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严家祺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①
·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 ②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 ③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④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⑤
·习近平311复辟帝制得逞的四大因素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1·3“巨系统”和涌现特征
·1·4目的:“未来实现的事”对“现在的行为”有约束性
·1·5无脑动物、有脑动物和理性水平的高低
·1·6从“水母群体”到“极权体系”和“遥控机器人群体”
·1·7自主行为系统的层级与交错
·1·8兩个“自我”
·1·9“狡詐”是“政治行為體”的重要特徵
·2·1从“国家有机体論”到“地缘政治学”
·2·2 2·3每一个“國家”都有一个極难改變的「地緣環境」
·2·4「國家行為體」的模型
·2·5躯体的萎缩是拜占廷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
·2·6 2·7動亂:「國家動物」的「情緒爆發」
·2·8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2·9國家的“動物性”和“板塊性”
·3·1古代世界地图的变更
·3·2波兰的“再生”和“国土”的平移
·3·3 3·4 3·5 3·6国家的扩张、分裂、解体、倂合和一体化
·3·7国界的人为变动
·3·8“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3·9中日东海专属区的划界问题
·4·2狭义与广义战争
·4·3戰爭能量與戰爭意志
·4·4军事行为体的六项构成
·4·5 4·6軍力流動論
·4·7点目标和点击战
·4·8 4·9政治動物間的溝通障礙
·5·1三代國際體系
·5·2地域政治:離心力與向心力
·5·3「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
·5·4 島國主義與內陸主義
·5·5均勢平衡者角色
·5.6國際體系的簡化模型
·5.7國際體系結構的要素
·5.8國家間的四種作用力
·5.9國際體系的四項特徵
·8·1太空的范围和划分
·8·2航天时代
·8·3"高边疆”战略
·8·4太空资源和太空工业化
·8·5单向透明战场
·8·6太空战
·8·7NMD和TMD
·重贴:《霸权论》『全能战争网』和『战争脑』
·外星殖民:太空事业是全人类的事业
·國際秩序與國內秩序在表現形式上的区别
·太平洋五大板塊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 为何仲裁庭無權裁决南海那些问题
·南海的四种海域
·海牙仲裁庭的两项法律错误
·严家祺:耶路撒冷“一城两国”的分界线
·中国也应当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克里米亞戰爭與中俄邊界問題
·
海外民运
·
·1993年海外民运大分裂旧文
·《苹果日报》文章《伦敦会见方励之》
·逮捕刘晓波更扩大了《08宪章》的影响
·零八宪章和刘晓波面对中国的“非人政治”(2009-12-25)
·中国民主党人的“千年刑期”
·中共當局三次迫害高瑜
·釋放王炳章!“釋放”王軍濤!
·嚴家祺:王炳章和時代廣場的鐵籠
·王炳章朋友遍天下,我们的心因王炳章的苦难而滴血
·维权律师是缔造中国法治的中流砥柱
·严家祺: 维权律师是缔造中国法治的中流砥柱
·从刘晓波想到王炳章的悲惨状况
·刘晓波和08宪章的精神永垂不朽!
·刘晓波永远与08宪章不可分离
·輓聯配空椅大華府公祭劉曉波
·刘霞的诗
·
新贴文章
·
·人的『理性精神』和人的『动物精神』
·政治十年一变(东部论)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中国经济进入全面衰退期
·严家祺谈钱钟书——致北京友人书
·什么是感觉的『死而复生』?什么是生活的『极简主义』?
·怎样看待中国金融的『世界接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XXX「人—馬系統」的智力和能力
   XXX(《霸权論》第一章第二節:兩个和多個行为体的结合)
   
   當兩個或多個行為體結合為一個行為體時,結合後的行為體的特性、行為能力不是原有行為體的簡單相加,而是有所不同,甚至很大不同,正如氫與氧結合成水,水的特性既不同於氫,也不同於氧。
   

   對非自主行為體來說,兩個相同行為體的結合,也有可能使結合體的性質大變。例如,兩個可以在平面上滾動的球,當它們有一處黏合在一起時,兩個球的結合體就失去了滾動的特性。
   
   兩個自主行為體的結合,結合方式不同,新形成的結合體就會產生新的特性和不同的行為能力。人與馬是兩個自主行為體,當人騎上馬時,就形成了一個「人—馬系統」結合體。據說在16世紀初,西班牙人剛到南美印加帝國時,西班牙人從馬背上下來,曾有印加人以為眼前出現的是突然分成兩半的野獸。這種傳說也許是故意編造,以貶低16世紀初印加人的智力,但把「騎著馬的人」看作是不同於單獨一個人的「人」的「行為體」,是有意義的。如果「人—馬系統」中的人能熟練地駕馭馬,那麼,這個結合體就具備了人的理性水平和馬的迅跑能力,而如果一個不會駕馭馬的新手勉強騎上了馬背,那麼,這個結合體在理性水平上低於單獨的人,在迅跑能力上低於單獨的馬。
   
   一個自主行為體和一個非自主行為體相結合,新的結合體也會表現出新的特徵。人駕駛汽車、火車、輪船、飛機,都形成新的結合體,即「人—機系統」。駕駛員技術熟練,新形成的「人—機系統」結合體的行為能力就會增強。一個不熟練的駕駛員開車,「人—機系統」的行為能力就十分有限。裝有衛星導航儀的汽車,當一位熟練駕駛員駕駛這輛車時,整個結合體「人—機系統」的理性——智力水平就高於人。
   
   兩個或多個人乘一艘船出海,在航行中,每一位乘客許多行為能力在正常航行中就不起作用,整艘船的理性水平主要取決於船長。在茫茫大海中,如果船長突然死亡或船隻故障,整艘船就變成一個沒有理性和沒有行為能力在海洋中漂流的非自主行為體。隨著船上儲存的淡水和糧食的減少,船隻內部人的行為就會發生劇變。
   
   兩個人或多個人在一起並不能一定組成一個新的行為體,只有當他們形成一個共同的決策中心和能夠形成共同行為時,新的行為體才能形成。當兩個人或多個人同時乘上一輛車或一艘船,其中一人會駕駛車輛或船隻,而且車輛、船隻性能良好時,這樣,車或船才形成新的行為體。在沒有車、船的情況下,兩個人或多個人要結合成一個新的行為體,就要依靠他們之間形成「權力——服從關係」。在一定意義上,人與人之間的「權力——服從關係」是一種「結合劑」或「黏合劑」,使兩個人或多個人可以表現出整體行為。車輛、船隻是搭乘者結合成一個新行為體的硬構件,而人與人之間的「權力——服從關係」則是軟構件。軟構件與硬構件相比,人與人之間的「權力——服從關係」容易發生改變,而車輛船隻的硬構件相對比較穩定。
   
   在搭乘車輛、船隻時,車輛、船隻上的人也有「權力——服從關係」,由於當駕駛員要有專門的技能,由於搭乘前人們就目的地已達成共識,因而,車船上的「權力——服從關係」就不突顯出來。當兩個人同乘一輛車因乘車目標發生分歧而爭奪駕駛方向盤時,車輛的行為就會突變,這時,整輛車實際上呈現喪失理性狀態。
   
   兩個不同的人、兩輛不同的車、兩位騎馬的騎兵、兩個社團、兩個企業、兩個政黨、兩個國家,都可以形成新的結合體。一般來說,兩個行為體的結合會改變「結合體」的能力與行為。兩個有理性、有意志的結合體,由於個體在理性、能力上的差別、意向上的不同,會使結合體呈現各種不同狀態。兩個志同道合、真誠相待的人的共事或合作,與兩個貌合神離、各懷鬼胎的人的合作,其行為方式、行為後果必然大相徑庭。兩個國家的關係遠比兩個人複雜,所以,兩國關係會呈現更多種形態。多個人、多個「人—機系統」、多個社團、多個政黨、多個國家的結合情況,就更為複雜了。
   
   (〈霸权論〉第二章第二節,香港星克尓出版社出版,2006年。
   这里题目是新加的,原题目是〈兩个和多個行为体的结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