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主页]->[大家]->[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声援朱文娜,推动中国新闻立法]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拯救
·永远支持《民主论坛》!
·生查子 《秦城诗稿》
·铁窗漫笔(之3) 狱中随想录
·〔鹊桥仙〕四平街怀古 读《林彪全传》有感
·断肠总在正三更 《秦城诗稿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 4)
·让我们把目光移向王森们!!!
·黑暗深处是黎明 《秦城诗稿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5)
·短歌行 笑傲江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6)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七)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8
·辽宁民运朋友欢迎杨建利博士出狱
·哀林公(七律)
·咏谭嗣同(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九
·秦城绝句二首
·忆秦城 绝句二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一
·多行不义必自戗(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
·赠许良英先生与德丰
·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一七令
·人在高墙电网中(外一首
·五月的草地
·为母亲生日作(七律)
·“违法上访”被“依法严查”--来自我家乡辽宁的报道
·雨夜抒怀(秦城绝句二首)
·十二笔勾
·寻找李万姬(笑话一则)
·窗外
·力的方式
·秦城204-216
·满途泥泞自鞭身(外一首)
·柿子红了
· 胸藏丘壑天地宽(外一首      
·铁窗漫笔(之12)
·陈子明:中国的民主:从说到做
·吾与群贼不共天(外一首
·十了八年
·卜算子.忆屠城
·咏李白、杜甫
·无人与我共良宵(狱中诗存)
·天黑了
·如果
·军事基础:中国国防概况
·军报:信息网成敌人进行思想渗透政治策反媒介
·石雨哲:到处是生活——读姜力钧先生《柿子红了
· 中国反击“东突”十七年
·冷眼
·天净沙 (狱中诗存)
·抗议中共当局枉判郭飞雄!!!
·苟利国家不避死(外一首)
·天河感怀二首
·敦促辽宁省委、省政府严肃理性处理蚁力门事件的公开信
·自题小像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4)
·给父亲 (狱中诗存)
·给父亲 (狱中诗存)
·题《心灵鸡汤》(狱中诗存)
·一重花 中秋望月
·窗外 阳光一片黑暗
·任畹町:威武金刚,悲凉之美——记姜力钧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2)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3)
·怀念春光
·秦城绝句二首
·卜算子 忆秦城
·卜算子 忆秦城
·黑暗来临
·欲览奇峰高处行 狱中绝句
·屠宰场(诗歌)
·月光之下——赠宁先华
·未经冰雪难坚劲(外一首)
·印象——卡斯特罗的古巴
·   独驾扁舟过险滩 (外一首)
·独坐牢中向壁吟(外一首)
·狂澜险处心不惊(外一首)
·寸光过后又凄凉(外一首)
·秦城四季不吹风(二首
·咏李大钊(狱中绝句二首)
·独倚危栏小山中(狱中诗二首)
·支持朱文娜、保护记者、捍卫新闻自由权
·法人杂志总编辑王丰斌就记者遭警方拘传事件发表声明
·朱文娜:我不会向非法的打击妥协!
·声援朱文娜,推动中国新闻立法
·但期新雨净尘沙(狱中绝句二首)
·一切从这里开始
·笑翻野史赋闲愁(二首)
·〔忆秦娥〕秦城感怀
·极目千里天地悠(二首)
·秦城代代有奇冤(二首)
·信箱作废紧急声明!
·感怀元宵节(七律)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15)
·感怀元宵节(七律)
·关于自由的向往(狱中诗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声援朱文娜,推动中国新闻立法

    记者因舆论监督报道遭拘传续:称不接受口头道歉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1月11日12:58 大江网-新法制报

    朱文娜,36岁,1995年进入媒体工作,现任《法人》杂志社编辑部主任

     核心提示

   

      因职务行为,朱文娜成为被警方立案拘传的记者“第一人”,这都缘于她的一篇舆论监督报道。

     1月1日,《法人》杂志刊发了朱采写的《辽宁西丰:一场官商较量》,报道了西丰县商人赵俊萍遭遇的官司。该报道涉及辽宁省铁岭市西丰县县委书记张志国。

     1月4日,西丰警方以“涉嫌诽谤罪”对朱文娜立案调查,并进京拘传,此事引起社会强烈反响。1月8日,西丰警方对朱文娜正式撤销立案、撤销拘传。

     “我不会接受口头道歉,我的律师已去西丰取证,我要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权益!”1月10日,朱文娜在《法人》杂志社办公室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朱文娜事件”时间表

     ●1月1日《法人》杂志刊发记者朱文娜采写的文章《辽宁西丰:一场官商较量》。

     ●1月4日西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李福路与县委政法委书记周静宇赶赴北京,要求《法人》杂志澄清事实真相。

     ●1月4日下午5时西丰县公安局多名警察到《法人》杂志社,称朱文娜涉嫌“诽谤罪”已立案,要将其拘传。

     ●1月4日下午得知遭拘传信息,朱文娜到友人家暂避。

     ●1月7日新京报等多家媒体报道《记者报道辽宁西丰官员负面新闻遭警方拘传》。

     ●1月7日下午朱文娜向中国记协提交相关材料。

     ●1月8日朱文娜回单位上班。

     ●1月8日下午西丰县公安局召开会议决定,对朱文娜撤销立案、撤销拘传。

     ●1月9日中午《法人》杂志总编辑王丰斌代表杂志社就朱文娜事件发表声明。

     ●1月9日下午3时西丰县委县政府指派相关负责人赴北京,向法制日报社表示道歉。但并未与朱文娜见面。

     最新进展

     “我要拿起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的权益”

     新法制报:8日,西丰警方撤销对你的拘传立案。作为当事人,你怎么看?

     朱文娜:在预料之中吧。媒体、法学专家、网友,大家都认为西丰县的做法是非法的,那他们撤销立案就是理所当然。

     新法制报:西丰县方面已指派相关负责人到北京,向你和你单位表示了道歉?

     朱文娜:据说是西丰县公安局的人来了,他们是直接和法制日报社接洽的,并没和我见面。

     新法制报:但你说并不接受口头道歉,是这样吗?

     朱文娜:至今我没有收到面对面的道歉,他们的道歉还是我从报纸上看到的,我也不会接受这种道歉。当初,西丰县公安局因为那篇稿子,以“诽谤罪”对我立案、拘传,现在又以“认为不妥”的理由撤销立案、撤销拘传。他们这样做对我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这不是一句“不妥”就能消除的。

     新法制报:你要起诉西丰县县委书记张志国,目前有什么新的进展吗?

     朱文娜:我已聘请了律师。我的律师已经去了西丰,会进行调查取证,我要拿起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的权益。具体进展,我还不是很清楚。

     新法制报:作为当事人,有没有想过此事会如何收场?

     朱文娜:目前还不好说,但拘传这个事情,应该算是告一段落了。

     惊恐4天

     “我想早点恢复正常的生活”

     新法制报:从4日下午获悉被西丰警方拘传到8日撤销立案这4天,你是怎么度过的?

     朱文娜:我一直住在朋友家,不敢回家。第一天,有点惊恐不安,作息也因此受影响,可以说是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后来就慢慢平静下来了。

     新法制报:原本是你2008年的第一个周末,不料却是在惊恐中度过。如果没有这个意外,你原本是怎么计划过这个周末的?

     朱文娜:和丈夫一起,带着小孩去郊外散心。但一切都被这事打乱了。

     新法制报:这几天,你考虑最多的是什么?

     朱文娜: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能使自己的权利不受非法侵害,稍具法律常识的人就知道,他们这么做是违法的。我的生活完全被打乱了,我上有父母,下有小孩,而且小孩今年马上就要中考了,我想早点恢复正常的生活。

     新法制报:害怕过吗?

     朱文娜:嗯,比较害怕。

     新法制报:主要担心什么?

     朱文娜:我的这次采访报道,是正常的职务行为,但却遭到他们的打击报复,这很令人震惊。对我立案调查,在北京还好,我相信这边的水平,但如果把我带到西丰,谁知道我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

     如果是合法的程序,那还并不可怕,你想,他们都可以非法拘传我,我怎能想像到那以后,还有什么“可以保持沉默”之类的合法权利,怎么会受到合法、公正的待遇?另外,如果因为报道被指控诽谤而被拘传的先例一开,以后保不准会发生在哪位同行身上,这样的话,整个记者行业的处境堪忧!说不定哪天你也会被拘传。

     新法制报:最初你“怕被他们抓走”,但4天后的1月8日,你回单位上班,是什么原因导致变化?

     朱文娜:这件事经媒体报道以后,已经从我个人的事情,发展成为全国关注的公共事件,许多媒体纷纷报道,专家学者也发表观点,让我越来越坚信,他们的做法就是非法的。

     新法制报:什么让你熬过了这惊恐的4天?

     朱文娜:是亲朋好友、领导同事以及同行和广大网友给我的支持。我每天接到无数的电话和短信,手机都快打爆了(笑)。

      从业经历

     “舆论监督报道采访常遭阻挠”

     新法制报:什么时候到《法人》杂志工作的?之前从事什么职业?

     朱文娜:我是去年9月到《法人》杂志社工作的,《法人》杂志隶属于法制日报社。1995年,我从中国新闻学院毕业后,就进入《法制日报》总编室工作,先后在社会部等部门工作过。我大学第二个学位学的就是新闻。

     新法制报:算下来,你从事新闻行业也有10多年了。像“西丰官商较量”这样稿件,你经常做吗?

     朱文娜:以前也做过一些舆论监督的稿子,但到《法人》杂志后,因为我们的杂志定位是做企业家的法务参考,主要是报道企业家这块,“西丰官商较量”这篇稿子,赵俊萍本人就是企业家,他遭遇法律问题,选题符合我们杂志社的定位。

     新法制报:之前做过舆论监督报道吗?

     朱文娜:原来在法制日报时常做。

     新法制报:平时舆论监督采访,都会遇到怎样的困难?

     朱文娜:对一个记者来说,做舆论监督采访,被监督对象不接受采访,阻挠采访等情况很常见。像西丰这个稿子,我在西丰调查女企业家因短信涉嫌诽谤的案件时,我到县委办公大楼,并未见到张志国本人。我留下了采访提纲和联系方式,但对方一直没有回应。

     新法制报:10多年的从业经历中,以前曾遇到过类似事情吗?

     朱文娜:记者被殴打、记者被告上法庭这样的事情,我在报纸上看到过,但我从未遇到过。因为报道负面被指控诽谤而被拘传,这是我第一次遇到,也应该是我们记者行业的第一例吧。

     “被迫”出名

     “希望此事能推动新闻事业发展”

     新法制报:当时是什么原因让你选择新闻这个行业?

     朱文娜:因为我喜欢。我性格外向,是一个比较直率的人。

     新法制报:从事新闻行业之前,在你的心目中,记者是一个什么样的职业?

     朱文娜:一个比较自由的职业,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职业。记者可以接触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正面的、负面的、别人看得到和看不到的,记者都可以接触。记者这个职业可以丰富一个人的人生阅历。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是好多记者的座右铭。但现实中,落到实处的各不相同。

     新法制报:你的新闻工作方向是什么?

     朱文娜:我想成为专家型的记者。就像我们现在一样,做涉法报道,自己首先肯定就要懂法。

     新法制报:《法人》杂志的声明中说,舆论监督报道遭遇诽谤立案,新闻记者遭遇警察拘传,这不仅是新闻媒体的悲哀,更是现代法治社会的一个耻辱。你怎么看?

     朱文娜:有人说记者是“无冕之王”,但现在要这样称呼我们还很不恰当,特别不合适。这与现实有关。

     批评报道、负面报道非常难做,好多地方喊出“防火、防盗、防记者”这样的口号,许多被监督的单位和个人把记者当作社会的对立面。其实,我们的报道,不是为了个人利益,也不是为了某些人的利益,监督的目的都是为了事情的解决,为了促成和谐的社会。事情发生了,你不接受监督,不让报道,不把事情解决,这有可能酿成更大的悲剧。记者不是社会的对立面,我们人民的喉舌,舆论监督,不是为了增加更多的麻烦。

     新法制报:经历此事,你有没有什么想对全国同行们说的?

     朱文娜:大家非常关注这事,给予了我很大的支持,我非常的感谢。但此事也折射出,我们新闻行业记者的报道权、监督权在现实生活中,还会遇到很大的阻力。希望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能得到圆满解决,今后再也不会发生在同行们的身上。

     此事如果得到妥善解决,说不定会推动我们新闻事业的进步,反之,则今后的记者会更被动,尤其是搞舆论监督那就岌岌可危。

     新法制报:曾想过自己会出名吗?

     朱文娜:没想过。更没想到以报道别人为职业的自己,最终却因为一个报道招来警方的非常规拘传,成为别人报道的对象,成了全国舆论关注的焦点。这个出名来的有点“被迫”。我倒希望此事能推动新闻事业往更好地方向发展。

     坚定信念

     从没想过放弃新闻职业

     新法制报:在你最难过的时候,可曾想过放弃这份职业或者改行?

     朱文娜:从来没想过。

     新法制报:拘传撤销时,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朱文娜:我就是想马上回到正常的生活。马上月底了,要为我们新的一期杂志找选题,还有别的选题要做。

     新法制报:如果今后还遇到类似的线索,你还会采访报道吗?

     朱文娜:如果今后遇到类似有新闻价值又符合本刊定位的线索,肯定不会放过。

     新法制报:如果您再遇到被拘传的事情,还会害怕吗?

     朱文娜:(笑)我坚信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

     □文/记者刘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