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轉帖 蔣友柏~~~白木怡言]
奇麗想像
·主耶穌基督珍愛中華文化!深深愛主!
·奪個油田.免費送共狗財團嗎???
·奪個油田.免費送共狗財團嗎?
·茅于轼先生國民黨失掉政權不是因為腐敗!
·中共本是說謊黨.利益佔光說沒有.胎兒殺光說強國.一黨一胎說恩情!!!
·得天下者不得民心.怎麼辦?
·得天下者不得民心.怎麼辦?
·打啊打啊打南海.脫褲放pp拉堆屎.共狗開打民開花.茉莉花香滿地白
·無恥可笑的黨員數字!
·失去國魂的爛社會!
·中共只配進歷史焚化爐!!!
·無官不貪.逃亡美國!
·主耶穌基督珍愛.中華文化.自由民主.平等公義!
·腦殘智障才會唱紅歌!
·放下槍桿子.拿起選票吧!
·中国共产党是一坨馬列大狗屎!!!
·不唱紅歌.自由民主地球好公民!!!
·馬.第19次籲美.售我F16C/D
·共狗莫再殺華胎.子孝孫賢是天堂!!!
·請問彭光谦先生.誰的共同利益啊?
·天涯同盟.興我族魂
·一國一府.人民直選.全民政府!
·主耶穌基督珍愛中華文化.清明廉潔.平等公義.自由民主!
·人民才是國法.廢除特權專政.奪回民權!
·共產黨.罪貫滿盈.人人得而誅之!
·:^(宋鲁郑)^重庆模式不過是落後的沒人選特權產物!
·紅心狗屎.殺豬祭祖!
·和平自由民主的曙光在望.大家一起加油!!!
·六十血淚民族魂.九十賊黨命歸陰!
·主你是我力量.真中國人是主的信徒!
·祝福1293黑色禮服
·幻想1292春花夢露
·^(龙韬)^ 無恥的死共匪.只配打死自己!
·一國一府.人民直選.全民政府!
·地下1294全心全意
·豬匯報的死豬頭.馬列祖國鬼靈堂啦!!!
·豬匯報的死豬頭.馬列祖國鬼靈堂啦!!!
·死人向前进.紅歌是坨屎 !
·徐水良先生.大陸不配稱國家.馬列鬼組織的奴才地獄而已!
·主耶穌基督珍愛“中華文化”自由民主.平等公義!
·保守1258智慧開通
·中華兒女非五星 中華民族非馬列.鐮刀共狗最劣
·深入1295停止呼吸
·入迷1296香香公主
·百花1297神劍無敵
·亮劍1298臨去秋波
·錯失1299轉換心情
·謎題1300得失之間
·法輪功
·95%的中國人民.才是國家主人!
·人民当家做主人當然是普世价值!
·共狗下台.中國人民當主人!
·五星鐮刀非中國.殺光馬列賣國賊.復我華夏民族魂!
·共狗下台.還政於民.廢除狗專.平等均富!
·窩囊的大陸淪陷區!!!
·廢除不平等一黨狗專吧!!!
·想當總統.請先民選!
·茉莉1309又香又白
·紅歌唱進焚化爐.共狗狗專燒乾淨!
·熱烈展開中華民國第13任總統大選!
·共狗一胎殺子.等著未富先老吧!!!
·解答1301人面桃花
·畫眉1302成雙成對
·共產黨貪腐自肥狗黨狗專注定要滅亡!!!
·賣國殺子死共匪.還要殘害中國多久呢?
·唱死紅歌.貪腐自肥的共產黨注定要滅亡!
·這群人的法治和禮貌觀念都要加強!
·人家不讓你碰.就把髒豬手拿開吧!!!
·壓民軍.活春宮!
·壓民軍.活春宮!
·放下槍桿子.拿起選票吧!
·國家軍隊只效忠全體國民!
·決戰1314天下第一
·無悔1316一劍定江山
·愛中國.殺馬列.除五星.復國魂.新中國!!!
·神器1316最佳伴侶
·莫唱紅歌.自由歌唱!
·馬列舔屍派.下地獄去見馬列吧!
·唱紅歌就是共產黨奸殺中國人.不得民心的洗腦手段!
·不平等的一黨狗專的鬼憲法.第一個該燒!!!
·馬英九大戰習近平.直選中國總統!
·大家來罵馬列狗屎共!
·凡加入共產黨的加入那一天.就死透透了!
·無恥的死汪洋..道歉下台.還政於民!
·不禮不義不廉不恥的馬列五星殭屍狗屎共只配死光光!
·共狗不死.中國不活!
·禍福1317柳暗花明
·大陸人還要忍多久?
·大陸人.請積極參與政治.改善民權民生!
·聖女1318親親公主
·^(唐钧)^殺子要不要償命呢?馬列殭屍狗屎國!
·共產黨該被判死刑.終生監禁!!!
·辯論到底...人權萬歲!!!
·判共產黨死刑最適合中國國情!
·配合1319簡單就好
·殺光共狗死專政.自由民主新中國!
·加油吧...廢除不平等專政!
·今日狗共蓋墳墓.丟進歷史焚化爐!
·^(山
·寬容1225飛揚跋扈
·真正的農民水平!請加油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轉帖 蔣友柏~~~白木怡言

<序>
   【我想要遠離政治,但是只要我人在台灣,「台灣政治」就會巴著我不放…】
     我想要遠離政治,但是只要我人在台灣,「台灣政治」就會巴著我不放… 我也已經在台灣成家立業,我的家是台灣,我的小孩也是台灣人。我也非常驕傲可以是這個國家的一份子,但每當選舉來臨時,「蔣」就會被藍綠雙黨拿出來當圖騰操作。對一個沒有政治利益的人來說,這種強迫式的”選邊站”,其實是很困擾的。「蔣」是創造國民黨的元老之一,也是「蔣」把國民黨帶到台灣來做為統治政黨甚而生根立足,但現今當國民黨有選擇性地利用「蔣」來做選舉操作的圖騰時,這和「蔣」這個姓對我個人的意義是完全不一樣的。

     過去兩年我曾經透過媒體的專訪,對社會大眾發表一些我對特定事務的看法,但事後有些媒體寫出來的與我在專訪裡講的總會有很大的差異。那些專訪的記者好像是一個有大腦的過濾器,他們會主動幫我下判斷 ─ 我在他們的專訪裡講的話是不是應該從一個蔣家後代的嘴巴講出來的? 所以,有些話雖然我講了,但是他們卻主動地把它馬賽克處理掉;又有哪些話是一個蔣家後代應該要講的,雖然我一句也沒講,但他們卻可以用誘導式的自問自答,再冠上我的名字,硬塞到我嘴巴,變成我所講過的話。
     以後,我個人將不再針對任何有關政治的議題,接受媒體的訪問或在任何公開的場合做任何回應;所有的回應以及我個人對任何與蔣家或台灣政治相關議題的看法將只在這個部落格發表;你們要是對我個人有任何疑問都歡迎到這個部落格來留言。我不會針對個別的問題予以回答;但針對同類的問題,我會在一段時間之後做集合式的統一回應。當然,我必須說明,我個人對任何與蔣家或台灣政治相關議題的看法都只代表我自己一個人的看法,我不代表所有的「蔣家成員」,在這個部落格裡,我只代表我自己。
     從今年初開始,我就因為2008 年年初接連著的立法委員和總統大選,而在心中萌生那種對我家族的『山雨欲來風滿樓』的不好預感。這一年來我隨時都有那種被藍綠兩邊拉扯的心理準備。離大選越近,那個拉扯的力量越強烈。
     在12月 25日 召開「白木怡言」上線說明會之前,我也嘗試透過幾個朋友和媒體表達我對「讓蔣的意義走入台灣政治的歷史」的看法,但是,我想表達的意思一直沒有被有效的傳達出去。在一片遷葬、撤衛兵、拆圍牆、換牌匾的聲浪中,我感受到的不只是我個人、我家人的無奈,同時,我也感受到周圍能接觸到的朋友同事也有著同等無奈的感覺。於是,就像四年前我在「一時興起」的情況下成立了「橙果」的同樣的心情,我再一次地在沒有做好準備的情況下又「一時興起」地成立了這個部落格。只不過,上次的一時興起成立了橙果是因為年少狂妄,這一次一時興起的成立「白木怡言」部落格為的是能夠找到一個屬於完全由自己掌控、不被扭曲的發言空間;我希望能透過「白木怡言」部落格把我和我家人的心聲向台灣訴說、與台灣分享。
     上線說明會當天在電視新聞播出後,下午我就接到一通又一通鼓勵的電話,信箱裡稱讚我的mail 也塞到爆,而隔天大部分的媒體對我在說明會裡講的話也多是溢美之聲,這令我非常訝異。「得到讚美」並非是我在說明會發言的目的與初衷;但是不得不承認,這麼多的讚美與鼓勵,讓我在帶著「感傷」的心情敘述我對「反蔣、去蔣」的看法之後,帶來很多的「感動」;台灣再次向我及我的家人表現了她的「真善美」,除了感謝,我不知道我還能跟「台灣」說什麼。這些讚美與鼓勵同時也成為不得不把「白木怡言」部落格好好經營下去的壓力,我 promise我會用經營「橙果」的同樣態度,努力地經營這個經過那麼多的犧牲與努力,好不容易爭取到「言論自由」的溝通園地。
   
    建立日期:2007/12/27 22:56-點擊數:287898
   @@@
   <歷史發展的矛盾與弔詭>
     我可以很驕傲地說我現在開始看到人生的方向;我也可以毫不掩飾地說我不怕各式各樣的難關;當然我也可以很自豪地說我很努力地過我的每一天:我專注我的工作、我專心照顧我的家人;但是除了這一些「可以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的努力」以外,決定一個人的人生豐富與色彩的最重要元素還是「智慧」,而我知道智慧是沒有辦法速成的,它必須靠人生的歷練一點一滴累積而來的。
     當然我也清楚我現在自己的生活歷練還不夠多,我有一個在事業與人生都很成功的企業界朋友在無意中教我『無常』是宇宙中最強大的力量,他說:他幾十年來碰過的最優秀的經理人都是那些經歷過人生各種高潮低潮、歷經各種景氣循環、跌過跤再爬起來的經理人。我在紐約大學的一個教授也在課堂上講過一句當時我聽起來沒意義,但日後卻越嚼越有味道的一句話「We don’t live; we survive.」。我知道,我未來的人生將會有一連串的『無常』橫躺在我的前面等著我一一去接受、去品嚐。
     當我與藍綠各色的朋友在聊台灣過去幾十年的政治社會發展過程時,常常會有一種莫名的無力感,好像歷史總是用「矛盾」在考驗著人們的邏輯能力,用「吊詭」來豐富這一路走來的懸疑,而「無常」卻一次又一次在台灣的上空飄旋。
     歷史的發展是很弔詭的,總是在必然與偶然之間繞一大圈,出乎人們意料之外地走一條它自己隨意開出的路,而往往又是朝人們沒有預期的地方以很弔詭又看似矛盾的方式行進著,開人們一個玩笑之後,才讓幾代人引頸企盼的文明著地生根。
     12 歲離開台灣時,我不了解為什麼從小到大熟悉的人事物只剩下我家5個人;17歲喪父時,我以為我人生的發展就此終結;20歲回台灣時,我不理解為什麼以前所謂的「家裡的好朋友」都只跟我講口頭上的「道理」,而非給我實質上的幫助。弔詭的是,在掉落別人戴在我頭上的皇冠後,我人生的道路卻在無意中閃出了一道小小的光芒。當我在一些人的眼裡一文不值時,我反而在前途一片茫茫的感覺中奠定了成為標的物的可能性。
     我很感謝上天對我人生歷程的安排,因為切身體驗過對變錯、好變壞的過程,所以可以用有別於「正統」的思考模式觀察發生在我週遭的社會現象。雖然過去幾十年台灣的歷史發展表面上好像是一個大矛盾,但如果套上我30年的人生經驗來看,冥冥中似乎又有條不紊地帶領著我們走向一條康莊大道。
   【國民黨的輸就是贏,敗了一個小戰役卻贏得了整場世紀大戰?!?!】
     1949年,我曾祖父帶領著中國國民黨以「中華民國」的名號一路被中國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逼到台灣來避難;2000年,中國國民黨又把在台灣的執政權在選民的獨立意志選擇下輸給了民進黨。表面上看,國民黨好像是一路輸,但是從我的角度看,其實比起中國共產黨,國民黨卻是一個大贏家。
     假如近代史給中國國民黨的任務是給中國的神州大地帶來「自由民主」的文明制度的話,那中國國民黨雖然丟掉了大陸,卻成功地把「自由民主」的文明制度在台灣扎根。雖然表面上看來這樣的說法很諷刺,但從歷史文明的進展角度來看,造成政權轉移的「錯」,卻奠定了今天臺灣「民主制度」的「對」。可惜的是,國民黨裡面居然沒有人從這個角度看出來,他們以幾代人接力的方式已經光榮地完成了一個「世紀級」的百年任務;卻把眼光縮小到只看到那「一屆四年」的輸贏,然後整個黨就這樣浸在「輸的很不應該」的悲哀氣氛裡;不但讓自己歷經百年努力得來的歷史光環不能發光發熱,還因為「不想承認輸」,連帶地也把整個台灣給拖到悲傷的氣氛裡。這就有點像是「破繭而出」的蝴蝶,當所有人的目光都驚艷她的美麗的時候,她卻為了那個被她自己因為要得到美麗而破掉的繭哭泣,最糟糕的是那無端的眼淚已經擋住了人們看到她美麗翅膀的視線。
     台灣已經是一個民主國家,但從「民主」要走到「成熟的民主」,看似只剩下那一小步,但是走起來又似乎有點遠。「民主」要靠爭取,「成熟的民主」卻需要建構在輸與贏雙方的氣度上。
     假如由我來評分,我會說,國民黨是過去一個世紀整個亞洲最偉大的政黨。
   【追求台灣獨立的熱情應該是快樂的,但為何卻又帶著些許的恨意?!?!】
     「追求台灣獨立」對某些台灣人來講是一生的理想,而在我個人的認知裡追求理想應該是一件很快樂、很令人興奮的事,但是從我個人過去幾年與幾個堅定的台獨派前輩的交往過程中,卻感受不到他們對「追求台灣獨立」令人愉快的熱情;假如你從他們的言談中有感受到一丁點熱情的話,那些熱情好像也是來自對國民黨的怨與恨。
     我常在想假如當年沒有外省人因戰敗逃到台灣來,今天的台灣人會有「台灣意識」嗎?我總感覺一般人所稱的「外省人」與「台灣人」只是相對應的名詞,在外省人還沒來之前,台灣分的是日本人與台灣人;在這之前,生活在台灣的人分為福佬人、客家人;在這之前分的是泉州人與漳州人,在這之前分的是唐山人與山地人。
     而今天似乎已經成為主流民意的「台獨」,又是怎麼來的?這些「追求台灣獨立」的台灣人的祖先當初是為了建立一個國家才來到台灣的嗎?而今天的台灣人又願意為了「台獨」的理想付出什麼代價?
     假如這些以「追求台灣獨立」為終生理想的鬥士口口聲聲說愛台灣,你們又怎麼能夠忍心不照顧那一些佔台灣人口相當一部份,卻憂心「台灣獨立」的同胞呢?盡管你可以以他們「吃台灣米、喝台灣水而心不愛台灣」當藉口而把責任推給他們,但這樣,你還能夠說你是真的「愛台灣」嗎?他們畢竟佔了整個2300萬人口不可忽視的一部份。其實,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所有人,都很清楚當我們離開台灣去面對世界時,無論是所謂的本省或外省,世界對我們的定位就是「台灣人」的身分,到了大陸也一律叫做「台胞」。但是,當回到台灣,還是有相當不可忽視的一群人對「台灣獨立」還是抱著恐懼憂心。
     假如「追求台灣獨立」是終生理想,那在追求這個理想的過程中必然會產生足夠的熱情,去融化這些對「台獨」還有恐懼感的同胞。要獨立之前,必須先統一,先求台灣內部的統一。你問我:「贊不贊成台灣獨立?」我會毫不猶豫地回答你「不贊成,除非,台灣內部先統一。」
   【今天被嗆的總統日後會被稱為偉大?!?!】
     去年下半年的紅衫軍以及前兩個月的「全民嗆扁運動」表面上看來,好像是在侮辱陳水扁總統和第一家庭;其實,所有的這些動作恰恰都在陳總統和執政黨的身上驗證台灣民主得成果;因為透過所有的這些動作,剛好證明台灣已經是一個完全的民主國家。無論你如何的嗆總統、如何批評執政當局,你都不用擔心晚上睡覺時,有人會在半夜到你家把你抓到警備總部,再送到綠島關起來;無論你怎麼在廣場上集會抗議穿紅衣服,也不用擔心會有解放軍的坦克開進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