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朋友君生]
非智专栏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困惑--第十二章
·困惑--第十三章
·困惑--第十四章
·困惑--第十五章
·困惑--第十六章
·困惑--第十七章
·困惑--第十八章
·困惑--第十九章
·困惑--第二十章
·困惑--第二十一章
·困惑--第二十二章
·困惑--第二十三章
·困惑--第二十四章
·困惑--第二十五章
·困惑--第二十六章
·困惑--第二十七章
·困惑--第二十八章
·困惑--第二十九章
·困惑--第三十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朋友君生

    非智
    陈君生是我多年的朋友,已过“不惑”之年。君生来自中国南方一个美丽秀气的海边城市,也许是小城的山灵水秀,造就了君生有颗聪敏的心,一双灵巧的手。他似乎事事皆通,而且是无师自通,家里的水电毛病、房屋油漆、家具制作、电脑维修等大大小小的问题,他都能一一解决。为这一点,他妻子极为崇拜他,逢人就说他丈夫灵巧能干,却也因此带累她的丈夫,忙于为朋友解决问题。她朋友家里的电脑,或者水电出了问题,就找君生,君生为人爽直,凡是朋友有求,他就必帮,因此,在朋友间落下好名声。固然,我也常找君生帮忙,一旦家用电器出了毛病,水电有了故障,下水沟堵塞等,我第一时间就打电话向他求教,在电话中,他会为我分析问题,告诉我该怎么解决,我就试着去做,如果我解决不了,他就会抽空赶来帮我,我为之很是感激。
    君生有个热情,善于做人,又厚道的妻子,到澳洲后,无声无息地操持家务,生儿育女,一口气为他养下了三个“小君生”,而且个个养得健康漂亮,听话懂事,人见人夸,因此,君生感到很自豪,觉得没白来澳洲。君生是个认真的人,而且有个好记忆,好学又勤奋,喜欢拿问题来研究,一旦他感兴趣的,他能几天几夜思量捉摸,这也使得他常能无师自通,并也由此更负自信。他为全家大小都建立了网页,花了好几个晚上,使得他的三个“小君生”都在网上喜笑颜开,他的八岁大儿为此对他父亲五体投地。
    每次同君生见面,对一些社会、人生、政治观念,我们都会有一番争论,他常常持与我不同的观点,尤其在澳洲政治话题上,他更是我的反对派。有时我们会争论得面红耳赤,声音高亢,不知的人,在旁看见,还以为我们在吵架。我难以说服他接受我的观点,他也无法赢得我同意他的看法。在大选之前,他对前总理霍华德充满信心,对我不喜欢霍华德颇为愤慨,甚至严词指出我观点的错误,为此,我们之间着实激烈地论战了一番,却毫无结果,谁也说服不了谁。我是个很坚持己见的人,却不料遇到一个比我更负主见的对手,真所谓“棋逢对手,难分难解。”每当我们争论得红红火火时,他的妻子就会嘻嘻笑着说:“有啥好争论的?我想各人看法都对,只是角度不同吧。”只要她一开口出声,争论就会渐渐地冷却下来。不过,在这时,君生就会把枪口转向他妻子,说她妇人之道,少见寡闻,缺乏主见,她妻子并不生气,说,要那么多主见做什么?又不是政治家。有时她妻子又会说,少见就少见,有你博闻广识就够了。君生听了,常甚为来劲,又自己认真地将他之所以会有如此观点,细细地分析理论一番,并总能得出个结论:“要独立思考,不要轻信别人所言,哪怕是报上网上的东西,也故不可全信。”由此,他妻子一面佩服他的灵巧能干,一面对他的执著好争甚不以为然,并私底下给他取了个别名,叫“陈正确”。
    当然,对于君生的这种“不要轻信别人所言”的结论,我是持有同感,只是我知道,他是不相信我的所言,而我也不赞同他的所论,所以,我们间才会有着热闹的争论。不过,争论归争论,我们还是好朋友,如果,见面了,久不争论,还似乎觉得有点不对劲,会感到忽然间我们的关系少了一种亲近感,所以,总会提些论题来争辩理论,让见面时的气氛更加热闹。

    俗话道:“不是冤家不聚头。”常说的是夫妻关系,却也道出了我和君生之间的这种特有的情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