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后宫》03长篇诡谲派小说连载]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才女曹颖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校园风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雨绮
·艾鸽诗歌让《生命远离死亡》
·艾鸽诗歌《自由有多远》
·艾鸽诗歌《我拒绝遗忘》——致现代中国的一切苦难
·诗歌:《致天之骄子》
·诗歌:《我与你同在》
·诗歌:《还我春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来冬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小仓优子
·水调歌头(迎2009春)
·艾鸽留影于1989年春
·油画:十字架之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倩之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玉无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娇娆
·《自由的诱惑》封面
·《人祭三部曲》之三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二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三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四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回(图)
·转发奥巴马就职演说中文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葳葳
·诗歌:自由再出发
·诗歌:寻找春天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2)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浪淘沙(悼念戈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玉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宮田麻里乃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苏州园林)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杨柳枝
·诗歌《那个时刻成为永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川藏第一美女
·转美国宪法(中文版全文)
·《活灵》400---406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封面
·艾鸽诗评古代十大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艳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竞选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邓玉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露荷疏影
·诗歌: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诗歌:期待自由
·用自由的诡谲派艺术拥抱苦难
·《倒塌的天堂》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后宫》03长篇诡谲派小说连载

   第一章:上流一情妇
   
   (3)
   婵娟见老B比老A还无情,便不想理他。
   她一个人钻进浴室里,一边洗澡一边对着镜子欣赏自己:她想想看看自己究竟有多美或者有多丑?

   这栋别墅是欧式风格装修的,浴室里简直就是天堂。
   洗浴时不但可以照着镜子,还可听着音乐。灯光会从波浪底射出多色彩光线来。
   她发现自己依然很美。
   那美貌如同在瀑布中飘着的一朵云霞。时儿低旋,时儿飘悠。
   雪白的皮肤宛如天空中飘着花絮,怒放着乳苞。
   身材恰似从立体音乐中萦纡出来的五线谱。
   “可惜了,被这般群魔糟蹋了!”她想。
   听到老B在敲门,她不理。
   老B:“婵娟,你敢得罪我吗?这别墅是谁的名字?”
   这下可打到要害了,这别墅上登记的是婵娟的名字。钱只付了一半。
   可一半也是五百多万呀。那天去买别墅的时候,带着口袋去的,全付现金。让卖别墅的发展商足足数了一个下午。
   
   门开了。
   婵娟赤着身子站在老B的面前。老B把她抱到床上。
   老B抽着大熊猫,发泄够了后,对她说:“你知道买别墅的钱从哪里来的?”
   婵娟:“我那会知道。”
   老B吐着烟圈:“知道吗?我们致富是不需要去卖钢材的。”
   婵娟:“社会上流传着顺口流:50年代人欺人(大量的民营财富被公有化),60年代人整人,(反右,文革),70年代人骗人(唐山大地震),80年代人杀人(64大屠杀)。90年代人坑人(国富民穷)00年代人抢人(多少上访者失踪)。可这‘批条子’致富合法吗?会不会翻船?”
   老B大笑了起来:“你知道法律是什么东西吗?”
   婵娟:“人人要遵守的东西。”
   老B:“幼稚!幼稚!!”他灭了烟头:“成文的法律是用来约束老百姓的,而我们呢,从来是按不成文的法律办事的。”
   婵娟用毛巾遮住身子:“什么是不成文的法律?”
   老B:“就我们的圈子而言:老A的指示,老B的批示,老C的讲话,老D的条子,老E的电话,老F的暗示......,等等,全是不成文的法律!”
   婵娟:“我听不太明白。难道你们为我买别墅的钱来路不明吗?”
   老B瞪圆眼睛:“你知道这一点也不错。当你提着满口袋的现金去买别墅时,你是否想过这钱是从哪里来的?”
   婵娟:“可是......如果有一天,被查到这钱是国库里的钱怎么办?”
   老B又点燃一枝香烟:“这一天已经来到了!你还记得向你求爱想送你冰箱的秘书孙浩吗?他已经被中纪委双规了!”
   婵娟:“啊......”婵娟突然吓得滚到床下。
   老B:“不过,有一点你尽可放心。在如今的社会里,权力是大于法律的。”
   婵娟慢慢爬到床上:“你的意思是说,不会牵连到我们。”
   老B:“我已经和老A见过面了。他说:把全部罪过算到孙浩身上,他一死大家就无罪了!”
   婵娟:“孙浩够盼死刑吗?”
   老B:“他把几个亿都搞不见了,判两个死刑都够了!”
   老B一把拽住婵娟:“明天,你去找老C,他是搞司法的。”
   想起老C的大猪头,婵娟的身子一阵颤抖。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9年10月1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