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作舟博克
[主页]->[诗歌]->[作舟博克]->[『老子洗头,孔子偷窥...』]
作舟博克
·:::::爱国的淫棍!
·小评“人民日报短评”
·“和王千源相比,李洹是一(傻)- (逼)!”
·艺术系的学生是怎么爱国的
·【中华民族的暴力基因】
·『胡哥』与『伟哥』
·王千源和木子美的裸照
·王千源:“学生会”黑社会!
·:: 乳房與抗爭 ::
·“若爱国至此, 我宁愿做一个没有具体祖国的人!”
·::::“奥运”::::::: “熊掌”::::
·大地震,震出了中国人渣!(图)
·震后最大的危险!!!
·“捐款秀”出现了丑陋的画面
·【 钱 是 王 八 蛋 】
·◆ 美国: 邪教王国 ◆ [图]
·
·1
·
·1
·今夜,我为心痛买单!
·《“八”的联想》
·◆ 卸 磨 杀 驴 ◆
·◆诗赠余秋雨王兆山等中国人渣◆
·◆夏娃不是亚当的“第一个女人”!◆
·聞道長安似奕棋/百年世事不勝悲
·“看几个超级G8头儿”
·【民工兄弟们,请离开北京吧!】
·我们患了“奥运疲劳症”!!!!
·汉语“雷词”泛滥,官方开始"胡雷"!!
·从“支那”到“拆那”---国人太敏感!!
·::::::郭爱的絕命書::::::
·蓄意谋杀奥巴马嫌疑犯被捕(图)
·::::美国贵宾看篮球打瞌睡(图)
·::::::鳥巢設計師艾未未的憤怒宣言::::::
·刘翔的伤与希腊神话(图)
·大选:奥巴马敲定副总统人选--老将出马(图)
·总统与嫖客
·做中国人不值得自豪的100个理由
·奥巴马将是一位“又当爹又当妈”的总统
·佩林『遗产』:三级片和笑料脚本(图)
·中华文化痔疮:“烈女操”
·◆ 灵魂的重量 ◆
·H.H.达赖喇嘛在欧洲议会演说全文
·读奥巴马青年时期的诗歌
·美国第44届总统就职大典诗歌汉译
·评读、汉译美国第44届总统就职大典诗歌
·外祖母(留下)的情书 (图/文)
·爸爸对儿子说:不要手淫!!
·两会讨论关于取缔“小姐”的问题 (图)
·中国妓院“明码标价”等级分明 令人惊讶(图)
·美国的强大不是雾里看花(旅美杂诗)
·说一声“对不起!”真的那么难吗??
·泥马战河蟹 草根斗权威
·因涉及国家安全问题艾未未被警方带走调查[图]
·“和谐”应该来自互相的理解!水火不容的和谐是骗人的!
·“有上海特色的计划生育”的含义与争议(图)
·中国民调:农民最诚信;性工作者第三
·为中国互联网理事长胡启恒的胡言乱语而悲哀(图)
·红 卫 兵 的 后 代 是 个 混 血 儿(图)
·“如果你不爱美国,你为何不滚出去!”(组图)
·当 我 们 都 已 老 去 (图)
·《 是 谁 ? 》
·中国政府提前颁给了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
·老虎伍兹他爹:这年头儿婚姻是不必要的
·中共党员嫖娼为什么要付双倍价钱
·悲 谷 幽 歌
·北韩互联网攻不可破 南韩放宣传气球
·一个可怜又可耻的女人[图]
·中国政协委员批评奥斯卡最佳女导演(图
·政治强奸了艺术,朗朗只是生殖器
·解读《悬崖》结尾:灵魂无法逃脱恶魔
·孔庆东为什么如此憎恨香港人?图解
·费翔父母:美国大兵偷拍中国女孩儿结姻缘(组图)
·实事求是:宁娶妓女,不娶剩女!
·《 蝗 虫 与 狗 》
·《 蝗 虫 与 狗 》
·一个重庆老百姓眼中的“王立军事件”
·国内裸体模特儿摄影展竟搞成这样!?【图】
·四川地震,深圳8位坐台小姐捐款100万媒体不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竟变成“家族企业”??
·薄熙来对胡锦涛一席谈
·司马南与在美国妻子突然离婚 怕秋后算账?
·司马南与在美国妻子突然离婚 怕秋后算账?
·美国大选花絮:联邦监狱犯人竞选总统
·肯尼迪家族又一名成员“神秘”去世
·毛泽东畅游天安门【图】
·伦敦奥运开幕式和北京奥运的根本区别
·各国副市长被扇耳光后的不同反应
·各国副市长被扇耳光后的不同反应
·莫言获诺奖是中国外交的一个胜利
·美国目前已有30多个州请愿分裂、独立
·北韩曝惊人考古发现:独角兽巢穴
·美国政府网就“2012世界末日”发表声明
·诺贝尔效应:刘晓波获得自由的可能【图】
·鸟儿叔莫言莫言莫言莫言莫言莫言莫言
·莫言养神图
·谬论VS.良知:莫言获奖演说中的败笔
·男同性恋诗人将在奥巴马就职大典上朗诵
·共产党的“无神论”相当于希特勒的有神论
·薄熙来死刑;周永康无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子洗头,孔子偷窥...』

   [孔子見老聃,老聃新沐,方將被髮而乾,慹然似非人。孔子便而待之,少焉見曰:
   “丘也眩與?其信然與?向者先生形體掘若槁木,似遺物離人而立於獨也。”老
   聃曰:“吾遊心於物之初。” ]
   
   孔子不是很懂礼貌,到老子那里去‘蹭学问’(‘蹭饭’的蹭,免费获取的意思)常

   常不请自到。一次,老子刚刚洗完头,在厅里静坐,让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慢慢
   被风吹干。老子不知孔子也有偷窥的毛病,静坐在那里,享受着这刻的凝静与轻松,
   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孔子在屏风后面躲着,傻乎乎地‘偷拍’老子披发打坐的神
   态。憋不住了,孔子就出来见老子,说:“是我的眼花了,还是怎么的?!刚才您
   老坐在那里活像一棵木头疙瘩,一动也不动,好像您已经脱离了这个世界浑然忘我
   了!”
   
   老子[睁开眼,极其平静地]说:“不错,我的心神回到了宇宙万物的初始。”[心想,
   这儒家书呆子,真是少见多怪!]
   
   
   [孔子曰:“何謂邪?”曰:“心困焉而不能知,口辟焉而不能言,嘗為女議乎其將。
   至陰肅肅,至陽赫赫;肅肅出乎天,赫赫發乎地;兩者交通成和而物生焉,或為 之
   紀而莫見其形。消息滿虛,一晦一明,日改月化,日有所為,而莫見其功。生有所乎
   萌,死有所乎歸,始終相反乎無端,而莫知其所窮。非是也,且孰為之宗!” ]
   
   孔子傻乎乎地问:“那是什么意思啊?”
   
   老子说:“你真是‘茶壶煮饺子,有口儿倒不出啊!’你有嘴,却说不出你的困惑;
   [我刚洗完头,心情不错!]我就给你简单地上一课吧:
   
   阴冷肃杀之气是最阴寒的,赫赫灼热的阳气是最炎热的。肃杀的阴寒之气来自天,
   赫赫阳气发于地。阴阳二气相互融通才有了万物,同时产生了肉眼所看不见自然法
   则。它自生自灭,空盈交替,明暗交织,夜以继日地改变着,每个月都有演化,一
   日也未停歇,可是,谁也看不到它的功劳。生命有生命的来源,死亡有死亡的归宿;
   没有开始,也没有终结,其奥妙就是这无穷的循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谁又能解
   开这个谜!”
   
   [孔子曰:“請問遊是。”老聃曰:“夫得是,至美至樂也。得至美而遊乎至樂,謂
   之至人。”孔子曰:“願聞其方。”曰:“草食之獸不疾易藪,水生之蟲不疾易 水,
   行小變而不失其大常也,喜怒哀樂不入於胸次。夫天下也者,萬物之所一也。得其
   所一而同焉,則四肢百體將為塵垢,而死生終始將為晝夜而莫之能滑,而況得 喪禍
   福之所介乎!棄隸者若棄泥塗,知身貴於隸也,貴在於我而不失於變。且萬化而未
   始有極也,夫孰足以患心!已為道者解乎此。” ]
   
   
   孔子睁着两只懵愣的眼,接着又问:“请问您刚才说‘心神遨游宇宙之初万物之始’
   又是什么意思呢?”
   
   老子回答[自忖,你臭小子刚才打断了我的静坐,反而装模作样来请教!]:“达到
   那样的状态就是‘至美、至乐’的境界了。体会到‘至美’才能遨游于‘至乐’的
   境地,那样,人就有可能成为‘至人’。”
   
   孔子得寸进尺,搭喳说:“我真想听听如何才能体察至美至乐,以至达到至人的境
   界。”
   
   老子便又给孔子温习了一遍‘自然常识’。从吃草的动物到水里的虫子如何能适应
   环境,不因环境的变化而愁眉苦脸患忧郁症, 然后引申到人类的生老病死的自然本
   性,是没有什么可令人悲哀的。如昼夜的循环,所以,人为了‘得失祸福’等像泥
   土一样的身外之物而劳心费神是愚蠢的,是体会不到至美的。人要知到珍惜自身的
   修养修练,而不应去为身外之物而浪费生命。看宇宙的变化,无终无始,为‘得失
   祸福’而忧心忡忡真是太不值得了!‘道’就是让像你孔丘这样的呆子来理解这其
   中的真理!
   
   [孔子曰:“夫子德配天地,而猶假至言以修心,古之君子,孰能脫焉?”老聃曰:
   “不然。夫水之於汋也,無為而才自然矣。至人之於德也,不修而物不能離焉,
   若天之自高,地之自厚,日月之自明,夫何修焉!”
   
   孔子出,以告顏回曰:“丘之於道也,其猶醯雞與!微夫子之發吾覆也,吾不知
   天地之大全也。”]
   
   
   孔子挠了挠秃脑门儿,不解地问:“您谈的宇宙啊、天地啊可能只是您自己的智慧
   德行,可您仍然需要‘至理明言’来修身养性,古代的大腕儿们哪个不是如此?”
   
   
   老子[像教给小孩子算数题一样]对孔子说:“你说的不对啊。你看看水的激流勇进,
   在不借助人力的时候才自然;至人如水,他们用不着你这样的书呆子去教给他们如
   何修练的。天地之高远深厚,日月的温暖明亮又需要哪种‘修养’呢?你们这种教
   育理论肯定会被一、两千年后的中原统治者们所利用,从而将人性中自然的东西抹
   杀,再人为地治定什么是美与丑、崇高与低微等等狗屁不通的东西!”
   
   孔子打老子那儿回来,把偷窥老子静坐和老子对他的一番话告诉了颜回,说:“我
   孔丘对于‘道’的理解还不如井底之蛙,简直是瓶子里的一只小飞蛾对于瓶子外的
   广阔天地的认识!老子又一次让我开了窍儿,否则,我这才真叫不知天高地厚了!”
   
   . . . .
   
   
   [打那儿以后,孔子偷窥的毛病逐渐成瘾了。]---译者注
   
   
   
   
   ---作舟,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