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维权始知世道艰]
郭少坤文集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维权始知世道艰

   

郭少坤

   “维权”一词,应该说是现代化的政治名词,它对普遍缺乏人权观念和民主意识的中国人来说,它是陌生的。可以这样说,懂得维权理念和主动参与维权(包括维护自己权利)的人并不多。原因不是别的,而是中国人在长期的人治下,普遍丧失了法制观念和自己的人格尊严,在他们的个人利益收到损害时,不是走向法庭诉诸法律,而是到“上边”寻求人治,结果在这连人治或者说是“好人治”都找不到的社会里也就慢慢放弃了自己的应有权利,维权也就真正成了中国人可望而不可即、可说而不可为的一句空洞名词。

   在这里,我们谈维权,首先说维什么权?当然,既不是去维护《世界人权宣言》所规定的人权准则,甚至也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给予的所有公民权利,充其量只是维护共产党制定的政策法律及其保护的老百姓的应有权利,可就这么一点点权利的维护,也令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感到困难重重,最明显的例证就是那些在北京上的访全国各地的冤民,你说他们是吃饱了撑的,没有冤情甘心情愿抛家舍业跑到北京流落街头到处上访?不就是为了他们所在的当地政府官员违反中国共产党的政策和法律侵犯了他们的利益才上访的吗,从另一个角度说,他们在维护自己个人权益的同时,也是在维护共产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的尊严。可就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中共中央及其他们领导的各部门仍然是解决不了,以至上访的老百姓越来越多,因官僚主义所形成的可怕局面愈演愈烈。特别是全国各地的政府官员,他们借在中央的“政治稳定”为由,对被他们一手造成冤假错案的蒙冤受害者继续打压,包括对那些为了替受害者说话的维权者(如高智晟、郭飞熊、陈光诚、吕耿松、胡佳等)也不放过。可以说,这种局面除去证明了人治的可怕性之外,也更加残酷的打击了那些正在维权者的积极性,特别是恐吓住了更多的遭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们,使得他们在维权的道路上见而生畏和望而却步。这,就是当今中国社会普遍存在的现象,甚至到了鲁讯先生所说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国民状态。

   为了证实这一论点,我想就刚刚发生在自己周围的事情介绍如下,以为证据。

   江苏省徐州市矿务局下属的(卧牛煤矿小学、庞庄煤矿小学、义安煤矿小学)等4所学校的教职员工自今年8月份以来没有开资,也就是说4个月没有经济收入。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4个月不发工资?这些教职员工又该怎么样去维持生活?教师们又如何安心去教书育人?带着这些问题,我对有关当事人做了足够说明问题的调查。据一位其中学校的老师向我透露:他们所在学校的老师确是4个月没有开工资,原因是这4所学校已经从徐州市矿务局脱离出去,由徐州市九里区政府接管并成为地方的事业单位,可是九里区政府在这4个月期间,竟然没有做好接管工作,以至4个月没有开资。我问他们在这4个月里是怎么生活的?他们说,有的吃老本(既原来的储蓄),有的向亲戚朋友或者学校借钱,总之,生活得都很困难。我问他们为什么不向上级反映?他们说,学校校长不让他们反映,说很快就会解决,可就是不见发工资。有一位老师实在是受不了啦,就在网上给徐州市市委书记徐鸣写信,虽然说是市委书记也予以过问,可至今还没有领到工资。

   我不知道一个依靠工资吃饭的人在4个月没有领到工资的情况下该怎么样生活?但我知道中国政府机关的公务员们是不可能在4个月里领不到工资的,否则,他们罢了工、政府关了门又有谁来“为人民服务”呢?还有,军人和警察、检察院和法院的人也不可能在几个月内领不到工资,否则,社会出了乱子又有谁去进行“无产阶级专政”呢?看来,同是服务于社会的各阶层人员并不是平等的,套用小品演员范伟的话说就是“做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按理说,像小学老师这样的知识分子阶层应该具有现代观念中的维权意识,在遇到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应该去为自己的基本生存权利讨个公道。虽然中国没有罢工罢课、集会游行自由,向媒体投诉请求舆论帮助还是可以的吧,可就这一点他们也不敢去做。前几天,我在网上和《民生观察》的刘飞跃先生相遇,我向他顺便谈及此事,刘飞跃先生很热情的表示关注,但他提出必须要向当事人进行证明以后才可以报道。于是,我向对我反映情况的教师说明情况,请他们接受有关采访,可没想到他们一听是外界对他们采访,便连连推辞,说如果上级知道谁对外说出了此事,肯定会对他们不利,也就是说可能受到打击报复,还是不接受采访的好。因此,拒绝对外透露现实问题。当我把情况告诉了刘飞跃先生后,我们都不约而同的感到一种悲哀,那就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世态再次翔实的呈现在我们面前。同时,也不得不让我们想到这样一个严重问题:作为培养教育下一代的教师们都不敢依法维护自己的个人权益,指望他们教育下一代争取个人人格尊严,树立人权观念,去为中国的自由民主这一现代化目标奋斗,恐怕更是难上加难了。

   中国的问题严重就严重在这里,人治社会的危害性无时不在侵害着弱者们而弱者们却无可奈何或者说是无所作为。现在的上访人员都往北京跑,结果是跑来跑去一场空,谁见过有几个冤假错案是通过到北京上访后解决的?上面说到的几百名教师几个月不开资的问题即使是得到了本地市委书记的过问了至今都没见到解决,可想而知,指望中央来解决问题岂不更是竹篮打水?同地的还有那个徐州市的中国矿业大学的维权者王培荣,他仅仅为了揭露一个小小的办事处的贪腐案件,曾经把信写给胡锦涛、温家宝并公布在国际互联网上,可是都没有得当解决;即使是徐州市的市委书记徐鸣亲自批示后仍然没有得到依法查处,搞得王培荣到处发信和帖子,请求道义人士帮助他们的维权活动。你说连地方的最高长官批示都解决不了问题,你还指望谁来管?胡锦涛他们是山高皇帝远,有正义感的老百姓是手中无权心有余而力不足,你呼来喊去,还是没有人来解决问题。就拿我本人来说吧,尽管我手中握有国家法律保护我这个因公致残的人民警察的法律文本,可告了那么多年又怎么样了?!所有问题的答案只能是:人治可怕,没有好人治的社会更可怕;比这更加可怕的是因为可怕使得人们都放弃了各自的权利,任凭一级级的那些官僚们玩弄和欺压,最终形成这样一个万马齐喑的灰暗局面,也就真正应了“国将不国,民已不民”的千古感叹。

   历史也许将会证明:那些正在北京上访维权的老百姓和正在现实生活里争取自己合法权益的人民群众,不但不是社会的“不安定分子”,而恰恰是懂得人权、法律的公民,也是真正相信共产党和维护共产党形象和国家利益的好人。对待这些人,共产党和国家本应该积极帮助他们维权,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减少人民对共产党和政府的不满。如果共产党认识不到这一点,仍然是任凭下边的腐败分子胡作非为,听任他们的一面之词,继续堵塞维权者们的道路,那么最终将会如蒋介石在溃败时所说的那样:“不是共产党打败了我们,是我们自己打败了自己。”当然,我们不希望共产党也有那么一天发出同样感叹:不是国民党和帝国主义打败了我们,是真心拥护信任我们的人民因为得不到我们的保护离心离德,才使我们自己打败了自己。“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千古不变真理亦即在此。

   综上所述,在现实生活里,中国人的维权道路不能不说是艰难的。但是,也正是有了那么多不畏艰险而勇于探索维权道路的志士仁人,前途又是光明的。用鲁讯先生的话说就是:“这个世界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路。”不难想象,如果所有受到不法侵害的公民都能够拿起法律武器包括运用共产党的政策奋起抗争,那些违法乱纪和企图掩盖真相的基层政权及其官员也就不敢那么猖狂,随着老百姓的维权意识不断增强,维权的道路也就会自然宽广,从这一观点来看,我们也就没有理由过于悲观。

   还是那句话:“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2007年12月28日星期五

    于徐州家中

自由圣火12/29/20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