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一

   在网上看到“自由中国网友毕时圆回国被软禁”的消息,不禁失笑。他妈有关部门真是无聊之极,什么人都爱去骚扰一下,连毕时圆这种小手绵绵鼠腹空空的瓜娃子都不放过。乃重贴一篇旧文《狂者与妄人》(第四节有对此人的评判),希望我党多少自重一些,做流氓也做大点,老是骚扰一些肤浅丑陋得正常人都不屑一顾的傻妞,没的惹上海滩小流氓齿冷!

   

   张鹤慈见后回帖:看你恨的,不就是毕在网上和你争执?你这么狂妄,还那么在乎他的批评?你现在这么刺激他,非让他给你们过渡政府再贡献一个宣传品?

   

   二

   老枭不屑毕时圆是真的,用不着客气。但“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的呼吁也是诚的。瞧不瞧得起与希不希望对方受骚扰是两回事。便是我最鄙视的人,我也希望他平平安安的,不遭受不公正、不仁义的“待遇”。我根本没兴趣“刺激他”-----毕时圆如那么容易受到枭言刺激,也就不是毕时圆了。

   

   老枭从在乎德智双残者以及肤浅之徒的批评。既然不屑,就不会在乎。被我“在乎”、被我“恨”,是要有充分资格的。呼吁一下嘲骂几句,并不表示在乎了。比如略答张鹤慈,难道人们就会认为我“那么在乎他的批评”了么?

   

   更谈不上什么恨。《东海小语28》曾介绍:一次闲聊,某大律师曰:你与你的文章一样,没有一点仇恨。我大喜,引以为知音。因为多数读者的文字敏感度和心灵感应度普遍都很低,看我疾言厉色骂得凶恶,就以为老枭为人必定尖酸刻薄冷酷毒辣,并被怒火烧红了双眼,被仇恨填满了胸膛。他们无法感知我文字后面的温柔敦厚和平理性,无法感知我豪杰之气霹雳之声后面的赤子情怀菩萨心肠。

   

   至于“非让他给你们过渡政府再贡献一个宣传品?”云云,纯属胡猜妄测瞎联想。

   

   三

   张鹤慈年龄似乎够老,但眼晴嫩得可以。日前张鹤慈为我着想,还曾让我“少对过渡政府说三道四”,我答:

   

   “张老,说话要有凭据,训人须有资格。我至今为止对过渡政府一个字都没说。我对什么事件说不说、怎么说、何时说,要听从命令,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要尽量经得起考验的,你懂吗?那是我必须唯一听从的、至高无上的命令。个人虽重要,与之相比,个人的利弊与安危都是次要的。”

   

   (可笑的是,有熟人问我:“原以为你独来独往谁也不买帐的,不知居然还有人能命令于你。不知能命令指挥你的是哪派势力或哪方神圣,能透一点么?”对于儒者,只有良知[或曰仁义、或曰孔孟之道]才有资格命令,只有良知才配称为“至高无上的命令”,儒者一切唯良知是从,“个人的利弊与安危都是次要的”。我揭示得很明白了。未入儒门者不识自心,故不明白。)

   

   另外,张老训训晚辈还是有年龄资格的。“训人须有资格”之言收回吧。

   2008-1-14东海老人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东海草堂凯迪分堂:

   http://blog.cat898.com/boke.asp?donhai5.index.html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