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謝田文集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当中国的COE或CEO的难度
·财政部和发改委为何不同步
·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上)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下)
·中共能让七千万人都脱贫吗
·香港纪行:思忖还神几百万人
·熔断机制加剧中国股市的颓势
·浅议红二代的人心向背之论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上)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中)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下)
·插入共产国心脏的美军基地
·川普经济政策击中中共软肋
·房地产最后的疯狂逼近中国
·人类社会面临颠覆性的巨变
·央行救急突显中共治国无力
·美国南方的甜茶和冰茶文化
·大卫‧萨尔纳的《人类贪婪史》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上)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下)
·川普外交政策再击中共软肋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上)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下)
·川普能不能让墨西哥来买单
·从气定神闲进步到心领神会
·中科院院士怎么能那样呼吁
·瑞士的实验和地球人的实验
·中共构陷西方银行实在愚蠢
·中共智库对印度崛起的误读
·英国迟早还要再度回归欧盟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上)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中)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下)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上)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下)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上)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下)
· 美国大学开设介绍法轮功的专门课程
·Why is China After Power and Not Greatness?
·最大出口国为何没国际品牌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上)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中)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下)
·中国的和世界的黑天鹅事件(上)
·Black Swan or Red Dragon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上)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下)
·中国的经济可不可能被唱衰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中国转型的希望
·川普成行--世界的战略转向
·川普的利益冲突也史无前例
·人民币外升内贬的电梯理论
·入世15年的中国如何转正
·Social Media: 社交媒体或社会媒体?
·雷洋的1200万元和中共的960万亿
·中国为什么非得当最大赢家
·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政治解决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上)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中)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下)
·德国电影《两面人》的中国启示
·西班牙电影《蝴蝶》的中国启示
·中美贸易之战是否已经开打
·中美贸易战若开打谁先称臣
·中美贸易战能不能彻底避免
·紐時為何走入共產主義圈套
·中美之間真正的戰爭是什麼
·美國的通貨膨脹是怎麼算的
·中國放棄反美意在加速棄共(上)
·中國放棄反美意在加速棄共(下)
·中國百篇論文被撤有多嚴重?
·孔子學院在未來的最好出路
·大國擔當與治大國如烹小鮮(上)
·大國擔當與治大國如烹小鮮(下)
·中國該對北韓斷頓、斷導、斷約
·臺灣的善和寶島的統獨之憂
·新版本的一個美國人在巴黎
·共享單車有無社會主義成分
·正信降臨時人們為什麼沉默
·托馬斯·弗里德曼的聖經七年
·茶葉蛋教授講座被取消之外
·美國首席大法官論成功之道
·讓真善忍的光芒照耀著世界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上)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中)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下)
·無人駕駛車的利他主義原則(上)
·無人駕駛車的利他主義原則(中)
·無人駕駛車的利他主義原則(下)
·朝鮮半島三國志的終極癥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美国学者理查德·艾墨森(Richard Emerson)对权力(Power)和依赖性(Dependence)作了许多出色的研究,开辟了社会学的许多新领域。他原是辛辛那堤大学的教授,后来去华盛顿大学任教,1982年死于手术并发症。早在1962年,艾墨森就提出了“权力和依赖性之关系”的命题,认为A对B的权力,等值于B对A的依赖。按老百姓的话说,就是如果你必须依赖于别人、求着人家才能生存,那么那人就有对你发号施令、颐指气使的权力了。

   这个简单而明了的解释适用于多种社会关系之中。通常,权力和依赖性是互相平衡的;如果出现不平衡,关系的双方或其中一方,就必须采取某些手段,来求得新的平衡。社会中的腐败和贿赂现象,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最近西方公司在华丑闻频频曝光,法商家乐福在华高级管理人员涉嫌收回扣被拘留,德国西门子被指曾为能在中国营业而行贿。一系列与跨国公司有关的腐败案引起了广泛关注,那个不伦不类的“国家预防腐败局”九月挂牌,一出笼似乎就逮了条大鱼,官方媒体推波助澜,居然出现“严打洋腐败”的荒唐说法。

   腐败,是“政治腐败”的简称,指政府官员利用公权力或职务之便,牟取特定族群、团体、或个人的经济、政治利益。西门子不是政府,其经理人也不是政府官员,哪来的“腐败”之有?它是洋人的公司,却不是什么“洋腐败。”

   “洋腐败”一词滥觞的背后意义,值得人们追究。这个语焉不详的名词本身,更象是真腐败者一个移花接木的伎俩、一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手段、和一枚在十七大前转移视线的烟幕弹。

   西门子在中国没有腐败,有的只是贿赂;它还不光在中国贿赂,在德国最近也东窗事发。德国法庭判决西门子两亿欧元的罚款之后,西门子总裁兼首席执行长彼得·罗策(Peter Loscher)说,“判决有助于澄清过去的错误。西门子接受全部责任。”与西门子每年三十亿欧元的净利相比,两亿欧元的罚款算不上什么,但后续美国当局可能进行的制裁,数量会更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德国贿赂案中,人们知道西门子钱挪用了多少,用在了哪里,谁是收贿者。西门子被罚沸沸扬扬,中国的幕后却死水一潭。观中国报刊、网站铺天盖地的报导,我们不知道西门子到底是如何“腐败”的,贿赂怎样发生,贿赂了多少钱,谁是预期的受贿者。这些最重要的信息,一概没有,这不免让人怀疑是否有人索贿不成,倒打一耙?

   按艾墨森“权力和依赖性之关系”的理论,西门子,还有全中国的个体和私人公司,在中共全方位控制社会资源的情况下,都不得已的处在对当局的依赖之中,从而给了官员实施腐败、收贿受贿的可能。一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的中国民间组织“腐败行为观察”负责人、河南的安均先生就认为,中国官场腐败盛行,跨国公司如不行贿,恐怕没法做生意;他们到中国行贿也是中共教的,或是逼它行贿的,如果不行贿,它就不能在这里生存。

   对中共的腐败,许多人都感到非常的愤慨。受高人的指点,笔者对此倒是另有看法,觉得我们不必大惊小怪,它也不尽然是坏事。

   如果是正常的政府,因某些人的问题腐败发生了,那当然值得愤怒,我们会因为人心堕落、道德败坏而觉得可惜;但如果中共腐败,那就对了,它本能的一定会腐败,不腐败就不是中共了。没有权力制约,迷恋暴力,又领军带动道德败坏,它不腐败怎么可能呢?

   腐败是好事,因为它毁掉了中共的社会基础,自己给自己挖掘着坟墓。从三讲、荣耻、保鲜、到预腐,招数已经用绝;挥刀断臂、自我更新它又不肯。中共解决不了腐败,也就解决不了其覆灭的宿命。在明眼人看来,它是在腐败的“康庄大道”上一步步、坚定的、快速的走向灭亡。其实大家要做的,就是帮神给它们记着帐,到时候好一起算。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四十二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二百一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