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续八十九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
艾鸽文集
·诗歌:《自由的诱惑》
·诗歌:《这是谁的奶》
·诗歌:《诀别歌》
·散曲:新好了歌
·公民悼词
·回复读者来信
·转发读者于佃荣来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光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并蒂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章子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旭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衣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李佳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玫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茵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李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志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朱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巩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枉凝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瓮安15岁女生李树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合成人体艺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贝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百雪公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街头无臂乞丐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凝眸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季模特周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媛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辣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小龙女彤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貌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面若桃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醇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洪小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凤凰卫视美女主播谢亚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叶露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龙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地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成都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悠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自拍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拉琴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天之骄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亦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秀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纯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果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双胞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女人是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茵流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天荷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海滩纱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90后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梓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纯情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凌波仙子蒋氏姐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娇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凉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体操妙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果冻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浮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树丛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中国体操队女团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窦初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大学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跳水皇后郭晶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夜月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女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非主流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电影学院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上海大学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大连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巧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逸仙时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体操女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超女林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原野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舒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勤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魔鬼身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复旦天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呢喃梦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瓷器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唐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惠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欲系青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花季少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青春永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落英缤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旷神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袁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女张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影后李冰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续八十九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

   艾鸽
   
   林深深几许
   (2)
   阮露夜晚有人照顾,不至于出意外了。

   秦玉颇感欣慰之余,又联想到如果阮曲晚上负责照顾阮露,那自己也就不方便与阮曲同睡了。
   不知阮曲是何打算,他又感到纳闷。
   
   话说今天行军结束后,阮曲约阮玫去林中散步。
   阮玫因那天与秦玉缠绵被阮戚撞见,心中有些慌,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
   但见阮曲步伐沉重,声色不佳,欲言又止。
   
   阮玫采了一枝芳香的缅桂花献给阮曲:“妹妹近来身体好吗?”
   阮曲:“好多了。”
   阮玫:“你好象有话要对我说。”
   
   阮玫最担心她会把秦玉的名字说出来。
   阮曲泪眶有些潮湿:“我…..很对不起姐姐。”
   阮玫:“一家人别说两家话。”
   阮曲:“是妹妹不好,把姐姐的恋人夺走了。”
   
   阮玫大吃一惊:“谁说的是我的恋人?”
   阮曲:“即便没有人说,我也能感觉到。”
   阮玫:“能感觉到?”
   
   阮曲:“是的。从秦玉哥爱我的过程中,虽然百般温存,可他的每一道目光中,甚至每一个动作中,我都能感觉到你的存在。他不止一次地叫错我的名字。他确实很好,可他爱的不是我,他永远在呼吸你的空气。”
   
   阮玫:“我承认我和他之间有过恋情。可是已经过去了。”
   阮曲:“不,真正的爱情能过去吗?”
   阮玫:“……”
   
   阮曲泪珠滚动:“姐姐,他爱你。他非常非常爱你。”
   阮曲:“他得不到我,爱姐姐的妹妹也一样。”
   
   阮曲:“不。你错了。男人真正爱上一个人,别人是无法替代的。”
   阮玫:“……”
   阮曲:“姐姐,我知道你对我很好。把恋人都献给了我。可我的命太薄,无法承受这份爱。”
   阮玫:“……”
   
   阮玫有一种预感,她甚至预感到她想说什么。可这种选择意味着她将永远失去秦玉。而在她面临死亡的时刻,念叨的就是这个名字。
   姐妹俩突然抱在一起痛哭。
   
   也不知哭了多久。
   俩人的眼睛都哭成了烧熟的对虾。
   阮曲终于开口:“姐姐,秦玉本来是你的。我已经决定把他还给你!”
   阮玫:“这……怎么可以?”
   阮曲:“没办法。这可能是天意。”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