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为虎作伥知识精英必吃苦果!]
张三一言
·和解是人情,报复是道理
·请有神论者尊重无神论者──有请封从德
·請胡平解釋徐友漁08憲章觀點
·答洪哲勝:暴力也可建立民主
·我沒有敵人?我有敵人!
·民主與經濟發展、人的素
·給無敵人派說“有敵人”
·是沒有敵人還是害怕敵人?
·政治領袖沒有個人觀點與立場
·放諸四海而皆惡的“普世原則”(外一篇)
·
·“沒有敵人”面面觀
·戲謔戴帽李逵目中無敵
·洪哲胜如此认定没有敌人,有甚么好处?
·沒有敵人派的挫左銘
·“民主沒有敵人”是偽理論
·還原“楊佳抗暴”爭議之真相(答洪哲勝)
·胡平民运思想:有敌人,对敌斗争
·胡平发动革命了
·無敵人?愛敵人?有敵人恨敵人!
·中國民主化會右派專政?
·達賴表現柔弱才受到普遍尊重嗎?
·代拟无敌派响应《面对“鳄鱼”--名人旧语重温》
·我支持達賴和平抗暴的理由
·談談某些沒有敵人派的誠信和良心
·病中,僅答路可見:反劉曉波還是反共
·王希哲的“中共陣營第九個花瓶党”高論
·暴力是民主的催生婆
·中國革命,是甚麼
·革命罪名:不理性、暴力、屠殺
·胡平的觀點分裂症
·退E風波的啟示
·到底是批劉曉波還是有敵無敵的觀點爭論?
·暴力不能建立民主制度?建立了也沒有用?
·退E行動與表達權利(涉有敵、無敵)
·三組多個十個有敵無敵的評語
·法治可以取代民主!
·有沒有敵人爭論在思想史的地位
·這個世界是沒有一個人不可以批評的
·反革命經不起事實和邏輯的檢驗
·與楊光討論:極權之下無改良
·[再與楊光討論] 革命不是必須,而是無奈
·千人下跪,怎麼看?
·革命是這樣的,不是那樣的
·我是口頭革命派?
·楊光貶低民主無方
·令人迷惑、極應關注的溫家寶現象
·交流一下,僅供參考:有沒有多數暴政?
·和楊光第三次討論:極權無憲政
·言論自由就是不可以.不應該反駁批評
·心中沒有美國黑奴才能讚頌華盛頓
·言論自由:保護魔鬼言論的權利
·支持溫家寶還是反對溫家寶?
·宋魯鄭的一黨專政優秀論
·批评产党就是追求完美的乌托邦制度和政权
·由劉建安罵娘引起的言論自由話題
·“六.四”不是“事件”、“風波”,是屠殺! 【2010年不願忘記而重貼】
·六四21周年,提出反對民眾使用暴力二原則
·和楊恒均討論中國人為什麼不遵守遊戲規則?
·中国民主化的三条道路
·拿出證據來!
·洪哲勝的“潑男駡街”
·熱兵器時代暴力革命成功了!
·中国是暴力革命的沃土
·溫和派激進化舉隅
·韓一村《維權語錄》註批
·小评韩一村的“痞子、无赖”大讨论
·保衛地方文化語言是反極權的一個方面軍
·答鄭義:我的大漢族主義觀
·陳雲:民主就是不包容
·民意是甚麼
·韓一村的真理
·口頭革命派是民主力量之一
·改良派最致命的是“合作,不反抗”
·這樣理解共產黨
·中共“進步”齊齊睇
·一千零二夜譚──中共與民主反對派妥協
·共产党长命之一视角
·是虎噬人還是人馴虎?(四篇)
·評洪哲勝非暴力變革中國的觀點(另一篇)
·“永遠站在弱者這一邊”探識
·胡平強行代表別人意願
·骂猴者有制猴权时会杀猴吗?
·中国为甚么专制万岁?
·暴力還是非暴力能吸引國內民眾?
·请刘路不要搞内斗、分裂
·谈谈“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
·是否善待敌人看出文明与野蛮的分野?
·关切偷改共享文章
·删除刘晓波的美共内容是件大事
·请问胡平:中国有两个共产党吗?
·与茅于轼商榷,城管打人是共产党本质的延伸
·我讀不懂劉曉波
·让历史判断美共879个字会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
·廖天琪做稳了得意文人
·劉路護黨心切
·別人反駁不了,張裕自我打倒
·澄清无敌论的几个问题
·查建国的没有敌人和胡平的没有敌人
·为甚么反对刘晓波?
·中国知道分子何以劣于西方知识精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虎作伥知识精英必吃苦果!

为虎作伥知识精英必吃苦果!
   张三一言
   @@@@@@@@@@@@@@@
   张东荪、章乃器、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等“知识精英” 对中国历史进程到底起了什么作用?
   我的结论是:这一伙知识精英是极权制度的为虎作伥者,是中国走向人类文明途中的反动者。
   历史主流的记录的是,在这一阶段,张东荪等知识精英们是极权制度的为虎作伥者,是中国走向人类文明途中的反动者。
   @@@@@@@@@@@@@@@
   议报先后刊登了柳孚三:《自由主义思想遗产的发掘和继承-- 读谢泳〈书生私见〉》(第191 期)、贾悲文:《七年之痒:中国文人的1950 至1957 》(第276 期)、毕文稼:《哀其不幸,怒其帮凶 -- 纪念反右50 周年》(第305 期)等评论五十年代知识份子的文章。这期间在海外中文网对五十年代知识份子的言行有过一番争论。五十年年代知识份子对中国历史进程到底起了什么作用?以下是我的浅见。
   先界定“知识精英”。“知识精英”不全等于中国的知识份子、不全等于“文人”这里所指的“知识精英”只是中国的知识份子、“文人”中的极少部分,而且是专指四五十年代参与政治并且投(拥、附)共的那一小部分;具体地讲就是指知识精英中的少数政治人物,例如张东荪、章乃器、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等一伙。
   对这一界定要留意一点。这些“知识精英”是占据了话语权的一个群体;在四五十年代,我们所听到的所谓知识份子的意见大多数都是由这些人为代表发出的;当时和至今人们记述历或评论史时,一般都是把这一伙人称作 “知识份子”或“文人”;这样的称谓并没有脱离时代真实,不是什么大错。
   那么,张东荪、章乃器、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等“知识精英” 对中国历史进程到底起了什么作用?
   我的结论是:这一伙知识精英是极权制度的为虎作伥者,是中国走向人类文明途中的反动者。
   结论理由之一。为共产党城头竖起大王旗的专制独裁暴力政权增添极大的认授性和披上全法外衣。
   共产极权建立是中国少有的大倒退和大反动历史事件;共产政权制造了中国造一次又一次的史无前例的民族大灾难;共产极权给中国和世界创造了杀害、伤害最残暴和人数最多的历史记录;在今天中共已经成为人类最野蛮最暴力最专制独裁的总代表。在四五十年代中共城头竖起大王旗时,因为有了这一批知识份子的响亮支持的声音,让共产党极权制度披上了“全国人民拥护共产党”这一反历史潮流口号提供了力证;为城头竖起大王旗的暴力政权增添极大的认授性和披上全法外衣。
   结论理由之二。参与了五十年代初期由假民主过度到真专制的实质工作。
   共同纲领实质就是宪法,是依照列宁主义原则写出来的档。一个反对中国实行社会主义如张东荪者流,一个在1947 年就指出“老实说,我们现在争取自由,在国民党统治下,这个'自由'还是一个'多''少'的问题,假如共产党执政了,这个'自由'就变成了一个'有''无'的问题了”的储安平者流竟然主动前往支持这个这个暴政集团;给共产党的专制独裁政权锦上添花。这个宁主义原则的共同纲领,毕竟还有一些假民主,例如,“公民权利”、协商等多少有些近于民主的文字和体现在政权结构上的假民主事实;执政联盟中包括资产阶级,没有作出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法定地位。可惜,这一伙知识精英,竟然在五年间( 1954 年)主动地100% 支持法定一党专政的真专制“宪法”去取代假民主的共同纲领。共产党向他们开刀的反右法理就是这个宪法提供的。事实上,这批所谓知识份子,从内战起就一直为共产党取得权力效命。不论从主观还是客观角度去看都是为共产政权的为虎作伥者、中国走向人类文明途中的反动者。一伙对共产党政权及其“社会主义”本质有认识,且持反对和否定态度的张东荪储安平等人,竟明知而为虎作伥,主动去协助实现其否定和反对的事物,确是一桩咄咄怪事──很值得研究。
   结论理由之三。自动支持反右前的所有政治运动。
   张东荪、章乃器、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等一伙既然占据了知识份子话语权,就应负起知识份子的责任。为虎作伥的张东荪等一伙添增认受性和披上合法外衣的中共暴力政权,49 年后史无前例地残杀、迫害了千千万万“知识份子”──张东荪等一伙既然投共拥共,当然接受中共对“知识份子”的界定:读过中学的、做“知识”工作的都是“知识份子”;例如,农村小学毕业当小学或幼稚园教师的也是“知识份子”。按这个界定,反右前中共残杀、迫害的知识份子如下:“镇反”反革命、伪职员:“三反”、“五反”的对像、“土改”中的地主富农坏分子:“商改”中的老板等等,极大部分都是界定中的或大或小的知识份子。既然是知识份子,就是张东荪之流的同类;其中的反革命、伪职员、地主、老板等等有不少是他们过去的同僚、同事、亲戚、朋友。面对中共吞噬过去的同僚、同事、亲戚、朋友的鲜血骨肉,他们非但没有发出任何反对声音,还全力支持这个党不断地一次又一次吞噬下去。张东荪等一伙非但没有负起知识份子的责任,还成了屠杀知识份子的帮凶。
   本来,一个(伙)人为了名、利、权、位而愿被收买,愿为虎作伥,从权利角度来看,他(们)是有这么做的权利;你可以不同意或反对他们的所为,可是,你不能否定他们的权利。但是,如果是为大吃他们亲人朋友的虎作伥,人们就有充足理由在道义上批判和斥责他们。张东荪等人连起码的物伤其类的人性也欠缺;是为吃其亲人朋友的虎作伥者;所以必须大力批判和斥责。后来,他们自己也被虎所噬,可视作报应。
   有为这伙人开脱罪名者说:“50 年代的台湾,一样搞白色恐怖,一样的把思想犯投入大海,雷震事件就是明证。”这种开脱极之荒唐。一是,难道因为国民党政权样搞白色恐怖,就能证明比白色恐怖严重千万倍的红色恐怖就合理和无罪?别人指的是张东荪等人为虎作伥之恶,这与白色恐怖何干?
   有为这伙人开脱罪名者又说:“如果把49 年中共取得政权,和49 年后中国的罪恶“至少是反右前的罪恶”,看成是文人和中共的共舞的结果,把57 年的右派都看作曾经是中共的帮凶。我觉得这种说法走的太远了。”这是混淆是非黑白。人们指责的是张东荪之流的为虎作伥者,现在把被为虎作伥者支持拥护的虎所残害者推“帮凶”位置和加上“帮凶”罪名为真凶开脱,荒唐透顶。
   结论理由之四。现在还起帮凶和花瓶作用。
   至今为止,所谓八个民主党派实质上就是被共产党“金屋藏娇般圈养”的傀儡小伙团。它的职责有二。一是奉旨表态支持共产党,特别是在共产党作出重要的国内外决定时,“代表人民”发出支持拥护的噪音,给共产党强代民意染上五颜六色全理合法色彩;让共产党的诸如“三个代表之类”口号增添欺骗性──即帮凶作用。二是继续扮演九个奶共尊一介夫的花瓶角色──全民拥护共产党(?!)
   结论理由之五。培养了一批披着自由主义外衣的打击维权和民运的妖怪。
   张东荪等知识份子者流营建了一种邪恶的文人传统。这一传统典型地表现在一些被整被批被斗的人,例如一些右派分子给平反时不但对共产党仇将恩报,还表现得比共产党更有党性、比极左派更左、比党创雷锋更奴忠。次典型是表现在现在某类自称的独立自由知识份子(独知),他们与共产党同步反维权反民运;异声而同调合拍地与共产党组合成反民运维权二重唱。他们的特色是选择被共产党打击者中有影响力者或现在反共有实质作用者进行“求真打假”操作。他们多选用由中共官方喉舌提供的谎言作“求真打假”的炮弹。用的手段是质疑这些维权或民运者的每一个字词表达出的真实性、准确性(但是,绝不会以同样标准诉诸共产党的谎言);凭空无端地指责别人造神、造英雄,自认为神、英雄并以之为罪名进行严打;最拿手的是诛心,指责别人心理有问题,有神经病,并以之极尽诬陷丑化之能事;用尽人间最恶毒和最仇恨的词语给对方抹黑(请注意,这些人对共产党绝不会用上这些词语的,他们最强调对共产党讲宽容和妥协,最好笑的是不准骂共产党);当然少不了造谣传谣。这种为虎作伥者香港有一大堆,国外中文圈有一小撮。
   当然,这是这些人的表达权利──为虎作伥也是人们的权利。
   结论的理由之外的理由。自愿被共产党“金屋藏娇般圈养”。
   造成上述五点的因由是多种多样的。有可理解也可谅解的,例如为极端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所误、受潮流影响、受骗误上贼船、“身不由己才卖身投靠”等等;可理解但不可谅解的,例如抗拒不了统战(收买)的甜辞、厚利、高官位、虚名誉等等。据毛泽东说,中共建政前夕是张东荪主动先联络共产党的,然后才是毛泽东重点邀请。张东荪储安平等人卖身投靠是因为身不由己吗?他们有什么受骗误上贼船的可能吗?所以,只能说他们为了甜辞、厚利、高官位、虚名誉自愿被共产党“金屋藏娇般圈养”。在甜辞、厚利、高官位、虚名誉统战收买面前,失去了理智、失去了良知,甘作二奶…九奶被共产党包养。
   为这伙知识份子精英开脱,有人说,这些人有卓越的学术成就,对专制独裁有深刻独特见解,并没有百分之一百附和共恶行,反右时和反右后都有或多或少反中共恶行的表现,所以把他们视作中共帮凶是“下笔不慎重”,等等。
   我的回答,必须尊重事实;任何结论、判断都必须符合事实。若不符合,只能改结论、判断,不能改事实。所以,一是,一笔还一笔。在写学术史或个人传记时,应公平公正地记上他们的功劳和贡献;二是,写政治史,尤其是知识份子参政史时也要尊重事实,给他们公平公正的结论:是极权制度的为虎作伥者,是中国走向人类文明途中的反动者。
   历史主流的记录的是,在这一阶段,张东荪等知识精英们是极权制度的为虎作伥者,是中国走向人类文明途中的反动者。不能因为精英们的拥共具体微观因由而改变的铁一般的历史的总体事实。这些人在政治史上的位置是耻辱柱。现在有些人在权力面前正加紧向耻辱柱爬上去,将来的历史耻辱柱也会公正地给他们留下空档的。
   --------------------------
   原载《议报》第309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他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