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家庭教会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六编社会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七编信仰与未来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后记
十讲科学与上帝
·第一讲:人的原罪与人的一些疾病
·第二讲:信仰是最好的心理治疗
·第三讲:十字架上的道理
·第四讲:宇宙是上帝创造的与真的存在上帝
·第五讲: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与一定存在天堂地狱
·第六讲、科学将使我们更加坚定地相信上帝
·第七讲:对空间膨胀理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八讲:对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九讲:对任何速度都不可能超过光速的进一步理解
·第十讲:科学面临着新的突破
********
·效法耶稣才会具有基督信仰充满爱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序言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摘要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第一部分 宇宙的本来面目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第二部分 空间与物质的统一理论物理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简介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前言 我们人类终于走到了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的时刻
·就宗教信仰问题致全国人大的信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传播人类终极信仰
·就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给科学界各位老师们的信
·宇宙与粒子统一的理论物理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千年之交——中国北京“存在上帝与灵魂”科学讨论会
·高洪明:为了宗教信仰自由致两会的公开信
·我要向国家领导人传道
·在家庭教会中贾建英谈见证
·宋耀如牧师的誓言
·浙江杭州朱虞夫来到我们的家庭教会(图)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我们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在家庭教会中的徐永海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
·圣爱团契六基督徒今日恢复自由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救救政治犯的孩子!
·在刘京生被捕的日子里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北京一教会对发起焚烧古兰经的琼斯牧师说不
·圣爱团契纪念家庭教会的先行者袁相忱(图1)
·因刘晓波获奖圣爱团契受骚扰
·焦国标: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采访中国自由民主党创始人胡石根先生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何德普个人简历(本人所写)
何德普
·何德普个人简历(本人所写)
·何德普:八十年代初我参与竞选人民代表的简单回顾
·何德普:写给每一位关心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朋友
·何德普:民主墙精神永不倒 无私奉献的墙下人
·何德普:就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订草案》致人大法工委的公开信
·何德普:罪恶的子弹与愤怒的呐喊
·何德普: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竞选人大代表100天纪实
·何德普:关注“六、四”后的组党人士——胡石根、康玉春等人的处境
·何德普: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被警方从家中带走
·何德普:查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的组党案即将开庭
·何德普:法轮功学员也享有公民权中共不应用专政手段对待法轮功
·何德普:抗议中共当局对京津党部副主席查建国、高洪明判处重刑,强烈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关于授予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查建国、高洪明优秀民主党人称号的决定
·何德普:公心至上的民主党人——查建国、高洪明兼谈民主党与共产党的主要区别
·何德普:公开感谢信
·何德普:查建国、高洪明现关押在北京第二监狱,其家属在探视上受到狱方的刁难
·何德普:《新世纪宣言》代表了民主党集体的思想
·何德普:郑重启事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刘世遵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自由选举的旗帜在台湾上空高高飘扬——献给为推动自由选举的朋友
·何德普:中国民运道德规范约法八章
·何德普: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何德普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慰问安福兴先生
·何德普: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
·何德普:中共权利机关------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是个什么东西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继续对民主党人进行政治迫害!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继续对民主党人进行政治迫害!
·何德普:就老百姓住房困难和拆迁中的困惑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何德普:呼吁关注徐文立
·何德普:建立工资谈判制度,直接选举工会主席,就此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何德普等:我们郑重向你们反应一件人命关天的重大事件
·何德普:关于废除劳教制度的情况通报
·何德普:基督教的一万件衣物被中共北京警方扣押
·何德普:基督教的一万件衣物被中共北京警方扣押
·何德普:“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何德普:“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何德普:我们在春节慰问了北京的良心犯家属
·何德普:我在狱中狱
·何德普过去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现在建议讨论“百姓权益问题”
·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为公义而坐牢的何德普弟兄
·希望何德普弟兄能在监狱里读到《圣经》,请主内弟兄姊妹为此祷告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圣爱团契为狱中何德普狱外贾建英祈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
             ——兼致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的一封公开信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
     
                    2007年11月
     
     
   一、鞍山教案
     
   二、萧山教案
     
   三、两山后教案
     
   3-1、我要申诉
     
     我们的罪名是“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在网络上,用百度或者google搜索,就会发现在一些法律的网站上,我们案件是这个罪名的代表案例。在中国,以“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判刑的,我们是唯一案例。其他类似的案例都是“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或者是秘密情报)罪”。其他的案例都有“秘密“这二个字,我们罪名中没有“秘密”这二个字。
     
     我写信给全国人大《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反映警察的违法犯罪,是每个公民的职责与义务,不危害国家的安全。“生命季刊”刊登《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这篇文章,使海外华人更加关心中国,也不危害国家的安全(可见王峙军牧师的《三位中国基督徒为什么被判刑》http://www.godoor.net/jidianlinks/wzj-3.htm)。我们的文章是有利于国家利益的,不是危害国家利益的情报。
     
     我们写的文章,我们说的事情,都是公开的事情,不是秘密,自然更谈不上是情报。鞍山的事情,是法庭公开开庭的内容,谁都可以说,不是秘密,不是情报。萧山的事情,当地政府当时就在网上公开报道了,全世界的人都能看见,不是秘密,不是情报。根据国家的各种法律规定,一个“东西”是否为情报,必须经过专门人员鉴定,并且鉴定人一定要在《鉴定书》上签字或盖章。可是在我案件中,没有《鉴定书》,只有一个“信函”,上面没有鉴定人的签字和盖章。这个“信函”最多只能说明“可能是”情报,翻译成文言文就是“莫须有”。我们的案件是岳飞“莫须有”一案的当代版,都是发生在杭州西湖的边上。我们是明显的冤假错案,我们必须要求平反,我们必须去申诉。
     
     警察马毅刑讯逼供是明显的违法犯罪行为。多年来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等有关国家机关多次表示:“一定要加大对刑讯逼供犯罪的打击力度,依法坚决追究有关人员的刑事责任”。最高人民检察院曾表示“将把对刑讯逼供的监督作为侦查监督工作的重中之重”,并颁布“十条禁令”刑讯逼供者将被开除。我们的申诉本身也是与刑讯逼供这种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我们的申诉理应得到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的支持。我们的申诉还应该得到鞍山教会李宝芝等主内弟兄姊妹的支持、帮助,他们是警察马毅刑讯逼供的受害者。现在我请求鞍山的主内肢体对我的申诉给予支持和帮助,为我祷告。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当年我是寄给了全国人大这个国家最高权利机关,来反映警察马毅的违法犯罪行为。可是后来,警察马毅不但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反而我们被判刑入狱。我给自己的老师、全国社会职务最高的基督徒、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信,在法庭上作为我犯罪的证据被出示了,这简直是十分荒唐。我的申诉理应得到全国人大的支持,理应得到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支持、帮助。我希望我的老师何鲁丽对我的申诉给予支持和帮助,为我祷告。
     
     《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我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一些主内弟兄姊妹,请求众弟兄姊妹们为此祷告,后来此文被发表在美国的《生命季刊》上。《生命季刊》的编委都是教会牧师、神学教授和基督教作家,《生命季刊》的顾问都是海外华人基督教教会的重要领袖,生命季刊还主办过“海外中国基督徒跨世纪聚会”、“中国福音大会”,每次都有几千世界各地的华人基督徒来参加,2007年12月还要在中国香港主办第三次“中国福音大会”,会有更多的华人基督徒前去参加。把我们说成是“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自然也就是把《生命季刊》、中国福音大会说成是教唆人“刺探国家情报”的“特务”。我的申诉理应得到《生命季刊》、中国福音大会等众主内弟兄姊妹的支持。我也希望《生命季刊》、中国福音大会等众主内弟兄姊妹对我的申诉给予支持和帮助,为我祷告。
     
   3-2、我要诉讼
     
     我被判有期徒刑2年,2003年11月9日被抓,2006年1月30日才出狱,其中有被监视居住的2个多月。由于我一直不认罪,坚持真理,出狱后有关部门在我们的院门口外盖了一间房子,安装了两个摄像头,8个人在这里上班,几班倒,每天24小时都有人在这里监视。还时常不许我外出,将我软禁在家。如8月1日到8月8日奥运会到记时一周年时我被软禁8天,十一期间、十七大期间我又几乎都被软禁了一个月。我还被判剥夺政治权利2年,到2008年的1月30日才能被解除,其实我现在还处于刑罚期间,处于剥夺政治权利这个附加刑期间。在我家这里负责监视的公安人员、联防人员,还对街坊邻居说,因为我是个“间谍”、“卖国贼”、“汉奸”,所以这样地监视我、软禁我。
     
     我出狱了,作为丈夫,应该好好工作,多挣一些钱,使妻子不用再为生活着急。出狱后,我失去了原来的医生工作,不能再回到原来的医院去上班了,我必须去找新的工作。我还发现,我很难找到新的工作,不论是自己应聘,还是朋友介绍,当人家听说我的情况后,人家就不敢雇佣我。我发现,我一个46、47岁的人了,也很难去从事新的行业。
     
     1984年我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先从事了四年的内科医生工作,后从事了十多年的精神科医生工作。在当今的社会中,人们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压力,一些人出现了精神疾病、心理问题,当今社会是需要精神科医生的。我应该继续从事我的精神科医生工作,虽然很多医院不敢雇佣我,但是我还可以个体行医。
     
     1989年我信主成为基督徒后,我知道信仰是最好的心理治疗,在一些教会刊物中,也时常谈到教牧辅导与心理咨询的关系。当今社会上,人们需要信仰,需要耶稣,因此说,我的医疗工作与我的福音工作,在这里是能统一的。还请主内弟兄姊妹们为的这个工作的祷告,使我能够通过我的职业,通过我将来的个体行医,通过我将来的精神科(心理)诊所更好地为主做工。
     
     我要想继续从事我的医生工作,我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去我原来工作的医院去继续索要对我书面决定。我被判刑后,我出狱后,一直到现在,平安医院一直没有给我“辞退、开除”等书面决定书,使我不能办理很多事情,也不能个体行医。我1984年开始参加工作,我一直没有分过住房,辞退我也应该先给我住房补偿款,还有各种保险等也应该有个说法。为此我与原来工作的平安医院将会有一场法律诉讼、劳动官司,还请主内弟兄姊妹为我的这场法律诉讼祷告。
     
     我们坐牢了,我们受了很多的苦,我们的家人在外边受了更多的苦,我的妻子李姗娜、刘凤钢的妻子毕玉霞、张胜棋的妻子小菲和母亲李明芝,她们都受了很多的苦。如果说,我们为主坐牢,为鞍山、萧山的教会、主内弟兄姊妹坐牢,我们感到无上的光荣;那么对于我们的这些家人,对于我们家人所经历的苦难,我们就都应该感到无比的亏欠与歉疚。为了减轻自己的亏欠与歉疚,为了能去工作来使妻子有一个温饱的生活,我必须坚持自己的申诉与诉讼,尤其是坚持自己的劳动诉讼官司,即使面对再大的困难,我也要坚持我的劳动诉讼官司。
     
     我们的家人们经历了很多的苦难,其中刘凤钢的妻子毕玉霞姊妹经历了更多的苦难,对此我感到亏欠与歉疚,刘凤钢弟兄也应该感到亏欠与歉疚。我们必须爱我们的家人一辈子,我们应该感到亏欠与歉疚他们一生。“不能歉疚一辈子,爱莫能助,自己去求上帝吧”这些想法都是要不得的。为了我们的家人能正常生活,为了我妻子能正常地工作,我必须去申诉,去进行我的劳动诉讼。现在我请求刘凤钢帮助我的申诉与诉讼,尤其是帮助我的劳动诉讼官司。
     
     2003年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秋牧师,两次委派北京的刘凤钢弟兄到浙江杭州的萧山去了解凸渡沙教堂被强拆的事情。在委派前傅希秋牧师自然也能预料到,刘凤钢弟兄有可能为此坐牢,并且有可能还会带进更多人的坐牢。我们被抓后,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和傅希秋牧师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多次为我们呼吁,曾呼吁“敦促中国有关部门立即释放这三位无辜的家庭教會基督徒并且应该依法赔偿非法囚禁十个月给被告造成的财物和人身名誉损失”。我出狱后傅希秋牧师也给我来过两次电话,一次是我出狱没有几天,傅希秋牧师就来电话表示慰问;一次是一年前我发电子邮件请求帮助申诉,傅希秋牧师来电话表示可以为我祷告。今天我请求对华援助协会和傅希秋牧师,对我的申诉、诉讼,尤其是劳动诉讼官司,给予支持和帮助,继续给我们祷告。
     
   3-3、我要生存
     
     我入狱前,我是医生,我妻子是护士,那时我的月收入在3、4千元,我们俩的月收入加起来有5千多元。如果我们还继续在原来的医院工作,由于物价上涨和工资增加,现在我们的月收入加在一起应该有8千多元。我入狱了,我失去了医生这个工作,失去了收入;为了看望狱中的我,妻子也被迫离开了原来这个医院,收入减少,这几年我们最少损失了二、三十万元。由于收入减少,生活困难,妻子为我受了很多的苦。
     
     前一段时期,只有妻子一人工作,我们的生活很贫穷,但靠妻子微薄的收入,我们还能生活。10月份,我的妻子也失去那个半日的、临时的护士工作,不得不靠打零工生活,我们的生活陷入困境。在我坐牢时我妻子为我受了很多的苦,现在还在继续为我受苦,我感到深深地歉疚与亏欠。现在我急需有个工作,有些收入。在没有找的更合适的工作之前,我希望能暂时从事一些照顾病人的工作,保姆类的工作,还请朋友们,主内弟兄姊妹为我多留意,谁家有这样病人需要照顾,并愿意雇佣我,我对工资的要求不高。我毕业于中国很好的医学院,行医20多年,曾从事过很长时间的老年痴呆等老年疾病的治疗工作。
     
     当今的中国已经进入了老年人的社会,尤其是北京等一些大城市。据调查,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为1.49亿,占全球老年人口的21.4%,居世界首位。据调查,近年来,“空巢”老人家庭比例显著增加,都市老人家庭一半是“空巢”。这些老年人,他们的生活需要照顾,他们的身体需要医护,他们的心理更需要关注。他们在这个世界的日子已经不多了,他们更加关心他们灵魂的归宿,他们需要上帝,他们需要耶稣。我们每一个基督徒都应该抓紧时间向他们传福音,这也是我多年的祷告内容。我希望我能有更多的机会去照顾这些老人,能有机会去向这些老年人传福音,还请主内弟兄姊妹为我祷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