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毕汝谐文集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胡耀邦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已被推上王座决斗​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陈光标是今日中国的一​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应恶补中国历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游民何处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认清中日两国的宿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谁是人民的好总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开罪退休军头凶多吉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错失一次转型机遇 毕汝谐(纽约 作
·中国不宜派兵伊拉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研究|毕汝谐: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两个周永康是习的两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APEC蓝天的警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冷眼看蔡英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党大于法,如何改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大阅兵福祸未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混战刚刚开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香港人为何亲伦敦、疏北京?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要死于床榻,不要死于水泥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海——中美谁来立规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勇于挑战美国的立国之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老祖宗的地方”之说,可以休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岂有此理!我还活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高岗事件是文化革命的远因
·要雾霾,还是要李自成? 毕汝谐
·新加坡国小算计大
·剖析习近平的文化心结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妈妈走了! 毕汝谐
·2016平壤与1964北京之异同
·畢汝諧:中共邏輯是“我的左腳要這麼做”
·畢汝諧:蔡英文賣台會比誰都痛快
·美国在南海文武双管齐下
·警惕台湾走向绿色恐怖
·梁案华人大集会 你们的诉求错了
·特朗普是希拉里的超级助选员!
·刺杀习近平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在国人皆曰可杀之际需要冷静——我看台北女童斬首案
·台湾诈骗嫌犯将步张子强的后尘 毕汝谐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雷洋事件何以鬧得如此之大?
·毕汝谐的自白
·原中国科学院物理所刘双一家都是性罪犯!
·世上再无钱家仨顺民
·文革是毛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按:1988年, 毕汝谐利用暑期完成了<<周恩来评传>>(笔名方里,台湾水牛出版社,精装本,列文史丛书第76 种),这是世上已知的第一部从双重人格角度剖析周恩来生平的著作,比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早了十几年!
   兹命助理汪先生全文打字,以供网众参考. 全文较长,分多次推出.
   第九章、中共立国初期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新中国首都北京三十万军民在天安门广场集会,隆重举行开国大典.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登上金碧辉煌的城楼.
   毛泽东照本宣读了中央人民政府公告,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新中国诞生后,周恩来身为一国总理,日理万机,付出了极大的心血.其时,干戈方休,他面对是一个破烂不堪的摊子.
   抗日战争以来,中国长期处于通货膨胀、物价飞涨之中.从抗战初期到一九四九年五月,国民党统治区的物价上涨了八万五千多亿倍.中共立国后,由于财政需要和全国财政经济工作的不统一,新政权仍然依靠发行钞票来弥补巨大的财政赤字,物价仍然大幅度上涨.
   为了改变这种局面,在周恩来亲自指导下,于一九五零年二月召开全国财政会议.该会详细地讨论了全国财政收支、贸易、粮食、金融等各方面的基本情况,决定节约支出,整顿收入,统一全国财政经济工作.三月三日,政务院据此作出了有关决定.几个月后,金融物价趋于稳定.
   为了巩固新政权,周恩来陪同毛泽东前往苏俄朝圣,与斯大林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对内,则展开了“土地改革运动”、 “镇压反革命运动”、 “三反五反运动”、 “思想改造运动”等一系列政治运动.
   前已交代,斯大林对中共党内具有国际背景之党魁较为欣赏,而对毛泽东一类的土共则取排斥态度.他对蒋介石颇有好感,而对中共在国共大内战中的前景持悲观态度.甚至到了解放军强渡长江前夕,他还希望毛泽东就此止步,与国民政府隔江而治,不要再打下去,凭着一个独裁者对同类的排斥感,斯大林不希望共产党世界出现另一个巨头.
   毛泽东则对斯大林极谦恭而心实不服.他写了“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诗句,指挥大军南下.
   中共立国后,斯大林任命原驻国民政府的武官罗申少将为首任新中国大使,这无疑又是一个傲慢无礼的表示.
   为了表达对苏俄的忠诚,毛泽东于一九四九年十二月率领一个庞大的代表团前往苏俄,拜斯大林七十岁之寿.而后,又滞留苏达两个月之久.并召电周恩来赴苏周恩来陪同毛泽东晋见斯大林,表白忠诚终于使斯大林相信了毛泽东俯首称臣的诚意,然而,这次会晤却也为毛泽东决心以全部家当大打韩战埋下了挈机.
   一九五零年二月十四日,周恩来作为中方全权代表,同苏俄外交部长维辛斯基共同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 “中苏关于中国长春铁路、旅顺口及大连的协定”、 “关于苏联贷款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协定”.从此,新中国以结盟形式成为以苏为首的所谓“社会主义大家庭”的主要成员.
   笔者认为,此系毛泽东周恩来所犯下的图一时之苟安、而贻多年之大害的战略错误.
   一九五零年初,新中国派出由解放军原班人马组成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开赴朝鲜战场,与美国军队一见高低.
   当时,关于新中国是否介入韩战问题中共高层意见分歧.鹰派主战,鸽派反战,争执不下.最后毛泽东拍板,委派彭德怀率军入韩.
   周恩来在此一重大问题上不表态,待毛泽东表态后,亦同声唱和.
   作为新中国的发言人,周恩来屡次发表声明、谈话,表达了新中国对韩战的强硬立场.
   韩战是一场残酷、惨烈的战争.战争的结局并未改变政治的版图,朝鲜半岛依然以三八度线一分为二,东西两大阵营亦依然以此对峙.然而,于新中国而言,负面影响却是巨大的深远的:
   一、将近百万中华健儿非死即伤.
   二、承担了巨额军事外债.而苏俄索债分文必计.
   三、台湾问题永久化,美军协防台湾.
   四、中国大陆与美国的敌对关系持续了二十年之久.
   然而,毛泽东却有另一套看法.毛泽东是个永远不安于现状的大造反家,新中国成立之始,他已不满足于已经取得的巨大成功,摩拳擦掌地准备改变旧世界,建立新秩序.
   毛泽东的长子死于韩战之中.他似乎对此并不十分悲伤.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种封建思想在毛泽东脑中根深蒂固.
   与韩战争同时进行的,是国内的“土地改革运动”.这是毛泽东延揽人心的行之有效的法宝.
   一九五零年六月三十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公布.
   所谓“土地改革”,就是中共在苏维埃时期所实行的“土地革命”,实际上是农村中激烈而恐怖的暴力斗争.
   毛泽东为农村土地改革制定了“依靠贫农、雇农、争取中农、孤立富农、消灭地主”的斗争策略.
   土地改革进行过程中,一般地主因畏于斗争都愿自动将田地交出,听由农民分配.但是毛泽东坚决反对“和平土改”,坚持以阶级斗争的狂风骤雨横扫农村,致使农村大量流血,死亡地主难计其数.
   相形之下,蒋介石退至台湾后,实行了和平土改的政策,效果良好.
   历史的评价是蒋法优,而毛法劣.
   中国大陆土地改革运动,历时三年结束;有近三亿无地或少地的农民平白分得七亿市亩的土地,他们对于新政权自然是竭诚拥护,成为新政权在农村的依靠力量.
   周恩来按照毛泽东的旨意布置土地改革运动,他说: “任何剥削阶级都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在中国有几千年历史的地主阶级绝不是例外.地主阶级中现有一些人,正在制造反对土地改革和土地改革法的‘理论’,对于这种理论应当加以坚决的驳斥,为巩固和发展人民的胜利而斗争.”
   所谓“驳斥”,自然只是周恩来习以为常使用的外交辞令而已.
   接下来,是杀人立威的“镇压反革命运动”.
   一九五一年二月二十一日,毛泽东签署了一项“严惩反革命条例”,作为镇压反革命运动的依据.全文共二十一条,其中定刑的十条条文,每条都规定可处死刑.公开反共者固在可杀之列,就连不满征粮、征税、征兵以及对新政权持有异议者,皆可处死,并且不准上诉.
   周恩来早年留欧,曾经亲睹法治国家的真实情况,目睹镇压反革命的宁错勿纵的血腥做法,心中想必有一本是非账目.然而,在他身上,党性已对人性占有压倒优势,他绝不会出面说一句公道话.
   其后是“三反五反运动”.打击对象是新中国国旗上的一颗小星---民族资产阶级.周恩来于一九五二年一月五日,在政协常委会上谈话,号召全社会动员起来,与民族资产阶级的所谓腐朽黑暗的一面进行斗争.
   三反五反运动使新政权获得旧人民币五十万亿元,约合美金二十亿元.但其扩大化的方式却造成了许多自杀、他杀事件,令工商业者言之寒心.
   同时又展开“思想改造”运动.主要是针对知识分子.这一运动是对明文载于“共同纲领”的“思想自由”的否定.
   一九五一年九月二十九日,平津两地大学教授学者共一千余人齐集北平,由政务院总理周恩来向他们作五小时之久的“学习动员”报告.
   随后成立了“京津高等学校教师学习委员会”,各地亦纷纷效尤,展开大规模的“思想改造运动”.这实际上是对高中级知识分子的一次强迫性的洗脑运动.曾经受过法兰西自由思想熏陶的周恩来,自然懂得人生来便应享有言论和思想的自由,然事关党的利益,则一切皆可置诸脑后.
   如同其他政治运动一样,思想改造运动也是采取群众路线的方式.先选定几个具有代表性的“反面典型”,利用开大会,出专刊,对其进行激烈的思想围攻,迫其低头认错,全面否定自己.
   文人雅士发出如此哀鸣---
   清华大学文学院院长金岳霖: “我快六十了,我从前是有罪过的人,从现在起,我要做个新人.”
   北京农业大学教授戴芳澜: “这样初步清算自己之后,感到异常痛苦,因为生命的一大半算白过了,过去的努力是白费了.”
   在此次运动中,当局还以“武训传事件”、 “批判胡适思想”等题目推波助澜.
   胡适是中国学术界公认的权威学者,青年毛泽东曾是他的崇拜者.但由于他的自由主义思想是专制制度的大敌,故遭壮年毛泽东的忌恨.特发起对胡适学术思想的批判.
   在这次运动中,许多著名学者如梁漱溟、冯友兰、张东荪、傅鹰、李长之、陈垣、马大猷、茅以升等都遭受痛苦的折磨,丧失了人性的尊严.
   中共立国初期大开杀戒,一如历史上的改朝换代.但更甚于历朝者,是强求意识形态的统一,思想方法的一致.当高中级知识分子恍然发现他们在新中国所享有的自由甚至不及在国民政府统治下时,已经晚矣!
   前述诸种政治运动历时四年,大张旗鼓.但是毛泽东并不以此为满足,他还同时进行了“民主改革运动”、 “宗教革新运动”、 “推行新婚姻法运动”等几项措施.这也是以破坏原有社会制度、巩固新政权统治为目的,只不过相对而言比较温和罢了.
   其中颇遭非议的是对宗教信仰的打击和迫害.由于毛泽东不能容忍任何非共组织的存在,故发动“宗教革新运动”.以天主教和基督教为例,它们传入中国时间虽短,却在国际间有雄厚势力.毛泽东大打韩战之际,利用一位红色神甫王良佐等,提出宗教应该实行“自治、自养、自传”的“三自”政策.
   周恩来随后批发了政务院“关于处理接受美国津贴的文化教育、救济机关及宗教团体方针的决定”,从此,中国大陆的此类机关尽被没收,中外籍神职人士均遭程度不等的迫害.至于后来为此做出平反决定,则是二三十年以后的事情了.
   中共立国初期,毛泽东在周恩来的辅佐下,稳定了最初的局面;对内制止了经济频于崩溃的混乱情势,给绝大多数人民带来了基本的温饱.对外则在韩战中与强大的美国军队打成平手,使新中国的国际地位有所提高.然而,人民最基本的人权却遭到了史无前例的剥夺,一个红色帝国的雏形已见.
   一九五三年三月五日,苏俄大独裁者斯大林病逝.毛泽东表面上如丧考妣,内心却暗自欣幸.几十年来,苏俄以太上皇自居,指挥留俄派压得毛泽东几乎喘不过气来,斯大林之死给他以清算宿账的机会.
   这一次,毛泽东没有像几乎所有共产党最高领导人那样亲赴莫斯科,陪着斯大林的棺材走路,而是安居紫禁城,静观斯大林消失后的苏俄高层的权力斗争.
   毛泽东不去莫斯科,这一苦差自然非周恩来莫属.周恩来不辱君命,泪洒克里姆林宫,给苏俄巨头留下完美印象.
   在中国历史上,新朝初立,总有一些老功臣因不好安排而受诛.毛朝亦不例外.一九五三年,韩战争停火,第一个五年建设计划上马,毛泽东审时度势,对其共同打江山的党内战友举起屠刀.
   这一次,是高岗、饶漱石等被推上了中共党内斗争的祭坛.
   高岗原籍陕北,绰号高大麻子.他原是刘志丹的得力助手,和毛泽东一样,高岗也受过师范教育.
   毛泽东率领残部来到陕北,鸠占鹊巢,割据一方.为了笼络陕北红军的力量,便对高岗不断提拔,委为陕甘宁边区政府参议会的副议长,而中共立国后,则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和东北行政委员会主席等要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