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同文中学二三事]
非智专栏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同文中学二三事

   (澳洲)非智
    小学毕业后,根据当时的教育政策,我被划分到厦门七中,从初中到高中毕业,大约有5年时间,我在这所中学就读。厦门七中的前身是同文学院,后又改为同文中学。学校建在同文顶上,据说此山顶原名为寮仔后,因同文学院而得名, 故此称为同文顶。
    同文顶临近海边,面对鼓浪屿,在鹭江道旁,校门口有108个台阶,从山顶直直而下到鹭江道,在我印象中,台阶有三、四米之宽,从鹭江道往上望,还颇为壮观。学校另有个校门,是通往小巷。走入幽深的小巷,你会惊奇地发现,两边却有着高宅,甚至警察所,青年会也躲在小巷里。小巷幽深而曲折,不知路的人,会在七拐八转之后,迷失了方向,钻到不知何处的地方。小巷还有个特点,它拾级而上,一条小路后,就有几个台阶。顺阶而上,又进入一条不同名称的小巷。每日,我就从家里穿过中山路,进入小巷,七转八拐的赶到学校。
    我还记得,夏日里,每到黄昏,小巷人家就会坐到家门口纳凉。男人多穿背心,一条宽松的短裤,拖着人字拖,三两个在巷边家门口泡功夫茶,女人则穿着自制的睡衣,拿着芭蕉大扇,坐在小竹椅上,二三人闲聊碎语,尤其是有些人家,还把吃饭小桌搬到家门口,一碟瓜菜,几条酱油小鱼,还有海瓜子,就着稀饭,呼噜呼噜津津有味地吃晚餐。这在当时,是厦门特有的市井风情。
    也许是海边人的缘故,厦门人喜欢穿人字拖,方便又舒服,故大人和小孩多啪啦啪啦拖着拖鞋,在大街小巷里逛。中学时,学校严禁学生穿拖鞋入校,但是仍有些学生偷偷穿拖鞋到校。这不仅是拖鞋舒服,还有个原因,很多时候,同学们一下课,就直奔码头游泳,穿拖鞋最为方便,省却了脱鞋的功夫。我也是喜欢穿拖鞋到校的同学之一,常常穿着拖鞋啪啦啪啦在小巷响,校门口常有检查的老师,一旦发现学生穿拖鞋,便会即刻没收。故每每快到校门口时,我就将拖鞋脱下,放到书包里,赤脚进入学校,到了教室,才又悄悄掏出穿上。只有班主任或段长之类的老师会严管学生,一般任课老师,则会睁一眼闭一眼。学校规定学生不能穿拖鞋,但没说不能赤脚,所以,常会看到赤脚的同学,在教学楼走廊里,摇摇摆摆地走来走去。这好像是初中时的事了,到了高中,开始注意个人仪表,所以,多时穿着整齐,再少看到赤脚或穿拖鞋的同学了。

    我们教学楼的后边,有块巨石,人称望夫石,有几级石阶可以上去,旁边有个国民党留下来的碉堡,看起来完好无损。国民党曾企图从这里阻止解放军登陆厦门,却没有成功,从碉堡完整无损的样子看,显然,大势所趋,国民党是不战而退,单靠几个碉堡,实在是无法阻挡解放军的强大攻势。不过,这个在巨石边的碉堡,却成了我所喜欢去的地方。每逢课间休息时,我就会同几个好同学上这巨石,钻进碉堡,看鼓浪屿景色,或在里面闲聊。到这儿的同学不少,当然,全是男生,有时,个别同学还会躲在碉堡里抽烟。直到有一天,一位瘦瘦小小绰号叫“尼克松”的同学,不知何故,从这块望夫石上摔下来,学校才宣布学生不得到巨石和碉堡上去,我们也从此在课间休息时间,无聊地站在教室外的走廊,望着往往来来的女同学,窃窃评论,嬉笑私语。“尼克松”摔下来,送到医院竟没事,现在想来,也是奇迹。只是没有人命关天的事发生,所以不久,又有同学爬上这碉堡,学校似乎也不再加以禁止了。
    老师中,我能记得的其中一位是施老师,教我初中语文,中等个头,背有点驼,讲国语时一口晋江腔。他古文讲解的很好,我喜欢听他的古文课。他同我关系不错,一是由于我历来语文读得较好,二是他有个妹妹嫁到我所住的那楼里的一个厂医家,有时我会在我家的过道上碰到他,所以,关系也就自然接近许多。初中毕业后,原以为他会继续教我语文,但他告诉我,我高中的语文由别的老师教,我问为什么?他开始只是说,学校的安排。后来,他去探望他妹妹时,在过道里碰到我,站着同我聊天,告诉我,由于他只是大专毕业,不够资格教高中班的学生。从那天起,我才知道,原来学校还有这样的规定。
    教高中语文,同时也是我的班主任的黄连祥老师,则是我记忆最为深刻的中学老师,这不仅是他教我高中语文,更多的是他后来成了我的同事,我们竟在同一个学校教书,所以,从关系上说,他既是我的老师,也是我的同事。黄老师写得一手漂亮的板书,这是我最为敬佩的,我的书法极差,我一生为此遗憾。黄老师矮矮胖胖,一张祥和的脸,他出生世家,父亲是有名的侨领,家境优裕。我记得他为人耐心,不轻易发怒,尤其是对我这个有点调皮的学生,挺有耐心。记得一次,为一小事,我与同学争吵,放学后,他将我留下,问明缘由后,他不予批评,而是细心开导,并赠了一句我终生不忘的话,“要小事糊涂,大事聪明。”到目前为止,我虽还很难做到“小事糊涂,大事聪明”,但在我的心里,我还是十分感激他予以的教诲。
    那时正值“文革”时期,常常出现学生反老师现象,称为“反潮流”。尤其在“黄帅事件”之后,更是提倡大破“师道尊严”,向“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开火”,于是,敢于向老师提意见的学生,常被视为“反潮流”者。我记得有个姓李的邻班同学,特有自己的思想,而且敢说敢批,曾贴过他的班主任和年段领导的小字报,在同学中引起很大纷争,有的说他厉害,有的说他“傻头”。不管是“厉害”还是“傻头”,这位李同学实在红火了一阵。刚巧高中毕业之前,1976年“文革”结束,于是,原有的观念又回来,被批判的,变成了批判者;反潮流的,成了逆潮流者,一切都变了。在毕业前夕的一天,我见到李同学一人坐在学校办公楼的楼梯口,神情呆呆愣愣地,手里还拿着一张纸,我不觉好奇,问他为何呆坐这儿,他扬了扬手中的纸说,“你瞧,这鉴定怎么写的?”那张纸是他的毕业鉴定。在那个时期,毕业鉴定对于一个将走出校门,进入社会的毕业生关系重大,所以,同学们都很在乎鉴定所写。在李同学的鉴定里,他的班主任,一位对教学十分认真,严厉有学问的老师,实事求是地提到他具有“反潮流”思想和挑战精神,当然,这在“文革”结束后,已不是令人欣慰的表扬了,而是明确地让看这鉴定的人清楚,这是个“刺头”。当年,毕业后能到工厂当工人,是最为骄傲的事。李同学毕业后,没能到工厂,却到一家卤味店上班,想必这卤味店招工人员认为,同卤料打交道,再刺头的人,也无关紧要,所以,就将他招了去。那时,能在城里有个工作已很不错,我的同学毕业后被招工,有去卖鱼、卖肉或卖菜的,比之我下乡当农民,还是强多了。
    三十年过后,听说,这位李同学从此一直同卤料打交道,而且在此行业闯出名来,自创了独到的卤味,在厦门开了几家分店,并已到上海开他的连锁店去了。若当年他被招工到工厂当工人,说不定现在早已下岗闲呆在家,真是福祸不由人。
    考入大学后,我再也没到过同文顶,不过,每次从鹭江道经过,总不免要抬头看看在108个台阶上我曾就读的中学,顺着这高高而上的台阶,我可以看到,在这同文顶上留有我许多的记忆和对往事的回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