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悠悠南山下
·武元甲將軍---反對戰爭的人
·越南多名老黨員致黨中央公開信(全文)
·越南退休將領要求公布中越成都會議細節
·廿名前越南軍官致國家和政府領導人建議信(全文)
·河內舉辦“土改”展覽但遭暫關閉(圖)
·越南土地改革回顧
·從“反黨修正主義集團案”至攻打南方
·越共黨代表大會推延皆因仍分歧?
·越南國會間接確認“接受獨立工會”?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歷史的真相何在:《獄中日記》?
·意識形態在越南共產革命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
2.時事動態與析評
·越南 --- 亞洲的小龍在飛騰
·越南立國六十年後的經濟
·越南經濟發展的存在問題
·“ 雅加達郵報 ” 社論﹕ 越南六十年來
·越南著名民運人士黃明政在美發表政見
·越南國內民運人士黃明政於哈佛大學的演詞
·越南民主道路新突破
·廿年越南經濟改革的原因與回顧
·越南民主漫長路 --- 一個政異人士的見解
·對越南經濟的評估和建議
·越南特赦近千犯人
·越南 --- 一顆冉昇之星!
·越南共產黨內保守派佔上風
·越南政治正走入嚴冬
·越南允许公民持双重国籍 \zt
·河內的選擇
·為殺雞儆猴,越南打擊異見人士
·越南躍昇為2009年俄國武器的最大買家
·越南國會對建造高鐵投反對票的背後
·越南異見人士呼籲政治改革/美越首次國防副部長級合作對話
·越南需要新的發展模式
·越南總理之座岌岌可危?
·越南是否像緬甸那樣實行改革嗎?
· 越南外交人員的新面孔但實力不足
·應否依靠美國來救黨嗎?
·為適應變化,黨需要依靠民眾
·围绕国家项目 言论缺失的越南
·越南人和民主
·越南博客寫手挑戰一黨專政
·民主、和解、解放
·為何越南經濟難以“脫中”?
·2014年越南大事回顧
·越南第二次改革?
·阮富仲訪美:展開新局面之行
·越共第12次黨大會的“兩個重點”
·越南:地域與中國的因素皆是阮晉勇官路之障礙物?
【 越南與其他國家的關係 】
·美越加強《 合作 》對付中國 ﹖
·越南總理準備與美國談論 “ 敏感 ” 問題
·越南北韓加強軍事合作
·對河內平壤最近加強兩國關係的分析
·美國太平洋區海軍司令訪問越南
·短訊:越南國防將對外‘開放’
·越南將與美國作如何的軍事合作?
·大國爭執中的越南因素
·越南和印度合作的未來潛力
·越南公佈2009年國防白皮書
·澳洲專家對越南國防部白皮書的評論
·泰國報刊對越南購買武器表示擔憂
·美越核合作 中國起憂心
·在美中之間作選擇
·越南“不想日本棄離美國”
·澳越安全和經濟的關係
·為何克林頓與越共總書記會面?
·談越南主席張訊生訪美之行
·各報刊評越南國家主席訪美
·美越最高領袖交流追擊圖說
·越南所面對的困難選擇
·越美關係提升
·美國部分解禁對越銷售武器:中國不悅?
·美國對越解禁武器之理由
【 法屬印度支那、法越關係、越南共和國 】
·越南王朝末代皇帝 --- 保大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一)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二)
·1945年越南歷史大事
·法越關係史大事記
·吳廷琰與越南天主教
·重評價吳廷琰:以另一個角度觀視南越
·法國對印度支那之政策(1954-1963)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十一月和兩個總統之死
·正是美國總統支持推翻吳廷琰
·法國人和日本人在印度支那(1940-1945)
·法屬印度支那大事記
·越南共和國與各國邦交(至1958年)資料
·審視越南第一共和
·南北越、美國與“馬尼利事件”
·越盟權從何來?
·越南共和國的“黃金歲月:1955-1960”
【 越鳥巢南枝 】
·讀陳光基 《 回憶與思考 》 後之幾點意見
·越南語是中國的方言嗎 ?
·越南李朝禪詩選
·法語在當今越南的地位與發展
·越南文字改革後實況與問題
·豬年趣談越南年俗
·丁亥談越南新春特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一, 越南侵柬

   

   正如前兩次越南抗法、抗美戰爭一樣﹐越南侵柬戰爭就像越南歷史所證明﹕那是致命的錯誤估計﹐或是不可逆轉的必然戰略。歷史學家不倦地撰寫亞洲共產黨國家這段歷史, 在混亂中他們互揭對方的面紗﹐讓世人觀看到並不如某些美國戰略家所想的共產黨國家是鐵板一塊、不可分裂的。

   由遠東政治戰略的不平衡所引起的這次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是一場重要的“ 第二次冷戰 ”。

越南發動閃擊戰

   世人從不少傳媒的報道中驚愕地獲悉殘暴的赤柬政權對其本國人民的屠殺﹐ 此外﹐因此而引致越南決定以人道主義為藉口對柬埔寨作軍事干涉。越南領導人確實關注為營救柬埔寨人民脫離赤柬的暴行嗎 ? 越南外長阮基石 ( Nguyễn Cơ Thạch ) 曾對美國國會議員說道﹕“人權並不是問題, 這是他們的問題。我們所關心的只是我們的安全。” ( 注1 )

   此就是越南在1978年中所“宣傳 ”的主調﹐那時越南對赤柬不再存希望它可改變其行為﹐尤其是能以和平方式來解決兩國邊界的問題。據越南資料透露﹐自1975年起﹐ 一百二十一座靠近越柬邊境的越南村莊被赤柬部份或全部的毀滅﹐ 使 二十五萬七千人無家可歸。

   越南對柬總反攻戰役是由1975年攻克西貢的總指揮、人民軍總參謀長文進勇 ( Van Tiên Dung ) 大將再次率領出征﹔ 1978年12月24日半夜時分由“人民軍政治參謀長朱輝敏 ( Chu Van Man ) 上將向上空鳴槍為揭開戰役的序幕。” ( 注 3 )參與儀式的還有對柬埔寨戰場十分熟悉的黃琴 ( Huang Cam ) 上將﹐他曾於1970至72年間歷經多場協助赤柬圍攻金邊朗諾 ( Lon Nol ) 軍隊的戰役。 十二個越南兵團裝備有多輛的T-54型坦克﹐ M-113型裝甲運輸車﹐十二萬名戰士連同一萬名柬埔寨民族救國解放軍共同出發﹐ 幾小時後便長驅直入柬埔寨內地了。 ( 注4 )

   越軍的進攻並沒有遭到對方強烈的抵抗。進攻路線主要的分為五路﹕ 東線﹐ 沿著第十三和十四號公路向卡堤艾 ( Kratié ) 邁進﹔ 東南線﹕ 主要攻擊線﹐ 沿著一號和七號公路朝金邊和貢磅湛 ( Kompong Cham ) 進軍﹐此外一隊轉向乃壟 ( Neak Luong )﹔ 南線﹕ 沿著二號公路朝貢磅宋 ( Kompong Som )﹔ 最後是東北線﹕ 從寮國和越南的加萊-貢圖 ( Gia Lai-Cong Tum ) 省出發﹐沿著十九號公路和湄江朝宋井 ( Stung Treng ) 進攻。戰鬥中越軍輕易取勝﹐ 各省府在短短幾日內便相繼失守。越軍於 1月7日攻佔了首都金邊。

   1月4日﹐ 越軍已佔領和控制了湄江東岸的大部份地區。據有關資料透露﹐ 那時越軍曾擬想停止進攻﹐ 可是﹐輕易取勝的戰事使他們下決心要直搗赤柬之巢。越南初計從金邊赤柬手中營救出西哈努克﹐並讓他擔任柬埔寨解放統一陣線主席﹐但計劃失敗。同時﹐越軍大勝使越南決意越過湄江﹐ 並取得了大部份柬埔寨領土的控制權。

   若有人認為對越南應使用適當的軍事行動便會令到河內改變其政治目標﹐那麼﹐越軍同樣地使用軍事行動來阻擾和全面地消除由赤柬挑起的麻煩。

    最後﹐為免使泰國不會過份的擔憂﹐越軍在離柬泰邊界的五十公里處就停下腳步。此使到赤柬的殘兵敗將得到重整﹐ 或躲藏於難民中作庇護。

赤柬潰敗的原因

   1978年5月10日金邊電臺宣稱﹕“ 只需要二百萬軍人就可打敗五千萬越南人…… 若我們以一對三十﹐ 當然就會取得勝利﹐ 就算若須戰鬥七百年或更長久的時間。” ( 注5 )

   儘管懷有極端民族主義的激情﹐加上又得到中國的軍援和訓練﹐眾多的觀察家皆認為赤柬軍隊亦可以長期地與越軍作戰。可是﹐事實上﹐ 赤柬迅速的潰敗使越南人和外國觀察家都大跌眼鏡﹐ 意想不到赤柬如此的不堪一擊而敗走。

   赤柬宣稱擁有約十萬戰士﹐但實際上可能只有六萬人的軍隊﹐在頭幾次的戰鬥中就失去了三分之一的人命。人們估計其餘的軍人淪為逃兵或喬扮作難民。

   由於在執政期間不斷地‘內部清洗’﹐軍中甚缺具才能和會使用現代武器的戰士﹐赤柬軍隊只可作幾番邊境猛烈的襲擊﹐但難以打正規戰。雖然赤柬在鸚鵡嘴 ( Hameçon ) 地區和從乃壟至金邊公路沿途亦曾作過激烈的抵抗﹐ 可是幾天後﹐ 越軍便幾乎佔了優勢。

   大部份人認為赤柬的失敗歸咎於越軍在戰場上使用精銳的新武器和以壓倒性軍人數目的優勢。越南參戰的部隊包括步兵、裝甲和空軍部隊等。蘇製米格十九型和 二十一型飛機顯然就佔了空中優勢。

   另一個失敗的原因為開戰後﹐中國從柬撤走了五至八千名軍事技術人員和顧問也令到赤柬的反抗力量有損。

   其實赤柬部隊只擁有一批文盲、年青的、農民出身的戰士﹐ 他們亦難以應付一場現代戰爭。同時赤柬大量地浪費了中國的軍援。敗走後﹐赤柬留給越南的戰利品計有二百輛裝甲車、 三百輛軍用運輸車、 三百口大砲、六架阻擊機和兩架轟炸機、三萬噸彈藥等等。

   應該指出﹐赤柬在軍事策略行動上亦犯了嚴重的錯誤。波爾布特幾乎集中了一半的軍力嚴守於鸚鵡嘴的東南邊界地區 ( 該處只離西貢約一百公里 ) 。然而﹐ 越軍卻從東北和南部包抄轉來圍攻﹐ 打通了前往金邊之路。

   最後﹐為使赤柬不單身匹馬應付越軍﹐鄧小平成功地說服中共政治局委員們﹕應對越南作軍事教訓﹐ 儘管軍中亦有人反對。 ( 注9 )

   從政治和技術方面上來說﹐中國對越的軍事干涉是極為冒險的。在政治上﹐中國曾擔心西方和東盟國家對此將作出負面的反應﹐ 那時中國也正需實現現代化和與美、日、東盟結盟共同反蘇。

   此外﹐在技術方面﹐ 人民解放軍在海、陸、空上亦存有不少的困難。在空、陸上﹐ 中國需依靠泰國﹐ 而海面上唯有柬埔寨貢磅宋的港口﹐ 但很快它已被越軍取下。總之﹐ 這確是一場冒險的軍事行動﹐ 若失敗的話﹐ 其政治後果與軍事行動相比不成比例。此外﹐ 赤柬的潰敗令中國大為失望﹐ 唯勸喻赤柬繼續持久抗戰。

戰役中人命的喪失

   金邊失守三週後﹐ 越軍佔領了全柬境內的各省府﹐ 赤柬抵抗力量被擊退到山林去﹐ 並在那裡建立了一些根據地而已。因缺乏組織、物資和人民的支持﹐他們只可發動零星的襲擊﹐炸毀橋樑﹐ 攻擊對方的運輸等等﹐ 難以開展大規模的戰鬥。

   在人力損失上﹐也難以計算。來自西方的情報估計﹐至1979年1月底﹐赤柬的傷亡人數約為三萬人。在中國南方發播的赤柬電臺 --- “民主柬埔寨之聲 ” ( La voix du Kampuchéa démocratique ) 宣稱﹐ 至1979年1月30日﹐ 受殲的越軍人數為一萬四千人。這些數目字一直被認為過高的計算。 1988年6月﹐ 越南人民軍將領黎可漂 ( Lê Khai Phiêu ) 曾經公開承認﹕“ 從1977年至1979年在反波爾布特的戰鬥中﹐ 我們失去了三萬名戰士。” ( 注12 )

   從1978年12月至1979年1月期間越軍的死亡人數是難以計算的﹐畢竟越軍的進攻並不是一個旅遊團到外國遊覽的行動。

   

   越南高級軍事領導人的發言讓我們知道﹐ 越南侵柬的理由之一:1977-78年期間赤柬發動了邊境武裝衝突使到無數的越南村莊被毀和民眾被屠殺。

   

越南的戰略

   首先我們對戰略作定義﹕一種為達到政治目標的藝術﹐在衝突中可組織各種力量和聯合一切必要的、判斷的、以集體性質的手段達到意願。

越南軍事干涉柬埔寨的理由為﹕

一﹐ 越南領導人顧慮到同時被陷入中柬的軍事圍攻中。越南外長阮基石多次強調重申﹕“ 中國意圖使越南被挾在中國在北、柬埔寨在南的鉗子中。我們意識到它們的企圖並擊破了這個鉗制。若我們不能夠擊毀南邊的鉗子﹐ 那亦不可能打破北邊的包圍。” ( 注13 )

    一個國家總抱著被包圍的心態就難以確保兩國的政治關係的了﹐尤其是當因邊界問題而國家關係變為最惡劣之時﹐與此同時﹐ 在短期內亦難以寄望雙方關係會得到任何的改善﹐ 此外, 確實難要越南放棄經過三十年戰爭後曾以付出高代價而獲得的自由和政治。在此況下﹐越南要麼是放棄越蘇親密的關係來安撫中國﹐要麼與柬埔寨結盟並同意割讓領土。但是﹐就算答允以上兩條件﹐亦不能保證越南不會有被包圍的威脅。若越南真的對赤柬讓步﹐重改邊界線亦只能使到赤柬的極端民族主義﹐甚至可說是種族主義更為囂張。

二﹐不可能對赤柬勸說停止對越攻擊﹐在越南領土上進行血腥的暴力行動。赤柬首先挑起由法殖民政府遺留下的邊界問題的爭議﹐並突擊越南的民眾和軍事據點。 1975年5月﹐赤柬搶先襲擊富國、壽洲島﹐ 並自1977年後多次攻擊越南的建江 ( Kiên Giang ) 和安江 ( An Giang ) 省內的數個城鎮和村莊。

   似乎越南領導人也期望能終止赤柬的多次軍事挑釁行動。越軍1977、78年的反擊不見效﹐赤柬並不完全停止邊界襲擊。

   越南外長亦曾為侵柬行動辯護﹕“ 從1975年4月至1978年12月間, 我們受到波爾布特的威脅和侵擾﹐我們的人民和西南八個省份遭到了巨大的損毀。我們有正當的權利作自衛﹐包括直搗金邊的權利正如當年美、英、蘇一樣直打到柏林﹐消毀法西斯主義者。” ( 注15 )

三﹐越南意圖建立受其影響下的印度支那聯邦。理由為其三國存有共同的歷史和地緣戰略的需要。

   歷史上越南的“南進 ”就在幾世紀內實行了“擴張 ”。歷史學家黎成魁 ( Lê Thanh Khôi ) 指出﹐ “越人南進形成了他們歷史的脈搏。一個以農耕為生的民族對以半定居、獵行、捕魚為生的另一個民族的新土地的征服是極為重要。起初﹐他們來到占人 ( 現越南中部地區,古國占婆國的民族。譯者注 ) 的處女地開墾﹐漸轉為平和的殖民滲透行動。” ( 注16 )

   十七世紀占城 (即占婆 ) 被滅後﹐越南繼續向高棉邁進。法國人在印度支那的出現無疑保存了柬埔寨﹐ 1863年柬埔寨成為了法國的保護地。

   高棉人對越南人的世仇源自越南的拼吞行為﹐而且﹐十九世紀中期﹐越南企圖對柬埔寨實行越南化留下了深刻的痕跡。高棉人仍對“阮人” ( Yuons , 柬人對越南人的蔑稱 ) 的企圖難以忘記﹐恐怕柬埔寨被 吞沒﹐就像占城消失那樣。

   然而﹐若我們相信越軍入侵柬埔寨就會導致越南擴張﹐那就稍為過早地下判斷的了。在經濟方面﹐越南可覬覦柬埔寨豐富的自然資源等﹔柬埔寨過少的人口﹐而越南湄江三角洲卻有過剩的人口。當然﹐我們不排除越南不會侵佔柬埔寨土地的可能性。若在八十年代裡﹐越南有誠意的行動顯示出只與柬寮實行經濟合作﹐同時剝奪該兩國的自然資源和實行殖民的現象亦可能會出現﹐不管如何﹐因此而指責越南侵柬只為滿足其領土野心的論調就難以成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