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主页]->[大家]->[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南山禁闭(绝句四首]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著名网络异议人士姜力钧先生刑满出狱
·异见人士姜力钧 被判入狱四年
·人权组织呼吁中国释放姜力钧等网路言论被捕者
·旧文重发:李毅兵到底是人还是鬼?
·小考世遵兄:GCD是什么?
·狱中过年(秦城诗存)
·〔西江月〕一夫奋进九州同
·狱中图谱 (南山诗稿)
·秦城诗存:木兰花
·房子空了 追念好友杨春光
·春光谈组党的意义与教训(遗作)
·走秦城
·忆南山 赠范曾先生
·重温刘世遵先生《《忆广场战友》》
· 坚决支持惩治大汉奸!
·三八节----向中国大陆所有入狱良心犯的妻子们致意
·履危临难志更坚(外一首)
·山坡羊;忆秦城
· 怀念一只喜鹊
· 戴着镣铐散步
·一寸阳光
·遥望爱琴海——致铁闸下的力虹
·木兰花 难忘秦城又一年
·作者简介
·请国内朋友注意
·贺伟华兄请进!
·向安均兄问好!
·枭兄你好
·腐朽深处是新生
·清明感怀 秦城绝句四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1)
·幽怀无限付东风(七律)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2)
·》 声援过后,我们应该为"钉子户"做些什么
·三千弱水可行船
·忆秦城 雪
·拯救
·永远支持《民主论坛》!
·生查子 《秦城诗稿》
·铁窗漫笔(之3) 狱中随想录
·〔鹊桥仙〕四平街怀古 读《林彪全传》有感
·断肠总在正三更 《秦城诗稿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 4)
·让我们把目光移向王森们!!!
·黑暗深处是黎明 《秦城诗稿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5)
·短歌行 笑傲江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6)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七)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8
·辽宁民运朋友欢迎杨建利博士出狱
·哀林公(七律)
·咏谭嗣同(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九
·秦城绝句二首
·忆秦城 绝句二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一
·多行不义必自戗(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
·赠许良英先生与德丰
·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一七令
·人在高墙电网中(外一首
·五月的草地
·为母亲生日作(七律)
·“违法上访”被“依法严查”--来自我家乡辽宁的报道
·雨夜抒怀(秦城绝句二首)
·十二笔勾
·寻找李万姬(笑话一则)
·窗外
·力的方式
·秦城204-216
·满途泥泞自鞭身(外一首)
·柿子红了
· 胸藏丘壑天地宽(外一首      
·铁窗漫笔(之12)
·陈子明:中国的民主:从说到做
·吾与群贼不共天(外一首
·十了八年
·卜算子.忆屠城
·咏李白、杜甫
·无人与我共良宵(狱中诗存)
·天黑了
·如果
·军事基础:中国国防概况
·军报:信息网成敌人进行思想渗透政治策反媒介
·石雨哲:到处是生活——读姜力钧先生《柿子红了
· 中国反击“东突”十七年
·冷眼
·天净沙 (狱中诗存)
·抗议中共当局枉判郭飞雄!!!
·苟利国家不避死(外一首)
·天河感怀二首
·敦促辽宁省委、省政府严肃理性处理蚁力门事件的公开信
·自题小像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4)
·给父亲 (狱中诗存)
·给父亲 (狱中诗存)
·题《心灵鸡汤》(狱中诗存)
·一重花 中秋望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山禁闭(绝句四首

   

   

   

    前言:2004年7月27日上午11点,我因"违反监规",被锦州南山监狱当局宣布关押禁闭15天,直至2004年8月9日下午2时,因在禁闭期间"表现良好"被提前一天解除禁闭。

   

    南山监狱禁闭室属锦州南山监狱的严管监区,紧邻我们所在的特管队,在整座监狱的东北角。这个严管监区大约有15间禁闭室,是专门给不服监狱管理的服刑人员准备的。据说,我们特管队的二楼也是严管队的一部分,在那里关押禁闭的,需要"抱凳",就是让违反监规的服刑人员整天抱着一个大铁凳子,用手铐和脚镣把他固定在那里,还有专人看管,防止自杀。

   

    我所在的禁闭室不知道是几号,在一排禁闭室中央的位子。这里的一举一动,从对面的监控室里看得清清楚楚。禁闭室是个上下垂直井子型的,上面是个玻璃罩,有一扇小窗,棚顶有一盏长明灯。禁闭室大约有四平方米的面积,木质地板可以当床,室内有厕所、自来水。

   

    整个监区在建筑时不知是出于何种考虑,在十几米高的屋顶还用一种彩瓦在上面罩了一层,夏天的时候密不透风。锦州的七月正是盛夏酷暑,前两天的天气预报说这几天是几十年不遇的罕见高温。

   

    一天下午,胡队长和臧队长值班,臧队长一进来就拿着脸盆毛巾冲凉去了,胡队长手里拿着温度计,站在院子里破口大骂:这里都50多度了,还让人活不啊?真是的,那一层塑料彩瓦罩在房顶上,简直就是蒸笼。

   

    特管队每天派四名服刑人员在这里"照顾"我,白天黑天两班倒,因为天热,他们几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中暑,其中,刘闯、李长河、何新最为严重。没办法,根据监狱的指示,他们不许离开这里半步。

   

    在这期间,由于怕我在禁闭室里营养不良,我的好朋友刘世尊(中国民主党秘书长、党建研究所所长,因"颠覆国家政权"被判刑六年。)多次找到监狱当局,要求买炒菜给我送进去,被告知不允许;要求送两块红方进去,也遭到干脆拒绝。

   

    由于中暑,我的心脏病、高血压都不同程度加重,我申请提前解除禁闭,都被狱警刘治国以种种理由拒绝;这期间,我曾经两次绝食抗议,两次都被刘以"鼻饲""灌食"相要挟,而我又不甘心就这样死在共产党的监狱里,当时还没有抱定必死的决心和勇气,最终被迫自动放弃绝食。

   

    别人告诉我,当年威震海内外的著名辽阳工运领袖肖云良,因为抗议监狱当局的管理,就被关押在禁闭室里长达半个月,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因为姚福信肖云良在这里长期和监狱当局进行毫不妥协的斗争,最后,他们被辽宁省监狱管理局从锦州监狱调到条件更为艰苦、环境更加恶劣的中国劳改城——辽宁省凌源监狱。

   

    在禁闭室关押的14天时间里,我用铺板里的一段铁线在墙上写了几首绝句,没事的时候就想办法记在脑子里,没想到,出来的时候还真凭记忆想起来四首,并录在笔记本上。

   

   

    一、

   

    井字小屋近四平,

   

    头顶孤悬一盏灯。

   

    伶仃一人熬暑热,

   

    桑拿外面是蒸笼。

   

   

   

    二、

   

    辗转千番人不眠,

   

    情思万缕魂梦牵。

   

    高墙万仞难隔阻,

   

    君心已过调兵山。

   

   

   

    三、

   

    不见日月不见星,

   

    莫问圆缺或阴晴。

   

    与世隔绝成一统,

   

    安知天外雨兼风?

   

   

   

   

   

    四、

   

   

   

    囚在南山一隅中,

   

    养性修身余念空。

   

    卧薪尝胆披艰苦,

   

    越甲吞吴虎出笼。

   

   

   

    2004年7月27日至8月9日于锦州南山监狱禁闭室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