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栏目
·巴克:对越来越好的感悟
·巴克:台陆合作看大陆政治进化的有效趋势
·巴克:在看赵忠祥与饶颖的暧昧有否
·如何正确理解“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及其深刻的含义贯穿在一切行动中
·一切从实际出发与实事求是是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的争论
·巴克:对中国大陆整党治国的具体设想
·左派要能打破框框
·巴克:正悟
·巴克:临江凭栏望对岸——回挚友
·信手永远
·萩雨,有关自己的事
·你的影响力就是你的身价
·巴克:说话不敢大声,要开抽油烟机
·巴克:未名的苦痛
·巴克:路渺茫吗
·巴克:黎明时的感觉
·巴克:奋搏
· 巴克:也论邓小平的“政治交代”
·巴克:路
·巴克:好想
·巴克:九种不值得你追随的领袖
·巴克:最看不起的六种人
·巴克:只有合法推动中国民主进程才是大智慧
·巴克:已与郭少坤先生交流的内涵
·巴克:已是怎样的际遇
·巴克:在这里我敬告同仁
·想你 我的爱人
·巴克:高智商的老板最厌恶的十五种人
·巴克:大老板的基本素养与能力
·爸爸给儿子的信
·巴克:做官16条经典箴言必读
·巴克:您静静地走了
·巴克:爸爸走了
·巴克:根在哪里
·巴克:这世道究竟咋啦
·巴克:丑鬼
·巴克:看蓝天丑剧的感慨
·巴克:而你却给我
·巴克:我的网恋
·巴克:给文友的信
·巴克:我们拣了个监控我们的手机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刚入冬,我去湖南炎陵碣拜炎帝墓,走到衡阳的城东的路口,等到去炎陵的长途客车,由于最近通茶陵的路在修的影响,外地司机总是要摸不清楚走哪里最好,其实我也只是走过两次,并不十分地熟悉,但去茶陵的路还是记得,这时有个车号湘GJ—3100的湖南大货车停在我的身旁,问我去茶陵的路怎么走,我心生一念,便对他说,路很难走,必须绕一段小路,我路过茶陵,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给你们带路。
   司机很愉快地请我上了车,我们就边走边聊天,司机是湖南张家界人,对越战争立过功,小腿膝骨受过伤,走路还有点瘸,原分到粮食部门工作,后来改革就没有了工作,也是江朱体制改革的受害者,但他在这个事上并没有骂江朱多不是东西,因为受害的人不是他一个,几乎中国的工人都是受害者,到是肥了一些人,当然都是些奴才型的或者与官吏有关系一致或是官吏本人。
   到了衡阳县地界,有个交警挡住了去路,手续全部要走,然后罚款三千,说是超载,车子本身装得是小包食品,不过的十九吨左右,车子本身允许装载二十四吨左右,那就是说并不超重,司机和蔼地说明没有超载,可对方不信,非要过磅,可附近没有磅秤,只好把车子开回约25公里的一个小工厂门前有个大磅,当过磅不超载以后,也就放行就是了,可是,没有这么简单,查车的人早就把有警灯的车开走了,到了另个地方,司机的手续也被无辜带走,司机不得不从新开着大货车,又是逆向走了约三十公里路,才找到了查车的警车和人,然后索要手续。

   从中,我作为自由社调者,当然留心事件的本身结果,我下了车,随着司机去看他怎么交涉,尽管司机说得多么婉转,多么可怜巴巴,还是被罚了二百元,理由是超高超宽。当我站在车号湘D9175的警车前面看坐在司机位置开罚单的人如何操作,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警察提醒开单的警察有人在观察他们的行为,并惊慌失措地匆匆地把罚单连同手续递给了被罚的司机,我亲眼看到司机给他们的是五百元,罚单开得是二百元,那就的说三百元不在罚款之内了。
   这样的事,其实在这行里是公开的秘密,司机无不被这样宰而不敢多言,我们的车也是百元罚单,少了一百。当我问司机为什么就甘心这样被宰呢?他气愤地说,难道我能改变不被这样宰的境况么?我们本身就是被宰的人啊?你没有见过比这更黑的事呢!这年月,都向钱看,谁不抓住手里的权力这样做呢?只是形式不一样而已。所以,我最恨“共产党”了。
   这样的话,我听到的已很不少,特别是在工薪阶层里,这样的语言很普遍,甚至街头的小商贩,也是这样的口气,一致于官吏自己人,也有不少的落魄者也是这样地厌恨。
   最近,我在河南老家买了一车木头,拉到广西去,当车子行驶到湖南邵阳县地界时,过了九公桥约三公里,就被一辆并没有任何标志的黑色轿车拦住,说我们闯关,他们是邵阳县九公桥木材检查站的,要罚款,说是二百至两千,但必须把车子掉头开到检查站去,我们想给他们二百元走车都不行,在这冰天雪地的此刻,我们的心情又是这么坏,但对拦车者却束手无措,司机气得回道:“我给你们打官司,打到国务院也要打”。因为他们的关卡根本就没有人在值勤,只是等我们的车走过后就再追回,说我们闯关,因为他们都知道,凡是外地拉木材的车,手续都是齐全的,特别是外地长途车,那更不会手续不齐全。
   为了赶路,我们还是掏了三百元,给了我们二百罚单,理由是他们追车用的是出租车,必须给其的费。尽管我们也知道,在国道上查车,木材检查站根本就不合法。可中国的法律,小老百姓是不敢冒犯,即使不违法,说不定还被劳动教养,但挂着政府的招牌违法就是合法的了,而且手续也是齐全,让你“服”得很“服”,否则,时间你能呕得起吗?
   这个河南老乡司机骂了一通这样的检查员后,他的歇后语也是:“我虽是共产党员,但我恨死共产党了”。
   是的,这年月,根本就没有弱者的理,但是,我也是共产党员,总觉得,现在执政的人好象不是我们这类人,因为我们所具有的心态,决不是欺压民众,可怎么司机他本身已经是共产党员也恨起共产党干么?难道这个中国的执法的,执政的人,真的能代表共产党吗?我看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因为共产党的本质是为人民服务的,哪里是吸食民脂民膏的坏类呢?毛爷爷时代,怎么就没有这么多“恨死共产党”的人呢?一致于连共产党员也与我们这三种人一样的被推到“共产党”的对立面上了?怪不得海外号召国内退党,没有几年就退去了几千万人,难道共产党真的就不可救药了吗?
   问题是,我们国内的还是海外的自由人士,也太底估共产党的存在意义了,所以才导致了对我们这些无辜的共产党人也一同地骂,我们感觉委屈,感觉他们太不明真相了,特别是,我们与世界善良的民众一样,不是坏人,不同的就是看法不一样和那些披着共产党人的外衣的行尸走兽也太糟践我们共产党了而已,当然,我们也不回避共产党的独裁政策的确怂恿了坏类糟蹋共产党,糟践人民、糟蹋中国,这已证实共产党的章程的确有问题,但只要我们从新掌握了国家权力,决不会再这样不明就里地为政了,因为我们共产党必须的能从暴虐走向和平,从心地黑暗走向光明,决不会再象以往一样残害自己的民众和本身的自己,才能屹立在人类的东方。
   
   
   2008年1月2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