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刘水文集
·柳芭乐队与他的国家
·信仰和牺牲都值得验证——有关《潜伏》《团长》
·《南京!南京!》:模仿的苍白
·以死亡告别共产极权梦魇—韩国电影《逃北者》观感
·枪与玫瑰《CHINESE DEMOCRACY》
·以美妙的共产革命名义实施集体杀戮——《The Killing Fields》观感
·共产意识形态下的战争片《集结号》
·真实的力量——浅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苏阿战争揭示苏联共产帝国的虚弱——战争巨片《第九突击队》观感
·社会主义国家都搞窃听——评《窃听风暴》
·制度的力量——重读《古拉格群岛》
·《江泽民文选》密码
·政府永远匍匐于人民脚下——希拉里《亲历历史》视角
档案
·亲历广州9•16反日保钓游行
·父亲的革命江湖(上)
·父亲的革命江湖(下)
·一份逃港“偷渡叛国”民间档案
·2010年5月26日实地采访富士康“十二跳”案(图)
·作为政治犯的列宁
·深圳岗厦村
·春运
·声明
·西安城墙
·回家·父亲的60年
·我等着秘密警察拎着手铐来砸门
·亲历手机被监控
·80后评选出“10个漂亮的中国男人”(文图)
·中秋夜在派出所看月亮
·寻人启事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静静地走好,我们终将都会随你而去
·谁写的《六四诗集》?
·八九学运两大公案及其它
·10年前在深圳亲历香港回归
·我买禁书的经历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
·中国记者的黑色2006年
·深圳警察黑社会化
·叛卖者的国度——我与奸细吴伟如的交往
·我没有敌人--写在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小说《监狱手记》(1-5)
·小说《监狱手记》(6-7)
·小说《监狱手记》(8-9)
·小说《监狱手记》(10)
·小说《监狱手记》(11)
·小说:愤怒的成长(上部)
·散文:<两代信仰不曾消失:我与父亲琐忆>
·我与何清涟的一面之交
·SARS之旅
·网络奇遇记
·《裸模风波》自序:裸体,在明暗之间
·《裸模风波》后记:寻觅自由
·2009年8月 个人图片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随笔
·批判与对话
·丁潇
·学者余虹自杀是廉价的
·国人性格与国家气质
·皮诺切特的政治遗产
·丽江古城
·李敖的两副面孔
·胡耀邦的六四
·我被我们的正义所鼓舞—祝贺民主论坛八周年
·韩足球入“四强”到东方文化的堕落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颠覆者
·黑夜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自由门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国家怨妇——致李丽云肖志军夫妇
·
·深圳河
·自由周年祭
·再回深圳(配图)
·狱中诗一:你去远行
·狱中诗(二):别留下我
·狱中诗(三):祈祷
·狱中诗(四):吉它声荡漾在静静的囚牢
·狱中诗(五):我的天空
·狱中诗(六):你死了
·狱中诗(七):监狱如是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公元一九七八年
   一声嘶喊
   “政治现代化”『1』

   在迷茫的中国眼里
   点燃自由火花
   你们舞蹈在
   中南海抖索的剑刃之上
   将自由之花插满血红雪白的剑端
   
   火花象流星一样
   从瑟缩的小矮人头顶划过
   穿透天安门广场
   和纪念碑上的弹洞
   燃烧悬挂在城楼上狰狞的中国面具
   而你 陨落
   在零下十八点一度的黑夜里『2』
   
   你们在暗夜里阅读饥寒和镣铐
   白发,染白每个黎明
   思绪,温暖一个又一个寒夜
   圆圆的笑脸,写满游荡哨兵的剪影
   你们用饥寒 镣铐 白发和笑脸
   专心养育一朵自由之花,在漫漫黑夜里
   
   花香 穿越
   密不透风的
   铁栅栏
   遮断望眼的
   水泥墙 西北高原『3』
   飘散在
   只有一个主人和一个奴隶的
   古老国度
   
   那一天『4』
   携着火,缀着花朵
   你们从古老传说的网眼挣脱而出
   要象一个人那样见证阳光
   背影里投下一路明亮的光标
   双脚踩出一座波涛汹涌的自由梯子
   一端投射着被放逐者孤寂的身影
   一端牵挂着这片了无自由的土地
   从此 你们站成一堵墙
   瞭望东方
    1997年11月26日初稿 于深圳华强南路
    2008年1月5日修改整理
   注
   『1』1978年12月5日,魏京生在北京西单墙贴出大字报《第五个现代化——政治现代化》。
   『2』魏京生先后两次入狱累计18年1个月,也概指任畹町等西单墙群体入狱多年。
   『3』魏京生曾被流放西北青海省服刑。
   『4』徐文立、魏京生、刘青等人先后被流放美国。包括诗人黄翔早于“西单墙”在天安门挂贴诗歌启蒙自由,也流亡美国。还有许多西单民主墙参与者都没有留下名字。
   
   刊于《自由圣火》

此文于2008年01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