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看清并欢迎新华社演民主假戏]
张三一言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民主?──寄希望于中国基督教徒
·胡锦涛和曾庆红到底谁掌权更有利中国的发展转型?
·陈佐洱,请你对香港人讲道理
·中国今天就可以实现民主
·共产党垮台了,怎么办?
·搞政治 保香港
·假民主比无民主更可恶吗?
·打高事件评析
·共产党民主改革绝不可能?!
·胡温“解决香港双普选”,信者上当!
·不与权力魔鬼结盟,要与思想魔鬼互动
·为什么民主亡党文章通行无阻?
·现代赵高吴邦国践踏基本法
·为虎作伥知识精英必吃苦果!
·包装的奴隶国和赤裸的奴隶窑
·窥视中共的脸色,护主心切,曲笔行文
·贴上画皮,作伥永远有理?!
·第一篇: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一
·第二篇:精英贵族欲独占维权民运资源──《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二
·第三篇:精英贵族打压草根的道德分析──《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三
·第四篇:草根不应反精英──《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四
·第五篇:“思想对决”的效果估测──《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五
·共党民主减量,民间民主增量
·中新社兜售十七大“民主”广告
·望明君恩赐:十七大民主增量
·胡锦涛的“民主”坦白陈词
·胡共胡施阻延术
·汪兆钧现象
·汪兆钧现象的阴暗角
·张鹤慈恶意曲解和诬陷汪兆钧“否定游行权利”
·中国没有改良派,只有改良鼓吹派?[评吕洪来的改良论]
·看清并欢迎新华社演民主假戏
·自由先于民主──给中国民主的一剂毒药
·中国发展的一条绝路──先自由后民主
·先自由后民主”──一种幻想共产党恩赐民主梦呓
·需要,是民运维权合作的大理由
·是帮派分裂和毁坏中国维权
·胡锦涛为什么敢强化镇压?
·说真话要抗拒假话和另类真话
·说真话运动所指向的目标
·清算波共,要不要清算中共?
·政治维权是中国必由之路
·谈谈台湾的正面民主经验
·民主英雄吕耿松告诉我们什么?
·未必没有取代共产党的势力
·论中国民主门槛
·是民主令马英九狂胜
·我为什么要支持民进党
·对王光泽先生在香港演讲的点滴评议
·命中注定:周群永远是“边缘派”
·共产党能进步吗?--读邓焕武“降半旗志哀当予肯定”一文有感
·省独思潮与联邦制
·如果邓玉娇杀的邓贵大是民工…
·从邓玉娇是什么派说开去
·六四学生要推翻共产党还是要它改正错误?
·告别革命是什么思维?
·邓玉娇案的定格观念
·冲击共产党底线的效应
·中国两个掌权党
·佳.娇个案可否改变共产党政权和制度?
·民意为什么会从无到有,由弱趋强呢?
·驳刘路石首暴民论(两篇)
·先毁革命,后捕晓波
·回应mzxtd(穆正新)的“硬骨头”
·胡锦涛为什么要保护芝麻官?
·郎咸平为党唱赞歌
·施化,你说什么啦?
·“逢共必反”三解
·新疆事件和民运责任
·施化选择的中国途径
·中共实行的是不是恐怖主义?
·中共实行的是不是恐怖主义?
·统一思想,对还是错?
·民主本身容不容得暴力?
·如何解读统一、自治、独立
·施化的“革政”新瓶装什么酒?
·施化“革政”考──为美国革命辩
·维权、民运需要分散集中并举
·“革命”之詞可棄,“革命”實不可癈
·革命為中國創建了世界流行的寶貴價值?
·答施化:中國的革命和反革命?
·(校正版)答施化:中國的革命和反革命?
·解决中国民族问题的粗略构想
·有造謠的自由!對嗎?
·有造謠的權利!對嗎?
·這就是官民關係!
·對王希哲“60黨慶”觀後感想的感想
·顛覆你的思想:言論自由‧造謠自由
·這就是官民關係!
·義務御用文人終結(?)
·至今無人能駁倒:造謠是言論自由權利
·無人敢直面“造謠是言論自由權利”
·造反本相
· “不滿→造反”:改專制朝換民主代
·革命、造反出民主是政治常态
·施化力证暴力出民主
·民主革命是有效而应该坚持采用的手段
·如何營建良好討論氣氛
·简单道理:承认和维持台海现状,就是一中两国
·尊孔未必败,反孔批儒未必胜
·人類命運得益於希望而存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看清并欢迎新华社演民主假戏

   
   张三一言
   
   
   [一]、我对新华社文章的基本态度

   
   2007年11月11日新华社刊发了《中共十七大为深化政治体制改革布局》一文。因为访问(记要和评论)的是本文是中央编译局副局长、比较政治与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俞可平和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而不是邓力群和张维迎类;就形格势禁所限,所作评也可算是中规中矩了。
   
   还有:
   
   增量比停滞好,比减量更好;
   谈民主不谈民主好,比谈反民主更好;
   压力下的伪善比压力下的真恶好,因为伪善到底就和真善差别不大了;
   被民主潮流裹胁向前挪步比反潮流而动好;
   党内出现意见分歧比铁板一块好;
   演民主假戏比行专制真事好,因为可以假戏真做。
   
   基于以上认识,我认为就事论事,新华社文的取态是积极的;对此文我持基本肯定态度。
   
   
   [二]、不能混淆的大是大非
   
   我虽然基本肯定新华社这篇文章,但是面对大是大非问题则不可含糊,不可混淆。新华社此文把“社会主义民主”和我们共识中的普世价值的民主混为一谈;且有意用他们特有的“社会主义民主”取代我们的民主。这是必须认真区别开来的──共产党的“民主”是“社会主义民主”,即宪法规定共产党一党垄断政治权力的“民主”(“党主”);是权力在党,权由党授的“民主”(“党主”)。我们普世认同的民主是主权在民,权由民授的民主,而且是必须经过自由选举程序授权才能作准的民主。
   
   
   [三]、对俞可平的肯定
   
   问题在于,在本文中,被视为党内民主派的俞可平认同了“社会主义民主”之说,实际上也把共产党特有的“社会主义民主”和我们普世认同的民主混为一体。所以有必要谈谈俞可平。
   
   有人因此否定俞可平的民主,说他有帮助共产党欺骗麻醉人民之嫌。我认为这个评论是有一定理由的,但不是绝对,也不是事实的全部。
   
   我是这样理解的。我认为俞可平不可能分不清共产党的“社会主义民主”和他心目中的民主是本质不同,甚至相反的东西。他之所以不在此时此地加以区分清楚,是基于形格势禁和策略需要。若俞可平把问题黑白分明地划清界线,结果大多会失去了体制内地位和影响力,大概根普通的民间异议分子没有什么不同了。为了生存和保持力量,含糊是必要的。保持了地位和影响力,就可以用糊里糊涂的态度假戏真演,假言真行。弄假成真──所谓和平演变,其中内容之一指的就是这样的事理。所以,我对所有体制内的人利用党的语言和概念灌入新内容,把它“异化”掉,做出新东西来,都表示谅解、理解和支持。
   
   但是,怎么消除其欺骗性作用?
   
   我想,在今天网络时代,是能够做到既支持其积极面又消除其消极面的。其实方法也很简单:在支持的同时不缺少地,继续地揭露共产党欺骗意图和分清不同的概念。这样人们就可以明白:俞可平等人正在做的是正面积极但同时又是有缺陷的事;概不抹煞正面积极事物,达到支持的目的,又不受消极负面东西毒害。
   
   
   [四]、分析新新华社的几个误导点
   
   误导点一。《新华社》:“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将如何深化?”
   导正──共产中国过去二三十年来和现在都没有“政治体制改革”,只有行政改革;没有民主改革,只有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反民主改革。
   
   误导点二。《新华社》:“中国民主政治:将遵循增量民主之路”
   导正──不要误解为曾经或现在“走民主增量”之路 只是有可能被迫走民主增量之路,也可能走民主定量不变之路,更可能走民主减量之路。
   
   误导点三。《新华社》:“他(俞可平)认为…“这些都表明了中国共产党对民主的重视和推进民主政治的决心。””周天勇说:“人民民主将进一步扩大”“扩大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成路径”
   导正──必须重复说明,这不是我们近百年来,到今天民运维权追求的与世界接轨的普世民主,而是党独霸政治权力的“人民民主”、“社会主义民主””,即党主。
   
   误导点四。《新华社》:“城乡按相同人口比例选举”、“试行党代表大会常任制” 、“增加人民“表达权”的内容” 、“村务公开” …
   导正──把施政操作的改变(行政改革偷换为“政治改革”)。
   
   误导点五。《新华社》:“将基层民主作为“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基础性工程””。
   导正──不知道试验了多少十年了,还停留在“村代表选举”、“村民委员会”的非政权组织的“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层面。如果相信和等待他们的“(‘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基础性工程姑且相信一下他们的民主’)”,只好一万年不久,不争朝夕了。
   
   误导点六。《新华社》:“这是一个强烈和清晰的信号,表明了党中央领导集体对坚持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的高度重视。”
   导正──惯性谎言,信者上当。
   
   
   [五]、疑问
   
   俞可平认为,中国的政治发展“不可能发生整体的突变性改革”。发生的可能性大小有必要讨论,但是断定“不可能发生”则是武断;是主观愿望取代客观现实。东欧变天、菲律宾人民力量前一刻人们不但不会想到民主 “发生整体的突变性改革”,连“某些领域将不时会有一些突破性的发展”也不会想像到。我们看社会发展既不能“前无例证”就断定“今无可能”,也不能“史有前例”就认定“今必如是”。哥尔巴乔夫前没有哥尔巴乔夫、天鹅绒革命前没有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前没有颜色革命…这是常识;所以我们更重要的是应想到社会发展是“不断创造前所未有事例”的。来一个“中国式民主突变”完全是社会发展的正常现象。
   
   
   [六]、不要存不切实际的幻想
   
   由于出现了被人们称为党内民主派的俞可平等一批人,就因为如此,有人不切实际产生寄希望于党内出现哥尔巴乔夫的幻想。
   
   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党内民主派”只是民主力量的组成部分而已,而且就目前来看他们不是民主运动的主力。主力应该是民间民众;民运今天要做的不是找新救世主,而是立足自救!营建和壮大独立自主的民间反抗力量,是民主的中心任务。我们还要认识到和体制内有民主意愿之士合作是重要的、必不可少的。
   
   
   2007/11/14
   中共十七大为深化政治体制改革布局:
   http://big5.cctv.com/gate/big5/news.cctv.com/china/20071111/100879_1.shtml
   http://big5.cctv.com/gate/big5/news.cctv.com/china/20071111/100879.shtml
   --------------------------
   原载《议报》第330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