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病从口入?]
徐沛文集
他山之玉
·为什么汪红雨认为刘晓波是个共特?
·唐柏桥驳斥一刘晓波拥趸
·不与刘晓波为伍的万之(陈迈平)
·索尔仁尼琴:莫要靠谎言过日子
·刘晓波有敌人的证据
·当心劣迹斑斑的余杰
·李建军评莫言的《檀香刑》
·“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
·批评廖亦武的好文
·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转发:“请推倒中国的柏林墙!”
·推荐:和高行健結婚離婚
·推荐:台湾与大陆的区别
·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谁看神韵?
·韩连潮致造谣者
无耻的洋人
·无耻的洋人 (自序)
·美人计与沙博理(Sidney Shapiro)
·无耻的洋人史沫特莱、左尔格等
·见证鲁迅的洋徒弟顾彬
·共产喉舌与德国之声
·共党的老朋友施密特及其他五毛
·《天安门》的红色烙印
·透视共产“中国通”库恩
·无耻的洋人 — 萨马兰奇
·王安娜和“七君子”的报应
·毛泽东的洋鼓手斯诺及其他
·毛妾江青的洋知己维特克
· 与狼共舞的施罗德
·身在夏天心系梅花
·毁灭者卡尔· 马克思—专访略伍·孔拉德教授
·列侬(John Lennon)是什么星?
·关于魏茨泽克的真相
·点评“坑爹”的德文翻译
推特言论
· 红墙内外的啁啾(Twitter)
· 上推特的又一结果
·28天中最受欢迎的推文
· 推特言论集锦
·把互联网当民主墙
·我在推特干嘛?
· 告别羊年
白梅邮件
·第一朵白梅
·第二朵白梅的第一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二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三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四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五瓣
· 中国难民潮 -从远志明谈起
·审视六四女性 (柴玲-盛雪)
·民运指南-复兴中华
民运不黑共特黑
·接过炳章火矩 — 迎接“中国之春”
·人生如戏 —致盛雪
·民运名人(张林—刘青)
·谁属民运阵营? — 批评不是不可!
·到柏林为民运大会跑龙套
·寻找阳光男孩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上)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下)
·请柏林作证
·就海外民运回敬袁红冰
·朱瑞和盛雪中了离间计?
·在三妹与盛雪之间  
·就唐柏桥募捐的回应
·就民阵纷争-谈真伪民运 
·就裸照作答
·与后生笔谈
·借推助民反共
·与推墙者共勉 -就张健作答
·坦克人与代言人
·两封值得公布的邮件
还未归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病从口入?

   
    从我记事起,我就常肚子疼,医生找不出原因就称,我吃了生冷或脏东西。我觉得很委屈,因为在家里我最爱干净,而且一直老老实实地饭前便后洗手,再说,我不好吃,连一日三餐都是为大人吃的。家人,尤其是我弟弟什么都吃,怎么不肚疼?尽管如此,苦于肚子疼,我脑袋里也装上了“病从口入”的观念,而且尽心尽力地维护着。
    有小朋友拿出什么可口的东西请我吃,我都一概拒绝。我看着他们用脏乎乎的手把各种零食送入嘴里,有滋有味地吃完后再把手舔得干干净净。他们不仅不肚子疼,还都长得白里透红,就我干巴巴地立在他们中间,成了大家的“四妖精”。到了高中的时候,陋习未改,还有了新的发展,也有了新的绰号“洁癖”。尽管如此,我还是肚子疼,最后被庸医把肚子打开,割去一个器官,从此我少了阑尾。但我并没有因此不再肚子疼!
    在歌乐山下上大学时,有一天夜里我被肚子疼醒,刚开始我还能默默忍受,因为同寝室的另五人都在熟睡,慢慢地我从低声呻唤,到最后嚎啕大哭,吵醒了全室(甚至全楼)的同学。一位同学提议她陪我去校医室。我忍着剧痛在她的搀扶下挪到校医室,找到值班医生。一见止痛针,肚子就不痛了。医生推测是阑尾捣鬼,我说我没阑尾了,于是她说我是吃了什么不卫生的东西,不消化。可我那天跟往日一样在食堂吃的三餐,有同学与我吃得一模一样。好在大学四年,虽还象原来一样经常肚子疼,但就当过这么一次讨人嫌的病人。
    出国后,入乡随俗,吃生冷的东西成了常事,肚子不但没多疼,而且少多了。从一开始我就发现德国人的卫生习惯不仅与我大相径庭,他们脑袋里完全没有“病从口入”的观念。第一次去买面包,就见店员们无所顾忌地用拿钱的手拿面包。钱在我眼里是最不干净的东西,而且我已养成在触摸食物前必须洗手的习惯。刚开始我还要求店员用夹子给我拿面包,但后来嫌麻烦也就罢了,吃了肚子也没抱怨。为了维护“病从口入”的老观念,我有了拒绝接吻的新洁癖。

    肚子到了国外后虽很少疼,发作起来也不象在重庆那次痛不欲生,但每次肚子疼时或疼后去找医生,无论这些医生是德国人,还是意大利人总是把我折腾得苦不堪言,也找不出原因。他们也只会开止痛片。那些个吓人的现代化设备只不过是赚钱的工具。这些洋大夫除了有一纸文凭外,想得更多的是诊所的经济效益,所以不少人压根儿就不守医德。我有了经验教训后,不再自投落网。
    我名字前的Dr.曾让西人把我误认为中医的Dr.,跟我大谈针灸…… 我对中医的好感来自于我弟弟被诊断为阑尾炎后,靠吃中药保住了阑尾。我自己从未尝过针灸的滋味,但我对能拿银针在西方养家糊口的同胞大力支持,一有机会就自愿给他们拉客。其中一位早靠地下针灸买了房子。我崇古媚土,认为它们才是人类文明的精华,虽然糟粕也不少。在纽约的中国城进美容院洁肤时,发现它的楼下是个中医诊室。美容院的富丽让我对有“广州中医药大学研究生教授,广州市立中医院主任医师”招牌的同胞充满同情。我替他拉去一位在欧美有影响力的富翁,想让这位古董收藏家体验中国的推拿术后,给教授带去财源。可教授蒙不了富翁,也骗不了我。他“推拿”完毕还扬言,如富翁给他一千美金,他将替我俩一人配一付秘方,富翁吃后会健康长寿,我吃后会青春美丽……最后我给穷得来没有人格的教授一百美金,算是行善积德。
    跟我一起取得德国作家协会会员资格的同行接二连三地忙着出书,我却满足于有求才应,在申请绿卡前,才出第二本个人诗集。三十岁前我的口头禅是,孩子坚决不要,丈夫可以没有,神灵不得不敬。三十岁后改成,虚名坚决不要,情人可以没有,病魔不得不防。
    我不光为了作个名符其实的博士鸿儒,开始在保健营养学的书海里寻寻觅觅。得知头疼医头的医生不是西医的代表,西医虽不如中医那样源远流长但也有跟中医类似的养生之道,只不过视角不同。就象东方宗教讲轮回转生,西方宗教讲原罪一样,是一个存在现象的两种看法。人类不轮回转生,哪来的原罪?原罪无非是今生前的世世辈辈积存带来的!
    我厨房里的玻璃柜里慢慢地塞满了中西医的各种理论学说。我身体力行地考证各门各派,打算取东西两家之长。“病从口入”在我眼里有了新的内涵。我开始在食物的类别、品质和搭配上考究。只买绿色食品(Bioprodukte)。我打太极拳,学气功,以补西方美容健身技术的肤浅。花钱跑去奥地利高级疗养院挨饿,或曰斋戒。忙得不可开交。作家的业绩虽然很小,但这些年来,我确实没得什么疾病,尽管毛病多得可怕。一段时间,我每天拿一台专用的小电脑计算,我是否吃够了卡路里,各种维他命等;另一段时间,为了检验“生食学说”,我只吃生的……
    99年夏天在法国南部的山村养精蓄锐,见一位大腹便便的小纽约客不知珍惜眼前的美景和自己的美色,便自告奋勇去管教他。天一亮,我就把他从床上叫起来跟我顺着山路跑一圈,按我定的食谱进食,下午游泳……一个月不到,这位得了现代肥胖症的小男孩就久病初愈,让人见了赏心悦目。他妈妈扬言要高价雇佣我为小男孩的家教。我虽替他人减肥有方,但却不能为自己加重。
    去年回国,我妈一见我就老泪纵横,认为我骨瘦如材。我对她说我比出国前重了近2公斤。我虽已是半老徐娘,但自我感觉很好,甚至被人视为“飞毛腿”。但我妈坚持她对我的莫名其妙的观念,居然翻出报上的整容广告,要我上当。逼得我只好让她眼不见心不烦,回国两月没陪她住一夜。
    所以当我在高中同学家玩儿,见了她红光满面的公公时,便忍不住好奇,去打听他的养生之道。他东张西望一番,才悄悄吐出“法轮功”三个字。我背着我的同学拉着他及太太分别密谈一次,算是对法轮功的神奇有了一个初步认识。我的同学和丈夫虽迫于江黑心的高压,阻挠两位长辈公开宣传法轮功,但他们在我面前不得不证实是法轮功让这两位老人无病一身轻,四年来没再吃一粒药。
    今年二月读完《转法轮》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抛弃了攒集在厨房里经不起考验的理论学说。《转法轮》解答了我今生的一切疑问!学了法轮功的五个动作没多久,我的体重就开始增加,虽然我在饮食上不再考究,而是有什么,吃什么,今天的午餐是几个西红柿和几把花生米。
    法轮功是佛法,得到它后,我不再怕病魔。而且明白了不能随口乱说,尤其是对不了解的人事不能妄加评论,否则,真会病从口入!
   
   
   二零零二年首发
   二零零八年审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