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最高经典是枭文]
东海一枭(余樟法)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高经典是枭文

   最高经典是枭文

   

   

   中国在能够输出价值观之前不会成为一个大国,

   男人在能够致得良知而输出思想、智慧和仁爱之前,

   不会成为一个大人和大文化人。

   -----题记

   

   一

   枭文一字一句,皆十足真心、亘古良知所发,意深蕴厚,狮吼龙吟,枭言枭语乃美言、大言、寓言、哲言,乃真语、实语、如语、不异语,非世间文人的蛙鸣蝉噪比。 然而,看玉为石,世间常态。有个叫文稼的网民曰:

   

   “我看不起他的文字,不知道天天制作那么多出来要干啥?这就是我以前把他敬为四大“民主八股”的原因。警醒世人、吹响号角、启蒙社会,跟他有啥关系?”

   

   文稼之流哪里知道,枭文不仅“警醒世人、吹响号角、启蒙社会”而已,其哲思妙理和字里行间充溢的和善快乐智慧宽容诸精神,都是兹时兹世无人可及的。看不起,是因为看不懂。

   

   岂有井蛙知大海,原无小鸟恋佳人。“毛嫱丽姬,人之所美也,鱼见之深入,鸟见之高飞。”(《庄子•齐物论》)如果鱼鸟与英雄一样懂得爱美人,如果文稼之流“看得起”枭文,那才奇怪。

   

   二

   谓予不信,信手摘两段关于良知的枭言一试。

   

   一、“良知非一非异,与真如类。非一,人人皆有良知故;非异,人人良知相通故,功能体性相同故。良知与真如相似,但不完全相同,与真如比,良知多了“一点生气”:良知生生不息新新不已故,无为而无不为故。”

   

   二、“简而言之,宇宙万相万法有生必有灭,唯独良知不同,兼具生生、新新的变易而又永恒无灭的双重特性,乃常住真实之法。佛性真如不灭,良知亦无灭,此是儒佛两家最高之道的共同;良知生生,真如无生,此是儒佛两家最高之道的岐异。”

   

   良知,道德之根、人类之本、万化之源也。它是儒家学说的核心,也是一切知识学问的头脑,良知问题是人世间最为重要和根本的问题。古今中外圣哲谈到良知,绝大多数皆停留在表层、意识层面,王阳明谈得最深了,但与老枭相比,深度还是有限。上述老枭所体悟的境界,王子就未能抵达。至于那些所谓知识分子们,左也好右也罢,尽管满口良知不断,其实没有一个人真知道良知是什么,全都连良知的影子都没梦见,全是眼茫心盲的瞎汉。

   

   关于良知,我在《本体二论》、《坐入真如色空空,行看良知光赫赫-----真如之争和儒佛之异》、《关于良知答客难》及《东海难不倒》系列中有所论述,当在东海之道“三转”时予以深阐。仅上述两段,别说文稼之流所知障深重的“识字的愚民”了,网江湖上能读懂的纵有也不会超出十个。如真有人读懂了,全面透彻解悟了,其“证量”、“道级”已相当高,足为一代大师矣---也就取得入东海之道“小乘”之门的资格。

   

   三

   无论谈什么问题,形上形下我都是谈得最透最彻的。我写下或将写下的新诗旧诗长文短文,可谓“化平淡为神奇,寓神奇于平淡;化丑拙为美好,示美好于丑拙;显庄严于诙谐,现慈悲于揶揄。”

   

   枭文乃是这个时代的最高经典,很多是值得细读深读背诵下来以便持久享用的,如果泛泛过目,那真是牛饮龙井、火入书山矣。之所以“最高经典是枭文”,是因为字字句句皆自至正至圆的良知所流出。良知才是万化之源、万德之本、原则中的原则、核心中的核心也。

   

   一般人“看不起”,正说明枭文非同一般。别说这辈子了,即使再过一大劫,文稼之流也不配听我说话,更不配与我对话----这些话,其实是“答”给看得起、看得懂的人看的。偈曰:

   

   酒龙诗帅,文章绝代。随心所欲,不违矩戒。

   赤子情怀,圣哲心态。善止南山,智深东海。

   不是真龙,岂能海带?不是大雄,岂配枭派?

   人皆争胜,汝难求败。独立拈花,谁能领会。

   

   可笑的是不少人一边再三表示看不惯老枭、“看不起”枭文,一边对老枭多年前说过什么话、骂过什么人记得烂熟,可见不仅明评明批、而且暗看偷看者大有人在。难怪仅博讯一处专栏的点击率多年来便持续地以每天成千上万的速度增长,一天等于或大于其它名家一年呢。呵呵。

   

   四

   鲁凡网友紧跟文稼屁股曰:老枭的手稿,漫坛遍网,但有几个人关注评说?咱们如果真捧老枭,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捧到牢里去,那样满世界都会搜集研究枭著。我们再凑银子贿赂牢头,老枭少受皮肉之苦,就不至于象小高那样只挺600小时。那样一来,老枭就能超越黄翔严正学,大文豪、大总统、大儒、大酒徒、大美男...少说也能弄个诺贝尔文学奖和平奖双丰收。老枭坐牢,就像金砂入炉,就缺一炼了。

   

   或许有些人需要到牢里去,他的作品才会引起重视,枭文本身散发出来的思想智慧之光,既使暂时受到遮蔽,终将穿云破雾而出,自有“满世界搜集研究枭著”之时----从我个人角度看,我写出来了,就完成了。满世界搜集研究也好,无人问津也好,与我痛痒不相干矣。

   

   其实枭文关注度之高,只怕是网无前例的了。至于评说,那是要有相当的实力才行的----枭文评说者不少,象文稼一再强调“看不起他的文字”,不也忍不往要评说一番么?可惜绝大多数人限于水平很难评得中肯、说到点子上,不论赞成反对,多不过胡评乱说而已,恶棘装文稼、蠢瓜装大葱而已!

   

   顺及:上面所引是鲁凡网友《合伙把东海一枭捧到牢里去》中的一段。看来,一些人等我入狱都等急了。如果老枭坐牢有助于中国民主化,我何吝一坐?又何必他人“捧”才去坐?只是中共让不让我坐,由不得我耳。这里只论“文”,不谈“狱”。关于坐牢问题,请阅老枭近作《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2008-1-7东海老人

   民主论坛 上载:[2008-01-07] 修订:[2008-01-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