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
井蛙文集
·书讯:井蛙新著付梓
·塞尚的苹果
·修拉的十年光色分割
对话筒
·老共产党高级干部的反动后代-----郭小川之子郭小林的六四狱中记(访谈
·访谈诗人吴非——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1)——
·访谈诗人胡俊──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2)──
·民运人士何永全──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3)──
·民运领袖杨勤恒──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4)——
·诗人林牧晨──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6)——
·人民广场运动斗士魏全宝---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7)
·访流亡作家张先梁(沈默)──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八──
·流亡诗人孟浪──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9)——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
·从佛国流亡到佛国--西藏诗人东赛访谈录
·Interview poet Dongsai
·穆文斌狱中生活访谈录
·俞心焦访谈录
孩子的语言
·童诗系列:春田花花和秋天的苹果树----给天才儿童依诺
·童诗系列:看海的狗
·一只斑点狗很想搭火车
·童诗系列:孩子张开口
·童诗系列:红翅膀鞋子
·童诗系列:爸爸和笨笨鸡
·童诗系列:春天鸟的苦恼
·童诗系列:翘鼻子
·童诗系列:爷爷,我也老了--献给安徒生
·童诗系列:童年的战争
·童诗系列:一只猫的困惑
·童诗系列:虫子的监狱
·童诗系列:六一猪油糖
·童诗系列:麦当当里快乐的一秒
·童诗系列:旺旺和友友
·童诗系列:拉毛的小脚
·童诗系列:儿童节献礼:《阿巫》
·童诗系列:南瓜爸爸和麦田里的乌鸦
·童诗系列:亲爱的小孩--给自己
·童诗系列:棒棒糖
·童诗系列:蚂蚁的狂欢节
·童诗系列:三个坏小孩
·童诗系列:朵朵的礼物
·童诗系列:干嘛拿走我的礼物
·童诗系列:小黑咪的伙伴
·井蛙童诗三首:向日葵在做梦
·童诗系列:蒲公英
黑人俱乐部
·疯子与稻草
·复活的爱尔兰
·乡下跳蚤集市
·伊豆敌人
·X花纹领带
·吞下这一棵罂粟我们就自由了
·苦蜻蜓的祈祷
·一棵不打算叛逆的云尼那草
·索诺玛
·不要诅咒蝴蝶
·HOPSKIN街道
·??但丁的地?
·陪葬罂粟花
·你不该看不见你看见的
·不让你下沉
·北京
·诗人老人
·左倾的脖子
·约鲁巴人的木琴
·小鱼和大鱼说
· 致风中的你
十八街麻花
·黑皮书与红苹果
·黑皮书与红苹果
·粉红食指------ 悼狂风卷走的美丽少女
·十八街麻花
·天津,我不能旋转
·今夜澜沧江无酒
·鸟留下的痕迹
·九点钟的天津新闻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 告别水手
· 北京和天津一起下雨
昂山素姬的牢房
·昂山素姬:铁窗没有季节 (井蛙译)
·昂山素姬(井蛙译)
·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昂山素姬:开放--市场经济的成功之门(井蛙译)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井蛙
   
   二十岁时我满头白发
   我成熟了
   向着乡下电线杆上的燕子狂叫

   
   我高兴我已步向年老
   
   三十岁时,我刚好走到这里
   随手扔掉指尖上的烟头
   因为,我不吸烟
   
   我经常被饥渴威胁
   我把罐子里的水和石头吃掉
   
   因为,我什么也无法改变
   燕子或我的失眠
   
   我头上那块
   过早荒芜的花园久失耕耘
   我每晚两点合眼三点做梦
   
   梦见自己挨饿
   蝴蝶乱飞
   没有食物的夜晚没有你
   
   我常照镜子
   
   脸上所有的表情完好
   没有皱纹还耳清目明
   可惜我的黑发白了
   
   像冬天没来房子铺满霜冻
   
   我半夜冷醒
   家中贫寒没有暖气
   
   厨房里什么也没有
   连最后一只好看的盘子也摔碎
   
   我颓废潦倒
   邻居嫌我头上没有鸟巢
   
   这些天天在下雨
   我没能为别人搭建屋檐
   
   也不能为燕子换点颜色
   它就这么黑也只能这么黑
   
   而我由于精神衰弱
   头发变得更白
   
   我三天没饭吃
   三月无人写信问候
   三年没有正常收入
   
   冬天早已过去
   而去年春天的雨却没完没了
   
   我蹲在屋前准备看鸟
   看见枝头
   正开了一朵野生玫瑰
   
   黑色花瓣
   一个影子掉在水里伤心过度
   
   夜里
   只有自己的尖叫像翅膀穿过田野
   该老的人应该赶快老去
   
   我抱着二十岁的电线杆
   放飞了一只
   
   它躲雨的羽毛湿了
   
   怎么也飞不起来
   它离我远了
   
   远得像三十岁诗人的脚步
   哪儿都没去过
   
   见过谁都忘了
   我真的什么也无法记住
   失眠或燕子的去向
   
   不过,在我年轻的时候
   我的头发确实很白
   
   天空很暗
   
   
   2008-1-26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