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曹维录博文
[主页]->[百家争鸣]->[曹维录博文]->[春的联想 ]
曹维录博文
·春的联想
·假如给我三天的自由
·灭绝善良是人类的自杀行为
·饥荒年代:无法忘却的记忆
·王庆坨镇:中国饥荒的缩影
·我新结识的右派朋友
·马西忠逝世祭
·冬的断想
·朋友和我谈新加坡印象
·“六.四”前后的日子里----为“六.四”十七周年而作
·民主就是民主,不分东式西式
·小议新闻的公平与正义
·邓牧文章似预言
·各地官商在圈地活动中从农民手里抢走多少钱?
·没有什么比自由更重要----评俄罗斯《消息报》的一篇文章(之2)
·“盛世”悲歌——关于河南棉农的调查(上)
·“盛世”悲歌——关于河南棉农的调查(中)
·“盛世”悲歌----关于河南棉农的调查(下)
·邓小平----继毛泽东之后的独裁者
·谁渴望日本侵略中国?----对20世纪中日战争产生重要影响的两个外国人
·国军三个起义人士的命运
·反对《物权法》的不只是中共的左派
·动荡岁月的回忆:文革“三李”
·动荡岁月回忆:学校里的黑帮室
·动荡岁月回忆:我家在文革中
·动荡岁月回忆:给“黑帮”平反
·动荡岁月的回忆:对立的两派组织
·动荡岁月回忆:“五·一八造反兵团”
·动荡岁月回忆:右派张丕林跳井
·动荡岁月回忆:把老师当“特务”抓
·动荡岁月回忆:我在学校最后的日子
·梁启超论政府与人民之权限
·梁启超的爱国论
·寫史、讀史和評史----對西風獨自涼所寫《讀史雜感》的不同看法
·好莱坞女星迪亚斯因为无知而惹麻烦
·谈谈“六·四”
·“多难兴邦”的逻辑是荒谬的
·让谁“多难”?为谁“兴邦”?
·“混蛋总统”马英九——评马英九的《“六.四”十九周年感言》
·中共不会为六四平反
·言论自由是走向和谐社会的必由之路
·由萨达姆判绞刑起
· 谈常识:说说诺贝尔奖的失误
·由新闻照片造假说起
·华国锋,中共左派的最后辉煌
·邬建平或者是被赐死
·两岸直航的利与弊
·三名新闻从业人员被判刑与敲诈勒索无关
·诺贝尔和平奖应该奖给谁?
·为什么中共当局热衷于房产救市
·中国人要准备过苦日子
·不支持当前的退房行动
·美国的经济风暴和中国的经济稳定
·祸国殃民的改革开放
·老高
·刁民万岁
·中共,请不要借3.19事件骚扰民众!
·胡耀邦站错了队
·支持抵制成龙
·谭卓是被谁杀死的?
·有关吴晗的两个故事
·吕秀莲缺乏政治远见
·马英九怎么这么缺德?!——评马英九的“六四”20周年感言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狗屁不是!
·周森锋是怎么当上市长的?
·围绕周森锋问题出现的奇谈怪论
·希望汉族人不要盲目加入维汉争斗
·王小丫的绘画习作值多少钱?
·权钱联合上演的精彩大戏
·谁才是中共政权最危险的颠覆势力?
·中国的汉字文化
·再说中国汉字文化
·不要让民主成为多数人的暴政
·民主曾在中国曙光一现
·中纪委到重庆,为打黑鼓劲还中叫停?
·中国应该有独立的新闻媒体
·宣传不是教育,也不是新闻!
·胡适改写《西游记》
·和日本的“三国志”是否还在继续?
·刘晓波获释还有待时日
·我们只要事实真象
·用生命为自由献祭--沉痛悼念卓越的诗人、剧作家力虹先生
·看周立波婚礼有感
·欢呼埃及人的伟大胜利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春的联想

   今天是腊月三十,是一年中的最后一天,明天就是新的一年里的第一天了。人们都在忙着过除夕夜,准备好吃的东西守岁。性急的人乒乒乓乓地放起了鞭炮,房东在院子里燃起了“旺火”,电视上新年晚会热热闹闹地开场,我在想着远在四、五千里之外的女儿。她是在一个月前从我这儿走的,说是到外面闯一条生活的路,只要安定下来,我们也可以去那里找工作了。女儿二十刚过,身体又弱,现在只身到四、五千多里以外的地方去谋生,那里无亲无友,只有一个我在网上认识的朋友,从他的文章中,我知道他是一个很正直的人,是一个可以给以重托的人。女儿走时我只给了她三百元钱,买了车票,就只有不到五十元钱了。在送她时我哀叹道:“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啊!”她扭过头对我笑笑说:“阿爷无大儿 ,木兰无长兄,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
   
   虽说已经立春了,天气还是很凉,阴沉沉的,天空飘落着几片雪花。
   
   中国的文化是神传文化,古人一直认为春是神造的,古书上说:“天者,群物之主也,故遍覆包函而无所殊。建日月风雨以和之,经阴阳寒暑以成之。”“春者,天之所生也。”古人作事很讲“顺天”,视“逆天”行事为造孽,“逆天暴物”的统治者被视为最坏的统治者。不仅农业上讲春种秋收,就是在处理刑事罪犯上,一般要在春季或新主上台大赦天下,处决死刑犯人则要选在秋季。“霜者,天之所以杀也;刑者,君之所以罚也。”据说,孔子子作《春秋》,也是上查天道,下证人情,参之于古,考之于今,以天地灾异之变,见人之所为。如此看来,人们对春的情感,还不是止于季节和气候的变迁,这里还有更深的内涵,是一种很深的“天人合一”的情结。“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说的不只是自然景象,也是一种对生活境遇的向往和追求,人们苦苦等待的,更主要的可能还是在春天到来时,随之而来的让人惊喜的变化。

   
   在一年之中,春天是最容易引发人们幻想的季节,春天的色彩是艳丽的也是朦胧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人们在春季里浮想联翩。夏天的色彩是浓烈的,秋天给人的感觉就有些沉重了。对于人们来说,最美丽的是幻想,是朦胧,当一切都确定下来了,也就没有什么趣味了,这也是对秋天人们不太喜欢的原因,尤其是深秋。
   
   人生苦短,春也苦短,真正能仔细体砸春味的时候不多。古往今来,歌颂春的诗词、文章很多,文彩斐然,绚丽无比,多表现为一种向往和期盼。人们对春的向往,在春之前、冬之末就开始很深切了。“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越近春天,向往就越浓烈。在人的一生中,尽管春很少、很短,由于各种原因还会丢掉一些。饥荒中度日的人,被迫害的人,流离失所的人,失去父母亲人的人,他们都不能体会到春的美好。近来读了一些新闻和时评,心情感觉很沉重。一些人仅仅是因为说了良心话,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和追求,有了不同于当政者的信仰,或是参加了什么人的追悼会,就被投入了监狱,有的还被迫害至死,这些人,这些人的父母、子女、亲人没有春天。2004年的晴明节,南京市一个年仅七岁的孩子,由于渴望读书的愿望久久不能实现,绝望地自杀了。媒体报导说:这是南京市有始以来年龄最小的自杀的人,小时候读高玉宝的《我要读书》,感觉他很可怜,五十几年过去了,高玉宝一样的孩子还是很多很多,好多人家每月生活费只一百多元,哪里有钱让孩子上学?他们也没有春天。我漂泊在外已两年多了,又何尝不是没有春天,我的女儿呢?她有春天吗?她在春天即将到来时远涉他乡,找生活的出路,她也没有春天。我们没有春天,但我们有期盼,期盼着有一天,所有的人都能公正的,平等的,自由的,愉快的享有春天。不论他是平民还是高官,不论他是贫穷还是富有,不论他的肤色是白的还是黑的,也不论他住在高山还是平川、海岛还是大陆,在享有春天上我们应该是一样的。
   
   天造万物,万物皆有灵,春不仅是人的,也是一切生命的。大地山川,鸟兽草木,都能体悟到春的来临,它们甚至比人更敏锐。“五九六九,河边看柳”,“五九萌芽向日生”,你说怪不怪,到了这个时候,即使气温比三九四九不高,也会出现上述的物候的变化。大地徐徐复苏,地气上升,环境也变得柔和起来,河边杨柳,枝条柔顺,你说是不是比人更敏锐?苏轼《惠崇春江晚景》的诗中说:“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其中也饱含着自然界万物对春的感知。
   
   春天来了,春天真的是来了,夜已经很深了,外边的鞭炮声劈劈啪啪响成一片。在这新一年的春天里,所有的人能平等地享有上苍这个最美好的馈赠吗?人们要实现这个本来很正当的愿望,难道非要付出很沉痛的代价吗?我相信上苍造出这美好的春天,决不是只为一部分人享受的,人为地制造出这种分别,是逆天行事,不会有好下场的。
   
   远方的亲友们,你们好吗?漂泊在外的女儿,你好吗?自然界的春天来了,人间的春天还会远吗?
   
   写于甲申年腊月三十除夕之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