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毕汝谐文集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五章 毕汝谐
·忆贺麟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六章 毕汝谐
·童年伙伴当了大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胡耀邦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已被推上王座决斗​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陈光标是今日中国的一​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应恶补中国历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游民何处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认清中日两国的宿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谁是人民的好总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开罪退休军头凶多吉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错失一次转型机遇 毕汝谐(纽约 作
·中国不宜派兵伊拉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研究|毕汝谐: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两个周永康是习的两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APEC蓝天的警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冷眼看蔡英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党大于法,如何改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大阅兵福祸未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混战刚刚开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按:1988年, 毕汝谐利用暑期完成了<<周恩来评传>>(笔名方里,台湾水牛出版社,精装本,列文史丛书第76 种),这是世上已知的第一部从双重人格角度剖析周恩来生平的著作,比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早了十几年!
   兹命助理汪先生全文打字,以供网众参考. 全文较长,分多次推出.
   第八章、国共大内战
   国共和谈破裂,双方兵戎相见,在战场上一决雌雄.

   “得人心者得天下”.毛泽东博览史书,深知此道.他积极进行参军动员,而这一工作则是借“土地革命”来完成的.
   毛泽东在延安召开各根据地高级干部会议,讨论“土地改革”的方针.会议决定“彻底复查土地改革”情况.
   所谓复查,就是复查地主的田地、房舍、财产,无偿地分给贫农;换言之,就是改变抗日战争期间的“减租减息”政策,而恢复苏维埃时代的“平分田地”政策.
   生于农家的毛泽东,深知土地之于农民,犹如命根子.他曾在所著“新民主主义论”中,提出“耕者有其田”的主张.他坚信只要手握平分土地和确保土改成果这样两张王牌,广大农民就会踊跃参军,从而获得蒋介石所不能拥有的广大兵力资源.农民渴盼得到土地,而刚刚从对日抗战中喘息甫定的国民政府,却无暇问及此事.国府要人纷纷以接收大员身份临莅各地,大搞激起普遍民愤的“五子登科(车子、房子、票子、条子、娘子)”,却不知祸起萧墙.
   毛泽东是运用游击战争的举世无双的专家.他将苏维埃时代总结出来的十六字诀“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进”又原封照搬出来,对付蒋介石的正规军,导演了一出又一出的好戏.
   一九四七年二月,国军胡宗南部集结了三十四个整旅,二十三万余人重点进攻陕北.
   三月八日,延安党政军民学各界召开万人战备动员大会.周恩来、朱德、任弼时和林伯渠等出席了大会.
   周恩来在讲话中说: “胡宗南侵占延安,并不表明他的胜利,恰恰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自取灭亡.毛主席的作战方针是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不以保守城市或地方为主要目标.这次我们虽然主动放弃延安,只要我们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不久的将来就可以收复延安,而且能够夺取更大的城市和地方.”
   三月十二日,国军进攻延安的军队集结完毕;美制蒋机十架次,从拂晓到黄昏对延安狂轰滥炸.
   三月十三日,胡宗南部十五个整编旅约十四万人,沿咸(阳)榆(林)公路及其以东地区,分两路向延安开始“重点进攻”.
   此时,中共西北野战军仅二万余人,在延安以南的甘泉、南泥湾一线抗击敌军,掩护党政机关、学校和民众撤离延安.
   三月十六日,毛泽东亲自下了“保卫延安的战斗命令”.
   当天晚上,周恩来向中央警卫团传达了毛泽东的命令,并要他们与前线总指挥部取得密切联系.他说:存人失地,人地皆有;存地失人,人地皆失.
   三月十八日,西北野战军主力在延安以南血战七天后,终于溃败.这时,毛泽东还没有离开延安,情况十分紧张.
   周恩来把中央警卫团的负责人找去,神色肃然地说: “敌人主力部队已进到三十里铺,敌便衣已经到了七里铺,情况很紧迫!毛主席和我们准备今晚乘汽车出发.你们派一个步兵连和骑兵连,跟我们走;其余部队掩护中央机关最后撤离.”
   周恩来交代任务完毕,又亲自检查毛泽东及其住地的保密工作.
   晚间,周恩来陪同毛泽东登上一辆美式吉普车,缓缓离去.两辆汽车和一队骑兵尾随在后.
   几天后,在一个僻静的山村里,毛泽东、周恩来和刘少奇、朱德、任弼时会合了.中共中央放在何处?他们的意见不一致……
   毛泽东: “我是一块肥肉,走到哪里;苍蝇都会嗡上来的.让他们来吧!我们正好借此拖住胡宗南的主力,减轻山东和其他地方的压力,便于刘(伯承)邓(小平)进军中原,好得很啊!”
   周恩来: “中央留在陕北,大家比较一致了.”
   任弼时: “我还有保留.但是,少数服从多数.我坚决服从中央的决定.”
   刘少奇: “我希望留在主席身边,在战争中学习军事,协助主席做一点具体工作.”
   朱德: “我还是那句话:不过黄河!”
   这时候,大难临头,中共高层内部还是比较团结的,毛泽东也较能吸取不同意见,发挥党内民主.然而,毛泽东是一个能与同侪共患难而不能共安乐的枭雄,除任弼时因早逝躲过劫难,周、刘、朱三位日后都在不同程度上吃了毛泽东的苦头.
   毛泽东决定组成中央工作委员会,由刘少奇任书记,到晋西北或其他适当的地方,进行中央委托的工作.朱德也一起去.
   三月二十八日,毛泽东和刘少奇、朱德在月下依依惜别.为了安排中央后方机关的工作,造成中共中央东渡黄河的假象以迷惑敌人,掩护毛泽东安全向西转移,周恩来在集镇上公开露面,偕同朱德、叶剑英等东渡黄河,来到三交.
   周恩来亲自组织和指挥临县军民,仅用五天时间,就把中央后委的三千二百余人和大批物质,安全地运过了河东.
   当国府方面宣称“中共首脑逃窜山西”之际,毛泽东、任弼时却率领几百人(化称昆仑纵队),日夜兼程西行,在陕北的山沟里住下了.
   四月二日,周恩来不顾个人安危,从山西临县三交镇动身返回陕北.毛泽东接到周恩来动身的电报,连夜派出一支骑兵小队,前去迎接他.
   周恩来过了黄河,连夜穿过敌军即将占领的绥德、子洲,沿着大理河川向西疾行,于四月九日黄昏到达横山县石湾镇.
   由于走得很急,事先来不及沿途通知,骑兵队伍经过石湾镇时,当地值勤的中共民兵盘问口令,骑兵一冲而过,民兵不知是什么队伍,朝天放了几枪.
   一九四七年四月间,蒋介石集中六十个旅,向山东解放区举行“重点进攻”.于是,山东成了主战场.
   自从三月十八日撤离延安后,西北野战军在毛泽东的亲自指挥下,三战三捷.三月二十五日,于青化砭全歼敌三十一旅三千多人,活捉旅长李纪云;四月十四日羊马河一战,又全歼敌一三五旅四千七百多人,敌旅长麦宗禹也被活捉;五月二日蟠龙战役,全歼守敌一六七旅六千七百多人,敌旅行长李昆岗被俘.
   五月十四日,陕甘宁边区军民在安塞县真武洞镇召开了万人祝捷大会.周恩来亲自从王家湾骑马赶到前线,代表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向参战人员表示祝贺.
   不久,蒋介石密令胡宗南: “即使牺牲三个师,也要消灭中共首脑机关,把毛泽东赶过黄河!”
   担任胡宗南秘书的中共地下人员熊向晖发来情报: “美制电台测向仪已探明中央驻地.胡宗南令军长刘戡率四个半旅突然袭击你们.”
   六月七日,国军整编二十九军军长刘戡,集结了四个半旅,乘西北解放军主力进攻陇东的空隙,从延安、安塞经蟠龙、真武洞向中共中央驻地王家湾一带进犯,企图用突然袭击的手段打击中共中央首脑机关.
   毛泽东风趣地说: “刘戡,你就来追吧;你追不上,我就叫胡宗南来追;胡宗南追不上,我就叫蒋介石来追.反正我们不过黄河,就要同你泡蘑菇,磨得你筋疲力尽,我就一个一个吃掉你们.”
   毛泽东、周恩来等虚虚实实与敌周旋,使刘戡部四个半旅无功而返.
   而后,中共中央在小河召开军事高干会议;除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外,参加者还有来自各战场的彭德怀、陈毅、贺龙、陈赓等中共主要将领.
   这次会议很重要,决定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由内线作战转入外线作战,大量歼灭敌有生力量,夺权全国政权.
   这时,蒋介石业已决定一面开始宪政,一面动员戡乱的政策.经第一次国民大会制定的“中华民国宪法”,已于是年元旦公布.同时并一面制定行宪的各种选举法规,一面改组国民政府.改组的国民政府是由国民党、青年党、民社党与无党派人士共同组成、而没有共产党和民主同盟参加的联合政府.
   是年七月四日,国民政府即下令动员戡乱.其时,国军正规部队总数约在三百万人以上,都是美式装备,分布在东北、西北、华北、华中、淮海等地区.其中最精锐的主力部队,则集中在东北.
   中共正规部队约有百万,包括解放军及东北民主联军.后者接收了苏俄给予的日式装备.此外,还有约三百万地方武装民兵.
   如果单就武器装备而言,国军无疑占据优势.国军都是机械化部队,火力甚强,同时还有海军、空军配合作战.但是共军的士气远较国军高昂,由于发展土地改革和参军运动,青年农民急于保卫业已到手的胜利果实.
   共军可以彻底地动员民众参加战斗,控制乡村,破坏交通,使国军所占据的据点和城市陷于孤立.
   毛泽东交替地使用政治工作和军事斗争两手,效果如神.特别是九月份公布一项土地法大纲,废除一切地主的土地所有权,分配土地,使得农民闻讯欣喜若狂,不计生死地投入与国军的作战.
   -----中共立国后,毛泽东又将土地自农民手中收回,令其空欢喜一场.
   在中共中央军事高干会议期间,毛泽东着重研究了中原地区的敌情,反复思考着一个有争议的问题:陈赓兵团要不要到陕北来作战?本来,中共中央已一再电催陈赓率领大军过黄河,与彭德怀部合力消灭胡宗南军.可是,听到不同意见时,毛泽东犹豫起来,请与会者畅所欲言.
   结果,会议改变了原来的决定,陈赓兵团不来陕北,而是南渡黄河、挺进豫西,配合刘伯承、邓小平进军大别山;陈毅、粟裕大军则进入鲁西南,挺进豫东,形成两面扎刀的态势.
   兼任中共中央总参谋长的周恩来,在会议结束时说: “这三路大军好比三把刀,直插敌人心脏!它们在战略上将布成‘品’字阵势,互为犄角,协力配合,在南起长江,北至黄河,西从汉水,东到黄海的中原大地上,向敌展开大规模的进攻.”
   毛泽东、周恩来的军事谋略和智慧,显然胜过蒋介石一筹.送别了将军们,毛泽东、周恩来便率领“昆仑纵队”向东进发,夜行军改为白天走,以引诱胡宗南主力北上,便于陈赓大军从晋南渡河.
   果然,蒋介石命令胡宗南部倾巢出动,企图将中共中央消灭在陕北或赶过黄河.
   行军途中,毛泽东、周恩来接获刘伯承、邓小平的急电.刘邓大军渡河以后,二十八天内消灭敌人九个半旅.蒋介石调集二十几万大军进行围剿,并议决放水,企图以“水淹七军”的古老战法淹死刘邓大军.连日来大雨倾盆,河水猛涨.毛泽东原要刘邓修整十天再进军大别山.可是,形势十分紧急,和中共中央又联系不上,于是,刘邓决定提前向大别山进军.
   毛泽东看罢电报,心情激动不已.在和周恩来等商量后,他口授回电: “刘邓决心完全正确,敌判断我北撤,完全不料我南进.今后遇到情况紧急不及请示时,一切由你们判断处理……”
   这时候,毛泽东于战乱之中尚知“大权独揽,小权分散”的道理.不似日后军事独断,唯恐权力外溢.
   “昆仑纵队”以急行军抢在敌人前面赶到绥德,使胡宗南的“拦截”计划落空.
   但是,战争风云变幻莫测.共军西北野战军原想攻下榆林,不仅拖住胡宗南主力,而且使陕甘宁、晋绥、蒙绥解放区连成一片,为中共中央创造一个安全的后方.
   然而,榆林久攻不下.援榆之敌和尾追之敌对共军形成夹攻之势.在黄河以西、无定河以东,南北三四十里、东西五六十里的狭长地带,双方集中了几十万人马.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