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毕汝谐文集
·《太陽與蛇》 第九章
·《太陽與蛇》 第十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一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二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三章
·《太陽與蛇》 第十 四章
·《太陽與蛇》 尾章
·“写作《太阳与蛇》使我免于自杀、发疯……”
·王炳章谈性、婚姻及冒险生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温家宝的崛起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艺术家在两种制度下的不同厄运――从林琳之死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与子 (电视文学剧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集权制度的辉煌胜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天才即毒剂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重新审视刘胡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台独和反台独都是双刃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赵紫阳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王光美——模范共产党员、畸形女人毕汝谐(作家 纽约)
·林彪、叶剑英两元帅谈中国之崛起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人缺乏足球运动禀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赵本山是今日中国转型社会的产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不可能抛弃北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孤 寂(小说)
·反日情結 根深蒂固 畢汝諧( 紐約 作家)
·邓小平逝世感言 毕汝谐
·爱情哲思录 毕汝谐
·忙碌的情人节 (极短篇)
·双胞胎(极短篇)
·“财 神”(极短篇)
·笑 脸(小说) 毕汝谐
·乐透奖的悲剧 (小说)
·中国足球队败局已定
·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擦皮鞋(极短篇) 毕汝谐
·打苍蝇
· 二十年前,一篇文章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锋在黎明前离去 (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 毕汝谐
·忆臧克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忆韦君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序言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1)
·周恩来评传 第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三章 毕汝谐
·方励之夫妇有悖人之常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忆曹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四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五章 毕汝谐
·忆贺麟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六章 毕汝谐
·童年伙伴当了大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三十、“串谋”之网
   
   联邦监狱里的囚犯,绝大多数——甚至可能是百分之百!——是被联邦当局以“串谋罪”起诉的。譬如“串谋贩毒罪”、“串谋银行诈欺罪”等等。其英文是“Conspiracy”,意指“阴谋”,但是美国华文媒体普遍译为“串谋”,故从之。
   “串谋罪”是美国司法制度的特产。据我们所知,同属英美法系的许多国家——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等——均无此罪,长期为英国管辖的香港司法制度亦无此一说。
   所谓“串谋罪”,是指被告人意图(大脑中的思维活动!)进行某项犯罪活动。而意图是无法录音也无法照相的,它只能通过若干表象来加以判断。这就给联邦当局定人以罪提供了极大便利。因此,联邦当局最喜欢提出“串谋罪”的指控。

   通过对一系列具体案例的剖析,我们惊讶地发现,在美国司法制度下,比实际上发生了什么更重要的,是联邦法院里将要发生什么!换言之,比一个被告有罪或无罪更重要的,是联邦法院陪审团将视该人有罪或者无罪!
   正因如此,美国联邦当局在有效地打击犯罪活动的同时,也必然地制造了一些原本可以避免的冤假错案!
   试举一例:联邦当局在午餐时间围抄某贩毒集团的巢穴,将该集团成员连同一名前来送外卖午餐的小伙计一网打尽。按理说,这名餐馆伙计应予释放,然而,他却面临着可怕的选择:或者违心地承认有罪以求轻判,或者在联邦法院举行审判,由陪审团决定其命运。而与此同时,贩毒集团成员们早已纷纷认罪并转为检方污点证人,餐馆伙计怎经得起这许多惯犯乱咬胡攀?认罪即成为他唯一的出路。这个苦人儿哪里见过什么世面,完全如木偶般听任检方及公设律师的摆布,入狱两年。检方明知其无罪,却无意还其清白。
   按照美国联邦法律,串谋罪是指两人或两人以上所意图从事某项犯罪活动。然而,在若干案件中,被告只有一人,联邦当局依然以串谋罪进行起诉。
   纽约市最近有这样一个案件:联邦当局以串谋伪造移民证件罪逮捕了湖南人D先生及D太太。后因D太太委实没有参加犯罪活动的证据,被释放并撤销起诉,被告仅剩D先生一人。按照法律,构成串谋罪的基本要件已不复存在,然而,联邦当局原封不动地照旧起诉D先生。法律界人士莫不摇头,但却无人敢于挺身而出,指出这一点。连D先生以高厚酬金请来的辩护律师也装聋作哑,不敢要求联邦法院销案(按照美国法律,案件一旦撤销,执法当局不得以同一罪名再行起诉被告人)。
   串谋罪的解释权完全掌握在联邦当局手中。譬如:毒品交易中普遍使用暗号和隐语,特工们暗中录下的录影带及录音带里,听起来都是合法的生意。大凡毒枭无不交游广阔,且受到特工们一天二十四小时的严密监视,其正常社交活动尽入特工们的精密仪器。而且,毒品交易大都具有合法生意的掩护,为了维持假象,则不能不雇用一些工作人员……一旦东窗事发,这些蒙在鼓里的工作人员必遭城门失火之殃。
   再举一例:加拿大人F,是个乐天知命的好好先生。他在地处美加边境的一家超级市场里当会计,收入少,无前途,但他甘于平庸。一日,超市老板向他商借一万美元,说是要把房子重新装修一下,他同意了。双方在律师楼办了借款手续。过了不久,老板被联邦当局逮捕了,还把F先生也网了进去。原来,老板借钱是为了交付购买毒品的定金,F先生省吃俭用攒下的血汗钱就此变成了毒资!特工们还拿出了大量的录音带和录影带,那上面都是F先生与老板关于超市进货出货的谈话,经特工们无限上纲地阐释、发挥,全都成了毒品买卖的密语……F先生百口莫辩,精神崩溃了。发昏当不得死。联邦监狱里增添了一名无罪的罪人。他终日咕噜着一个单词:“Conspiracy……Conspiracy……”
   设问:F先生的人权何在?
   答:美国确实很重视人权及个人权利,然一旦与美国国家利益发生矛盾,人权及个人权利只是一张厕纸。
   
   三十一、线人成灾
   
   哈佛大学著名法学教授德肖威茨在其代表作《最好的辩护》(此书已被中国不少法律院校列为参考书,并有不止一个版本的中文译本)中深刻地指出:“美国是一个依靠告密者维持其统治的国家。”这真是一针见血。
   线人,即混迹于社会各阶层、各角落,以不同面目出现、而实际上服务于联邦当局的人们。在英语里,称之为“Confidential Informant”,缩写为“C/I”。或者简单地呼为“Informant”。
   联邦当局侦破的绝大多数案件——甚至可能是百分之百!——都在不同程度上使用线人。我们认为,这很显然是古希腊特洛依木马的思维方式的现代翻版。
   线人基本上(不是全部)都是犯罪分子。他们往往是一个团伙中最先落入法网者,联邦当局为了顺藤摸瓜,总是由不同特工充当红脸和白脸,软硬兼施地迫之就范,转而成为联邦线人。然而,线人之间的待遇和遭遇天差地别,大不相同。最高明者,要求由私人律师作为全权代表,与联邦当局“make a deal(做个交易)”。顺带说一下,“make a deal”是美国人最常使用的口头语之一。美国人认为人都是以自私为本位的,只有对当事双方都有好处的利益交换才是真实的、可信的、有操做可能的。线人律师就像做生意一样,与联邦当局进行掰斤掰两、寸步不让的谈判。如果成交,线人和当局要签署一项书面协议,双方的责任和义务,可为与不可为的事情,都要详细记载,泾渭分明。线人保证为当局进行某几项侦察活动,而当局保证事后大幅度降低其刑期。如果是毒品、帮派等大案,线人还会被当局纳入“联邦证人保护计划”,于破案后更变姓名、履历,甚至进行脸部整容手术,然后持着新的证件,远走高飞。即使是在联邦监狱里,这些线人囚犯也与普通囚犯不在同一区域。他们抵达和离去时,都是严加保密的。
   线人在为当局工作之前,先要进行短期训练,主要是如何巧妙地将录音器材藏于身上。破案之后,倘若被告不肯认罪,线人还要接受法庭审判的摹拟训练。他要接受虚拟的辩方律师的交叉质询,并死记硬背检方教给他的标准答案。至此,线人才算是完成了合约上所要求的任务。
   线民里那些不高明者则比较倒霉。他们在线人总数中占相当大的比例。他们在与联邦当局进行交易时只凭口头承诺,并没有落实到法律文件上。他们为当局效犬马之劳,结果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检方至多给法官写一封请求从轻发落的信件(法律上名之为“5K信件”)至于他们能否轻判,回到社会后有无危险等等,则不在当局考虑之内。
   美国是实用主义哲学的发源地。当线人被榨干油水后,检方往往弃之如秋扇,听任其自生自灭。
   德肖威茨教授在《最好的辫护》中还说:“联邦检察官并非善男信女,他们只有在有利可图的情况下才从事交易,且表现得冷酷无情。”
   福建青年陈某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偷渡来美,与昔日的旧情人同居。一日,双方因细故口角,进而动手互殴;女友吃亏后打911召来警察,将陈某抓进局子关了一晚。陈某怀恨在心,跑到移民局告发女友通过假结婚办绿卡的不法事实。接待他的特工笑眯眯地道:“你来当我的线人吧。我不但帮你报复女友,还要替你办绿卡呢。”
   于是陈某当了线人。特工派他深入险地,打探蛇头的最新动态,然而却不兑现承诺;陈某的美妙幻想尽皆落空。陈某一忍再忍,最终挑选一个最佳机会爆发了。99年夏季,在联邦法院举行的审判中,陈某在法庭上反戈一击,向陪审团员们、新闻记者及旁听人士抖出自己充当线人的前后经过,然后指着移民局的特工道:“这人是个骗子!我再也不想信他的鬼话了!……”全场哗然。此后,各家新闻媒体争相报导这一难得见到的奇闻。
   线人对于联邦当局来说,是一把双刃剑。线人的反复无常、背信弃义都是屡见不鲜的。王牌检察官小龙女长期使用线人邝某,邝某为物理学高才生,竟设计内藏劲弓的邮包寄给小龙女,企图将之杀害……事败后,邝某被判处二十四年徒刑。
   当然,并非所有线人都是罪犯。前总统里根当演员时也是线人(其代号为T-10),监视左派人士。当然,这就是另一回事了。
   
   三十二、前苏联人
   
   近在十几年前,世界上有一个足令美利坚合众国胆寒的超级大国——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其英文缩写为“U.S.S.R.”。这是世界上唯一能与美国分庭抗礼的国家。而今“苏联”已成为历史名词了。
   美国联邦监狱里有一批前苏联人。他们说着各自的家乡土话,用面包、苹果发酵后制成葛瓦斯清凉饮料,深深怀念母国却又永不言归……由于前苏联长期实行大俄罗斯主义,那些俄罗斯以外的族裔对俄罗斯怀有极大的反感,他们常常骄傲地宣称:“我们是乌克兰人!”、“我们是立陶宛人!”、“俄罗斯滚蛋!”
   金发青年伊戈尔是来自莫斯科的前苏联人。圆脑袋、粗胳膊壮腿。看到他,我们马上想起多年前关于珍宝岛之战的纪录片里,那些相貌无特色、身胚很结实的苏军士兵。当然,那一页不愉快的历史是没有必要在此言及的。
   伊戈尔说:“我生在莫斯科,从小就是问题少年。逃学、吸烟、打群架。经常出入警察局。好在我有个在市政府当官的父亲,一般性的小Case(案件),都难不倒他。当年,苏联有一条独特的法律,专门惩治社会寄生虫。什么人是社会寄生虫?没有明确的解释。当局说谁是谁就是,就可以把人打发到哈萨克或者西伯利亚的劳改营,一去好几年。我父母一年到头提心吊胆,生怕我惹出大麻烦,成为社会寄生虫。后来通过一个亲戚办成了移民美国,这在莫斯科等于中了头等彩票,我父母乐得逢人报喜,恨不能全莫斯科人都知道!出国那天,我坐在国际航班的经济舱里,想着的不是父母双亲,不是为我打过两次胎的女朋友,那些都不重要,重要是我永远不可能变成社会寄生虫了,永远不可能去哈萨克或者土库曼的劳改营了!我忍不住嘻嘻地笑起来。当时我才十八岁。哦,真是天真幼稚!美国既然是世界第一强国,自然有一整套统治人民的手段。美国的监狱系统严密、发达,正张开大门等着我呢。我来到美国住在纽约市的市布鲁克林区的布莱顿海滩,你们知道这个地方吗?”
   我们笑答:“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有一部电影名字就叫‘布莱顿海滩的回忆’……”
   伊戈尔兴奋地叫起来:“说得对!布莱顿海滩是小俄罗斯区,人人说俄语、吃俄餐、看俄国书报杂志,跟在莫斯科差不多!我很快就和俄罗斯裔黑手党搭上了,一次持枪抢银行失手,我就到这里来了。”
   我们道:“请你比较一下美苏两国的监狱。”
   伊戈尔道:“美国联邦监狱物质条件好,没有坐牢的感觉。苏联监狱就像是早班地铁列车,拥挤不堪、空气污浊。但是在苏联,我父亲可以托托人情,把我弄出来。在美国,我们从未听说过这种事情。苏联监狱优待外国人,美国监狱歧视外国人。苏联监狱在管理上比较粗蛮,美国监狱比较文明……当然,现在没有苏联了,俄罗斯监狱系统贿赂公行,黑白勾结,有背景的人进去后,没几天就出来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