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家庭教会
·请为被抓的白东平弟兄祈祷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0年12月
·两月来众肢体不能来教会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胡石根高洪明严正学贾建英等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北京部分良心犯的岁末相聚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1月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福音工作祈祷
·为北京的民运、维权、上访等民间人士祈祷
·为一周后即将出狱的何德普祈祷
·让我们为出狱后的何德普祈祷
·我们教会的聚会被阻止请为我们祈祷
·2011年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2月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为遭软禁不能来主日敬拜的何德普祈祷
·2月20日圣爱团契众肢体被粗暴软禁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3月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4月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圣爱团契文稿
·在逼迫中恢复的一个北京团契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告(2)
·圣爱团契文告(3)
·圣爱团契文稿4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5)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6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7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8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
***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六封求助信与一本书
·揭开宇宙终极奥秘
***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一鞍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
为主坐牢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判决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裁定书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袁相忱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袁相忱老仆人的生命见证——你要誓死忠心
·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
谢模善
·徐永海与谢模善牧师合影
·谢模善牧师:活为主活,死为主死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杨毓东
·杨毓东牧师回忆录
见证
·我们的家庭教会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普通老基督徒: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徐永海: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
             ——兼致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的一封公开信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
     
                    2007年11月
     
   已首发在自由圣火
     
   一、鞍山教案
     
   二、萧山教案
     
   2-1、萧山教案——中国最大的家庭教会教堂被强拆与重建
     
     据说在中国出现了鞍山教案、华南教案等基督徒受逼迫的事情后,美国国会、美国国务院等有关部门决定帮助建立基督教的“对华援助协会”,帮助中国的基督徒维护宗教信仰权益,傅希秋牧师出任了第一任会长。傅希秋牧师曾是我们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的弟兄,曾与华惠棋弟兄、蔡卓华弟兄一起同工,曾组建过基督教家庭教会的神学院。1996年在受到逼迫后,经香港流亡到了美国。
     
     2003年6月26日,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政府,以“违章建筑”的名义,将凸渡沙教堂强拆了。在外界知道了这一消息后,是主感动了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秋牧师,7月25日,在美国的傅希秋牧师,特意委派北京的刘凤钢弟兄,赶到了浙江省杭州市的萧山,看了被强拆后的教堂。刘凤钢回到北京后,写了《来自祖国的报道》,并且由张胜棋弟兄在8月5日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牧师。
     
     据说,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牧师,在接到张胜棋弟兄发来的《来自祖国的报道》这篇文章后,通过“对华援助协会”,尽自己的能力为此呼吁,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很大反映。据说,中国的有关部门也给予了高度重视,一定要打击“对华援助协会”在国内的作用,决不允许境外的敌对势力进入中国,更不允许境外的敌对势力与国内的不稳定因素相互联系,坚决不允许美国的傅希秋与国内的刘凤钢一起帮助萧山教会。(我入狱后,警察在审讯我时,多次说过这类的话)。
     
     凸渡沙教堂建于1972年,曾是原生产队的仓库,1982年凸渡沙教会从生产队那里租下了这个仓库用于聚会,1999年时凸渡沙教会又从生产队那里买下了这个仓库,翻建成了教堂。租、买、建都是有正当手续的,凸渡沙教堂是一个合法建筑物,不是违章建筑。2003年6月26日教堂被强拆后,凸渡沙教会的弟兄姊妹们很不理解,他们自己决定,自己出钱,在9月11日又将教堂重新建造了起来。据说政府的有关部门认为:“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直接帮助了凸渡沙教堂的这次重建”,他们不允许境外的敌对势力进入中国。在9月18日,政府再次强拆了刚刚重建的教堂。9月26日,当地镇政府还特意写了一篇文章《横蓬凸渡沙聚会点违章建筑再次被强制拆除》,并且还特意登在当地镇政府的官方网站上。(可见:http://www.hzxsny.gov.cn/newsshow.asp?newsid=115),全文如下:
     
     “横蓬凸渡沙聚会点经反复思想工作仍不肯登记,同时又属于违法建筑,在6月26日曾被区人民法院、镇政府联合执法,强制拆除,对其他非法的基督教活动场所产生了敲山震虎的效果。但是,由于少数顽固的信教骨干分子的煽动,该聚会点人员于9月11日深夜突击建房,在原址上又重新建起了活动场所,在群众中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同时也阻碍了“红十五线”连接道路工程的进度。9月18日,在区公安分局、宗教局等部门的大力支持下,镇政府组织人员,再次对该违法聚会点进行强制拆除。
     
     为确保拆除顺利,镇党委政府成员成立临时领导小组,在深入调查的基础上,对整个活动进行了周密的部署和安排,做到拆除现场井然有序,安全保卫滴水不漏,应急工作及时到位。拆除过程中党委书记俞成良坐镇现场,现场执行人员发扬雷厉风行、密切协作的精神,坚持依法行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有的放矢地做好现场群众的疏散、劝导工作。正是由于计划周详、组织严密、责任落实、人员尽职,此违法聚会点被迅速拆除,并填上了煤渣与石块,扩大此次拆除成果,有效防止反弹与回潮现象的产生。
     
     对于此类违法搭建行为,镇党委政府表示要以铁的决心、铁的纪律、铁的手腕,坚决将非法宗教活动的嚣张气焰遏止下去,彻底清除非法宗教活动这个毒瘤,以保证正常的宗教信仰和维护社会的稳定。
     
     2003-9-26”
     
     2003年9月份的一天我去刘凤钢家,通过刘凤钢的介绍,我第一次具体地知道了萧山教案一些的事情,我才知道7月份刘凤钢去萧山是美国的傅希秋牧师委派的。刘凤钢还对我说,他去萧山的整个费用,都是他自己出的,没有用傅希秋的钱。刘凤钢还让我看了他写的《来自祖国的报道》,他还让我做了修改,并将题目改为《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
     
     10月2日,刘凤钢到我工作的医院来看我,我母亲当时病危也在这里住院抢救(10天后去世)。同来的还有一个萧山教会的弟兄,我从这个弟兄那里了解到凸渡沙教堂是有合法手续的,不是违章建筑。当时我的建议是,应该通过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来维护我们的权利,如果萧山的弟兄来北京上访,我可以帮助,我家也是被强拆的,我们可以一起去上访。在上访时,如果有国际媒体来问我们,我们可以说说我们的事情。上访维权是受法律保护的,那时单单上访还没有太多的危险,被劳动教养、被判刑的还不多。国际媒体都是中国政府请来的“客人”,向这些媒体述说自己的事情,为此被抓的还很少。
     
     萧山的主内弟兄姊妹没有来北京上访,但是他们到了杭州市、浙江省等各级政府机关去上访,去反映情况。萧山教会的主内弟兄姊妹们,通过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宗教信仰权利。在多次上访、反映情况后,2004年萧山凸渡沙教会的弟兄姊妹,搬走了教堂第二次被强拆时填上的煤渣与石块,第二次地又将教堂重新建造起来,这个新建的教堂很大,可以同时容纳五千人聚会,是当今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中最大的教堂。几年过去了,第二次重新建造起来的教堂一直到现在没有再被强拆,看来当地政府说的“违章建筑、影响交通”都是不实之词。
     
   2-2、因萧山教案我们被抓
     
     强拆教堂不是一件小事,它会引起国际社会极大的反响,事实上2003年6月萧山凸渡沙教堂第1次被强拆后,已经引起了国际社会极大的反响。第2次强拆教堂就更不是一件小事,会加重国际社会的反响。强拆教堂后,又去发表这样的文章“要以铁的决心、铁的纪律、铁的手腕,坚决将非法宗教活动的嚣张气焰遏止下去,彻底清除非法宗教活动这个毒瘤”,会极大地加重国际社会的反响。
     
     当地政府已经在网上公开发表了文章,承认了2次强拆教堂,也说了理由“横蓬凸渡沙聚会点经反复思想工作仍不肯登记”。根据这篇文章,尤其是根据这个理由,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牧师完全可以去行使他们“对华援助协会”的工作了。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牧师,可能是一直没有注意到这篇文章,一直没有对这篇文章发表过评论。“不登记就强拆教堂”这在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是不能被接受的,在中国也是违反有关法规和政策的,对这篇文章每一个基督徒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向国家的有关部门去反映这件事情。
     
     2003年9月再次强拆了教堂,又公开发表了这样的文章,这时北京的刘凤钢弟兄也就处于危险之中。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牧师可能是没有注意到这篇文章,也没有注意到刘凤钢所处的危险。如果注意到了这些篇文章,傅希秋牧师一定会让刘凤钢去躲一躲,到边远的山区里面去为主传福音。在这方面,美国的傅希秋牧师、北京的华惠棋弟兄都是比较有经验的。1996年华惠棋、蔡卓华、傅希秋三人因组建神学院面临被抓时,华惠棋就带着蔡卓华去了边远的山区,而傅希秋弟兄逃到了香港。当时香港还没有回归中国,借着香港,后来傅希秋弟兄流亡去了美国。
     
     遇到事情去躲一躲,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经验。抓我们一般都是出于当时的某种政治需要,如果我们躲过去了,过了一段时期,这种政治需要不存在了,一般也就不再抓我们了。这与刑事案件不同,刑事案件一般躲不过去。但是在刑事案件中,如果确实没有做违法的事,又没有证据,一般会把你释放了。但是因政治问题,只要别人把你给说进来了,警察把你抓进去,一般都会判刑,会找各种理由把你判刑。本身都是冤假错案,不怕再多出一个人的冤假错案。
     
     由于刘凤钢一直受到警察的监视,刘凤钢与“对华援助协会”联系,接受委派,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刘凤钢弟兄是一个很有大无畏牺牲精神的人,他已经做好了坐牢的准备,他已经将他心脏病的住院病历发给了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和“中国人权”,希望在他入狱后为他呼吁,呼吁他保外就医,刘凤钢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曾住院治疗。刘凤钢弟兄也是一个有一定智慧的人,他已经作好了面对危险的准备,为了防止警察监听,那几个月他把自己家的电话都停了,他与傅希秋的联系都是通过公用电话。后来他家的电话还是在他被抓后,我出钱帮助给安装的。
     
     2003年10月,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牧师,再次委派了刘凤钢再次去了杭州,10月12日晚在杭州,刘凤钢被抓。一个月后,2003年11月9日我也被抓了。警察对我说:“你是名人,如果没有铁的证据,我们绝对不会抓你。如果没有铁的证据,我们的上级也不会批准抓你,抓你是经过很高层次批准的,我们是有铁的证据的。”
     
     警察对我说:“刘凤钢已经做证了,是你把《来自祖国的报道》这篇文章发给傅希秋的”。这篇文章不是我发给傅希秋的,而且我也不知道是谁发给傅希秋的。警察对我话:“不是你发的,那是谁发的?”,当时我还真不知道是谁发给傅希秋的,当然我就是知道,打死我,我也不会说。为了要我的口供,警察使用了各种手段。尤其是警察认为刘凤钢都说了,你徐永海还死扛,真是往死了整治我。他们使用了能用的各种手段,拳打脚踢、上背拷、冬天里向棉衣里浇凉水、连续十来天不让睡觉等等、等等,由于不让睡觉我都出现过幻觉,但是我没有被屈打成招。
     
     不是我发的,刘凤钢不应该编出是我发的,刘凤钢应该知道我当时的处境,我母亲病危,我借住在朋友家,我正在解决住房问题,我不能有任何麻烦,不能让警察来找我,更不能让警察来抓我。因为一些维权的事情,警察一直想抓我,只是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刘凤钢编出假话来对警察说是我发的,这不是给警察送抓我的理由吗?即使真的是我发的,刘凤钢也应该是“打死也不说”,或者自己承担下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