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东瀛之旅:中日对照浮想]
陈破空文集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瀛之旅:中日对照浮想

因为商务,第一次踏上前往日本的行程。这是我期待已久的旅行,渴望了解这个神秘的国度。与纽约相比,东京气温略高。十一月底的纽约,已经是冬季的感受,但到达东京时,却还是深秋时节。

   东京,从细处感受日本

   飞机在夜间到达,灯火正辉煌。置身成田机场的初步感受,是日本式的细腻服务。沉重的行李,转车时,竟有服务生从你手上接过去,尽管服务生普遍瘦小,动作却干净利落。服务生忙碌地奔跑,但几乎在每一个他或她的脸上,都写着微笑,鞠躬礼随处可见。出入机场的巴士,都标有时刻。日本人绝对守时。

   成田机场距东京市中心,有一个半小时车程。借此浏览窗外夜景。马上留意到,日本交通,车辆和行人靠左行。据知,在亚洲,只有曾经是英国殖民地的国家和地区,车辆和行人才靠左行。日本不曾做过英殖民地,何以例外?我思忖,日本民族善于学习,大概是在“明治维新”年代,大举学习英国,连“车辆和行人靠左行”这一条,都照搬了。这个猜想,随后从日本朋友那里得到验证。与美国相比,日本的道路相对窄小,大概与日本国土狭小有关吧?随后,我体会到,日本人虽然富有,但却极其节约。道路不宽,却井然有序;旅馆房间窄小,但应有尽有;唯独水资源丰富,也并不浪费。

   久闻东京银座大名,所以第二天一大早,便和同事前往游览。但仅仅从外表上看,银座却有些令人失望,无外乎高楼大厦,与世界其他大城市相比,有何区别?当地朋友告诉我,银座是商业区,只有在晚上,才能体会到灯火阑珊或灯红酒绿。原来去错了时间。又被旅日华人朋友告知,看日本,要看细处。

   是的,区别在于细处,区别在于人。日本人似乎有“洁癖”,把每一条街道,都打理得一尘不染。人们勤于工作,街上并无闲人。日本人处处展现的微笑和耐心,常使我感叹:日本人的脾气怎么这么好?日本治安一流,所到之处,绝无安全顾虑。偶尔见到的“通缉令”,竟是关于“赤军”,三十多年前就遭到通缉的毛主义极左暴力分子(其头目重信房子浪迹世界之后,于2000年落网)。

   隔日参访明治神宫。多座巨大庙宇,掩映在茂密高大的绿树丛中。庙宇一律是褐色的木制结构,树木则是采自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珍贵名木。褐色木柱,白色墙壁,幽绿森林,典型的日本色调。明治神宫,是日本人为纪念和供奉一代名君明治天皇(1867至1912年在位)和昭宪皇后所建,构成东京市中心最大一片绿地(70公顷)。

   明治天皇,以其闻名于世的“明治维新”,雄标日本史册。在位期间,先后经历“大政奉还”(军人执政的德川幕府将国政归还天皇)、日清战争(甲午战争)、日俄战争、设立内阁、制宪、选举国会、经济改革,等等。极大地推动了日本的西化和现代化,使日本成为除西方之外,最早实现宪政(1890年)的东方国家。日本因此迅速崛起,跻身世界强国行列。

   还政,不是复辟,而是实现君主立宪制改革,明治天皇的远见和明智,无与伦比。徜徉在高大幽深的林木和宏大安详的庙宇之间,我思绪飘远。日本近代史上的两次和平转型,与中国近代史上的两次流血变迁,形成日本进步与中国落后的逆转。

   1867年,当日本各地“倒幕”风声四起的时候,末代将军德川庆喜主动请辞,将政权和平交还天皇,军人统治结束;1868年,天皇军与幕府军对垒于江户(东京),大决战一触即发,两派却最终达成“以国家为重,一致对外”的和平协议,幕府军和平献城,日本国政统一,“明治维新”顺利登场。

   1898年,在中国,光绪皇帝和维新派推动“戊戌变法”,却遭到以慈禧太后为首的保守派政变弹压,“百日维新”于流血中夭折;1911年,百般拖延君主立宪改革的满清王朝,招致民众起义,清廷葬身于革命洪流,中国在流血中走向混乱。

   和平与流血,中日道路不同,结局迥异。一个世纪之后,当日本早已成长为成熟的民主化和现代化国家之时,中国仍然在流血:1989年,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保守派,出动三十多万军队,用坦克和机关枪,血洗京城,活生生扼杀了中国民众高涨入云的民主呼声,并极可能使中国丧失了最后一次和平政改的机会。

   近代中国落后的根源,究竟是因为中国天生贫弱?列强侵凌?还是因为中国当权者的自私与荒唐?答案不言而喻。

   上世纪上半叶,日本国政再度为军人垄断(也是明治维新期间“政改”不彻底留下的最大隐患),终至发动全面的对外侵略战争,为日本铸成历史大错,几乎亡国。美国击败并占领日本后,强制改造日本,使后者成为走和平道路的民主国家。日本自战争的废墟上再度崛起,真正的“和平崛起”,很快又成为位居世界第二的经济巨人。

   美国和日本,西方和东方最成功的典范。但细究其成功的要素,却大相径庭。美国的成功,以多民族为基础;日本的成功,却是单一民族的杰作。美国的成功,主要表现为开放的世界性;日本的成功,除了开放的世界性,却也保持了深重的东方传统;美国的成功,基于“个人主义”的张扬;日本的成功,却在于“团队精神”的发挥。但共同的要素却是:宪政和民主。很难设想,如果不曾确立宪政与民主,不论美国还是日本,怎能拥有今日的富裕和安稳、强大与和融?

   明治神宫的近旁,是原宿,东京年轻人喜欢光顾和聚集的地方。精美的服装、首饰和礼品等,色彩鲜艳,琳琅满目。再次发现,日本女孩子,大都精于打扮。穿戴极尽时髦。那种在各式裙裾与长袜高靴之间、袒露白皙玉腿的摩登女郎装束,原来出自日本。脸上化妆较浓,还大都涂抹腮红。友人介绍,日本女性的观念是,如果外出不打扮,会被认为欠缺礼貌。日本女性,恐怕是世界上妆扮得最漂亮的一族。大概因于此,在日本街头熙熙攘攘的人潮中,美女的比率,显得出奇的高,颇有些让人目不暇接。

   大阪,艺术家的居酒屋

   搭上子弹头状的新干线,前往大阪。错落有致的民居和似曾相识的田园风光,在车窗外飞掠而过。两个半小时,就穿越了五百公里。列车员前来查票,有两名旅客靠窗熟睡,列车员竟没有叫醒他们。“难道他们睡着了,就不会被查票吗?”我问身边的日本同事。后者解释说:日本人的习惯,是尽量替他人着想,尽量不打搅他人。既然他们睡着了,列车员就不便打搅。在这个解释背后,我还想到一层:这毕竟是一个诚信的民族,大概没有人怀疑谁会逃票。

   大阪的地铁,如东京一样,人流滚滚。我想,如此密集人潮,放在许多国家,恐怕都是一个灾难,然而,在日本,却是如此的井然有序。日本人早已被组织起来,无所不在的秩序和团队精神,应是日本强大的根基。

   在旅日华人女作家燕子的引导下,我有幸见识了一位叫做岩男进的日本艺术家开设的“居酒屋”,就在大阪小巷深处,他自家楼下。据说,他登台演出时,观众上万,粉丝遍地。此时,他和妻子在自家小小的居酒屋里,埋头为客人制作各种精美的日本小吃,并奉上他们自酿的温酒。客人越来越多,夫妻俩手脚不停。异常忙碌,脸上却总能保持谦和的微笑。大多是熟客,一边品尝美味佳肴,一边与夫妻俩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燕子告诉我,日本的许多餐馆酒家,都拥有自己的熟客,客人与业主之间,成为经久的朋友,客人对业主无话不说,连跟家里人都不说的话,也可以道与业主,视彼此为心灵之交。

   在这间居酒屋,巧遇一群日本左翼作家。他们对日本现实持批评和否定态度,对中国“发展很快”和“经济成就”感到鼓舞。原来,他们怀抱社会主义理想,数十年如一日,不忍放弃。中国不倒的“社会主义旗帜”,成为他们最后的希望。当我告诉他们中国贫富分化、贪官污吏丛生、中共专制独裁的中国现实时,他们或者沉默不语,或者顾左右而言他。在燕子暗示性的阻止下,我没有再说出下面的话:殊不知,今天中国的经济“成功”(如果算得上“成功”的话),乃是放弃社会主义而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结果。面对今日中国,又能到哪里去寻找他们怀抱的“社会主义梦想”呢?

   听说我从纽约远道而来,居酒屋的主人停下手中的活计,操起吉他和口琴,为我演奏一曲。就在兼作厨房的吧台后,这位刚才还异常忙碌的厨师,摇身一变,成为一名从容不迫的艺术家,声情并茂地边弹边唱。理想和现实的交响,就回荡在这家小小的居酒屋里。多么自在的人生!我心生感动,也心生羡慕。

   说到燕子,这位才华横溢、姿貌出众的中国女作家,竟是一位惊人的“日本通”。她不仅操一口流利的日语,而且对日本文化了如指掌、融会贯通,不论日本历史文化,还是社会生活中的大处小节,她都能提供精确的解析,每令人耳目一新、恍然大悟。

   京都,传统与现代的浑成

   周日,燕子和她的日本丈夫山田正行博士陪同我游览京都。任职奈良教育大学的山田教授,兼任日本“奥斯威辛和平博物馆”理事长,致力于世界和平事业。经济收入不算丰裕,山田教授却热心援助中国山区的穷孩子。燕子说,每当山田教授从中国山区回到诸如上海一类大城市,看到有人大吃大喝,极尽奢侈浪费,他就感到难过,他不解:为什么?中国富裕的城市人无视穷苦的乡下人?为什么?中国富人不把他们的财富捐给穷人?中国富人为什么活得那般心安理得?

   三面环山的京都,作为日本的首都,长达1200年,可谓正宗日本历史与文化中心。这座古老的日本都城,如今,成为传统与现代的绝妙融合。

   燕子夫妇首先带我参观京都车站,巨大而繁复的钢架结构,四面延伸,耸入云端,令人有置身迷宫之感。原来,京都车站的设计,呈谷状,中央大厅相对狭窄,但往上看,就愈加开阔,犹如巨大山谷。建筑里,还综合有百货店、美食街、艺术中心、旅馆等。踏上一部接一部的电扶梯,向上攀登,似乎没有尽头。终于登上这座现代感十足的建筑之顶,展现的,又是日本式的庭园,称为“太空广场”,可以俯瞰整个京都。京都车站,被誉为现代车站的“经典之作”或“极致代表”,确令人叹为观止!

   为保持古都风貌,京都禁建高楼,京都车站及其对面的京都塔,是唯独的例外。俯瞰之下,都是古朴的街道和庙宇。下到车站大厅,碰巧赶上了一场日本式婚礼。白纱新娘和西服男子,被簇拥在身着艳丽和服的妇女们和身着深色西装的男人们之间。新娘新郎鸣钟为誓,结为良伴。

   与外地相比,更多京都女子身着和服,尤其在通往清水寺的山路上,还没有看到山上美景,艳丽的和服女子,早已构成亮丽景观。据燕子夫妇介绍,京都政府鼓励女子穿和服。身着和服的女子,外出乘坐交通等,可享受折扣或其他优惠待遇。为了保持传统,日本人可谓用心良苦!道路两边,有精美的陶器店、扇店、花店等。有的店门口书着“民间国宝”四字。燕子说:这是日本社会对民间手艺人的承认,如果手艺人技艺非凡,将被天皇册封并以御笔亲题为“民间国宝”,代代相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