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续九十六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续九十六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

   艾鸽
   
   花露皆是泪
   (2)
   其实秦玉早就是每天轮流一个了,不过是打猎,不是干别的。

   今天又轮到他和阮玉去狩猎。
   那个阮丽的所谓“通知”显然她应该听说了。
   秦玉不知道她会说些什么。
   
   不一会,就打到几只野兔。
   秦玉见她始终不说一句话,很纳闷。
   为活跃一下气氛,就编唱了几句山歌。
   
   “画眉鸟啊我在百花枝头发现了你,”
   可为什么你总是低头不语?”
   
   阮玉听到歌声有点兴奋了,她唱道:
   “画眉鸟并非夜晚的爱情鸟,
   可如今阿妹的心中盼不到拂晓。
   
   秦玉想起阮玫的教导“友谊过了河就是爱情。”
   他在回唱中有意回避了爱情的主题。
   “阿妹是山中永远的郁金香,
   不愁仰慕者会来到你的身旁。
   
   阮玉心想:集体嫁给你的事,我好不容易才答应了阮丽。难道是你不肯要我吗?如果说我有仰慕者的话,你难道不愿做我的仰慕者吗?
   她又唱道:
   “阿妹就象那山峦的清泉水,
   绕了九十九道弯还是流向阿哥的嘴唇。
   
   秦玉感觉她有意要实践“集体出嫁”,这可怎么办呢?我什么时候委托过阮丽去说媒呢?姑娘们都当真了,这误会太深了。他唱道:
   “阿哥就象那山谷的夏季风,
   经过了九十九道坎也无法抵达天空。
   
   秦玉既不愿意刺伤姑娘们的心,也不愿意再辜负阮玫,只好做一些含蓄的表示。但阮玉并不理解。姑娘们始终认为:集体出嫁的事,是秦玉授意阮丽来向大家表示的。再加上阮丽在表达时还说了:“秦玉哥有意娶大家为妻,我来征询姑娘们的意见。”姑娘们一开始感到惊讶,后又转惊为喜。只有阮玫一人不太相信阮丽的话。阮玉则半信半疑。
   
   阳光在树林里飘荡着,花卉的芳泽也在飘荡着。小鸟的歌声飘荡着,阮玉的春心也在飘荡着。
   
   阮玉心想如果秦玉有意娶姑娘们为妻,我不排第一,也要排第二。阮玉不时地显得面色红润,是因为心跳加快的原因。她甚至几次走近秦玉,创造了让他拥抱的机会,但他始终不见行动。
   
   秦玉觉得自己不好对姑娘们挑明:阮丽说的是假话,如果那样的话,她这个代理副班长的威信就没有了。再说她也是一片好心,想让姑娘们都爱上秦玉。可秦玉怎能牺牲自己真正的爱情呢?
   
   但阮玉的美貌在绿色与嫣红的树林间,如同花苞绽开。
   秦玉望着这绽开的花苞,一阵阵晕旋。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