有人预见到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兴起和台海兩岸五十年的对峙。
   “现在”是“过去”的延续,“未来”的发展则是“现在”的结果。从十九世纪末的几件大事,还是可以预测二十世纪中国政治发展的某些大趋势,甚至可以预测某些政治人物一旦掌握大权後的行为模式。十九世纪末,清王朝已腐败到了极点,对一个企图延长清王朝寿命的变法运动,也采取了残酷的镇压。风起云涌的义和团运动,对清王朝來說也不是好兆头。所以,要预测二十世纪清王朝的灭亡,并非毫无根据。袁世凯在就任山东巡抚後,對义和团竭力镇压,民间流传着“杀了袁鳖蛋,我们好吃饭”的歌谣。不难预测,如果袁世凯掌权,会幹出甚么事來。
    2000年1月1日的今天,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同1900年初预测二十世纪中国政治一样,发生重大事件的时间、人物和事件的性质无法预测,然而,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的某些大趋势还是可以作出合理的分析和预测。
   
   中国将走上议会制和多党政治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将迟早走上议会民主和多党政治的道路。这一变化,将发生在二十一世纪头十年、二十年或稍長的时间內。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苏联东欧的民主化浪潮在中国引起了一个相反的变化,在九十年代初是很难料到的。然而,如果从国与国的相互影响來看,九十年代的中国强化专制主义并不是新现象。当英国国王查理•斯图亚特被宣布爲“暴君、叛徒、杀人犯及国家的敌人”,当着成千上万民众面前斬首示众後,在其後一个多世纪中,在法国所引起的则是强化专制独裁。1989年齐奥塞斯庫的下场,在邓小平和他的后继者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中国和苏联东欧之间夹着“英吉利海峡”,未来的中国与法国一样,政治变革比“英吉利海峡”那一边慢了几拍,引起一种“政治滞後”效应。
   
   [中苏之间夹着“英吉利海峡”]
   二十一世纪初中国走上议会民主和多党政治的道路并非无线索可循,其一是现在的“全国人大”出现了一种不可阻挡的“议会化”倾向。在“全国人大代表”尚未自由选举的情况下,全国人大的投票行为已愈來愈难以控制。1996年“任命姜春云为国务院副总理”,反对票加弃权票达1006票。1998年最高检察院检察長时,韩抒滨的“不赞成票”达1031票。1999年4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因一票之差否决了国务院提交的《公路法修正案》。其二是九十年代末中国民主党和其他政党的组党运动,无论怎样镇压,都无法消灭,正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江胡时代的监狱成了培养反对党的大学校,参见《新闻自由导报》1998年12月30日《中国正在引发一场“无声的组党准备运动”》]。在二十一世纪初,即使只修改《选举法》、《全国人大组织法》,就可以在现行宪法架构下使“人大”完全议会化,就象苏哈托的独裁工具“人民协商会议”在一天內发生的变化一样。(《开放》编辑在这里加了一句話,原文没有这句話,其他报纸发表时也没有这句話,故未在这里打印。)
   
   从“第三共和”到“第四共和”
   台海兩岸的统一,也是迟早要发生的事。现在难以预测的是,是专制的大陆用武力或武力威胁逼迫台湾统一,还是大陆在民主化的基础上与台湾和平统一。兩岸统一,中国将会重新制定宪法。联邦制是台海兩岸的和平统一的最佳途径。兩岸统一后,中国将进入“第三共和”时代。尽管蒋介石统治时期的“中华民国”和毛泽东、邓小平时代以及今日中国大陆的“人民共和国”都带有浓厚的专制帝国特征,但同大清帝国相比,还是有所不同,还是可以把“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称作“第一共和”和“第二共和”时代。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不会停留在“第三共和”时代。中国国家结构或政府体制的重大改变,将使“第三共和”时代进入“第四共和”、“第五共和”时代。蒙古加入“第四共和”的中国,并非不可能。
   
   “世纪初”和“世纪末”
   民主不是田园诗。“第三共和”时代,民主派之间的残酷斗争为一次军事政变开辟了道路,“第三共和”暂时中断,经过几年的努力,民主力量占了上风,中国终于走上了自由民主的康庄大道。
   历史的步伐日益加快。二十一世纪末的中国将与二十一世纪初的中国迥然不同。在二十一世纪初,“六四”翻案将会不断提出,并最终得到成功。中国加入WTO,使社会民主主义成为左右中国政治的一大力量。在二十一世纪末,国界还不会消失,中国将與欧盟、美国(届时魁北克已独立,加拿大其余部分已加入了美国)、巴西并立为全球四大强国。到那时,中国也許进入了“第五共和”时代。
   
   [中国历史的分期]
   总览五千年中国历史,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历史将以1912年爲界,前面是夏商周秦汉唐宋元明清,其後是“第一共和”、“第二共和”、“第三共和”、“第四共和”,更加新的变化也许要到二十二世纪才会发生,今天就不可预测了。(1999年12月 於纽约)
   (见《新闻自由导报》1999年12月17日、《中国日报》1999年12月11日、《中文导报》2000年1月13日〈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开放〉2000年1月号〈走向新共和——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
   
   


   
   [本文预测了以下九大变化:

   第一,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将迟早走上议会民主和多党政治的道路。这一变化,将发生在二十一世纪头十年、二十年或稍長的时间內。今天的监狱是培养反对党的大学校。
   第二, 台海兩岸的统一,是迟早要发生的事。联邦制是台海兩岸的和平统一的最佳途径。
   第三, 兩岸统一,中国将会重新制定宪法,中国将进入“第三共和”时代。
   第四, 在二十一世纪初,“六四”翻案将会不断提出,并最终得到实现。
   第五, 中国加入WTO,使社会民主主义成为左右中国政治的一大力量。
   第六, “第三共和”时代,民主派之间的残酷斗争为一次军事政变开辟了道路。
   第七, 蒙古加入“第四共和”的中国,并非不可能。
   第八, 在二十一世纪末,中国将與欧盟、美国、巴西并立为全球四大强国。
   第九, 1912年後,中国历史将以“第一共和”、“第二共和”、“第三共和”、“第四共和”、“第五共和”这样的名称來分期。]
   改进排版,未作修改

此文于2008年01月2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