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文集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菲丽丝,昨夜裸聊你问我:纪念堂是不是夜郎先帝的皇陵?其神圣是否超过延安的宝塔和英雄纪念碑?当时,要紧饱览你的肉体,馋涎你的摄魂关节处,没闲心关心伟人的栖居和他的价值,今天跟你说一下。
    这个纪念堂嘛,可以说皇陵,又不能算皇陵。因为先皇仍是孤魂野鬼,至今没正式落葬,既没做“五七”,又没叫道士念经、和尚超度,仍然每天乘着升降机上上下下,一早从地下室升起来,给百姓瞻仰,晚上又回到地下室,等待第二天的重复。就像我们炒股乘电梯,上午涨了二三点,下午收市又回到了原地。当然,也可以形容他为红太阳,清晨升出地平线,黄昏又沉到了地底下。菲丽丝,我们夜郎讲究死人“入土为安”,可先皇崩殂三十年,仍然身不由己,每天像猢狲那样参加没完没了的演出(不知有没有节假日),作为他的子民,想到这里就觉得难受,这能不能以唐诗形容:“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呢?
    夜郎历朝帝王都葬在风水挺好的深山老林,不管秦始皇武则天,还是唐太宗朱元璋,我不晓得他们是由于知趣不愿扰民,还是担心棺材里的财富被人夺去,还是不希望别人打扰他的好梦。在我记忆里,从没有帝王两手空空躺在红尘之地,每天像他这样忙碌不休。

    好多年前,我曾花五角大洋寄存行李,进去观看他一次演出。他躺在水晶棺材里,鼓着肚皮,面色红润得很,就像小孩冻红的脸,比我还健康,要是他睁开眼睛,又是一个活脱脱的伟大舵手。可是我吃不准他究竟尸身还是蜡人。
    我把这事告诉了当装卸工的父亲。父亲很高兴,因为他也是老人家的粉丝,儿子终于代表他看到偶像了。他一生遗憾的是,没机会见到伟大领袖毛润之。他起先以为是沙蟹中的“顺子”,我告诉他是“滋润”的“润之”。他不相信,他说:只有“顺子”,做事才这么这么……我晓得他的意思是“摧枯拉朽”。我对“摧枯拉朽”深有体会,因为我尝过1960年的饥饿、1974年的扁担绑。打内战、杀地富、害右派、玩同僚、搂女人、饿农民、榨工人,亦表现了他摧枯拉朽的能力和狠劲。为“润之”还是“顺子”,父子俩争执了一个晚上,谁都没法说服谁。
    父亲见不到“润之”,只好从“最高指示”中获得安慰。有年冬天,滴水成冰,等待装卸的钢筋不小心打翻河里,装卸社领导亲临现场,朗诵老人家语录: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父亲热血沸腾,不用烈酒帮助,就赤着身子跳到了河里。父亲一边打捞钢筋,一边接受领导的检阅,成为他一生美好的回忆。他说,上岸发现皮肤毛孔里渗出了血珠,也不觉得痛、不觉得冷了。我岳父也是装卸工,也是老人家的粉丝,听他生前说,在最高指示的召唤下,冬天他也曾下河从河底里摸到了不少货物。光凭一个大饼、两根油条的能量,就可以完成一上午的装卸活儿。我插队乡下,政治队长见我看书肚饿吃半夜饭,也用最高指示教诲我:不要放开肚皮吃。农忙吃干,农闲吃稀,并且要辅以粗粮,比如山芋和青菜。他还希望我农闲“两顿坏”,就是上午十点吃一顿,下午四点再吃一顿,然后节省能源上床睡觉。每当我想回城偷懒,就不失时机教导:农村是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大有作为的。
    老人家每天乘电梯终非长久之计,我有个想法,上策是回他的老家韶山,这既可以算是刘邦的“衣锦还乡”,又可以算是老人的“叶落归根”。中策是拆迁,找个就近的地方埋了,哪怕在他的水晶棺材里放些金银珠宝。老人家碧落黄泉,无法成为钉子户,想必拆迁没有困难。下策是继续乘电梯,不过演出要收费,而且要理直气壮收费,不要用包裹寄存费那种心照不宣的手段。要是门票五十元,估计收入十分可观,可以补助那些下岗职工和失地农民,让老人家发挥余热。菲丽丝,我脑筋里还有一个主意,假如打伟人品牌,将纪念堂包装上市,其收益恐怕要用亿来计算。这些收益用于公益事业,帮助儿童上学,让穷人进医院……让老人家永远为人民服务。
    挂在天安门城楼上的他的画像,其实也可以拿下来,换上别人以增加收入。那儿可以说是世上的黄金广告摊位。有钱人想上墙,名扬天下,每天支付一百万,最多三天,估计都要争先恐后。要是穷人妒忌,可以按身份证号自动对奖,幸运者星期天也可以上一次墙。让老人家离开那儿,避免日晒雨淋,增加朝廷收益,想必他不会有意见,这就是所谓的“见荣誉就让”。
    我的想法比较肤浅,菲丽丝,随便写出来给你看。有机会的话,也想对夜郎的权贵讲,谅他们不会见笑,说我小农经济,不从政治大局着眼。其实,淡化天安门广场的政治意义,不要像人的生殖器那样敏感,含冤负屈的草民就没有兴趣到那儿下跪、跳河、自焚了,天安门广场也用不着那么多的日夜巡逻的衙役了。
   
    江苏/陆文
    2008、1、6
   
   作者说明:
   书生提出创意,供朝廷选择批判;
   秀才设计笑料,以娱乐官吏草民。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此文于2008年01月0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