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第二篇:精英贵族欲独占维权民运资源──《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二]
张三一言
·廖天琪做稳了得意文人
·劉路護黨心切
·別人反駁不了,張裕自我打倒
·澄清无敌论的几个问题
·查建国的没有敌人和胡平的没有敌人
·为甚么反对刘晓波?
·中国知道分子何以劣于西方知识精英
·我的人民自決觀
·強暴漢與受害婦罪錯相當論
·余杰反共和
·知识精英为权力枭雄写历史
·“反暴力革命”是一个信口开河的理论
·給張鶴慈、小喬講些邏輯與道理(三篇)
·郎郎奏爱国,土共唱战歌
·突埃革命打破了的神话
·賣民觀點:見好就收
·見好就收見鬼去
·突尼西亞是不是暴力革命?
·我对以暴力反抗暴政的观点
·就暴力与革命问题敬复王小华君
·对中国民主前途悲观还是乐观?
·胡平见好就收是出卖埃及人民
·我不同意“见好就收”,主张“得好可收”
·“華世界”與阿拉伯世界誰更保守?
·对照毛邓胡我对彻底否定穆巴拉克有保留
·反革命失败后退守到反暴力革命防线
·华人异议群中的改良与革命
·我的原則:堅持和肯定鼓吹革命正確性
·冷血理論
·好教、坏教、自信教、被信教…
·溫*家寶的“民*主”透視
·请让历史和人民再次选择了共产党!
·达赖喇嘛为甚么会民主?
·民主社会要容忍异己,并与之较量
·恶人坏人好人善人都有相同的人权
·中共国内追求独立现象
·中国为甚么没有支持民主的中产阶级?
·共产国与非共产国阶级状况的异同
·大陸系思想特色:你要認錯、道歉
·打狗小论
·评论《人民日报评论》:到底是西方还是中共国家需要政治变革
·权力私有与森林法则?
·权力私有者必定维护森林法则
·抢劫权力天公地道?
·财产私有权力也必须私有?
·人没有私欲才能民主?
·人没有私欲才能民主?
·公权力还是私权力出恶政?
·当今政治思潮思考
·当今民主立国思考
·扪心论歧视(另二篇)
·国内底层维权是革命还是改良?
·是中国人民怎选择了共产党?
·经济还是精神导致中共解体?
·铁血高压不能堵绝革命
·“比”决定思想胜负
·必须拒绝对个人信仰的外来检验
·改革已死,改革未死
·我們是革命不是造反
·“民主不適宜中國”評析
·見慣不怪的反言論自由權利說法──劉路宣導辯論的“四項基本規則”都不能自
·達賴喇嘛為甚麼會民主?
·占领华尔街,治疗民主癌症!
·評析一些佔領華爾街的觀點
·不相信民主權力和財閥
·漫談風度及其它
·張三評註《秦永敏:和平轉型的充分條件是強大而穩健的反對派崛起》
·諱疾忌醫 民主病亡
·“公開合法理性的非暴力運動”圖騰
·恶魔扮天使,垬三大危险
·亡國家事小,無人權事大
·垬概念導解
·按权力抢劫者功劳分配权力
·今天的民主是少數“精英”獨吞成果?
·標準的專制獨裁極權主義者:王希哲
·英雄与流氓的异同(附马悲呜回应)
·乌坎暴力革命礼赞
·乌坎暴力革命礼赞
·政治思想战场:三对一
·道不同不相为谋和民主应容忍异见
·請沒有敵人論的余杰們回答:有沒有敵人!
·請郭慶海進佛堂聽佛經
·郭慶海也自視高尚
·王希哲不要造謠!是極左的烏有毛派不願服從民主規則
·无敌论的霸道逻辑
·再批無敵論和非暴力圖騰──獻給觀點相異和願意思考的朋友
·抢披革命外衣
·刘晓波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派头
·只可检定合法,不可宣告合法
·冼岩反对中国民主的三个伪论
·乌坎先兵后理之民主革命成功定论
·无权选特首,平头港人痛
·现代政治文明是要人权不要民主?
·专政与民主政治力量对衡,兼谈极左的存废
·知识精英是民运消沉的次罪魁
·海外极左颠三倒四的打天下坐天下论
·[与垬反造谣针锋相对] 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加一篇)
·最强自由民主文章,一刻钟颠覆你的思想
·废除法西斯,就是法西斯?
·“打薄政变论”救不了极左灭亡
·民主是“谁选”,不是“选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篇:精英贵族欲独占维权民运资源──《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二

第二篇:精英贵族欲独占维权民运资源──《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二
   张三一言
   文章摘要: 为什么草根厌恶和不信任精英?主要理由是他们中相当大的一部分人迷恋于当中共政治花瓶的虚荣和实惠,乐于共产党八奶式地包养(鲜明的中国特色),又卖力地为虎作伥;加上那些没被包养而充当义务御用文人者也大有人在;还有,一些精英与权力勾结成为暴发户,露出一副为富不仁的恶相,是鱼肉工农的最残酷者之一;于是精英遂在网上成了众矢之的。
   [一]、为什么草根厌恶和不信任精英?
   为什么草根厌恶和不信任精英?主要理由是他们中相当大的一部分人迷恋于当中共政治花瓶的虚荣和实惠,乐于共产党八奶式地包养(鲜明的中国特色),又卖力地为虎作伥;加上那些没被包养而充当义务御用文人者也大有人在;还有,一些精英与权力勾结成为暴发户,露出一副为富不仁的恶相,是鱼肉工农的最残酷者之一;于是精英遂在网上成了众矢之的。最令草根反感的就是一些精英贵族全力“把草根精英消灭于萌芽状态中”,一出现不是由现今掌有资源精英集团主导,而是自发且有号招力影响力的草根领袖人物或集团,就群起而攻击之。他们攻击草根的理论是:激进、破坏维权民运、浪费资源、出身低层不自量力、不承认中共的进步…这些人对具体的草根带头人则采用中共提供的炮弹、并加上谣言、用望远镜和显微镜找岔,反常识反逻辑地在鸡蛋里挑骨头以进行所谓质疑、求真、打假;以反道德反人性态度和行为进行打压。请各位注意,对共产党打击这些民运维权带头人而放出来的谣言,这些人不但从来不对党求真,不对党质疑,不对党打假;还当作宝,对中共的谣言、经筛选扭曲的“事实”照单全收作炮弹用。这些人在草根性领袖人物没有受到中共抓捕时指责他们革命、激进,太硬;在他们被抓捕后指责他们不够硬,不够坚贞不屈,不按被捕前的话坚持到底,要他们把头往中共的铡头刀伸进去,非把他们迫死不罢休。你不把头伸进铡刀,他们就诬指你悔过、与中共作交易、出卖朋友…祭起道德大旗,妄图以道德杀人。这种表演集中和典型地表现在自由中国论坛的落井下石打击高智晟。这些精英贵族无端连累了一大批正直公正的精英。
   为了反对我的“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这个命题,有人提出一个很容易误导人论点:刘晓波要是蔑视草根的“精英”,还会为山西黑窑奴工说话吗?(贝苏尼)。
   既然精英贵族打压草根,草根又厌恶精英和精英贵族,为什么反草根精英会为草根辩护?
   我的回答如下。
   如课提问者先知道我在第一篇开头的话,知道了精英反草根不是“反草根本身”,而是反脱离他们领导,另立炉灶的草根精英,大概就不会提出这一问题了。
   一则,政治理念使然。他们因于追救自由民人权和人道立场,反专制,这样做是合符逻辑的,是出于真诚的。
   二则,洗脱反草根罪名所需。他们毕竟是有人性的人,知道自己反草根所作所为是见不得光的:打压草根为不义。这些人为了洗脱自己不光彩的思想和行为必然要作否定反草根的表态。在草根被迫害的典型事例上作维护草根的言论、写些同情支持草根的文章,是最有效的“洗脱行为”,也可以竖立他们是草根之友的正面形象。
   三则,保持权位所需。特别是为了争取更多草根支持,保住自己领袖地位,运用在手的话语权为受迫害的草根或弱势群说话,是必不可缺的工作;而且会把说得比草根本身还要好。他们的企求是他们成为所有反对派或异识人士的领头人,草根只能是他们启蒙、教育、组织、领导下的支持者。正如前面已经说过的,他们不是反草根本身,而是绝不能接受草根有自己的领头人,特别是全国性的领头人(例如法轮功、高智晟、郭飞雄等)。终极企求是精英是天然的领袖,是掌握权利的专利者。要达此目的,就必定要为草根说尽好话。(张按:我认以上三点都是好事不是坏事,我欢迎和支持他们这样做)。
   [二]、因害怕草根争夺资源而打压草根
   精英贵族排拒草根和草根对精英贵族不满,非今日始,为什么今天会出现会突显起来呢?现实原因是因为国内政治气候促使他们如此。
   一是,维权风起云涌风,最重要的是普遍地出现非精英启发、影响、控制、主导的维权事实。二是,胡党对什么渐进、和平、合法、改良…全不领情,实行高压政策,导致维权中的自发的群体事件,暴力抗争日益漫延扩展;大有向自觉、有组织和全局性方向发展。三是,和平合法崇拜症方兴又艾,国际上唱和者日少,国内且有革命思潮“复辟”之势。这种政治气候在在都表现出精英贵族优越感、权力欲和领袖地位受到威胁。使他们不安。
   之所以不安,是因为这种种趋势与他们精英理念、利益冲突,尤其是他们认为草根这些发展趋势势必抢夺他们既得和将得的资源(利益)。“争夺什么资源”?首要的是争夺维权和民运领导权力、国外金钱等硬资源;其次是争夺民意、道义、名誉、地位等软资源。所以,“争夺资源”是精英贵族打压草根的第二个理由。
   有人对争资源论可能会这样回应: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们完全是为中国去专制来民主而作,绝非为资源而争。
   “为中国去专制来民主而作”很可能是真,但是“绝非为资源而争”肯定是伪装下的假话。如果上面反驳的话改为“并非完全是为资源而争”,就可能真或有几分真。搞维权、民运、异议活动全是“政治事”;政治的核心问题就是权力问题。搞政治不争权力是没有政治常识的话,是违事与失理的话。问题不是“争不争权”而是“怎么样争权”。要“有道”争权。这个道,既指道理公道,也指道德。要公平竞争地争权,起码不损人利己的争权;要符合人性道德的争权而不是伤天害理(如落井下石对待高智晟)的争权。为什么一些人害怕承认自己争权呢?我估测,因为他们误认为争权都是不损人利己伤天害理的肮脏的事,或者他们知道自己正在争权,而且正在用肮脏手段争权,所以避争权唯恐不及。这些政治ABC就不多谈了。
   “争夺资源”源本并没有多少有注意和评论,但是,有猊似精英贵族发言人者无意中透露他们打压高郭是为了争夺资源的心声。
   “争夺资源”是精英贵族真实心理的写照。这个可能的理由如下。一是,高智晟郭飞雄等人(的草根维权兼政治维权活产生的影响力和号招力)可能让他们成为新兴的中国民间力量代表。他们内心多少都认识到草根在民意和道义上比他们要强大得多,若真个发生了两者相争同一资源,输数很大。若形成民间力量中心,它就必然取代现有精英集团的主导、代表、话语地位。这是他们极之不能接受和恐惧的,所以不自觉地把这种心理以诛心栽赃方式公诸于世。
   二是,精英贵族企图独占中国维权民运异议运动的资源。尤其是独占领导权这个资源极为紧张,对争夺国外金钱资源最迫切(就眼前而言,是争夺国外经济资源)。国外的经济资源向掌握维权民运异议活动代表权、话语权,即有主导地位者汇入。所以,要争取国外资源,搞有形或无形的组织聚集成有影响力的集团、搞言论阵地、搞有声有色能吸引国际视线的活动就成为必须。正由于这种独占欲作祟,他们认为具有草根性质且又有影响力的个人和组织就是与他们争夺资源的敌人;他们期望没有人跟他们争搞这些东西,由此保住现存的他们是中国维权民运异议的主导、具代表、话语霸权的地位。有了这样的地位,国际援助中国维权民运异议的财富的接受者就是非君莫属了。为了“争夺资源”稳操胜券,就有必要在民间草根精英与民众结合成势之前“把草根精英消灭于萌芽状态中”。恰好,法轮功、袁红兵、高智晟、郭飞雄正是或多或少具有这能力和带有草根性符号,所以,反法轮功、攻袁红兵、排郭、落井下石打击高智晟、抽掉高、郭名字就是他们心目中争夺资源的生死交关大事。同时,这些人或组织又是有一大把辫子可抓者,加上中共为他们造就了方便而无需付出代价的打压条件,排拒打击也成了可行之事。因此,这批民主修养不足中国士大夫传统有余,兼受中文化“薰陶”的精英就用党的一套“把草根精英消灭于萌芽状态中”。他们为了争夺资源就不惜违背自由民主人权理念,不惜违背人伦底线;在共产党正在把这些人作为打击和消灭的目标之时,借中共之力而为,与中共采取同一调子同一步骤反法攻袁打高郭,制造落井下石的伤天害理的事件。
   三是,本来这些精英和精英贵族采取合法的、唯经济个案式的、非政治性的、走上层路线的维权和异议活动,与中共达成了事实上的默契──你尽管发“异论”骂去,但不可超越我你我都理解的警戒线(比如维权与政治分离、不准涉及法轮功、不准与民众相合…)。即是说,他们选择了一条既安全生存和活动,又能名利双收的道路(郑重声明:我不反对,相反我支持人们选择走这一条路的权利)。但是你高郭高郭们和法轮功突破共产党的警戒线,走向民间、搞激进的政治维权、公然为法轮功辩护…你这么一搞,把他们迫到两难境地:跟着你们那样搞,破坏了他们长期坚守的以不付代价、少付代价、不作牺牲搞异议活动争资源潜的原则。要他们失掉安全、要冒风险、要他出代价,他们又没有这种勇气;你叫他们怎么辩?不跟着你那样搞,现有主导地位、名誉就会被你们抢去;资源进帐就可能终结。这是他们不能接受的事实。为了消除这一事实出现,最可行的方法就是“把草根精英消灭于萌芽状态中”。草根精英消失了,草根民间就回归一盘散沙状态,于是他们现有的一切就可保存了。
   其实,精英贵族指草根与他们争资源的判定有很大部分是错误的。除了以上指出他们没有事实根据外,还有更重要的是他们没有认识到,他们和草根争取的资源有极大部分是不相同的。草根争取的是认同草根者的资源,与精英贵族的是认同精英的资源。即使是国际资源也未必一定是零和争夺,国际资源极之丰富,草根争取的是开创性的新资源,与精英争到了的和将要争的资源并不一定是同一的。
   现在人们常说的资源,往往只是指财富这个硬力量,人们还没有足够重视软力量──道义和精神力量。草根方面也还没有足够认识到自己拥有雄厚的精神、道义软力量。社会的不公平、不公义、权利被剥夺最大和最广的受害者是草根阶层,草根最大的资源是民众、民意。这种现状构成了草根拥有最大最多的正义和道德力量;这方面恰好是精英的弱项;所以,草根没有必要和精英争资源。资源是极其丰的矿藏,谁有办法有能力谁就有资源。一些精英贵族极力制造“借道德名义杀人”、“泛道德主义”、“玩正确”、“玩道德”、“现感情”、“玩人性”…正好反映出他们自知道德公义不足;害怕在这方面竞争。同时他们也认为必须在否定公义道德等方面,运用败德缺德言行才能与草根、民众较量。但是这种败德缺德行为,不但没有给精英和精英贵族增添任何道义资源,相反大量地损耗了他们原有的道义资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