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讨人民日报檄
·为孙大午鼓与呼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对国安部门的一点恳求
·维权人士李圣龙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请封我网站的鹰爪孙站出来!
·数千年“古董”,半小时“院长”
·腹底有牛吹不得,铁拳密网在前头!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兼为杨春光同道募捐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有真人
·希望工程,朝阳事业,英雄集团,光荣使命---------团结起来,为弘扬传统艺术、振兴中华文化而努力
·为中国测命
·癌变社会的小小切片:透视张青帝
·透视张青帝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一言惊醒梦中人
·还我师涛,还我自由!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一枭网评】“多情”的黑手!
·岁暮偶成,并向震旦社区各版主、居民及海内外同道拜年
·【一枭网评】中国公安不公、司法不法的又一铁证
·抒愤。时震旦文化网被封
·向小安子借胆
·吐你们一口浓痰!
·拜年祝辞:让我们都来做鸡吧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悼紫阳
·希望在“民间”
·气发丹田扬异帜,天降圣水洗神州──向杨天水同道致敬——
·低头悼紫阳,昂首向豺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一

   最怕与德残或智障人士打交道。因为你无论什么话,无论说得多明白,他们都有本事东拉西扯一番,从中拉出一大堆你想象不到莫名其妙的东西,甚至扯出完全相反的意思来。例如老枭曰:“枭文本身散发出来的思想智慧之光,既使暂时受到遮蔽,终将穿云破雾而出”。某君便扯道:

   

   你以为你是太阳?煤渣也能发光?谁遮蔽你了?请你指出,有谁愿意遮蔽煤渣的?希望你没有受害狂想症,心平气和为好。比如你说“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你能与汪精卫相提并论?汪精卫为了扛亮孙中山的招牌,去北京行刺摄政王而入狱,你行么?你坐在家里憋些穷酸饿醋,就能成为当世大儒?劝劝老枭,制造和接受对自己的个人崇拜,效果不会很满意的。东海比起太平洋,不过是个污水池而已。当你是朋友,给你说这些。如果你想不明白,以后我就忘了你算了。

   

   这是哪跟哪呀。

   

   二

   枭文《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意谓汪精卫的苦衷有我理解,我对汪精卫的剖析得到了一些网友的共鸣,所以都“不孤独”,此“意”,识字分子都看得出来。某君却从中读出了老枭“与汪精卫相提并论”的“密意”,不仅断章取义,而且无中生有,如非智力障碍,便是故意歪解,属于品质问题。

   

   还有一个可能,便是没读枭文仅据标题胡乱推测,这虽非智力障碍和故意歪解,但如此轻率浮薄、不负责任地论断他人,而且是“当朋友”看的人,仍属品质问题。

   

   关于汪精卫,某君还说:“老枭是个聪明人。我跟你一样,崇敬汪精卫。但觉得,似乎你把自己抬举得比汪精卫还高。当代有汪精卫,但你还没见到。”

   

   答曰:一、聪明人既使内心真的崇敬汪精卫也绝不会说出来,而且会对汪精卫以及崇敬汪精卫者表示出一付“义愤填膺”、“不共戴天”的样子。

   

   二、我也从没把自己抬举得比汪精卫还高。熊焱君曾将我与汪公相比曰: 精卫虽好不是狗,东海要比精卫好!学道宏道又扬道,精卫哪里比得了。我说熊哥客气,在下哪能与汪精卫比?折杀我也!并小偈答熊君:泰山压顶不低头,一生誓与恶为仇。见到圣雄我下拜,谁不下拜谁浑球!

   

   三、中华文化衰微已久,汪精卫那样的人物,在当代不太可能出现了。真的有,俗眼茫晴不可能认得出来!

   

   其它问题恕我没有兴趣回答了。例如煤渣能否发光、谁遮蔽我了、我有没有受害狂想症、枭文是否穷酸饿醋、老枭造文是否象某君辈一样需要“憋”、我是否当世大儒、我的人生理想是否仅成为当世大儒、弘传东海之道是否在“制造个人崇拜”、我是否愿意“接受对自己的个人崇拜”、东海是不是个污水池,还有某君请教我“儒”字什么意思、“孔子”的读音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某君自个慢慢研究吧。

   

   三

   还有某君下面这段话,道歉倒出这么一大堆鸡毛蒜皮来,说娘们都高估了,哈哈,哈哈。录此共赏吧:

   

   “枭爷下笔还用客气?对你的谏劝之言,我已说完,听不听得入耳,在你自己了。我们捧红了袁红兵,袁红兵给你发个奖,你就真红了?现在袁红兵快灭了,欢迎你去跟他玩吧。你的心胸的宽度跟袁一样,但深度可就差好几个层次。恕我不恭,因为我在国外而你在国内,那么我骂你就是欺负你了,恕罪恕罪。向你道歉吧,以后我不骂你了,你爱怎么着怎么着。如果你坐牢,可以扬起虚名。如果你不做牢,可以多做一些林璋旺之类的实事。”

   

   好一份“道歉书”,与其说是道歉,不如说是卖弄和耍威!

   

   不知某君是如何“捧红了袁红兵”又是如何“灭”之的,我也没兴趣知道。苟誉虚捧与苟毁虚贬一样都是对受誉受捧者人格的不尊重。我想袁红兵不会希罕你的捧也不会在乎你的灭。隔靴搔痒赞何益,轻浮漂油捧无用,你这类人真能捧红什么人,也是“虚红”。就算你真的“捧红了袁红兵”,有牛可吹,也轮不到我来感谢和报答吧。

   

   何况,誉也好捧也好也好,只有如实如理发自内心,才值得重视才值得感谢。我多次公开表示过对苟毁苟誉、虚贬虚捧的厌恶。对老枭这样的大文化人而言,你捧也罢骂也罢欺负也罢,统统不够格!你就是磕九十九个响头叫声九十九枭爷,在枭眼里依然是愚鲁的凡夫一个,你就是要把我捧到三十三天去,我也敬谢不敏。最难消受小孩恩哪。

   

   大男人发言,如实如理,丁是丁卯是卯,字字句句掉下地都要能砸出个坑来。

   娘们似的轻轻飘地妄言虚语者,乃尚未成人的征象。尚未成人休近我,倘非大德莫抡刀。某君别说“劝”我,更别说当我朋友,连近我、读我、与我对话的资格都不具备----这里的资格,是智慧资格、道德资格。奉劝某君,在“劝劝老枭”之前,先劝自已做一个诚实、善意的人吧。在未成人之前,不管网下是否见过老枭,都恳请某君自兑诺言、把我忘了吧。

   

   四

   顺便在此布告江湖:不论当年网下是否见过面,智力或品质过于低劣者,请不要自作多情妄称枭友,也不要随意电话电邮或别的方式骚扰。前者,我丢不起这个脸;后者,你够不着这个资格。

   

   老枭少年时来者不拒,相识满天下,早已自悔“滥交”,虽然如此,认作朋友者,纵渔樵乞丐,在德智方面多少还是有些档次的。如果人品好、待我以诚,智力差点也罢了。否则冠冕最堂皇、地位最崇高、财势最雄厚、权力最强大,老枭也视如粪土鸡犬!特附《拒客启事》曰:

   

   不认儒家不要叫枭为师

   不识本性不要自称枭朋

   缺德缺智我不当你是人

   不要仗位高金多乱敲门

   

   见了英豪圣贤自当礼敬

   对于鸡羊猪犬自然怜悯

   但在尔等成人成大人前

   请不要在我前妄谈平等

   2008-1-12东海老人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东海草堂凯迪分堂:

   http://blog.cat898.com/boke.asp?donhai5.index.html

   注:文中所言“某君”都是同一个人,有人代为说情,略留薄面,姑隐其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