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王炳——“右派情蹤”(24)]
素子文集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沙葉新序
·攀緣倚老蒼——記諸樂三先生
·留下鎮的朋友們
·有關「浙美」故舊的通訊
·收藏軼事--記花鳥畫家陸抑非
·收藏軼事——書法“踝扁”體的創造者陸維釗
·收藏軼事——余任天先生的一方印章
·收藏軼事——曾宓與《念柳堂圖》
·收藏軼事——麻雀竹葉情-記吳茀之先生
·收藏軼事——記譚建丞先生
·《牡丹亭》劇中柳夢梅赴臨安之水路
·倪匡:田園書屋的好書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炳——“右派情蹤”(24)

   

    王炳是甘肅省地方病防治所的醫生,因為愛好戲劇,與劇作家、我們的好友陳文鼐有師友之誼,他時常寫些散曲、小劇本求教於陳文鼐,兩人又都是右派,故更有另一份相惜之情。

    起先只是聽陳文鼐說起過王炳,並無來往,與他相熟並交往,是因為一九六四年二幼那場大病。時陳朗已從省文化局調到了蘭州市越劇團,我們從賢後街搬到了西關什字中山路大雜院。時值冷春,蘭州時疫流行,灰白質炎(小兒麻痹症)泛濫,就我們所居的大雜院宿舍裡,二十多個孩子中就有兩個孩子遭傳染,二幼得病了。各醫院人滿為患,沒有特殊的關係,住不進醫院,得不到治療!好友陳文鼐為二幼住院醫治而奔走,得到了身為醫生的王炳的幫助,才得以住院,經急救,撿回了小命。那天上午,陳文鼐走進門,後面跟著身上還穿著醫生的白大褂,頭上還戴著白帽子的王炳,是陳文鼐先到醫院把他直接找來的。王炳當時在蘭州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實習,不在門診、病房,因此可以暫離崗位。經他疏通,二幼得住入二院的腦病科隔離病房,經過多天的搶救治療,才遏止了病情的發展。腦病科為二幼看病的大夫王令嘉,認真負責,他將二幼的脊髓液體由航機寄往北京,作更精密的化驗,以便對症下藥……。

    二幼雖然性命無憂,但左邊臉部神經遭損,左邊半身不遂。在醫院一個多月中,竟有兩次病危通知。其時陳朗正患肺、肝病,我又懷了三幼,大幼方四歲,由於缺乏營養,羸弱得尚不會走路,在二幼住院治療期間,因無親人照看大幼,只得將她寄養在一位老蘭州大媽家中。那時家家戶戶缺少糧食,陳朗看望大幼時,總帶幾個烙餅去。陳朗說大幼吃烙餅時狼吞虎嚥,在別人家她大概從沒吃飽過……。

    二幼所住的腦病科隔離病房,是醫院的一個僻靜角落,走廓盡頭,另立門戶,內有一個不規則小廳,進門右邊兩小間病房,左邊又有一小間,都是水泥地、水泥牆,非常簡陋。二幼住進門右邊第一間,隔壁一間住著一個精神病突發者,是個從天水鄉間來的年輕女人,因為婆媳嘔氣,她在莊稼地裏野宿 了幾夜,遂得病。在病房中,幾個壯男子看守她,她一絲不掛,呻吟、尖叫、狂跳,力大無窮。幾個看守她的壯男,手忙腳亂的欲以棉被包裹她。她偶而也有平靜的時候,才看清這是一個面目姣好,身體結實的農婦。小廳左邊小間住一個四、五歲的小姑娘,似乎得的是腦膜炎,她一直處在昏迷中,因為不斷痰湧,在其喉管處開了一個口以便吸痰,蓋在傷口上的小紗布因呼吸而掀動。她有兩片長睫毛扇子似地蓋著,像白雪公主吃了有毒蘋果似的昏迷不醒。她母親對我說,只要能保住她的小命,即使是終身癡呆、殘廢,也願看護她。她母親說,小女孩平時很嬌氣,不讓人碰一下,可現在喉管被切開了,她也不知道……。 二幼每天要輸液,血管太細,手上、腳上都扎遍了,只得在額角邊的靜脈上扎了。頭部無法固定,孩子又不懂事,我得用雙手捧著她的頭,正不知多少個日日夜夜呵!還從我的身上抽了六○CC血注入她的體內,以增強她的抵抗力。

    二幼住院所欠的藥資,我們在幾年以後才得以還清。在搶救二幼的日子裡,王炳抽空不時地來探視。我們從朋友、難友,昇華到共同救死扶傷,共同在死神手中搶奪孩子,他成為我家的恩人了。

    文革開始,互相之間即如生死之隔,王炳的去向、遭遇,都無從得知了。陳朗發配隴、青交界處的紅古農場勞動改造,竟達十三年之久。其間我則被放逐至陝西,時當春荒之際,野苜蓿都算是補品了。我沒有像三閭大夫屈原那樣跣足披髮、自沉汩羅,我正視淋漓的鮮血,攜帶幼女,輾轉在八百里秦川,昔日歌舞地,自古帝王州的萬里風煙落照之中……。

    直到七○年代末右派“改正”之後,大家忙於工作、家事,無暇顧及探詢闊別的諸老友,何況路途遙遠彼此下落不明的蘭州諸友。直到一九九四年,我們在杭州即將離國來紐時,收到了王炳來自蘭州的一封信,隨信寄來一張他與小孫女的合照。他在信上說,他一直懷念我們,打聽我們的下落,最近才從陳文鼐處得知我倆的確切地址。至於王炳的模樣,則完全變了,原先在蘭州時,他年不過三十,有著結實的身體,圓圓的大臉盤,透著西北人的樸實誠懇和黃土氣息。而照片中的王炳,完全是個憨厚的西部老人了。他在信中還說到他的妻子,由於王炳的右派身份,歷年不斷下鄉上山,為防治地方病而自身幾度頻死,雖僥倖生還,但妻子因焦慮而致雙目失明!幾十年來,一切生活起居全賴王炳照料,真正的相依為命!

    一九九五年來紐後,我們曾收到過王炳的兩封信,在後一封信中,還附來一份《蘭州晚報》(一九九六年四月三日)“天、地、人”專欄(總二十四期)一篇有關甘肅省地方病防治紀實的剪報。內中第三節小題目“黃土地不會忘記”,約三、四百字,記述了王在一九六○年、一九六四年兩次下鄉在岷縣、秦安縣兩地防治克山病的事跡。

    “克山”是東北一個縣名,是原始發病地。克山病似鼠疫,來勢兇險,迅速死亡,傳染性極強。文中記述王在岷縣,有一次夜間出診,在荒山野嶺間被兩隻狼跟隨,他急中生智,大聲吼叫,直到見到村莊的燈光,兩隻狼才悄然離去,居然逃離狼口。王炳此時才發覺自己已是混身大汗淋漓。後來村民告訴王炳,兩天前,一個婦女夜行,就被狼吃掉了。一九六四年在秦安雲山一帶防治時,王炳不但要與病魔鬥爭,還要與迷信符咒鬥爭,最後他救活了陰陽先生的兒子,農民才信服了他。文中還記載了有一次他趕了十幾里山路,幾乎是一路小跑,待到達時,孩子他媽已經死了,孩子也已口吐黃水,雙手冰涼,不及救治也死了。孩子的祖母悲痛過甚暈倒了(未交待後果)。孩子他爸外出未歸,是王炳為他們換衣,買蓆而掩埋的。

    王炳自己亦在防治過程中兩次染病,均由同伴救活。身為右派還肩負防治重任,他的妻子在蘭州家中,就在此時因焦慮憂思而致雙目失明了。這篇報導文字平常,但讓我知道了王炳的工作性質及其貢獻。計算日子還是二幼發病的前後,可見他在二院實習是極為短暫的時間,他幾乎都在蘭州東南一帶山區為防治克山病而奔波著。文中還記了一首民謠,能見出防疫醫生的艱辛:“嫁女莫嫁防疫郎,一年半載守空房,有朝盼得回來了,洗不盡的髒衣裳。”

    文中提到王炳所到防治克山病的岷縣、秦安兩地,我手邊沒有中國分省圖,查找了辭書,岷縣條目記:“故岷州,民國改縣,清代屬甘肅鞏昌府,為泯江發源地。鞏昌府治即今隴西縣(秦代隴西郡地)。”秦安條目記:“秦安縣,漢成紀縣地(成紀即天水,金置秦安縣,清屬甘肅秦州,今屬甘肅渭川道。”這一帶正是甘肅省最為窮困不毛之地!甘肅簡稱“隴”,分為隴南山地、隴東高原、隴中高原、河西走廓、祁連山地、北山山地等六個地區,只有西南部長江支流白龍江發源地一谷地(屬隴南山地區),才是水草豐茂處,其他地區均貧脊,缺水。但是在先秦、兩漢,乃至唐宋之間,河西走廓一帶卻是林木蓊郁,人文薈萃的去處,村廓相連,佛塔遍地,人稱南方之揚州。霍去病自西出擊匈奴,設立玉門關、陽關。絲綢之路即使因中原戰亂數度中斷,但始終暢通,促進了中國與中亞、西亞的文化交流。玄奘西去印度也是取道於此。但自中世紀以來,沙漠南浸,林木消失,地貌大變。發源於甘肅的渭、涇、洮諸河都幾乎枯乾見底了。

    自一九六○年至一九六八年間,我居住蘭州,輾轉陝西黃土高原和再度往蘭州遷徙戶口,在隴海鐵路上往返不下五次。泯縣、秦安歸屬地的隴西、天水都是必經之地。鐵路沿線所見都是灰黃之禿山,但在漢唐之際,這裡還屬於肥沃的八百里秦川的西端哩!而近幾個世紀以來,隴東南一帶,算得上全國範圍內的鹽鹼缺水嚴重之地了。一九六八年“文革”中,陳朗已遣青海邊陲,當局徙“九類份子”(地、富、反、壞、右等及其家屬),離城市,出蘭州,逼迫我帶孩子到甘谷縣(和秦安相近)山區去。難友袁煒告誡我說:“你抵死不能往甘谷,那裏沒有水,人們都吃窖水(此處無地下水,只在偶而下雨下雪時聚水在全村最低處,窖藏加鎖,比糧食還珍貴),你是階級敵人,要等牲口飲過了才輪得到你。隴西一帶的人終年無水洗臉,向他要一碗玉米麵,或許會給,若要一碗水是絕對不給的……”袁煒要我儘量爭取到有水草,牲口牛馬能生存的地方去,比如內蒙古草原。

    八○年代後期,我在雜誌社工作,曾經考察民居,有機會見到黃土 高原上人們居住的窯洞。沈括《夢溪筆談》中描述過浙江雁蕩山的地貌與黃土高原相似,謂若從上空俯視似一馬平川,然其中溝壑深遽,人在壑中仰觀,如千嶂淩霄。黃土高原上人們所居窯洞即在深溝壁間鑿洞而居,今日以美學、建築學角度看,窯洞冬暖夏涼、安全,建築材料簡便與自然環境統一和諧等,它是人類智慧的結晶。然而我當年若是攜帶幼孩要在那枯乾缺水的土地上墾植、種糧賴以生存,那就又當別論了。王炳原來是在這一帶以待罪之身與傳染病周旋搏鬥的!他在這封來信中還附來近作自製詩歌若干首。信上還說,夫人雖雙目失明,但身體還好,他自己還想在有生之年宏揚中醫、中藥、針灸云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