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徐水良文集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911以后大陆中国人对美国态度变化巨大
·中国当代专制体制来自西方
·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阶段性小结
·答陈尔晋(陈泱潮)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驯狗找主人
·[短评]再谈暴力问题
·什么是文化?它有没有多样性?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短评]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徐水良

2008-1-1

   正像彭小明先生所言,阻碍中国经济发展的祸根,就是共产党。

   正是共产党,在几十年时间内,束缚了中国人的手脚和才智,阻碍了中国经济、文化、教育和社会各方面的发展。在中国大陆制造了惨绝人寰的人间惨剧和空前的苦难。

   在他们不得不放松自己的束缚,使中国经济得以开始发展以后,又采取极其卑鄙的手段,拉自由主义做帮凶作掩护,鼓吹“经济决定”论,鼓吹“先经济、后政治”,“经济改革必然推动政治改革”,“全盘私有化,无条件私有化,不顾一切私有化”,“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等等,借以欺骗中国人,掩护自己实行大抢劫,大掠夺的大规模行动,把中国绝大多数社会财富,强抢到官僚太子党自己手中。使0.4%的特权家庭,强抢强占了全中国78%的财富。人为制造了反对政治改革和政治民主化的强大阻力,人为制造了一个由大抢劫大掠夺致富的官僚专制阻力集团,人为制造了严重的贫富对立,使中国社会大幅度走向过去历史上的“南美化”,即变成贫富严重对立、严重黑社会化的特权家族的寡头专制社会,把中国改革引向反动,引向歧路,死路,走进死胡同,至今进退不得。

    中国人是勤劳智慧,吃苦耐劳的优秀民族。一旦共产党的束缚有所放松,不管或少管某些经济领域的事情,这些经济领域立刻就得到高速发展。相反,在共产党束缚不放松的领域,如政治领域,这些领域就继续停滞不前。

   共产党的唯一特点和作用,就是作为反动阻力阻碍中国发展。

   这种由大抢劫大掠夺建立起来的拉美化制度,问题非常大。制度建设不是一般的执政策略,它的影响非常长远。印度人也是非常聪明的民族,但雅利安人入侵后建立的种姓制度,阻碍印度发展二、三千年,迄今仍然严重阻碍印度的发展,与后来的甘地主义等思潮一起,使民主的印度,其经济等方面的前进步伐,甚至比不过专制的中共。帮会家族出身,接任当地三合会会长又加入其它帮会的孙中山,在辛亥革命以后,先搞专制的“中华革命党”,后在苏俄影响下又想当同类性质的专制的共产党总书记,最后引入苏俄列宁式的一党专制的制度,导致两个列宁式的政党先后实行一党专制,导致共产党执政,阻碍中国发展近百年。五四以后由苏联派人到中国,提供经费组建起来的中国共产党,全盘引入苏联的制度,更是中华民族的大灾难。

   现在这种由大抢劫大掠夺建立起来的拉美化制度,如果我们不能妥善解决,无疑将至少阻碍中国几十年,造成中国社会在今后几十年内动乱不止。我们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但是,要解决当前这个由官僚太子党人为制造出来的制度问题,要使中国和中国的改革要走出目前的死胡同,只有必须停止共产党对中国的统治和对这些改革问题的束缚和控制,才有可能。

                ——2008-1-1

   附:

评杨振宁教授关于中国GDP猛增的七大理由

德国彭小明

    先看"七大理由"

   2007年11月19日凤凰卫视播出了《世纪大讲堂》在日本神户主办的杨振宁教授专题讲演。内容是中国GDP猛增的理由。杨教授坦率地承认自己不是经济学家,政治学家和社会学家,他仅仅以一个外行人,但是又是一个喜欢思考的人,来说自己想说的话。主持人和杨教授的主题是有限定意义的。说的是近二三十年中国当代经济的发展。杨教授认为,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经济持续高速增长,是举世罕见的奇迹,令全世界刮目相看。为什么中国的GDP能够比世界各国都快?他提出的理由有七条。第一是中国人民的勤俭;第二是中国人民的耐心。并且提到西方文化是神本文化,而我们的文化是人本文化。第三是跟印度这样的国家比较,中国没有种姓制度,没有宗教冲突,是中国人民的幸运。孔子有教无类,一视同仁。第四是中国历史上一贯以统一为最高目的,使得国家民族具有极大的向心力。也是其他民族所没有的。他说这四条是以传统文化为基础的理由。另外还有三条。第五条是中国的教育为经济建设作了大量的工作。过去他离开祖国的时代合肥、北平到处都是文盲百姓,现在扫除了大量的文盲,为工商业发展提供了较高素质的劳动力和干部。第六条是改革开放以来,基本建设已经打下了基础,公路、桥梁、电站等设施为经济发展提供了速度和效率。最后第七条是中国的党政领导务实、虚心和灵活的态度和政策。

    千年的文化性格能解释短期的经济起伏吗?

   恕我直言,杨教授的前面四条理由就很不严谨。他的主旨是要说明近三十年经济高速发展的缘由。却拿传统中国的文化作主因。传统的中国文化是几千年的积淀,中国人民勤奋劳作了几千年,忍辱负重了几千年,虽然也有过门阀制度,但是还没有形成严重的种姓制度和宗教传统,大一统的思想长期浸淫着中国社会。但是这并不能说明为什么却仅仅在近二三十年内忽然有了较快的发展。远的不说,就拿1949年以后的五十八年来看。前面的二十九年1949-1979,经济发展缓慢,政治运动整肃的结果,两千七百万人被"杀、关、管",五六十年代之交发生严重饥荒,饿死人民三到四千万人,共计非正常死亡人口高达将近八千万。文革动乱时期中国经济几乎濒临全面崩溃的边缘。难道这个时期的中国人民不勤劳,不忍辱负重,不追求大一统吗?后面的二十九年1979-2007,难道中国人文精神发生了突然变异吗?不是。中国人民的性格和特点数千年如一日,是中国一切经济文化发展的精神基础,但不是最近经济快速发展的理由。理由是什么?是中国社会的部分变革。共产党的领导放弃了毛泽东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制度,放松了对经济生产的管制,说穿了,就是摒弃了计划经济,实行了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经济就出现了活力。每一个在中国社会生活过的人们都可以回想一下,凡是党要加强领导的地方和时期,(尤其是毛泽东的政策路线贯彻最彻底的部门和时期),一定就是死气沉沉,生活艰难;凡是党放松监控,较为宽松的地方和时期,很快就适当地恢复生机,略松口气。这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

    人民的勤劳被党和政府糟蹋和滥用

   大跃进、学大寨,把人民任意驱遣,三门峡水库,围湖造田,毁林开荒,浪费了人民的劳力,换来的是灾害和饥荒。大批知识青年被强制上山下乡,屯垦戍边,没有创造任何值得记录的物质财富,徒然浪费了他们受教育、学文化的青春年华。所有的知青农场无不亏本,插队青年对所在生产队、对自身家庭都是严重的经济负担。数以千万的青年人,长达二十余年(上山下乡政策始于1956年,文革中全面铺开)浪费青春,是对民族的智慧和体力的严重滥用。仅仅这两大实例,共产党至今没有全面的向人民认罪。

    人民的忍让被党和政府肆意利用

   根据《毛泽东执政春秋》的统计,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农民生活从来没有比1949年前提高过。也许是民族性格和儒家传统的温顺和懦弱,也许是1949年以后血腥红色恐怖的震慑,人民面对土改1950、统购统销1956、大跃进1958、文革1966以后,不断出现的农村大饥荒,有的地方村庄死绝,竟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揭竿起义。彭德怀曾经说过,中国农民老实,否则早就造反了。毛泽东还要继续搞他的三面红旗,疯狂折腾;刘少奇提醒说,大饥荒,人相食。将来是要上史书的。第一个是你,第二个就是我。这才让毛皇帝有点害怕,才有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之类的缓和之词。就是这样一个活活饿死三四千万人民的毛皇帝和共产党,从来没有为此向人民认过错。毛泽东直截了当地说过,我是不会下"罪己诏"的(罪己诏是向臣民认错的信)。中国历史上皇上下罪己诏的不下260人次,明崇祯帝一人就六下罪己诏。李自成还是率众造反,攻破了北京城。毛泽东看到皇上认错,反而挡不住反抗,于是反而变本加厉地紧握权柄,疯狂折腾,直到文革将经济推向崩溃的边缘。

    高干权力和财产的全面世袭制比种性制度更可怕

   杨教授庆幸中国没有印度那样的种性制度。中国真的没有这种丑恶的制度和社会形态吗?让我们这些曾经在中国大陆生活过的人们来教育教育杨教授吧。西晋时代左思的《咏史诗》对"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潦"的不公平现象表现出强烈的愤慨,实际上是对"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势族"的门阀制度提出抗议与控诉。但是隋唐时代开端的科举考试制度相对公平地纠正了封建门阀制度的恶浊和偏颇,为民族的精英选拔开创了新时代。科举制不看重考生的家庭出身,姓名一律蜡封不露,考官只能看到考生的编号。一千五百年后,西方国家也不由得惊叹中国人早已创建了这样一种公平严谨的精英选拔制度,并学习移植到西方,成为现代文官选拔制度。科举1905年被清廷废止之后,大学考试取代了科举。不看出身,考学问的传统理所当然地被延续。

   可是到了共产党统治的时代,继承了满清最腐朽的八旗子弟教养制度,建立了八一学校等干部子女专门学校,尤其是实行所谓的阶级路线以后,中国教育界肇端了历史上最趋炎附势的卑污时代。1957年以后,高考就开始增加了考生政审,1963年以后阶级路线全面铺开,各级学校全面以能招收干部子女为荣耀。干部子女成绩不要太低就可以录取。地富反坏右的子女成绩再好,也绝不录取。社会上本来最不沾染世俗尘埃的大中学校成了取悦权贵的名利场。文革时期血统论愈加猖狂,红卫兵的对联公开宣扬"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党政军干部子女日益成为中国社会实际上的贵族阶层。邓小平复出厉行改革,恢复了高考制度,似乎恢复了基本的公平。实际上政审制度从来都没有取消过,政治上的审核仍然比才智上的考核更严厉。经过所谓反自由化、反精神污染,特别是六四的血雨腥风,共产党跟所有独裁集团一样,越来越不相信外人,不相信平民知识分子。党内元老陈云临终以前感慨地说,"还是我们的后代可靠,至少不会反对我们。"于是十七大领导人的名单出台,原来都是干部子女。李克强虽然来自地方,可是他的父亲仍是地区级法院领导干部。再看北京、上海、江苏、广东等省市的房地产商、大型企业的大款,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高级干部的子女。这一批高干及其子女人数上不到百分之一,却牢牢地掌握着中国的党政军和经济上的所有大权。他们要财产就可以捞财产,他们要文凭,就可以搞文凭。他们要官爵就可以登高位。马列主义教材告诉我们,官僚资产阶级是骑在人民头上的吸血鬼。这一批党政军权贵集团及其子女就是当代中国的官僚资产阶级。中国的确没有印度式的种性制度。但是中国官僚资产阶级这种财产和权力的全方位世袭传承不是比印度的种性制度更可怕吗?尤其是在没有民主,没有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情况下,这个集团是不受任何监督的。杨振宁教授没有在文革时代生活过,他可以说不了解他的老同学海归学者巫宁坤教授在反右和文革中的遭遇,不了解黑五类子女所受的歧视和侮辱;他今天生活在北京,不可能完全不了解官场的腐败,高官文凭的水份,权钱交易的黑暗。一个看见过西方民主政治的知识分子,仅仅庆幸中国没有印度式的种性制度,却不为十七大政治权力交接的黑箱作业而痛心疾首,这样的思维难道是正常的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