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家庭教会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一鞍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
为主坐牢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判决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裁定书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袁相忱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袁相忱老仆人的生命见证——你要誓死忠心
·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
谢模善
·徐永海与谢模善牧师合影
·谢模善牧师:活为主活,死为主死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杨毓东
·杨毓东牧师回忆录
见证
·我们的家庭教会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普通老基督徒: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徐永海: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为中国福音大会2006祷告
信仰与爱心
·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给一位老朋友的信,他曾为民运坐了9年的牢
·希望狱中的何德普弟兄能读到《圣经》
·让主的公义慈爱来充满我们曾痛苦的心灵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请求关心华惠棋一家
·求主拣选他们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
证道
·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可信的
·人人需要信仰与真的存在上帝
·对空间膨胀理论和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确实存在终极的上帝
·纪念马礼逊来华传道200周年“科学与上帝”研讨会
·宇宙空间与物质世界统一的理论物理
·人人需要信仰与人人需要相信耶稣基督
·宇宙是从零点中诞生的与宇宙一定是上帝创造的
·宇宙本身是零点的与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
·让我们与主一起为福音的中国去工作
刘凤钢2007年2月4日出狱
·刘凤钢先生成功进行了心脏搭桥手术
·齐志勇 侯文豹:请为刘凤钢牧师伸出您宝贵的援手
·徐永海:刚刚出狱的刘凤钢病重住院
·徐永海:请求帮助刚刚出狱的病重的刘凤钢弟兄
·[消息]刘凤钢已于今日上午出狱
·为主坐牢三年的刘凤钢即将出狱
·徐永海: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刘凤钢的狱中来信
·刘凤钢:宗教信仰应当自由
·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
·刘凤刚弟兄──《给主内弟兄姐妹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 高峰:我们的经历
·刘凤钢:就被公安人员殴打一事致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封信
·刘凤钢: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刘凤钢:被抛弃后而蒙福
·盼望你们能担负这生命之重——救救刘凤刚!
·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刘凤钢弟兄,让我来帮你看病
终极论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一编时空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二编场力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三编能量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四编生物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五编人类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六编社会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七编信仰与未来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后记
十讲科学与上帝
·第一讲:人的原罪与人的一些疾病
·第二讲:信仰是最好的心理治疗
·第三讲:十字架上的道理
·第四讲:宇宙是上帝创造的与真的存在上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
             ——兼致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的一封公开信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
     
                    2007年11月
     
     
   一、鞍山教案
     
   二、萧山教案
     
   三、两山后教案
     
   3-1、我要申诉
     
     我们的罪名是“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在网络上,用百度或者google搜索,就会发现在一些法律的网站上,我们案件是这个罪名的代表案例。在中国,以“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判刑的,我们是唯一案例。其他类似的案例都是“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或者是秘密情报)罪”。其他的案例都有“秘密“这二个字,我们罪名中没有“秘密”这二个字。
     
     我写信给全国人大《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反映警察的违法犯罪,是每个公民的职责与义务,不危害国家的安全。“生命季刊”刊登《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这篇文章,使海外华人更加关心中国,也不危害国家的安全(可见王峙军牧师的《三位中国基督徒为什么被判刑》http://www.godoor.net/jidianlinks/wzj-3.htm)。我们的文章是有利于国家利益的,不是危害国家利益的情报。
     
     我们写的文章,我们说的事情,都是公开的事情,不是秘密,自然更谈不上是情报。鞍山的事情,是法庭公开开庭的内容,谁都可以说,不是秘密,不是情报。萧山的事情,当地政府当时就在网上公开报道了,全世界的人都能看见,不是秘密,不是情报。根据国家的各种法律规定,一个“东西”是否为情报,必须经过专门人员鉴定,并且鉴定人一定要在《鉴定书》上签字或盖章。可是在我案件中,没有《鉴定书》,只有一个“信函”,上面没有鉴定人的签字和盖章。这个“信函”最多只能说明“可能是”情报,翻译成文言文就是“莫须有”。我们的案件是岳飞“莫须有”一案的当代版,都是发生在杭州西湖的边上。我们是明显的冤假错案,我们必须要求平反,我们必须去申诉。
     
     警察马毅刑讯逼供是明显的违法犯罪行为。多年来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等有关国家机关多次表示:“一定要加大对刑讯逼供犯罪的打击力度,依法坚决追究有关人员的刑事责任”。最高人民检察院曾表示“将把对刑讯逼供的监督作为侦查监督工作的重中之重”,并颁布“十条禁令”刑讯逼供者将被开除。我们的申诉本身也是与刑讯逼供这种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我们的申诉理应得到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的支持。我们的申诉还应该得到鞍山教会李宝芝等主内弟兄姊妹的支持、帮助,他们是警察马毅刑讯逼供的受害者。现在我请求鞍山的主内肢体对我的申诉给予支持和帮助,为我祷告。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当年我是寄给了全国人大这个国家最高权利机关,来反映警察马毅的违法犯罪行为。可是后来,警察马毅不但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反而我们被判刑入狱。我给自己的老师、全国社会职务最高的基督徒、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信,在法庭上作为我犯罪的证据被出示了,这简直是十分荒唐。我的申诉理应得到全国人大的支持,理应得到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支持、帮助。我希望我的老师何鲁丽对我的申诉给予支持和帮助,为我祷告。
     
     《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我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一些主内弟兄姊妹,请求众弟兄姊妹们为此祷告,后来此文被发表在美国的《生命季刊》上。《生命季刊》的编委都是教会牧师、神学教授和基督教作家,《生命季刊》的顾问都是海外华人基督教教会的重要领袖,生命季刊还主办过“海外中国基督徒跨世纪聚会”、“中国福音大会”,每次都有几千世界各地的华人基督徒来参加,2007年12月还要在中国香港主办第三次“中国福音大会”,会有更多的华人基督徒前去参加。把我们说成是“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自然也就是把《生命季刊》、中国福音大会说成是教唆人“刺探国家情报”的“特务”。我的申诉理应得到《生命季刊》、中国福音大会等众主内弟兄姊妹的支持。我也希望《生命季刊》、中国福音大会等众主内弟兄姊妹对我的申诉给予支持和帮助,为我祷告。
     
   3-2、我要诉讼
     
     我被判有期徒刑2年,2003年11月9日被抓,2006年1月30日才出狱,其中有被监视居住的2个多月。由于我一直不认罪,坚持真理,出狱后有关部门在我们的院门口外盖了一间房子,安装了两个摄像头,8个人在这里上班,几班倒,每天24小时都有人在这里监视。还时常不许我外出,将我软禁在家。如8月1日到8月8日奥运会到记时一周年时我被软禁8天,十一期间、十七大期间我又几乎都被软禁了一个月。我还被判剥夺政治权利2年,到2008年的1月30日才能被解除,其实我现在还处于刑罚期间,处于剥夺政治权利这个附加刑期间。在我家这里负责监视的公安人员、联防人员,还对街坊邻居说,因为我是个“间谍”、“卖国贼”、“汉奸”,所以这样地监视我、软禁我。
     
     我出狱了,作为丈夫,应该好好工作,多挣一些钱,使妻子不用再为生活着急。出狱后,我失去了原来的医生工作,不能再回到原来的医院去上班了,我必须去找新的工作。我还发现,我很难找到新的工作,不论是自己应聘,还是朋友介绍,当人家听说我的情况后,人家就不敢雇佣我。我发现,我一个46、47岁的人了,也很难去从事新的行业。
     
     1984年我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先从事了四年的内科医生工作,后从事了十多年的精神科医生工作。在当今的社会中,人们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压力,一些人出现了精神疾病、心理问题,当今社会是需要精神科医生的。我应该继续从事我的精神科医生工作,虽然很多医院不敢雇佣我,但是我还可以个体行医。
     
     1989年我信主成为基督徒后,我知道信仰是最好的心理治疗,在一些教会刊物中,也时常谈到教牧辅导与心理咨询的关系。当今社会上,人们需要信仰,需要耶稣,因此说,我的医疗工作与我的福音工作,在这里是能统一的。还请主内弟兄姊妹们为的这个工作的祷告,使我能够通过我的职业,通过我将来的个体行医,通过我将来的精神科(心理)诊所更好地为主做工。
     
     我要想继续从事我的医生工作,我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去我原来工作的医院去继续索要对我书面决定。我被判刑后,我出狱后,一直到现在,平安医院一直没有给我“辞退、开除”等书面决定书,使我不能办理很多事情,也不能个体行医。我1984年开始参加工作,我一直没有分过住房,辞退我也应该先给我住房补偿款,还有各种保险等也应该有个说法。为此我与原来工作的平安医院将会有一场法律诉讼、劳动官司,还请主内弟兄姊妹为我的这场法律诉讼祷告。
     
     我们坐牢了,我们受了很多的苦,我们的家人在外边受了更多的苦,我的妻子李姗娜、刘凤钢的妻子毕玉霞、张胜棋的妻子小菲和母亲李明芝,她们都受了很多的苦。如果说,我们为主坐牢,为鞍山、萧山的教会、主内弟兄姊妹坐牢,我们感到无上的光荣;那么对于我们的这些家人,对于我们家人所经历的苦难,我们就都应该感到无比的亏欠与歉疚。为了减轻自己的亏欠与歉疚,为了能去工作来使妻子有一个温饱的生活,我必须坚持自己的申诉与诉讼,尤其是坚持自己的劳动诉讼官司,即使面对再大的困难,我也要坚持我的劳动诉讼官司。
     
     我们的家人们经历了很多的苦难,其中刘凤钢的妻子毕玉霞姊妹经历了更多的苦难,对此我感到亏欠与歉疚,刘凤钢弟兄也应该感到亏欠与歉疚。我们必须爱我们的家人一辈子,我们应该感到亏欠与歉疚他们一生。“不能歉疚一辈子,爱莫能助,自己去求上帝吧”这些想法都是要不得的。为了我们的家人能正常生活,为了我妻子能正常地工作,我必须去申诉,去进行我的劳动诉讼。现在我请求刘凤钢帮助我的申诉与诉讼,尤其是帮助我的劳动诉讼官司。
     
     2003年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秋牧师,两次委派北京的刘凤钢弟兄到浙江杭州的萧山去了解凸渡沙教堂被强拆的事情。在委派前傅希秋牧师自然也能预料到,刘凤钢弟兄有可能为此坐牢,并且有可能还会带进更多人的坐牢。我们被抓后,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和傅希秋牧师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多次为我们呼吁,曾呼吁“敦促中国有关部门立即释放这三位无辜的家庭教會基督徒并且应该依法赔偿非法囚禁十个月给被告造成的财物和人身名誉损失”。我出狱后傅希秋牧师也给我来过两次电话,一次是我出狱没有几天,傅希秋牧师就来电话表示慰问;一次是一年前我发电子邮件请求帮助申诉,傅希秋牧师来电话表示可以为我祷告。今天我请求对华援助协会和傅希秋牧师,对我的申诉、诉讼,尤其是劳动诉讼官司,给予支持和帮助,继续给我们祷告。
     
   3-3、我要生存
     
     我入狱前,我是医生,我妻子是护士,那时我的月收入在3、4千元,我们俩的月收入加起来有5千多元。如果我们还继续在原来的医院工作,由于物价上涨和工资增加,现在我们的月收入加在一起应该有8千多元。我入狱了,我失去了医生这个工作,失去了收入;为了看望狱中的我,妻子也被迫离开了原来这个医院,收入减少,这几年我们最少损失了二、三十万元。由于收入减少,生活困难,妻子为我受了很多的苦。
     
     前一段时期,只有妻子一人工作,我们的生活很贫穷,但靠妻子微薄的收入,我们还能生活。10月份,我的妻子也失去那个半日的、临时的护士工作,不得不靠打零工生活,我们的生活陷入困境。在我坐牢时我妻子为我受了很多的苦,现在还在继续为我受苦,我感到深深地歉疚与亏欠。现在我急需有个工作,有些收入。在没有找的更合适的工作之前,我希望能暂时从事一些照顾病人的工作,保姆类的工作,还请朋友们,主内弟兄姊妹为我多留意,谁家有这样病人需要照顾,并愿意雇佣我,我对工资的要求不高。我毕业于中国很好的医学院,行医20多年,曾从事过很长时间的老年痴呆等老年疾病的治疗工作。
     
     当今的中国已经进入了老年人的社会,尤其是北京等一些大城市。据调查,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为1.49亿,占全球老年人口的21.4%,居世界首位。据调查,近年来,“空巢”老人家庭比例显著增加,都市老人家庭一半是“空巢”。这些老年人,他们的生活需要照顾,他们的身体需要医护,他们的心理更需要关注。他们在这个世界的日子已经不多了,他们更加关心他们灵魂的归宿,他们需要上帝,他们需要耶稣。我们每一个基督徒都应该抓紧时间向他们传福音,这也是我多年的祷告内容。我希望我能有更多的机会去照顾这些老人,能有机会去向这些老年人传福音,还请主内弟兄姊妹为我祷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