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东海一枭(余樟法)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一

   最怕与德残或智障人士打交道。因为你无论什么话,无论说得多明白,他们都有本事东拉西扯一番,从中拉出一大堆你想象不到莫名其妙的东西,甚至扯出完全相反的意思来。例如老枭曰:“枭文本身散发出来的思想智慧之光,既使暂时受到遮蔽,终将穿云破雾而出”。某君便扯道:

   

   你以为你是太阳?煤渣也能发光?谁遮蔽你了?请你指出,有谁愿意遮蔽煤渣的?希望你没有受害狂想症,心平气和为好。比如你说“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你能与汪精卫相提并论?汪精卫为了扛亮孙中山的招牌,去北京行刺摄政王而入狱,你行么?你坐在家里憋些穷酸饿醋,就能成为当世大儒?劝劝老枭,制造和接受对自己的个人崇拜,效果不会很满意的。东海比起太平洋,不过是个污水池而已。当你是朋友,给你说这些。如果你想不明白,以后我就忘了你算了。

   

   这是哪跟哪呀。

   

   二

   枭文《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意谓汪精卫的苦衷有我理解,我对汪精卫的剖析得到了一些网友的共鸣,所以都“不孤独”,此“意”,识字分子都看得出来。某君却从中读出了老枭“与汪精卫相提并论”的“密意”,不仅断章取义,而且无中生有,如非智力障碍,便是故意歪解,属于品质问题。

   

   还有一个可能,便是没读枭文仅据标题胡乱推测,这虽非智力障碍和故意歪解,但如此轻率浮薄、不负责任地论断他人,而且是“当朋友”看的人,仍属品质问题。

   

   关于汪精卫,某君还说:“老枭是个聪明人。我跟你一样,崇敬汪精卫。但觉得,似乎你把自己抬举得比汪精卫还高。当代有汪精卫,但你还没见到。”

   

   答曰:一、聪明人既使内心真的崇敬汪精卫也绝不会说出来,而且会对汪精卫以及崇敬汪精卫者表示出一付“义愤填膺”、“不共戴天”的样子。

   

   二、我也从没把自己抬举得比汪精卫还高。熊焱君曾将我与汪公相比曰: 精卫虽好不是狗,东海要比精卫好!学道宏道又扬道,精卫哪里比得了。我说熊哥客气,在下哪能与汪精卫比?折杀我也!并小偈答熊君:泰山压顶不低头,一生誓与恶为仇。见到圣雄我下拜,谁不下拜谁浑球!

   

   三、中华文化衰微已久,汪精卫那样的人物,在当代不太可能出现了。真的有,俗眼茫晴不可能认得出来!

   

   其它问题恕我没有兴趣回答了。例如煤渣能否发光、谁遮蔽我了、我有没有受害狂想症、枭文是否穷酸饿醋、老枭造文是否象某君辈一样需要“憋”、我是否当世大儒、我的人生理想是否仅成为当世大儒、弘传东海之道是否在“制造个人崇拜”、我是否愿意“接受对自己的个人崇拜”、东海是不是个污水池,还有某君请教我“儒”字什么意思、“孔子”的读音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某君自个慢慢研究吧。

   

   三

   还有某君下面这段话,道歉倒出这么一大堆鸡毛蒜皮来,说娘们都高估了,哈哈,哈哈。录此共赏吧:

   

   “枭爷下笔还用客气?对你的谏劝之言,我已说完,听不听得入耳,在你自己了。我们捧红了袁红兵,袁红兵给你发个奖,你就真红了?现在袁红兵快灭了,欢迎你去跟他玩吧。你的心胸的宽度跟袁一样,但深度可就差好几个层次。恕我不恭,因为我在国外而你在国内,那么我骂你就是欺负你了,恕罪恕罪。向你道歉吧,以后我不骂你了,你爱怎么着怎么着。如果你坐牢,可以扬起虚名。如果你不做牢,可以多做一些林璋旺之类的实事。”

   

   好一份“道歉书”,与其说是道歉,不如说是卖弄和耍威!

   

   不知某君是如何“捧红了袁红兵”又是如何“灭”之的,我也没兴趣知道。苟誉虚捧与苟毁虚贬一样都是对受誉受捧者人格的不尊重。我想袁红兵不会希罕你的捧也不会在乎你的灭。隔靴搔痒赞何益,轻浮漂油捧无用,你这类人真能捧红什么人,也是“虚红”。就算你真的“捧红了袁红兵”,有牛可吹,也轮不到我来感谢和报答吧。

   

   何况,誉也好捧也好也好,只有如实如理发自内心,才值得重视才值得感谢。我多次公开表示过对苟毁苟誉、虚贬虚捧的厌恶。对老枭这样的大文化人而言,你捧也罢骂也罢欺负也罢,统统不够格!你就是磕九十九个响头叫声九十九枭爷,在枭眼里依然是愚鲁的凡夫一个,你就是要把我捧到三十三天去,我也敬谢不敏。最难消受小孩恩哪。

   

   大男人发言,如实如理,丁是丁卯是卯,字字句句掉下地都要能砸出个坑来。

   娘们似的轻轻飘地妄言虚语者,乃尚未成人的征象。尚未成人休近我,倘非大德莫抡刀。某君别说“劝”我,更别说当我朋友,连近我、读我、与我对话的资格都不具备----这里的资格,是智慧资格、道德资格。奉劝某君,在“劝劝老枭”之前,先劝自已做一个诚实、善意的人吧。在未成人之前,不管网下是否见过老枭,都恳请某君自兑诺言、把我忘了吧。

   

   四

   顺便在此布告江湖:不论当年网下是否见过面,智力或品质过于低劣者,请不要自作多情妄称枭友,也不要随意电话电邮或别的方式骚扰。前者,我丢不起这个脸;后者,你够不着这个资格。

   

   老枭少年时来者不拒,相识满天下,早已自悔“滥交”,虽然如此,认作朋友者,纵渔樵乞丐,在德智方面多少还是有些档次的。如果人品好、待我以诚,智力差点也罢了。否则冠冕最堂皇、地位最崇高、财势最雄厚、权力最强大,老枭也视如粪土鸡犬!特附《拒客启事》曰:

   

   不认儒家不要叫枭为师

   不识本性不要自称枭朋

   缺德缺智我不当你是人

   不要仗位高金多乱敲门

   

   见了英豪圣贤自当礼敬

   对于鸡羊猪犬自然怜悯

   但在尔等成人成大人前

   请不要在我前妄谈平等

   2008-1-12东海老人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东海草堂凯迪分堂:

   http://blog.cat898.com/boke.asp?donhai5.index.html

   注:文中所言“某君”都是同一个人,有人代为说情,略留薄面,姑隐其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