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读雪峰君《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告天下贤士书》戏占
·雪峰:亵渎上帝罪责难逃(一枭附言)
·《小草们》
·乾坤草谈体用(一枭附言)
·z雪峰:妄论生命: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二)
·犟嘴名家多软蛋,疗愚大侠尽村夫
·枭心有爱原无愧,上帝无人哪有灵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随风舞动:不曾遗忘的网事---东海一枭与画(一枭附言)
·敬礼雪峰
·雪峰真有病,草木岂无仁
·雪峰,有空一起喝喝酒、泡泡妞、玩玩麻将吧
·慈天元:答东海一枭兼论六道及净土(一枭附言)
·[转贴]为一个“汉奸”翻案----读老枭《还汪精卫真实面貌!》有感而转
·为台湾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七绝五首
·关于王阳明四句教----小驳南怀瑾
·不丹“政变”,内力何来?
·良知的力量(二)----答张三一言
·闻柳州领导集体低价买豪宅
·zkdm:一孔之见,望东海先生思(一枭附言)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彻悟本来无一物,随心所欲自千秋
·一页心网友评点《摩诃罚阇耶帝》(一枭附言)
·良知的力量(三)----再答张三一言
·四本:转帖老憨和作(和枭诗《摩诃罚阇耶帝》)
·示“正信传世间”网友
·天真自咏
·良知教与上帝教
·《再贺马英九
·和东海先生《天真自咏》
·《万物一体论》与新的生命观
·再和东海先生一组
·曹维录:和东海一枭诗六首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神教的出路------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一)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关于“推开上帝”一文答客难(三)
·愿把上帝拉下,耻与鲁讯并论----关于“推开上帝”答客难(四)
·神棍虚虚哪有神----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二)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yan1988问东海一枭:新儒家还有什么假不能造?(一枭附言)
·抒志二绝
·东海胡思小录(一)
·为马英九欢呼:儒家的胜利,中华的福音!
·倘崇孔庙三千座,当耀良知十万年
·刘晓波的偏误与矛盾
·小诗一组献胡温(胡锦涛、温家宝)
·中共,最大的敌人!
·彭越栖: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
·《小诗一组献胡温》和诗二首
·习性论
·叶芸枝:七律-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对待回教、基督教的原则态度
·《再贺马英九》更正并向玉出昆冈网友致谢
·自由主义与道德自由
·小溪:东海一枭你走得太远了(一枭附言)
·我比教皇更智慧
·示有关网民
·网友酬赠拾萃(之17)
·小溪:东海一枭如此“捍卫信仰自由”?(一枭附言)
·尊重是一种能力
·把马家从宪法中踢下来!
·东海答客难(452--458)
·咏仁杂诗十六首
·时事六感
·关于道德自由
·答慈天元
·二示慈天元君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莫拿真理做人情
·东海答客难(459---462)
·忍看民运成“痞运”,岂可风流变下流---东海答客难(463--466)
·黄河清:读东海一枭《时事六感》,敬和之
·补贺云高公乔迁之喜
·谢客八绝
·c.x:小幽默【枭论的由来(一枭附言)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尘色依旧:和老枭《谢客八绝》(一枭附言)
·《上帝》
·敬答黄公河清三绝
·见不得老枭的都不是好东西!
·尘色依旧:和老枭《时事六感》
·莫朝心外拜神佛,宜向人间献赤诚---东海答客难(467---469)
·向魏京生敬礼
·和东海先生九绝(好诗荐赏)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一

   陶行知说过:“因为道德是做人的根本,根本一坏,纵然使你有一些学问和本领,也无甚用处。”道德不仅是个体生命之根,也是社会、政治之根。人类一切学问、思想、追求、事业,倘不符合道德原则,就是有“问题”的。例如,政治一旦悖仁,必成恶政暴政,一旦违义,必成落后反动。在现代社会,专制主义之所以反动,就因为它是违义悖仁不道德的。

   

   然而,对于道德的重要性,世人包括民运人士往往认识不足。枭文《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及姊妹文《民运不是我唱衰的!》对中华文化以及民运人士“职业道德”问题的认识等重大问题提出了讨论,理解者寡而嘲弄者众。如少林先生曰:

   

   标题的指向很好(指枭文《民运不是我唱衰的!》),但主题的论述糟糕;儒家与传统道德并不能成为联合民运的基础;这是病急乱投医,这否定当代社会发展理论的胡闹;要说儒家思想第一是忠,你是想给中国再造个皇帝?还是为了驯服把女性重新裹起小脚?说到传统道德,这不是根不是干而只是结果;离开了资本离开了无产,大谈什么的传统及儒家?盲人摸象,最终还只能是摸。

   

   儒家不等于传统道德,道德不等于传统习俗规范,外在的社会习俗规范可以也应该与时俱进因时制宜,道德的本质、仁义的原则却是恒常不易的(仁义礼智信是儒家“五常道”),可谓放之四海而皆准、传诸万古而不变。

   

   要把儒家的普遍价值与传统特殊规范区分开来,即把具有普遍意义、富有永恒魅力的普世价值与历史上君主制度所规范的特定行为准则加以厘清。世易时移,对于一些历史上儒教特定制度、规章、习俗及其所规范的行为准则,对于三纲六纪等具体的纲常伦理和外在形态,已毫无循规蹈矩的必要。

   

   还有“忠”的问题。儒家思想第一是仁,其次是义,忠德必须符合仁义原则才行。儒家反对愚忠,既使在君主时代,儒家忠于君主也是有前提的。“君使臣以礼,臣侍君以忠”,这里的礼不仅指礼貌,而是一整套文物典章制度。君主只有依礼使臣,臣才应该以忠对君。这些都是常识,然而人们往往与少林先生一样笑熬酱糊。

   

   二

   枭文主旨是分析民运困境的自身原因,虽非“联合民运”,但一些基础道德无疑是联合民运至关重要的基础之一。袁红冰在《对海外民运的冷峻审视》中有一段话说得很精彩、很中肯:

   

   “人是具有道德良知的动物。任何一项社会政治运动都只有以其道德的魅力感动了历史,才能赢得广泛的支持。民主运动是为所有人的自由权利争取法律保障的社会政治运动。福荫天下,泽被万众――这正是民主运动的政治道德之源。…社会运动一旦凋残了道德的感召力,就已经死亡了。所以,今后无论在什么时间,什么空间重振海外民运,第一要务便是再铸海外民运的人格形象。因为,高贵的人格乃是政治道德的生命之源。”

   

   遗憾的是,民运队伍中,思想见识能达到袁红冰这样的高度者多乎哉不多也,而类似少林这样层次的人士则相当普遍。类似智残人士、酱糊脑袋,别说干民运了,干啥都艰难呵。而“凋残了道德的感召力”的民运,纵未死亡,也是自废武功且气息奄奄了。岂仅海外民运?再铸人格形象是海内外自由民主人士的共同要务。

   

   儒佛道都认为道德是根本,德智相联甚至智生于德。六祖惠能见他的老师五祖忍和尚,自称“弟子心中常生智慧”。道德修养到了一定水平,就会常生智慧,有智慧才有善巧方便。缺德的人必然缺智,不认识道德的重要性、儒家的真理性的人,也属缺智(指智慧而非智力。有些人智力极高而无智慧,仍属缺智、智残。)

   

   缺智当然缺才,干好事也好、干好事也好,都缺乏相应的才能和水平----说明一下:反儒家反道德及不承认道德的重要性的人,有的属于认识问题,不一定就缺德。(但认识糊涂、思想浅陋,难免影响道德的提升。故此辈纵然善,程度亦有限,难以达到至善的高境界,兹不详析。)那些明显品质恶劣的严重缺德者,则纯属民运中的非健康力量。

   

   体制内有健康力量、民运中亦有非健康力量存在,这一认识可谓是我近年来自由实践中得到的一大思想收获,令我无限伤怀的“负面收获”。正面的收获则是,它让我进一步认识到:唯义旗可以统民运,唯仁帜可以兴中华。

   

   三

   有人说,反专制搞民运就是要以恶制恶,强调道德,大讲仁义,是“中了中共的圈套,不利对敌”。这又是酱糊思维,智残表现。

   

   首先,民运是以仁制恶、以义抗暴而不是以恶制恶运动,民运的力量不体现在邪恶而体现在仁义之上,那是真话的力量,真相的力量,真理的力量,进步的力量,人性的力量,仁爱的力量,道义的力量,自由的力量。

   

   其次,以恶制恶的思路是极端错误的。正义的目的,崇高的理想,只能以道德的手段去实现。手段的恶无法达成目的之善,纵然达成了,也就不成其为善了。以恶制恶,往往比恶更恶,一个比中共更恶的“民运”,还成其为民运吗?

   

   共建义旗统民运,休将恶帜乱中华。以恶制恶,制不了恶,制不了中共,恰足以添乱,乱了民运,也乱了自已----让内心的恶念、自己的恶行给反制了,堕入“恶之坑”难以自拔,弄得自己比中共更卑琐阴暗和恶臭,同时给中共迫害民运人士提供了可趁之机,给中共反对民主自由提供了很好的借口。

   

   主张以恶制恶的人士,可不慎与?可不慎与?

   2008-1-17东海老人

   民主论坛 上载:[2008-01-19] 修订:[2008-01-1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