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謝田文集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二)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之三
·中国人的嗜赌和美国人的玩赌
·秘鲁的Chicha和阿根廷的牧场
·凯瑟琳和葛洛丽娅的故事
·装修地下室的“多国部队”
·墨尔本印象:悠闲的人们和失落的门徒
·中国的万亿美元和马歇尔计划
·中国的房子和美国的房子
·标价$99.99的原因和劳资关系
·五角大楼的招数和商场的战术
·中国和美国的大学生:抵押和拍卖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美国学者理查德·艾墨森(Richard Emerson)对权力(Power)和依赖性(Dependence)作了许多出色的研究,开辟了社会学的许多新领域。他原是辛辛那堤大学的教授,后来去华盛顿大学任教,1982年死于手术并发症。早在1962年,艾墨森就提出了“权力和依赖性之关系”的命题,认为A对B的权力,等值于B对A的依赖。按老百姓的话说,就是如果你必须依赖于别人、求着人家才能生存,那么那人就有对你发号施令、颐指气使的权力了。

   这个简单而明了的解释适用于多种社会关系之中。通常,权力和依赖性是互相平衡的;如果出现不平衡,关系的双方或其中一方,就必须采取某些手段,来求得新的平衡。社会中的腐败和贿赂现象,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最近西方公司在华丑闻频频曝光,法商家乐福在华高级管理人员涉嫌收回扣被拘留,德国西门子被指曾为能在中国营业而行贿。一系列与跨国公司有关的腐败案引起了广泛关注,那个不伦不类的“国家预防腐败局”九月挂牌,一出笼似乎就逮了条大鱼,官方媒体推波助澜,居然出现“严打洋腐败”的荒唐说法。

   腐败,是“政治腐败”的简称,指政府官员利用公权力或职务之便,牟取特定族群、团体、或个人的经济、政治利益。西门子不是政府,其经理人也不是政府官员,哪来的“腐败”之有?它是洋人的公司,却不是什么“洋腐败。”

   “洋腐败”一词滥觞的背后意义,值得人们追究。这个语焉不详的名词本身,更象是真腐败者一个移花接木的伎俩、一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手段、和一枚在十七大前转移视线的烟幕弹。

   西门子在中国没有腐败,有的只是贿赂;它还不光在中国贿赂,在德国最近也东窗事发。德国法庭判决西门子两亿欧元的罚款之后,西门子总裁兼首席执行长彼得·罗策(Peter Loscher)说,“判决有助于澄清过去的错误。西门子接受全部责任。”与西门子每年三十亿欧元的净利相比,两亿欧元的罚款算不上什么,但后续美国当局可能进行的制裁,数量会更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德国贿赂案中,人们知道西门子钱挪用了多少,用在了哪里,谁是收贿者。西门子被罚沸沸扬扬,中国的幕后却死水一潭。观中国报刊、网站铺天盖地的报导,我们不知道西门子到底是如何“腐败”的,贿赂怎样发生,贿赂了多少钱,谁是预期的受贿者。这些最重要的信息,一概没有,这不免让人怀疑是否有人索贿不成,倒打一耙?

   按艾墨森“权力和依赖性之关系”的理论,西门子,还有全中国的个体和私人公司,在中共全方位控制社会资源的情况下,都不得已的处在对当局的依赖之中,从而给了官员实施腐败、收贿受贿的可能。一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的中国民间组织“腐败行为观察”负责人、河南的安均先生就认为,中国官场腐败盛行,跨国公司如不行贿,恐怕没法做生意;他们到中国行贿也是中共教的,或是逼它行贿的,如果不行贿,它就不能在这里生存。

   对中共的腐败,许多人都感到非常的愤慨。受高人的指点,笔者对此倒是另有看法,觉得我们不必大惊小怪,它也不尽然是坏事。

   如果是正常的政府,因某些人的问题腐败发生了,那当然值得愤怒,我们会因为人心堕落、道德败坏而觉得可惜;但如果中共腐败,那就对了,它本能的一定会腐败,不腐败就不是中共了。没有权力制约,迷恋暴力,又领军带动道德败坏,它不腐败怎么可能呢?

   腐败是好事,因为它毁掉了中共的社会基础,自己给自己挖掘着坟墓。从三讲、荣耻、保鲜、到预腐,招数已经用绝;挥刀断臂、自我更新它又不肯。中共解决不了腐败,也就解决不了其覆灭的宿命。在明眼人看来,它是在腐败的“康庄大道”上一步步、坚定的、快速的走向灭亡。其实大家要做的,就是帮神给它们记着帐,到时候好一起算。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四十二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二百一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