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六十餘年家國——我的右派心路歷程:地府篇(4)]
张成觉文集
·蔣愛珍的“生存形態”---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二)
·角度獨到 扣人心弦---評楊恆均《家國天下》
·“生存形態”與“含金量”---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三)
·《歸去來兮》(長篇小說連載)
·“五識”兼備呼民主---評博訊“公共知識分子”榜
·轉貼李墨《歸去來兮》第一章(之2、之3)-張成覺
·轉貼:李墨評論《由小說形象想到家國形象》
·致巴雅古特先生
·一篇文情並茂的佳作----楊恆均新作點評
·天安門絕非解放廣場---也談埃及巨變与中國
·埃及能,中國還不能!---再談埃及巨變與中國
·南天健筆 正氣如虹---讀何與懷博士作品感言
·蕭默的”笑談”與笑話---評點《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一)
·自編自導 故弄玄虛---評蕭默《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二
·欺世盗名 破绽百出---評點《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三
·變色龍與受害者---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一)
·誰是真正的受害者?---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二)
·”用筆桿子殺人”---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三)
·誰令下馬出京華---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四)
·“檢查”/揭發=告密?---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五)
·“黑老貓”的尊容---評點《有感於高爾泰、蕭默兩先生的爭執》
·“假作真時真亦假”---評蕭默《一葉一菩提》
·醜陋的“中國人”和大寫的日本人
·中华之耻,人类之悲---读《有良心的日本人》有感
·似是而非的“冷靜思考”---評點《面對有關地震的爭論國人應冷靜思考停止爭吵!》
·中华之耻咎在“党国”--读杨恒均网文有感
·中日的“国民素质”与“国家素质”
·阴谋论的标本---评点《求真相》
·毛就是打算傳位給江青毛遠新--與胡平兄商榷
·《七絕.力挺譚冉劉》-原韻奉和萬潤南
·七绝.力挺谭冉刘(之二)
·匪夷所思的“阴谋论”
·喜闻恒均“无恙”---打油诗两首
·巴蜀男儿冉云飞
·“面包会有的”,“民主会有的”---杨恒均“被失踪”随想
·民主离我们还很远!
·微博三则
·微博四则
·微博兩則
·微博:周海嬰;趙連海
·高瑛.國共
·天塌一齊扛?/未未命真好
·明哲保身/自由尚遠
·吳晗與未未
·因果報應話吳晗
·侵犯主權?胡可留任?
·羅孚新著/文集面世
·雞蛋不宜碰石頭
·遇羅克
·五七反右面面觀---五十四年後的思考
·電盈優
·清華與葉企孫/錯怪黎老闆
·艾未未案/良心底線
·快樂無價/世紀盛事
·溫馨佳話/“平衡”樣板
·《北京十年》/心中透亮
·力挺茅于軾(七絕二首)
·聲勢不再/惡有惡報
·《北京十年》與“六四”
·巧舌如簧/“驗明正身”
·五四精神/兩位領袖
·表錯情/文集縮水
·受人教唆/秋後螞蚱
·極大諷刺/“一字咁淺”
·黨性與人性
·黨性與人性
·中美對話
·郝部長的高論
·郝/好部長說真話
·中日總理/航母何用
·鵲巢鳩占/三代北大人
·我看辛子陵
·董橋一瞥
·董橋一瞥
·也談未未(二則)
·高瑛的話(二則)
·競爭力排名(二則)
·變色龍的自畫像---評點蕭默《一葉一菩提》(之一)
·已被洗腦/事出有因
·林彪自食其果
·陳總長何需難受?
·勇哉90後/南北呼應
·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一)
·旋轉全憑華、葉功---《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二)
·平反阻力在鄧、李---《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三)
·石油美元/中印模式
·飲用“奶茶”?/火山處處
·太子黨面孔各異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十餘年家國——我的右派心路歷程:地府篇(4)

蘇聯展覽會

   自然﹐我對女性心理學的認識許多出自臆測。身為剛滿15歲的高中生﹐我在許多方面仍屬年少無知。即使學了一些東西﹐但正如我對民校學生所言﹐掌握的只是書本知識。而且雖然我對各科考試應付裕如﹐但卻存在重大缺陷---‘高分低能’ ﹐即動手操作的能力差。這可能與以往學校教育的通病有關﹐我本身大概也有這方面的毛病﹐慣於‘君子動口不動手’ 。

   不過﹐對於一些製作技巧精湛的器具﹐我還是有興趣的。小學畢業那年﹐在財廳前附近廣大路一棟樓﹐偶然參觀過‘天佑高工’ 的展覽﹐那裡面的電器模型給我頗深刻的印象。這可能是一所中等專業技術學校舉辦的﹐以後多年沒見過同類型的展出。因此﹐1955年蘇聯展覽會在廣州開幕﹐我迫不及待地前往一開眼界。

   當時仍屬中蘇關係蜜月期﹐故頗隆重其事。大陸在北京﹑上海和廣州三地輪流舉辦﹐均專門修建場館﹐京﹑滬兩地並興建巴羅克式尖塔﹐塔頂高聳入雲﹐紅星閃閃﹐很遠都能望見。廣州因故未建尖塔﹐但佔地11萬平方米﹐其中建築面積9萬平方米﹐可謂龐然大物﹐蔚為壯觀。

   由於中共建政後一直處於封閉狀態﹐資訊閉塞﹐加以當局大肆宣傳﹐故市民踴躍參觀。蘇方亦乘機造勢﹐向所謂第五十萬名入場者贈送厚禮﹐於是人群絡繹不絕﹐場內人山人海﹐熱鬧非凡。

   倘在80年代改革開放後辦此展覽﹐則轟動程度勢必大減。因為蘇聯經濟發展水平實在遠遠落後於歐美。其重工業產品數量或可觀﹐質量則平平﹐可以一‘粗’ 字概括。輕工業更令人不敢恭維﹐如紡織品﹑食品甚至在50年代亦較大陸遜色。農業就尤其薄弱﹐勝在機械化程度比大陸高。可是﹐對猶如井底之蛙的我們﹐便顯得琳琅滿目了。

   我在展覽會上買了塊蘇聯手錶﹐既大又厚﹐叫‘勝利牌’ ﹐價格為62元人民幣。這塊錶得來不易。先是在學校抽籤﹐取得僅有的一張購錶券。只有一人跟我爭奪﹐未抽籤已有一半機會。但我抽中後仍有問題﹐原因是我購錶的錢來自變賣舊錶所得﹐那舊錶為母親北上前留下的﹐據她說乃早年在大哥居港處撿到的壞錶﹐修了一下還能走。我戴了一年﹐毛病百出﹐遂賣掉﹐竟然賣得50元﹐存於二姐處。不料此時她正受審查﹐我無法取錢。

   當天上午﹐我入場後便設法找同學借錢﹐可是直到下午三點﹐仍借不到錢。這時碰到我的抽籤對手﹐他問我買錶了沒有﹐我以實告﹐他表示可助我找人借﹐但跟他轉了好一陣﹐毫無所得。展覽會七點關門﹐錶券次日作廢。我決定找姐夫試試﹐便出場乘車趕去﹐人找到了錢卻不在他身邊﹐要跟他回家拿。好在不很遠﹐把錢拿到手急忙趕回展覽會﹐終於在關門前買到了錶。

   我二嫂買了輛蘇聯自行車﹐笨重兼無內胎﹐價格好像是一百元﹐比大陸的永久牌﹑飛鴿牌便宜20元。據報導﹐送給第五十萬名入場者的﹐就是這種蘇製自行車。

   展覽會上出售蘇製糖果﹐我買了一些。後來珍而重之地送給佳敏, 至於她是否也珍而重之﹐我就不知道了。

<天仙配>

   事後推想﹐我那一小盒蘇式糖果﹐大概不會受重視。其原因一是因為她父親可以買到更好的﹐二是蘇式糖果較港產的差得多。

   她父親從事出入口貿易﹐時年40出頭﹐被視為愛國商人。他特地來穗參觀﹐想必獲得較好的接待﹐因為當年港澳商界為蘇聯展覽會捧場者﹐人數相當有限。據HA後來說﹐她父親曾帶她仔細觀看機械展品﹐逐一向她講解。如此熱心的觀眾﹐相信在本市市民中亦屬罕見。估計當會得到一些購買蘇製消費品的優惠。

   但另一方面﹐由於斯大林長期推行‘優先發展重工業’ 的方針﹐故蘇聯生產的消費品量少而質劣。以她父親這樣的內行﹐自然很清楚這一點。出於維護蘇聯聲譽的考慮﹐他固然未必會將此告訴自己的女兒。而他詳細介紹蘇聯機械工業的成就﹐便是一種‘揚長避短﹐隱惡揚善’ 的做法了。

   回想起來﹐我首次與佳敏的父母晤面﹐是在此之前﹐<天仙配>上映的時候﹐地點為長堤愛群酒店﹐當時廣州最高的建築物﹐兼最貴的酒店。他們住在8樓﹐似乎與另一對夫婦同一客房﹐而分在不同套間﹐因為佳敏之父訴說另一人鼻鼾影響睡眠。這是我僅有的一次進入愛群的客房﹐感覺上內部並不特別豪華﹐更不寬敞﹐但勝在緊靠珠江﹐視野廣闊﹐地點優越﹐交通方便。

   她父親個子不高﹐看上去精幹結實。其母則顯富態﹐她說起一位同鄉的姓名﹐我似曾聽過﹐與我們家似為遠親。

   之後﹐我們一起到附近的廣州電影院﹐觀看轟動一時的<天仙配>。‘我們’ 包括HA姐妹倆及其父母﹐還有她幾位‘伯伯’ 。後者大概屬其父的同行﹐照粵語應稱‘世伯’ ﹐不知何故﹐她用的是北方話的稱呼。

   <天仙配>由黃梅戲名角嚴鳳英﹑王少舫主演﹐自舞台搬上銀幕﹐獲得極大成功。儘管是黑白片﹐仍然引起震撼。嚴﹑王一曲‘樹上的鳥兒成雙對﹐夫妻雙雙把家還’ ﹐真具餘音繞樑之妙。所以﹐散場後我們一行到太平館吃飯﹐話題一直離不開這部片子。

   太平館就在愛群對面﹐門面不大﹐卻是市內著名的西餐館。席間﹐其父與同伴激賞該片之餘﹐更談及如何使之在香港上映。後來不知怎的轉了話頭﹐有人提到‘半子’ ﹐我意識到或與我有關。但佳敏姐妹倆似無反應﹐也許是不曉得該詞的意思。

   飯後我隨她們姐妹倆去豪賢路﹐到她們家一位老朋友的居所住宿。其人屬香港名流﹐統戰對象。她姐姐本不想去那裡﹐因為對名流之子有些看法。但別無合適住處﹐只好聽從其母意旨﹐叫了兩輛三輪車前往﹐並安排我跟HA同車。

   從太平館所在的長堤大馬路到豪賢路﹐是一段不短的距離。我當時的心情﹐應與電影中嚴﹑王對唱﹑合唱‘把家還’ 相類﹐或者我更希望的是﹐這段路一直走下去﹐沒有終點。

   但到底終點還是出現了。是從馬路進去不遠﹐位於內街的一棟小洋房﹐高三層﹐因位置所限﹐每層寬約4米5﹐深約6米﹐地方不算寬敞。但在廣州市區擁有這樣一棟洋房﹐無疑屬富戶了。且其結構亦頗特別。

   樓下進門處是客廳。旁為小飯廳及廚房﹐兩者分隔開﹐以避油煙逸出﹐僅闢一小窗口﹐作傳遞飯菜之用。這可能是西方人居所的格局﹐我前此未嘗見過。

   剛進屋有女佣招呼﹐從其恭敬態度可看出姐妹倆是常客。我們很快獲得安頓﹐分別住在樓上兩間客房。她姐姐正慶幸不必與少主人寒暄應酬﹐後者卻從外面回來了。

   來人身材頎長﹐略顯瘦削﹐衣冠楚楚﹐儼然一副公子派頭。談吐斯文﹐口才甚佳﹐不愧為某名校學生會負責人。一見面﹐他就給了她姐姐一個雅號﹐意謂其招搖﹐含批評味道。她姐姐雖口齒伶俐﹐招架卻頗吃力。我頓時明白為何其不願見他。不過﹐他點到即止﹐不為已甚﹐具某種紳士風度。

   其後賓主開始閑聊。由於我們三人同年級﹐話題也較多。這場‘龍門陣’擺了近6個小時﹐直到翌晨4時方止。起初自然談及剛看過的<天仙配>﹐之後我大概主要講對中國古典名著的認識﹐例如羅貫中﹑施耐庵只能說是<三國>﹑<水滸>的寫定者﹐而非唯一作者。他講了若干校園故事﹐如不久前兩學生對練擲標槍﹐其中一人不慎遭對面擲來的標槍插入頭頂。他還談到與其女友的關係獲得上頭特准。我聽罷感到有點‘特殊材料造成’ 的味道。佳敏在旁聆聽﹐較少開口。她姐姐倒時有插話。四人似乎均無倦意。

   因為那天是佳敏帶我首次拜見其父母﹐故我穿了新買的一條褲子﹐是杏色的緊身褲﹐跟牛仔褲無異。上身為蘇式長袖白襯衫﹐只在領口下有20公分開口﹐要從頭上套進去。裡面是一件綠色的短袖T恤。我不知是否得體﹐但那已是我最隆重的衣著了。

   不過﹐睡覺時這身衣服就顯然不合適。好在只躺了兩個來小時便起床離開。

   當晚回到學校﹐佳敏告訴我﹐他對我的評價是‘鋒芒畢露’ 。

校運會

   真正‘鋒芒畢露’的﹐應該說是佳敏。她在那年的校運會上奪得多項錦標﹐並打破記錄。我則參加200米低欄賽﹐摔了個大跟頭。

   或者是當時‘高考指揮棒’ 尚未出現﹐各中學並不以升學率論成敗﹐而是著眼於學生德﹑智﹑體各方面的發展﹐因此﹐校運會成了學校生活的一大盛事。所有班級都全力以赴﹐不僅爭取獲得較好的運動成績﹐而且爭奪新設的一項‘集體榮譽獎’ 。

   準確地說﹐這只是陸上運動會﹐包括田徑﹑球類和體操﹐不含水上項目。學校停課兩天﹐教師和職工都和學生一樣全情投入﹐或作裁判﹐或提供後勤支援﹐或場邊吶喊助威。校園內外綵旗招展﹐鑼鼓喧天﹐高音喇叭不斷播放激動人心的樂曲。每當宣佈比賽成績之後﹐都響起熱烈的歡呼聲。田徑場固然是角逐的主要地方﹐籃球場﹑體操比賽場也同樣矚目。由於政治原因﹐奧林匹克運動的口號‘更高﹑更快﹐更強’ ﹐那時在大陸尚未廣為宣傳﹐但最高的題詞‘發展體育運動﹐增強人民體質’ ﹐與奧運‘志在參與’ 的目標倒不無相通之處。

   田徑項目的壓軸戲是400米接力跑﹐我們班勇奪冠軍﹐其中三名選手為來自師範的插班生﹐另一位是錦, 即土改時大義滅親的那位同學。他政治上激進﹐跑道上也急進。

   ‘集體榮譽獎’ 也花落吾班。該獎除計算各項比賽的參賽人數及賽果﹐還包括運動會期間各班每個人的服裝儀表﹐行為舉止﹐體育風格﹐精神面貌﹐甚至連出的黑板報﹐也在評審範圍之內﹐最後綜合得出結果﹐只獎一名。我們得獎後曾在田徑場上合影留念。

   我報名參加了幾個徑賽項目﹐其中十人接力獲得名次。200米低欄我原來並不擅長﹐練了幾回覺得可以一試。比賽時過開頭兩個欄有點拘謹﹐隨後越跑越有自信﹐感覺近欄時只要將左腿一抬﹐靠奔跑的慣性就可過去﹐似乎還挺瀟灑。不料到底缺乏訓練﹐到最後一個欄前﹐抬腿不夠高﹐未能超越欄桿﹐說時遲﹐那時快﹐身子已往前衝﹐結果被欄絆倒﹐‘啪’ 一下摔在地上。所幸摔得不算太重﹐只是跌破了一點皮﹐尚無大礙。

   佳敏的姐姐專程來我校參觀運動會。她關切我的傷勢﹐也評論了我辦的黑板報。我在文章開頭引了句諺語﹕‘行遠必自邇﹐登高必自卑’ ﹐是說平素不愛運動的人也應從現在開始﹐積極參與體育鍛煉。她說我寫文章喜歡引經據典。我雖沒獲得個人名次﹐但也參與了﹐算是為爭取‘集體榮譽獎’ 盡了力﹐自覺心安理得。

馮欽老師

   佳敏大概從小喜歡體操﹐我曾在學校週末舞會上﹐看見她做‘一字馬’。 但後來教她體育的馮欽老師﹐卻在田徑項目上大力培養她﹐指導她練跨欄跟短跑﹐她很快脫穎而出﹐成為省內出色的少年運動員。

   馮老師的經歷頗獨特﹐據說他年輕時賣過魚﹐也練過足球跟撐竿跳高。他個子不高﹐黑黑的﹐處事果斷﹐令人敬畏。他說曾立志打破符保盧保持的撐竿跳記錄。但我估計他可能受過傷﹐從沒見過他做示範﹐也沒見過他指導校足球隊訓練。不過﹐後來廣東省公佈首批足球一級裁判員﹐他名列其中。而且﹐他調來之前任職的十七中校隊﹐有幾位畢業後進入市足球隊並成為主力﹐不知是否與他有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