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曹维录博文
[主页]->[百家争鸣]->[曹维录博文]->[“盛世”悲歌----关于河南棉农的调查(下)]
曹维录博文
·春的联想
·假如给我三天的自由
·灭绝善良是人类的自杀行为
·饥荒年代:无法忘却的记忆
·王庆坨镇:中国饥荒的缩影
·我新结识的右派朋友
·马西忠逝世祭
·冬的断想
·朋友和我谈新加坡印象
·“六.四”前后的日子里----为“六.四”十七周年而作
·民主就是民主,不分东式西式
·小议新闻的公平与正义
·邓牧文章似预言
·各地官商在圈地活动中从农民手里抢走多少钱?
·没有什么比自由更重要----评俄罗斯《消息报》的一篇文章(之2)
·“盛世”悲歌——关于河南棉农的调查(上)
·“盛世”悲歌——关于河南棉农的调查(中)
·“盛世”悲歌----关于河南棉农的调查(下)
·邓小平----继毛泽东之后的独裁者
·谁渴望日本侵略中国?----对20世纪中日战争产生重要影响的两个外国人
·国军三个起义人士的命运
·反对《物权法》的不只是中共的左派
·动荡岁月的回忆:文革“三李”
·动荡岁月回忆:学校里的黑帮室
·动荡岁月回忆:我家在文革中
·动荡岁月回忆:给“黑帮”平反
·动荡岁月的回忆:对立的两派组织
·动荡岁月回忆:“五·一八造反兵团”
·动荡岁月回忆:右派张丕林跳井
·动荡岁月回忆:把老师当“特务”抓
·动荡岁月回忆:我在学校最后的日子
·梁启超论政府与人民之权限
·梁启超的爱国论
·寫史、讀史和評史----對西風獨自涼所寫《讀史雜感》的不同看法
·好莱坞女星迪亚斯因为无知而惹麻烦
·谈谈“六·四”
·“多难兴邦”的逻辑是荒谬的
·让谁“多难”?为谁“兴邦”?
·“混蛋总统”马英九——评马英九的《“六.四”十九周年感言》
·中共不会为六四平反
·言论自由是走向和谐社会的必由之路
·由萨达姆判绞刑起
· 谈常识:说说诺贝尔奖的失误
·由新闻照片造假说起
·华国锋,中共左派的最后辉煌
·邬建平或者是被赐死
·两岸直航的利与弊
·三名新闻从业人员被判刑与敲诈勒索无关
·诺贝尔和平奖应该奖给谁?
·为什么中共当局热衷于房产救市
·中国人要准备过苦日子
·不支持当前的退房行动
·美国的经济风暴和中国的经济稳定
·祸国殃民的改革开放
·老高
·刁民万岁
·中共,请不要借3.19事件骚扰民众!
·胡耀邦站错了队
·支持抵制成龙
·谭卓是被谁杀死的?
·有关吴晗的两个故事
·吕秀莲缺乏政治远见
·马英九怎么这么缺德?!——评马英九的“六四”20周年感言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狗屁不是!
·周森锋是怎么当上市长的?
·围绕周森锋问题出现的奇谈怪论
·希望汉族人不要盲目加入维汉争斗
·王小丫的绘画习作值多少钱?
·权钱联合上演的精彩大戏
·谁才是中共政权最危险的颠覆势力?
·中国的汉字文化
·再说中国汉字文化
·不要让民主成为多数人的暴政
·民主曾在中国曙光一现
·中纪委到重庆,为打黑鼓劲还中叫停?
·中国应该有独立的新闻媒体
·宣传不是教育,也不是新闻!
·胡适改写《西游记》
·和日本的“三国志”是否还在继续?
·刘晓波获释还有待时日
·我们只要事实真象
·用生命为自由献祭--沉痛悼念卓越的诗人、剧作家力虹先生
·看周立波婚礼有感
·欢呼埃及人的伟大胜利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盛世”悲歌----关于河南棉农的调查(下)

   棉农的收益究竟有多大,要很准确地说清是很不容易的,就是棉农自
   己也说不清。他们一般没有账,在一年中他们不断地投入,要花钱的
   时候就花,全部收入就是卖棉的钱。其实农业上的风险也是很大的,
   弄不好赔钱的也有。有一户本地棉农,2004年种了50亩棉花。春天天
   旱,苗没长好,后来又补种了一下,在打药的季节没有及时打药,当

   年的霜期提前了一个多星期,这些因素加在了一起,使他的50亩棉田
   当年赔了大约3,000多元。
   
   河南棉农一般没有赔钱的,他们经验丰富,不受家里事务的影响,肯
   于吃苦,各个环节又都管理得很仔细,他们把一切活动控制在无霜期
   内,每年的霜期到来的时候,他们的棉花也都差不多收获完了。受市
   场和各种自然条件的影响,他们的收益各年会有不同,但绝对不会赔
   钱。算他们的收益有很多困难,他们有许多无形的利益流失,这些连
   他们自己也不愿让人知道。如果单抽出一年来算,2005年是他们收获
   不错的一年,这一年棉价较高,由于管理得好,收成也不错。我们就
   以这一年为例,算一算郭敬田的收入和支出,从中也可大致看出棉农
   的实际生活状况。
   
   郭敬田承包120亩棉田,一年的投入如下:
   
   ◆种籽:每斤30元,每亩一斤,120亩计3,600元;
   ◆地膜:每斤9.5元,每亩四斤,120亩计4,560元;
   ◆底肥:每斤1.5元,每亩40斤,120亩计7,200元;
   ◆耕地(包括拔棉材和检拾前一年铺的地膜):每亩25元,120亩计
    3,000元;
   ◆盖地膜加播种(机播)每亩15元,120亩计1,800元;
   ◆打农药:打十次农药,每亩总计要60元,120亩计7,200元;
   ◆催花农药和催熟农药各一次:每亩需25元,120亩计3,000元;
   ◆浇地:柴油机用油每亩25元,120亩计3,000元;
   ◆棉苗修整:每亩50元,120亩计6,000元;
   ◆耠地松土:几次加在一起每亩30元,120亩计3,600元;
   ◆棉苗掐尖:每亩10元,120亩计1,200元;
   ◆采收棉花:每斤0.3元,以50,000斤计共需1.5万元;
   ◆土地承包费:每亩200元,120亩计2.4万元;
   ◆河南民工路费:每人200元,30人计6,000元;
   ◆民工火食费:两个月左右每人150元,30人计4,500元。
   
   以上就是120亩棉田的基本投入,小的地方可能会有一些差异,但不
   会差得太多。从上边的数字我们可以算出,这120亩棉田的投入是
   9.366万元。下面我们还是以郭敬田的120亩棉田为例再看一看他们
   的收益。
   
   当地人种的棉花每亩收获是300斤多一点,极少有达到400斤的。河南
   棉农是种棉能手,各个环节他们管理得很仔细,一般都是400斤上
   下。120亩地可收获五万斤棉花。今年棉价较高,最高的卖到每斤三
   元,低的时候也卖到每斤2.7元。由于各个时间采收的棉花质量不一
   样(霜降后的棉花被称为冻桃,只能卖二元左右),不可能全卖到最
   高价,平均下来就以每斤2.8元计。五万斤棉花可卖现金14万元,由
   此我们可以算出,他们今年的实际收益是毛利4.634万元。
   
   棉农都是外地人,这里边还有一些我们计算不到的损失,打得保守一
   点,他们的收入可能在4.2万元左右。
   
   需要说明的是,我们在算郭敬田的收益时,有一个地方我们是按一般
   情况算的,和郭的实际情况不一样,郭交的承包费不是每亩200元,
   而是每亩55元,算下来承包费差价是1.74万元,就是说郭可以多赢利
   将近两万元。但是还有另一笔账我们也没和大家算,就是郭收的棉花
   被地方恶势力强行买去,每斤低于正常市价0.3~0.4元,还不准卖给
   别人,这样算下来差价也有两万元左右。这就是郭的妻子和我说他们
   赚的钱有一半要损失掉的原因,郭在听说天津承包费是每亩250元
   时,也没有感到贵得离普儿,他们心里有数,背着抱着一样重,总之
   他们要花到那么多的钱。土地承包从经济学意义上说,应该是产权、
   使用权和收益权三管齐下,全归农民。现在的棉农对承包的土地没有
   产权,使用权受到限制,收益权被严重侵犯,他们在无形之中还要为
   黑恶势力尽义务。
   
   郭敬田是七口之家,最好的年成是人均收入5,000元,我们国家对外
   公布我国的人均收入是1,000美元,按现在的汇率算是8,100元,郭的
   收入远远低于中国的人均收入水平。棉农都是种田能手,他们农具齐
   全,有很丰富的种田经验,也有一些钱往地里投入,实行的是大面积
   的集约化经营,差不多可以说是农民中的精英,但他们并没有真正富
   起来,最好的年景收入也只有人均五、六千元。他们在一般农民看来
   是“老板”,是富人,受到人们的羡慕,普通农民的生活境遇就可想
   而知了。
   
   其实我们算得还是比较乐观的,大多数的年景,他们收入远没有这么
   多,比如2004年,由于棉价太低,他们几乎没有赢利。从统计学的意
   义上说,我们算的收益不能代表棉农的实际生活收益情况,比较科学
   的方法是把几年的实际收益加在一起再求平均数。但是我们不是搞统
   计的,我们只是想通过这样的方法来对中国农民的生活现状有一个大
   致的了解。这些棉农每年为国家贡献大约50,000斤棉花,而他们却生
   活在联合国公布的贫困线之下。身上穿的衣服都是最廉价的,没有棉
   制品,那样的衣服太贵,他们买不起,他们是“卖盐的喝淡汤,种田
   的吃米糠”的现代版。
   
   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说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不断有人追问,这
   “一部分人”是谁?怎么样先富起来?是勤劳致富吗?郭敬田说:
   “勤劳不能让人致富,歪门儿邪道可以致富,地痞流氓耍无赖可以致
   富,当官的可以致富,农民的勤劳给坏人致富,自己只能致穷!”郭
   这显然是在说气话,但细想起来,他说的也不无道理。50多年来,中
   国公布的经济发展速度总是让人刮目相看,但经济发展总要消耗资
   源,中国土地资源已有268.4万平方公里荒漠化,而且还在以每年一
   万平方公里的速度增长;官商勾结圈地、占地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近
   四亿人口的耕地和家园正受到荒漠化威胁,农民能够总有土地种吗?
   另一方面,农民超强的体力透支,使他们在还不算太老的时候就得上
   了各种疾病,早早地丧失劳动能力,而他们拼命创造的经济成果却被
   即得利益集团无偿地掠夺走了,他们依然一贫如洗,还要承受掠夺性
   发展带来的恶果和“过渡时期的阵痛”。
   
   农历立冬以后,河南的棉农就开着农用拖拉机回河南了,大多数年
   份,他们带回家的不是财富,而是辛酸和血泪。
   
   〔原载自《议报》;http://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