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平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平作品选编]->[一位公民记者之死]
胡平作品选编
·自由无价
·海外民运的当务之急
·抗击新一轮镇压狂潮
·九七——香港
·在互相矛盾的命题之间
·为同胞的人权而战
·江泽民何去何从
·反右运动四十年
·从《天怒》看人怨
·展现民意 重建自信——推动基层人民代表选举
·回归之後
·不平则鸣
·国企改革与反腐败
·从十五大看民主化走向
·给江泽民上民主课
·自由主义的一代宗师
·“一国两制”能适用於台湾吗?
·中共民主派的挑战
·是“分享艰难”吗?
·评中共向外资开放文化市场计划
·自由化新浪潮
·印尼政局的警示
·柯林顿访华之我见
·在过去与未来之间
·社会稳定与个人权利
·尊重人权还是蔑视人权
·对民主党事件的几点看法
(二)评论
·对政治表达与政治活动的宪法限制
·评李泽厚、刘再复对话录
·读李志绥医生回忆录
·确立基本价值选择——在耶鲁大学的讲演
·回首天安门——对当前争论的几点评论
·时局与策略散论
·回应封从德
·再论重建非暴力抗争的信心——答郑义、曹长青
·路是人走出来的——论争取自由的方式及其相互关系
·自由之後
·“六四”七年谈
·比赛革命的革命——对文化革命的政治心理学分析
·用良心裁判权力,还是用权力裁判良心?
·中国经济改革中的社会公正问题
·论统独问题
·犬儒病——当代中国的精神危机
·评克林顿中国行
(三)附录
·王丹、胡平对话录
·刘刚—胡平对话录
·致江泽民先生公开信
胡平作品(一)
·柏林墙的随想
·先知死于胜利之后
·中国的经济改革向何处去
·评"新保守主义"
·我国经济改革的哲学探讨
·对代表与选民关系的几点建议
·竞选宣言
·论成功
·社会主义大悲剧
·我的一些政见
·中国民运反思
·八六年学潮说明了什么
·对一九八六年学潮的一点反思
胡平作品(二)
·在理想与现实之间
·论体育精神
·试论霍布斯的政治学说
·苏格拉底之死散论
·黑格尔现实与理性同一论批判
·最好的可能与最可能的好
·民主墙:十年后的反思
·对三十年代[民治与独裁]论战的再讨论
·大陆的改革前景和思想出路
·私有制与民主
·胡平与朱高正对谈民主运动
·妙哉李鹏之言
·我们相信民主吗
·我为什么要加入[中国民联]
胡平作品(三)
·我为什么写《论言论自由》
·中国统一之我见
·自由,对中国前途的展望
·犀利文章 非凡胆识---读王若望文章有感
·也谈[再造中华民魂]
·也谈[猫论]
·以对话代替对抗
·有[一党民主]吗
·中共必须作出民主的承诺
·中国留学生公开信事件释疑
·推进中国民主化的关键一步棋
胡平作品(四)
·乒乓球、篮球和美国总统大选
·法网恢恢
·现代公家私牢
·一场拙劣的骗局
·关于天安门自焚事件的几个问题(系列文章之一)
·洛阳火灾与责任问题
·胡平:观小布什就任总统有感──兼论所谓“裙带风”
·胡平:评天安门自焚事件(系列文章之二)
·中国宜采用内阁制--论未来民主中国的制度选择
·法轮功与人民圣殿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位公民记者之死

   1月7日下午,湖北省天门市水利建筑公司总经理魏文华驾车路过该市一村庄时,发现城管执法人员与村民发生激烈冲突,于是拿出手机下车摄像。几十名城管见状,一拥而上,殴打魏文华。尽管魏交出手机,举起双手,但城管仍殴打不止,直至他当场死亡。
   虽说在今日中国,政府及其执法人员执法犯法,横施暴虐,草菅人命,早已是屡见不鲜,算不得什么新闻,社会的反应也变得麻木迟钝,但是魏文华被殴打致死一案,一经媒体公布,还是引起舆论的强烈反响。
   是的,魏文华一案能引起强烈反响,多少是和当事人的身份有关的。魏文华不是寻常小民。他是天门市水利建筑公司总经理,曾被评为"天门市优秀共产党员"、"天门市十佳标兵"和"湖北省优秀企业家".就像五年前被打死的民工孙志刚,如果不是大学毕业生,恐怕也不会造成那么大的轰动。
   魏文华案件最不寻常的一点是:城管明明知道魏文华不是当地村民,祇是一名偶然路过的旁观者,而且从魏文华是驾车路过,应当知道这是一个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按照城管对穷人更凶狠的习惯,本不至于对其大打出手的。祇因为魏文华拿出手机录像,这就成了城管们打击的首要目标,而且在魏文华交出手机举起双手后仍不肯罢休,直到打死为止。由此我们可以断言,城管的领导们一定反复告诉过他们,在执行任务时,务必要防范有人拍照录像,一旦发现务必严惩。
   为什么怕别人拍照录像呢?因为怕别人曝光。为什么怕曝光?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做的是坏事,是见不得人的。他们知道他们是在以执行公务的名义自觉犯罪。他们不怕打死人,祇怕打死人的消息传出去。那么,城管的领导们是怕谁知道呢?很明显,他们主要并不是怕上级知道,不是怕中央知道,而是怕广大民众知道,怕国际社会知道。

   按照官方透露的统计数字,这些年来群体事件全国一年多达七、八万起。且不管这个数字是否准确可靠,有一点是很清楚的:这个数字不可能是老百姓、是维权人士异议人士统计出来的,也不可能是外国的记者或人权组织统计出来的,因为别人都不可能了解得如此全面。这个数字祇可能是官方自己统计出来的。可见,下面出的群体事件,是瞒不住上面的。这不要紧。因为中央的态度很清楚:稳定压倒一切,凡是打压老百姓的事,祇要你们自己盖得住,由你们做去。如同上访和截访,当局一方面规定人民有权上访,另一方面又下令,要求地方政府"遏制上访".怎么遏制?怎么遏制都行:威胁恐吓,捆绑关押,甚至逼死人命。祇要能达到遏制上访的效果,哪怕是在中央政府机关的大门口生生把人抢走,中央也会假装没看见。
   由此可见,魏文华被打死一案,决不祇是地方城管人员素质不高而犯下的偶然过失,根子在上面在中央,根子在制度:一党专制敌视新闻自由,恐惧新闻自由。过去,媒体统统被政府垄断,凡是让政府不高兴的消息就绝无对外发布的机会。如今有了互联网,打破了政府对新闻的垄断。公民记者,英文叫citizen reporters,和公民新闻(citizen journalism)一样,都是网络时代出现的新词汇。所谓公民新闻,是指公民(非专业新闻传播者)通过大众媒介或个人通讯工具,向社会发布自己在特殊时空中得到和掌握的新近发生的特殊的、重要的信息;而这样发布信息的公民就可以称作公民记者。魏文华就是一位公民记者。魏文华之死是一位公民记者之死。他的死将在中国新闻自由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随着奥运临近,中共对新闻和媒体采取了外松内紧的策略:因为它对外不得不松,于是它对内就比平时更紧。地方城管对公民记者如此仇视,务必除之而后快,正揭示出中共当局不择手段地吓阻公民起来运用自己的权利的罪恶意图。面对这种赤裸裸的罪恶,我们必须予以最严厉的谴责。我们呼吁有更多的人发出自己的抗议。我们不能沉默,因为中国的新闻自由,就如同其他自由一样,不进则退。
   北京之春2008年2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