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再谈中国教师群体的堕落]
刘逸明文集
·宋山木夫妇的名字暗藏玄机
·赵作海蒙冤再现中国法制之耻
·富士康“十连跳”折射台企非人化管理
·“宋山木楼”到底要不要改名?
·余秋雨大师已经成了娱乐明星
·富士康的连跳悲剧不仅仅属于富士康
·宋山木楼被除名,山木培训岂能无动于衷?
·诸葛亮隐居地之争可以休矣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让谁不痛快?
·青少年热爱暴力与鲁提辖无关
·风水为何在中国被妖魔化?
·从杀儿童到杀法官,中国社会怎么了?
·是记者无文化还是孙东东不正常?
·要学生行跪拜礼,教师也想娱乐至死?
·轮奸是怎样变为“通奸”的?
·阎崇年悬赏挑错与商鞅立木为信
·罢工是解决劳资纠纷的最有效途径
·严打,请不要挂羊头卖狗肉
·逼少女卖淫案频发,河南能否打出几个“天上人间”?
·方玄昌遇袭,都是文章惹的祸?
·“天体浴场”里的裸泳者更像是在聚众淫乱
·“鸟人”变“罪人”令“法治社会”蒙羞
·妙龄少女身陷“艳照门”,自己该不该反省?
·美女作家为何让新浪网编辑动了邪念?
·山寨机骗人,银监会真的没有责任?
·成功人士非得搞三妻四妾?
·谁给了这个农民“敲诈政府”的胆子?
·文强在临死前为什么不喊冤?
·文强在临死前和王立军说了什么?
·因救母失踪,与见义勇为何干?
·“小姐大阅兵”是一道什么样的风景?
·两陷“带走门”,柴静何以如此平静?
·女人在夏天该穿裙子还是该穿牛仔裤?
·为什么这么多中国人想移民?
·张国立何不向陈宝国推荐六味地黄丸?
·中国缘何成为“野鸡文凭”的最大市场?
·韩寒去香港为何最想见张柏芝?
·群杀知名人士博客传递重要信号
·汪精卫到底是不是“卖国贼”?
·小沈阳被称“最低俗的中国人”当之无愧
·局长想与“小三”结婚何必“向党保证”?
·殴打记者,霸王集团要称王称霸?
·记者成通缉犯,文章惹祸何时休?
·吴三桂冲冠一怒真是为红颜?
·郭德纲离臧天朔还有多远?
·农民工“愿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
·封杀郭德纲,北京电视台怎能孤军奋战?
·“打耳光发欠薪”羞辱的何止是民工?
·“小姐”该不该受《劳动法》保护?
·王侯将相真有种乎?
·局长死于异性家中是个天大的笑话
·卫生部的新闻发布会为何前后矛盾?
·李一道长真的犯了色戒?
·问题奶粉再现,中国离文明崛起还有多远?
·谁敢说李萌萌事件不是罗彩霞事件的翻版?
·《侵权责任法》会不会沦为贪官的保护伞?
·毛泽东与中国的神秘文化
·李银河为什么没有处女情结?
·市委副书记失踪,是跑了还是死了?
·女子举报官员强暴有多高的可信度?
·方舟子遇袭,幕后黑手难道是唐骏?
·政治改革才是根治中国社会乱象的良药
·从见死不救看中国社会的道德溃败
·夫妻协议不该如此雷人
·深陷诈捐门,成龙会不会因此而臭名昭著?
·甩掉二奶用得着去公证吗?
·警察进京抓记者再现公权力的嚣张
·陈光诚从小监狱走进了大监狱
·美女证、房奴证,“90后”为何喜欢这些玩意?
·何不公开审理宋山木涉嫌强奸案?
·“直通中南海”留言板注定是一场政治秀
·教师强奸女学生,真是为了激发学习兴趣?
·维护城市形象要以牺牲司法形象为代价?
·朝鲜应该更名为“朝鲜王国”
·毛泽东最爱看什么书?
·广西官员想催生新的太平天国?
·灭一灭官二代的嚣张气焰
·父亲逼女儿卖淫,又是金钱惹的祸?
·“骗子”受审,女贪官岂能逍遥法外?
·天底下有这样按摩的吗?
·李刚父子是一对难得的好演员
·剧协主席“以泪洗面”,是真情流露还是溜须拍马?
·警察该不该让卖淫女为自己行大礼?
·贪官李人志的《忏悔录》文不对题
·电视违法广告为何屡禁不止?
·女大学生为何沦为低智商动物?
·360已经逼得腾讯QQ走投无路了?
·关停小区内色情夜总会何须如此兴师动众?
·被人包养的女大学生能被人骂醒吗?
·《潇湘晨报》招谁惹谁了?
·打破“唯高考分数论”让人欢喜让人忧
·富二代飙车相撞纯属咎由自取
·芮成钢是怎样炼成的?
·应该让“整”死超女的整形医院见见阳光
·岳阳楼名街遭拆除意味着什么?
·老师该不该向学生下跪?
·清华博士,别人家的房子被拆时你在哪里?
·打人者为何谎称是公安局局长侄子?
·犯罪嫌疑人“盖被子死”一点也不离奇
·从王帅到王鹏,跨省追捕为何层出不穷?
·大学生上街发“情书”是谁的悲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中国教师群体的堕落

   笔者的《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一文自从在《议报》刊登后,出乎意料地引起了国内外人士的高度关注,不仅仅有多家海外媒体转载,而且还出口转内销,在国内论坛引起轩然大波。迄今为止,仅在天涯社区就有数百条回帖和近万点击量。回帖中对该文观点表示赞同的人不在少数,有的网友甚至根据自己或者自己子女读书时的情况现身说法来证明当代中国教师的堕落。非常可喜的是,现在的教师在清闲的工作之余也喜欢和我们这些人一样遨游网络世界。一些教师发现有人撰文对他们进行批判后,便一窝蜂回帖对该文进行反驳,有很多素质低下的教师甚至露出了自己龌龊的面目,用极不文明的字眼对笔者进行破口大骂。总而言之,所有反驳的回帖既缺乏水准又缺乏风度,为了不和他们一般见识,笔者只好不予置评。
   
   不管谩骂的声音多么强大,笔者始终认为现在的中国教师群体是堕落的,有些教师仅仅只是看了个题目就开始回帖,认为笔者是在以偏概全,实际上我在自己的文章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不合格的教师虽然占了大多数,但仍然有一些教师是值得尊敬的。就笔者自己而言,我至今还对几位教过自己的老师满怀感激。我在撰写批评教师的文章时完全是凭借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自己所得到的确切消息来对教师群体进行客观评价的,非常可笑的是,一些教师拿不出有力的证据证明笔者观点的错误,竟然称该文是“哗众取宠”之作,有的则认为笔者只敢向教师群体开刀,非常遗憾,这些人不知道笔者写过多少批评中国官员和中国现行制度的文章。更为可怜的是,有的教师或者教师支持者竟然以“哪个群体没有堕落的人?”这样的理由来反驳我。我要告诉这些人的是,如果这样的论据能够说明笔者观点是错误的话,那任何人和任何群体、任何社会都不应该被批评了,因为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是好是坏都很正常。
   
   教师不直接进行农业和工业生产,但对社会的影响力却不可小觑,因为教师的一言一行都可能对学生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笔者在读小学的时候,感觉那时候的教师一般都还比较纯洁,自己每年的学费不多,平时的乱收费也很少,即使有,也是上面统一要交的,和我所在的学校没多大关系,学校的老师也只是被动的执行者,因此,学生和家长一般都还比较理解。但到了中学则不同,每学期除了要交纳高额的学费外,还得隔三差五地向在农村种田的父母要钱,无数次的乱收费竟然没有一个老师站出来说句公道话,直到读初三的时候,才有一位老师敢于对几项明显的乱收费提出反对意见,而且取得了效果。在读中学时学校经常要面对上级部门的检查,每次检查都会提前向学校通知,所以学校领导就会安排学校的老师和学生一起弄虚作假。“文山会海”的怪现象不仅仅是中国官场上痼疾,而且连学校也争相效仿,学校的领导非常热衷在课间操或者其它时间在全校学生面前颐指气使、耀武扬威,在炎炎夏日或者是冷冷寒冬,学生们对这种现象尤其厌恶。在学校领导的眼中,学生就是满足他们权力欲望和金钱欲望的工具,做学生的毫无尊严。

   
   在笔者读初中的时候,因为政府一度拖欠教师的工资,学生们都和老师一样感到十分愤怒,后来就罢课了,虽然学生是交了钱才进学校的,但仍然非常支持这种行为。随着社会各个群体对教师待遇提高的呼声越来越大,教师的工资不仅在后来有了保障,而且还很高。一些农家子女纷纷想方设法地找关系进师范学校或者体育学校读书,希望毕业后能从事教育事业。在中央政府没有真正面对“三农”问题之前,农民的日子可谓是水深火热,但教师却可以悠哉游哉,一个月的工资足够买几千斤粮食,教师职业当时不知道令多少人羡慕。
   
   媒体在宣传教师时不仅给与教师极高的荣誉,而且把教师说得多么的勤劳,在笔者看来,现在的教师不仅工作轻松,而且很多都很懒惰。记得我读中学的时候,主课老师一天最多两节课,上自习只是去随便晃晃就算完事,每个星期还两天休息,节假日工资照拿不误。有一位教过笔者的老师有一次竟然在放学前让我和一个同学去帮他把饭做好。还有很多年轻教师都喜欢让漂亮的女学生去帮他们阅卷或者改作业。非常让人反感的是,虽然有关部门三令五申不允许学校在节假日补课,但学校的老师却对此十分热衷,因为要向学生收取高额的补课费,可以得到额外的收入。不过,让人更觉得恶心的是,这样的非法行为竟然往往被戴上“为了提高学生成绩”的假面具。还有很多老师主动和外面的书商联系,强制要求学生购买各种学习资料,通过拿回扣的方式从中牟利。作为教师,理应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很明显,教师所做的很多事情都与相关政策是背道而驰的,但时至今日,这些恶劣现象依然普遍存在,有这样敢于不遵纪守法的教师群体在学校授课,也难怪中国社会的犯罪率会与时俱进。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按说应该告别暴力,然而,现在被誉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教师却很多都喜欢对学生施暴。不仅仅是因为班级的成绩没考好会这样,有的甚至在自己的感情生活或者打牌不如意的时候也会找学生出气,那些身材矮小的学生往往就成了他们的出气筒。笔者在读小学时也挨过几位老师的体罚,但我从来不会觉得那些体罚含有歧视的成分,但到了中学则不同,很多老师点你起来回答问题往往不是因为关心你,而是想找一个体罚你的理由。很多家长还和以前一样,认为老师打学生是一种爱,一旦有学生向家长汇报此类事件,家长都会感动很高兴,认为这样的“严师”才能出高徒。笔者曾经被一位年轻的老师拳打脚踢,挨骂更是家常便饭,不光自己挨骂,自己的父母和祖宗也都要跟着遭殃。总而言之,现在很多教师可以说是毫无师德和爱心。
   
   有一位回帖者曾就那篇批评教师的文章质问笔者:“如果没有教师的教育,你怎么会写文章的?”这样的问题问得实在太幼稚,我很想反问他:那些十恶不赦的犯罪分子也曾读过书,你们为什么不主动承认那是你们的“功劳”呢?还有的人问我:“你觉得教师这么堕落,为什么还要让他们教你呢?”我可以告诉你,如果允许私人办学校的话,我们读书的时候每个学期所交那么多的学费可以说换来的教育质量绝对不会低于公立学校,很多人之所以要进这样的学校读书都是别无选择的结果。再则,没有农民和工人的努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教师不知道能不能生活下去,每个社会群体都在对社会的发展产生作用,过分地夸大教师群体的作用是一种不尊重事实和愚昧的表现。
   
   从那么多教师对笔者破口大骂的情况看,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并不是危言耸听,中国社会道德的败坏可以说和这些不称职的教师有着很大的关系。“我笔写我心”,自由写作是一个文人应该遵循的原则,不管有多少教师不顾及自己的身份对笔者恶语相向,我都不会畏惧。在此,我奉劝这些道德败坏的教师不要在背离师德和社会道德的道路上走得太远!
   
   2007年12月29日
   --------------------------
   原载《议报》第335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