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大尺度”时间观]
严家祺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
《首脑論》(1986)书摘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1·3“巨系统”和涌现特征
·1·4目的:“未来实现的事”对“现在的行为”有约束性
·1·5无脑动物、有脑动物和理性水平的高低
·1·6从“水母群体”到“极权体系”和“遥控机器人群体”
·1·7自主行为系统的层级与交错
·1·8兩个“自我”
·1·9“狡詐”是“政治行為體”的重要特徵
·2·1从“国家有机体論”到“地缘政治学”
·2·2 2·3每一个“國家”都有一个極难改變的「地緣環境」
·2·4「國家行為體」的模型
·2·5躯体的萎缩是拜占廷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
·2·6 2·7動亂:「國家動物」的「情緒爆發」
·2·8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2·9國家的“動物性”和“板塊性”
·3·1古代世界地图的变更
·3·2波兰的“再生”和“国土”的平移
·3·3 3·4 3·5 3·6国家的扩张、分裂、解体、倂合和一体化
·3·7国界的人为变动
·3·8“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3·9中日东海专属区的划界问题
·4·2狭义与广义战争
·4·3戰爭能量與戰爭意志
·4·4军事行为体的六项构成
·4·5 4·6軍力流動論
·4·7点目标和点击战
·4·8 4·9政治動物間的溝通障礙
·5·1三代國際體系
·5·2地域政治:離心力與向心力
·5·3「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
·5·4 島國主義與內陸主義
·5·5均勢平衡者角色
·5.6國際體系的簡化模型
·5.7國際體系結構的要素
·5.8國家間的四種作用力
·5.9國際體系的四項特徵
·8·1太空的范围和划分
·8·2航天时代
·8·3"高边疆”战略
·8·4太空资源和太空工业化
·8·5单向透明战场
·8·6太空战
·8·7NMD和TMD
·重贴:《霸权论》『全能战争网』和『战争脑』
·外星殖民:太空事业是全人类的事业
·國際秩序與國內秩序在表現形式上的区别
·太平洋五大板塊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 为何仲裁庭無權裁决南海那些问题
·南海的四种海域
·海牙仲裁庭的两项法律错误
·严家祺:耶路撒冷“一城两国”的分界线
·中国也应当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
海外民运
·
·1993年海外民运大分裂旧文
·《苹果日报》文章《伦敦会见方励之》
·逮捕刘晓波更扩大了《08宪章》的影响
·零八宪章和刘晓波面对中国的“非人政治”(2009-12-25)
·中国民主党人的“千年刑期”
·中共當局三次迫害高瑜
·釋放王炳章!“釋放”王軍濤!
·嚴家祺:王炳章和時代廣場的鐵籠
·王炳章朋友遍天下,我们的心因王炳章的苦难而滴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尺度”时间观


   
   
   
   
   
   
    XXX“大尺度”时间观
   XXX(小标题有所改动,文章内容未改,补充漏掉的一段)
   
   XXX严家祺
   我们刚刚跨过的一年,既不属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也不属于二十一世纪。当我们踏入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时,一个新纪元──既是“新世纪”又是“新千纪”才真正开始。
   XXX资本以光速流动
   在新世纪开始的第一年,如果没有什么“突变”,中国将踏入WTO门槛,跨过公司将在中国长驱直入,外国银行、证倦公司、保险公司,将在中国设立越来越多的分支机构。不出几年,中国社会上的私人存款将会有百分之七十以上流入外资银行,私人外币存款就更不用说了,百分之九十将转向外资银行。以光速流动的资本终于突破中国的国界,把中国卷入全球性金融风云变幻之中。资本只有一个本性,总是向着报酬率高的地方流动,当资本如潮水地流向中国时,中国将呈现一片繁荣景象。当中国腐败日愈加深、银行呆帐日益扩展,经济泡沫日益显露时,外资就会如同潮水般地撤离。
   
   XXX十年政治一大变
   上述变化对中国来说,非同小可,以“十年”为尺度总可以看到。一个国家的政治,十年总会有一大变。政治像气候一样,太热了就会下雨,会转冷,太冷了也会变热。专制国家中的政变、动乱和民主国家中的政党竞争、大选都是政治气候变化的方式和标志。当我们的眼光从十年移向百年时,我们总能看到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经济社会状况的“百年巨变”,这种变化是任何人,即使是独裁者、暴君都无法阻挡的。如果我们以“千年”为尺度观察时,我们可以明显看到的是,科学技术的进步、宗教和社会思潮的改变,也像“自然力”一样,造成地球上文明的变化。
   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和儒家的兴起、传播、扩展和演变,都需要“千年”时间才能看出大轮廓。以“千年” 作为时间尺度,可以看到工业城市化、人口在全球范围内的迁移在地球表面造成的变化。
   XXX“世纪”、“千纪”与“地质纪”
   以千年作为时间尺度,还可以看到全球性的气温变化。最近一万年以来,每隔一、二千年,地球上的气候有冷热的小幅度波动。四千年前至二千年前,气候转冷,接着升高。从公元第二千纪中期到十九世纪末,由于出现小规模冰川推进,全球气候变冷,比现在气温约低摄氏二度。二十世纪,全球气候变化的趋势日益明显。燃烧煤、石油、天然气,使大气中二氧化碳急剧增加,这是二十世纪全球暖化的原因之一。

以千年作为时间尺度,还只能观察到全球气候的小变化。地球表面气候的中等幅度和大幅度波动,一般要以数万年、数亿年作为时间尺度才能察觉出来。“地质纪”就是考察地质变动的一种时间尺度。每一个“世纪”都是一百年,每一个“千纪”都是一千年。“地质纪”长短不一。距今五亿七千万年的“寒武纪”长七千万年。距今一亿九千万年的“侏罗纪”长五千四百万年。离现在最近的一个“地质纪”称为“第四纪”。“第四纪”开始于二百五十万年前,现在仍属地质学上的“第四纪”(见图一)。


   XXX在地质学上,地球表面覆盖着大量冰川的时期,称为“冰期”;两次“冰期”的间隔,气温上升,成为“间冰期”。在“第四纪”中,出现过多次“冰期”、“间冰期”的循环。每隔八至十万年,全球气候会有一次中等幅度的变化,这时,海平面发生明显升降,海陆分布发生变化。北欧一次“间冰期”时,由于海面上升,波罗的海从芬南湾向东南扩展了二百公里。气候变化还会引起动植物的迁移,生物带分布的变化,甚至生物的大规模绝灭。恐龙就是在六千五百万年前由于气候巨变而消失的。
   XXX从“无序”到“有序”
   在干燥、荒凉、布满坑□的月球表面观察地球,可以看到这是一层蔚蓝色薄膜包围着的一个生气勃勃的球体。在月球表面,我们即使用高倍望远镜,看不到,也弄不清怎么会有两个五十多岁的人在争夺美国的一个什么“总统”的职位,我们怎么努力也无法察觉,地球上一个称作“阿根廷”的地方,有大量资金不断流出。透过那层蔚蓝色的薄膜,在白云缭绕的深处,可以看到时隐时现的非洲大陆、欧亚大陆板块。
   地球平均半径为六千三百七十一公里。地球的大气层高达一百公里,但越往上越稀薄,大气主要集中在十六公里以内的近地面空中。在月球上看到的包围地球的蔚蓝色薄膜,就是大气层,也可称为“大气圈”。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膜”,动植物细胞有“细胞膜”,“大气圈”是“世界上最大的膜”。“大气圈”与“细胞膜”的功能一样,太阳辐射能透过“膜”进入地球表面(即膜的内部),使地球表面从“无序”走向“有序”,产生出生命,并使生物能活下去。
   物理学的一个分支学科──热力学中有一个概念,称为“熵”(entropy),是用来描写物质系统的“有序”和“无序”(混乱)程度的。这个系统可以是一个搅拌器、一台洗衣机、一个化学反应容器、一个细胞、一个生物体、一个国际体系、一个星球或一个星系。这些系统,可以分为三大类。一类是“开放系统”,指系统与外界既有能量交换,又有物质交换。第二类是“封闭系统”,指系统与外界有能量交换,但没有物资交换。第三类是“孤立系统”,指系统与外界没有能量、物质交换,这是物理学上的分类法。如果考虑到外界与系统之间还有“信息”、“资金”交换,考虑到资本的“全球流动”,就更全面了。
   在热力学中,一个系统的“无序程度”愈高,熵愈大。熵的减少,表明这个系统从“无序”走向“有序”,从“混乱”中产生“结构”、“组织”,或者“结构”、“组织”复杂化。“熵”的概念与热力学第二定律有关。热力学第一定律是能量守恒定律,就是说,在任何物理过程之中,“能”可以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但“能量”总是守恒的。热力学第二定律说,所有能量转化过程都是不可逆的。 当热能转化为机械能时,总有一部分热能耗散掉了,反过来,机械能转化为热能时,就不能达到原来热能数量,因为一部分热能会耗散掉。用“熵”的概念来表达热力学第二定律,就是,在任何一个“孤立系统”中,在经过“不可逆变化”后,系统的“熵”一定增大。如果过程是“可逆的”,那么,系统的“熵”就不变。
   一个有刚性绝缘壁的罐子,可以看作“孤立系统”。如果这个罐子两端温度不同,一端较热,一端较冷,过一段时间后,两端的温度就会愈来愈接近。这是一个”不可逆过程“,也是“熵”增加过程。任何活的生物体都是“开放系统”。一个实行“闭关锁国”政策的国家,由于太阳辐射还可进入这个系统内,农业依靠太阳能得到发展,石油、煤矿还可以提供工业能源。按上述系统分类,这样的国家还不是“孤立系统”,但接近“封闭系统”了。一座被敌军围困的城市,长期断水、断粮、断电、断煤气供应,也就接近“孤立系统”,饥饿、混乱、死亡就是这座城市的“熵”增大的过程。
   XXX世界上最大的“膜”
   由“大气”这一“世界上最大的膜”保卫的地球,不是“孤立系统”。正是由于太阳辐射能源源不断地透过大气层输入地球表面,使地球表面“熵”不断减少,出现“有序化”现象。从无机物到有机物,从单细胞生物到多细胞生物,从原始村落到现代化大城市,这些演变过程,都是“自组织”程度不断提高的过程,是“无序”向“有序”变化的过程。
   太阳辐射能(光能)是地球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生物所需能量的源泉。在地底深处和海床无氧环境下,极少生物能够依靠“地热能”生存。照射到地球表面的“光能”,大部分作为“热能”被反射、散逸,用于水分蒸发,只有百分之一左右的“光能”会转化为植物有机体中的“化学能”。食草动物把植物中百分之十至十五的能量转化为自身组织,而人通过吃肉的食物又把其中百分之一的能量转化到人的身体组织中。
   XXX大气圈、生物圈、人类圈
   在“大气圈”这一“膜”的保护下的地球表面,在太阳能的不断输入下,形成了一个“生物圈”。“生物圈” 是地球上所有生物(包括人类在内)及其赖以生存的环境的总称。“生物圈”外面,还有一个界限不明的“副生物圈”。在“副生物圈”,一些处于休眠状态下的生物,如细菌和真菌的孢子存在在那里。在“生物圈”中,按地理环境和生物种类,可以划分为不同的生态系统,如森林、荒漠、冻原、草地等生态系统。
   人类是在“地质纪”第四纪的最后期出现的。由于人有智能,人凭借自己的智能营造“人工自然”,建立城镇、修筑道路、开凿运河、改造植被。从月球往地球看,“生物圈”是贴伏在“大气圈”与地球表面的“水圈”、“岩石圈”三个圈层交界处的一个很薄的圈层,而“人类圈”则是漂浮着“生物圈”上更薄的一个圈层(见图二)。
   在第二千纪工业革命前,人类利用的能量主要是照到地面的太阳能。 人类种植作物、饲养牲畜、利用风力、水力,人类依靠自己的体力建造房屋、生产制品、从事政治、进行战争,无非是迫入地球表面的太阳能辐射能在“生物圈”和“人类圈”中不断转换的结果。历史上的民族大迁移、帝国的扩张、宗教冲突、西方国家的殖民运动和今天的所谓“全球化”,都是在太阳能推动下“生物圈”与“人类圈”之间不同形式的互动。
   煤炭、石油、天然气是亿万年前动植物遗体埋在地层经高压而形成的。工业革命以来,人类大量开采煤炭、石油、天然气,这使地球史上过去数亿年中吸收的太阳能在短时间内重新释放出来。煤炭、石油、天然气的利用和工业革命给人类带来了巨大财富,同时改变了进入“大气圈”中的能量平衡,其后果是臭氧层的破坏。现在,南极洲上空的臭氧层破洞面积已达二千八百三十万平方公里,比整个南极洲还大,比三个美国还要大。当一个细胞的“膜”受到损伤时,细胞的生命就要受到危害。第二千纪以来的“能源技术革命”使“生物圈”的“膜”──“大气圈”中的“臭氧层”遭到局部破坏,如不加制止,将危及“生物圈”和“人类圈”在第三千纪的生存和发展。
   XXX“ET革命”和“IT革命”
   第二千纪煤炭、石油、天然气和核能的利用,可以称作“ET革命”(即能源技术革命),第三千纪计算机、卫星和网路技术的大发展,则是“IT革命”(即信息或情报技术革命)。在今天,人们大谈“全球化”,是与第二千纪末开始的“IT革命”分不开的。
   今天,我们看到商品、资本、信息能在全球范围内迅速流动,而称这种现象为“全球化”。事实上,从地球史、从“地质纪”这样的“时间尺度”来看,“全球化”在地球形成“大气圈”、“水圈”时就发生了。商品、资本的流动怎能与空气、水在全球范围内的流动相比?地球表面的水,以汽态、液态、固态形式存在。这些水处于不停的循环之中,其中“水汽输送”是“水循环”中最活跃的环节之一,全球的大气水份交换周期为十天左右。水循环使“水圈”中的所有水都联系在一起,时水作为一种资源得到不断更新,同时也影响到各地的气候。大气流动比水循环更为迅速。由于照射到地面的太阳辐射受季节、地球自转和地表各种因素的影响,使各地气温、湿度、气压不同。空气总是由高压流向低压,力图使各地的气压、气温、湿度趋向一致,于是形成了大范围以至全球性的“大气环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