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作舟博克
[主页]->[诗歌]->[作舟博克]->[【写给1989年出生的中国人】]
作舟博克
·从鱼玄机到张艺谋:::::
·王小波:傻小子的勃起
·【中国诗歌两千年】
·【写给1989年出生的中国人】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2.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续
·黛玉:“我出家的确是为了‘逃避现实’!”
·“你又是谁的私生子!”
·“陈晓旭是你害死的!”::
·黛玉:'出了名,才知道什么是“后悔莫及”啊!'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小子,你靠近一点儿!”
·孔子见了老子后::::::
·老子拍了拍孔子的肩膀说:
·『从‘庄子的抑郁症’到中国的‘杀人文化’』
·〖 咬住爱情不放的狗 〗
·诗谜---
·1
·『老子洗头,孔子偷窥...』
·《眼睛不是心灵的窗口》
·『草包、孔子与昏君』
·海外最爱国的中国人:
·中国大陆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
·【“孝子”与“丑女人”】
·※ 西方的持异见者 ※
·★ 今天是全世界人民的节日!
·《生命来自外星球?》
·『中国人仍生存在糨糊里』
·【太“芙蓉姐姐”了!】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2.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鸡:做爱吗?
·『两个鸡的对话』
·“小日本儿时,汉奸都跟大款似的!”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续]疯狂的中国石头
·华南虎: 07年最有特色的中国童话
·★『1月3日美国最流行语汇』★ (图)
·※大奶和二奶的对话※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如果明天中国国家主席“白白”了......
·《记忆就是童年》
·:中国人的“语言思维”仍在浑沌之中
·::英语中的"老鼠"
·◆夫◆娼◆妇◆随◆
·◆温家宝◆ 请你注意了!!
·◆ 三月,到西藏来看血 ◆
·对于西藏,你可以闭嘴了!
·学汉语
·魏京生在狱中就西藏問題給鄧小平的一封信
·◆◆吸血『与』美丽◆◆
·〖佛陀不是神〗
·:: 達賴喇嘛的巨大財富 ::
·『三位华人后裔』
·★爱国的人是罪人吗?★
·美国将驱逐大批华人 (图)
·“我要是藏族,我他妈的也要藏独!”
·清明节---送“二奶”烧“小姐”!
·◆圣火◆早就被玷污了
·::::: 致王千源的父亲一封信
·::::: 剃髮易服 :::::
·“女人”不会爱国!!
·:::::爱国的淫棍!
·小评“人民日报短评”
·“和王千源相比,李洹是一(傻)- (逼)!”
·艺术系的学生是怎么爱国的
·【中华民族的暴力基因】
·『胡哥』与『伟哥』
·王千源和木子美的裸照
·王千源:“学生会”黑社会!
·:: 乳房與抗爭 ::
·“若爱国至此, 我宁愿做一个没有具体祖国的人!”
·::::“奥运”::::::: “熊掌”::::
·大地震,震出了中国人渣!(图)
·震后最大的危险!!!
·“捐款秀”出现了丑陋的画面
·【 钱 是 王 八 蛋 】
·◆ 美国: 邪教王国 ◆ [图]
·
·1
·
·1
·今夜,我为心痛买单!
·《“八”的联想》
·◆ 卸 磨 杀 驴 ◆
·◆诗赠余秋雨王兆山等中国人渣◆
·◆夏娃不是亚当的“第一个女人”!◆
·聞道長安似奕棋/百年世事不勝悲
·“看几个超级G8头儿”
·【民工兄弟们,请离开北京吧!】
·我们患了“奥运疲劳症”!!!!
·汉语“雷词”泛滥,官方开始"胡雷"!!
·从“支那”到“拆那”---国人太敏感!!
·::::::郭爱的絕命書::::::
·蓄意谋杀奥巴马嫌疑犯被捕(图)
·::::美国贵宾看篮球打瞌睡(图)
·::::::鳥巢設計師艾未未的憤怒宣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给1989年出生的中国人】

   
   
   
【写给1989年出生的中国人】

   [图:北京1966]
   

   
   一晃,你们今年都十八了!你们中间有很多可能已经举着手机、提着电脑走进了高等学府的大门。门口儿,内地来的年轻的武警用羡慕与嫉妒的眼光目送你们步入乱糟糟的充满噪音的宿舍搂。
   
   
   五星红旗在你的脑袋上、烈日下被干燥的风吹着。
   
   
   你知道吗,你们出生的那年,中国的大学生还没有手机和电脑。那时,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是博克、什么叫裸聊、什么是‘论坛’、什么叫‘性趣’,什么是网恋、什么叫另类、什么是偷拍、什么叫视频等等。但他们知道什么是腐败、什么叫争取、什么是绝食、什么是胆量!
   
   
   
   
   在你们的出生国,这十八年来发生了很多事情:子弟兵进城了、立交桥着火了、天安门戒严了、大学生开始被军训了、香港回收了、澳门归还了,北京申奥了、原北京市长跳楼了、魏京生出国了、妓女变小姐了、微软开始硬了、股市快要疯了、监狱马上满了、张国荣自杀了、木子美脱了、芙蓉姐姐火了、贪官污吏跑了、张艺谋变‘英雄’了、宾拉登逃了、王朔吃错药了、‘林黛玉’牺牲了。
   
   
   
   也许你们记不起十八年前的那个夏天了。但,你们应该记住2007年的夏天,在中国首都北京,在五月廿五日那天,一位年近花甲的老教师在课堂上被学生公开侮辱、摄像,然后放到视频上向全世界显示中国青少年的本领。
   
   
   
   今天是六月四日,很多中国人在纪念你们也许不太清楚的‘国难日’!
   
   
   
   但你们要记住5·25这个‘国耻日’----全世界的人看到了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再现!!
   
   
   
   课堂上的其他学生没有一个敢出来阻止侮辱老师的男生,他们/她们乖乖坐在那里像老实的绵羊。没有一位学生敢出来保护那位老教师,他的年龄可以作他们的爷爷了。但,他们像家禽一样乖乖坐着,看着。有的甚至觉得好笑。
   
   
   
   这些绵羊们怕什么?他们怕那两个男生的拳头??
   
   
   
   你们可以问问父母或祖父母,问问他们为什么日本人在1937年能侵略中国?日本的国家那么小,人那么少,怎么能一下子侵占了大半个中国和亚洲??中国人当时也不是赤手空拳啊?!!
   
   
   
   原因之一是中国人里绵羊多,怕死!他们总在“观望”,要不他们就互相打,结果,恶人趁虚而入。这些观望的绵羊缺乏荣与辱,美与丑的概念。
   
   
   
   在那间学生侮辱老师的课堂里,坐在一边‘观望’的绵羊们就代表了大多数的中国人,他们/她们很会为自己找借口,明哲保身,委曲求全;而那位受辱的老教师则是典型的‘东郭先生’----迟早会被狼吃掉;在这样的环境里,丑恶就如鱼得水了!
   
   
   
   我们可以想像每天会有多少侮辱谩骂教师的现象没有被公开,没有被处置!
   
   
   
   你们生活在相对自由的中国!你们可以在校园谈恋爱,在网上乱爱,在宿舍做爱,可你们不明白‘自由’的代价!1989年,很多大学生就是为了你们今天的‘自由’而死的!你们的父母难到在篡改教科书吗?他们除了看电视就不与你们谈心吗??
   
   
   
   你们还小,还不够做祖国败类的年纪。但,你们至少要知道荣辱!
   
   
   
   侮辱教师的学生应该受到你们的谴责!他们应该在中国中央电视台向那位教师道歉,向全世界的中国人道歉!
   
   
   
   我相信你们大多数是尊敬师长的;你们的大多数不是绵羊。
   
   
   
   自你们出生这十八年来,中国发生了很多事情。
   
   
   
   课堂好比教堂/寺院,是极其神圣的地方。在课堂里你们应该是天使,而不是绵羊!!
   
   
   
   
   [附]
   
   文革中同学间的互相迫害[zt]
   
   “同学”的定义一目了然,就是“一同学习”的人。1966年6月以后,所有的大学和中学学生停课搞“文化大革命
   ”。到了8月,又发展到用暴力斗争老师,甚至打死老师。
   
     至于学生,不但不再“学习”,而且也并没有“一同革命”。迫害同学的事情同时也普遍发生了。一些学生象老师一样成为这一“革命”的打击对象。而且,对这些学生实行迫害的公开理由(其中还有很多不能公开的或未被意识到的动因),不是因为他们自己做了什么,而只是因为他们出身于某种家庭—— 这完全是一种并非由个人意愿决定也不可能自己决定的状况。
   
     然而,在当时,在1966年,这些迫害同学的事情从来没被报导过,就像那些打老师的事情一样。
   
     在当时的报纸和杂志上,以《人民日报》和《人民画报》为首,发表了很多关于“红卫兵”的大幅照片。在照片上,年轻的学生红卫兵们身穿黄军装,臂缠红袖章,兴高采烈。他们或是喜笑颜开地簇拥在毛泽东的身边,或是紧握红色的《毛主席语录》本,眼含热泪朝着天安门雀跃欢呼。在当时拍摄并在各地放映的新闻记录影片中,更可以看到千千万万的学生红卫兵,走过天安门广场,发出惊天动地的“毛主席万岁,万万岁”的喊声。记录片又配入大声的“东方红”歌声,以及红日东升、红旗招展、红灯高挂的镜头,红光弥漫,渲染出一种今天看来很是特别的“文革场景”。
   
     对于这种记录下来的“文革场景”,有人看了觉得这充满了煽情、迷狂而且透着邪气,有人认为这就是热烈红火的“革命”景象。然而,本文要强调的是,除了这种被报导的“文革场景”,还存在着一种“未被报导”的“文革场景”。其中之一是:许多红卫兵的同龄人,十多岁的学生,不但被禁止参加红卫兵以及游行和庆祝,而且被骂,被侮辱,有的甚至被打入“劳改队”,被体罚,被拷打,被打死。
   
     一些人自杀,无声地结束自己的生命。有的人稍作抗争,在这种个人的抗争远远没能成为集体性的之前,个别的抗争者就被严厉惩罚,甚至于被乱棒打死、被判刑、被枪决。在历史上,有些故事是在时间的长河中逐渐沉没并被遗忘的,但是这类“文革”故事却从一开始就没被报导。不但在正式出版物中从未提起,就是在“文革”期间一些群众组织印行的传单、小报、首长讲话集中,也几乎没有涉及。从那个时期的人们留下的文字记录和实际发生的事情之间的裂沟,可以了解到那个时期人们对死亡和暴行的回避的、无所谓的或者无动于衷、熟视无睹的态度。这种不报导可以帮助我们了解那时一些人的心态,从而了解历史的更深的一部份,可是另一方面,也使我们失去了重要的历史记录。
   
     “文革”的这种不被报导的状况,导致了对“文革”历史的描述及解释的种种失误。比如,在“文革”后,有些人用“文化大革命红卫兵一代”来指“文革”期间的年轻人。然而,实际上远非整整一代人都参加了“红卫兵”,而这代人中大量的被侮辱与损害者,未有机会说出他们的故事。
   
     由于这种“文革”的大量事实的不被记载性,所以对严肃的“文革”历史的研究者来说,必须在某种程度上像考古学者那样不能依靠既有的文字记载来作研究。
   
     他们甚至有时还没有考古学者的条件:考古学者可以从古代墓地中那些弯曲的、挣扎姿势的人体骨架,看出古代埋葬活人的野蛮作法。但是 1966年夏天在北京被打死的几千人已经烧成了灰。1966年夏天北京的中学生中流传着一句话:“打死个人,叫家属拿28块钱就是了。”28块是当时火葬场焚烧一具尸体的价钱。
   
     那时的北京,大量被打死的人和被打斗后自杀的人,使得火葬需要排队。但是,如果“文革”的经历者们不说出及写出真情,未来的考古学者是不可能通过骨灰来推断出这些人的死因的。
   
     为了了解“未被报导的文革”,几年以来,我向一百多位“文革”期间的学生及老师询问1966年夏天的事情。
   
     这一调查主要是通过个别谈话来做的,后来还在计算机网络上作过问卷调查。
   
     在我调查所及的北京及各省的76所学校中,都发生了学生打老师或同学的事,无一例外。其中有10所学校有老师被学生打死,一所学校有学生被学生打死。关于老师的初步的报告可见我的《1966:学生打老师的革命》一文⑵,本文则是关于学生的。两篇文章,都试图写出因不被报导而缺失了的历史的一部份。
   
     在本文写作中,调查所得是主要资料来源,此外,还用了私人及斯坦福大学收藏的“文革”时代的非正式出版物,也阅读了当时的官方出版物。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