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素子文集
·肖里 李又然——“右派情踪”(9)
·胡敵 胡忌——“右派情踪”(10)
·林希翎——“右派情踪”(11)
·陸陽春——“右派情踪”(12)
·段純麟——“右派情踪”(13)
·荒蕪 司空谷——“右派情踪”(14)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沙葉新序
·攀緣倚老蒼——記諸樂三先生
·留下鎮的朋友們
·有關「浙美」故舊的通訊
·收藏軼事--記花鳥畫家陸抑非
·收藏軼事——書法“踝扁”體的創造者陸維釗
·收藏軼事——余任天先生的一方印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一九五七年的“整風反右”之後,緊接著是二、三年之久的處分右派份子時期,或開除或蹲監獄,或降級或調離。我和陳朗各自經受磨難後,於一九六○年十月陳朗再發配西北甘肅,一家三口跋涉到了人地兩疏的蘭州。陳朗先在省文化局戲曲研究會工作,一九六二年又逢各機關單位精簡機構、裁減人員。老友陳文鼐雖身為右派,但是在蘭州多年,人際關係較熟,經過他的撮合,得以下調蘭州市越劇團任編劇。陳朗原從事戲曲史、戲劇理論並崑劇藝術的研究,與越劇素無瓜葛,這正如我們的同鄉前輩賀鳴聲,原習油畫,處分時調到油漆店當油漆工的境況相似。

    蘭州市越劇團處于西關什字蘭州劇場後面,是一幢水泥磚瓦結構而外牆不及粉涮的四層建築。劇團辦公、排戲活動均在此樓,單身團員或無子女的職員居此樓各室,有家屬者,則在近處中山路有一個舊式大雜院安頓。於是我們從賢後街省文化局宿舍搬到了中山路大雜院,居室極窄,僅十平方米,陳朗則另外在劇團二樓給他一間房,作為辦公、創作之用,但“文革”一開始便被趕了出去,一家五口都擠在中山路這間十平方米的陋室裡了。陳朗在劇團二樓房間的西邊緊鄰,即是越劇團團長尹樹春,她占二小間。“文革”前,他們做了四年的鄰居。

    尹樹春是浙江嵊縣人,出身貧寒,幼年習藝,約於三○年代進入上海灘,遂漸嶄露頭角,成為越劇名演員。浙江嵊縣和新昌是越劇的發源地,原稱“的篤班”,由民間小調演繹成一種劇種,最先的演員都為男子,後來則專由十幾歲的女孩子演唱,有純樸的泥土氣。這類“的篤班”沒有固定的戲院劇場,串演游走於各村鎮,逢過年過節,農閒之時,常受各村社邀請,作短期演出。如我的家鄉浙東溫、台一帶,無論城鎮與農村,在年終或廟會節日如五月十三關帝生日等,均有戲班演出,演出場所為廟台、祠堂或臨時搭建戲臺,演員住處、化粧室等亦臨時於廟內搭建,所有觀眾席凳都由村民各自按出資多寡劃地而置。戲班進村是一年中村裏的頭等大事,外鄉外地各類小販都彙集于此,於夜晚不甚明亮的汽油燈下,台下萬頭鑽動,尋姑覓嫂,臺上則鑼鼓聲,演唱聲繞梁三日。不過我們溫、台一帶原先來演出的戲班,大都為溫州亂彈、崑腔等,稍後為京戲(溫州班)。但在我的童年時期,嵊縣、新昌女子“的篤班”已經取代了亂彈、昆腔等,備受村民歡迎,幾乎人人都能習唱幾句,傳統節目有《梁山泊與祝英台》、《碧玉簪》、《十美圖》等等。農民喜歡看戲,對演藝高超的戲子,也很推崇讚美,儘管如此,不是家中窮困到山窮水盡,是不願意送子女學戲的。那時的戲子,幾乎都有一部辛酸的歷史。如我友張雅花,蘭州市越劇團的老旦,她在九歲時,從嵊縣農村被賣到上海,由上海某越劇班琴師收養,教唱,她因相貌平常,專學老旦。按理九歲的孩子,應該記得農村村名,父母為誰,但她卻一片茫然。

    尹樹春、張雅花等,從小學戲,口傳身授,算是科班出身,她們都沒有讀過書,只是在學戲過程中,在唱本上識得不多的幾個字,她們全靠勤學苦練,終年在戲臺上錘煉、滾爬,然後才獲得應有的演員地位,其中拔萃者則成為名演員。

    越劇約在三○年代才進入上海灘,為迎合市民、商人的口味,雖然經過新音樂工作者的參與,在曲調、唱腔和音樂上有所豐富和提高,也吸取了其他劇種的表演程式,但卻漸漸地失去了原有的純樸,而變得珠光寶氣了。四○年代越劇在上海達到了鼎盛時期,先後出現了許多名角,和許多唱腔流派,至五○年代仍然盛名不衰。其間名角如筱丹桂、袁雪芬、徐玉蘭、傅全香、戚雅仙、竺水招、尹桂芳、范瑞娟、金彩鳳、王文娟、畢春芳、尹樹春、李惠琴等等。她們還論字排輩,結拜姐妹,如雅字輩十姐妹包括戚雅仙、張雅花等,在上海的十里洋場之中,她們既有競爭又互相扶持。

    越劇演員大多具有姿容,而文化不高,由於她們所處的環境,婚姻情況往往以不如意悲慘者為多,常為有錢有勢者所覷覦佔有,甚至有不堪淩辱而服毒身死者。這一情況不單在越劇界,其他從藝者也有同樣情況。電影界如阮玲玉的服毒自殺、周璇的被逼瘋癲;越劇演員如筱丹桂的服毒而死等。尹樹春飾演小生,在上海初露頭角後,即成為某劇院老闆的搖錢樹,並為其所佔有,劇院老闆以她為主角,成立“春光越劇團”。她生有兩子,留在上海,等到我在蘭州見到她時,她已是四十多歲的中年人了。中共建國後,她的丈夫屬於“戲霸”而被捕勞改,本來尹樹春與他並無感情,遂離異。尹樹春仍然擔當“春光越劇團”團長,與旦角李惠琴搭擋演出,在上海擁有相當一部份觀眾。越劇從“的篤班”至此時,已大異其趣,各劇團都擁有自己的舞臺,主要觀眾已非復原先鄉間村民,而都是都市市民、商人、太太、小姐和中學女生。在唱腔上,演繹某某派之調,如戚雅仙為戚調、徐玉蘭為徐調,尹桂芳為尹調等等。尹樹春也被稱為尹調,但非尹桂芳之尹也。越劇追求服裝華麗與複雜的舞臺佈景,可謂富麗堂皇,它已完全成為上海這個繁華大城市的附庸品了。較之上海地方戲滬劇更具上海化。這一在上海洋場發跡的劇種,也受到延安來的“土包子”的激賞,最先得北京“宮廷”的青睞,吸收了王文娟、徐玉蘭的越劇團歸屬於解放軍總政治部。一般說,“上有所好,下必行焉”,而越劇則“下有所好,上亦行焉”。

    尹樹春擅演《梁祝》一劇中的梁山伯,其中十八相送一出,據說她走圓場時,上身紋絲不動,而帽帶則作有節奏的飄動,極有功力,是與川劇的翎子功,椅子功同屬一理。可惜我和她鄰居數年,卻未見過這一絕招。但我看過尹樹春在陳朗編寫的《紫簫》一劇(根據明吳炳《情郵記》改編)中,她飾主角劉乾初,於“追車”一場執鞭趟馬的臺步,功夫確實不淺。她的保留劇目有《何文秀》,但已多年不演了,我在蘭州有幸看到她的此劇散場示範演出,還保留有清純的鄉村越劇風味哩。

    五○年代,中共因為“備戰”,上海各大工廠,紛紛內遷,疏散人口,到西安、新疆、寧夏、甘肅、雲南等地,各大工廠職工加上家眷幾乎都是上海人。因此有將上海八個越劇團遷出“支援”各地之舉,美其名曰“豐富內地工人生活”。於是西安、新疆、寧夏,還有天津等地都有了越劇團。上海“春光越劇團”,則由團長尹樹春帶領全團演員、職工家眷,百十人遷往蘭州,成為“蘭州市越劇團”。蘭州的西固煉油廠、化工廠等職工的南方人及其家屬,都是越劇的觀眾,他們大多不能欣賞粗獷的西北劇種秦腔。在五○年代晚期,蘭州市越劇團的營業情況還很好,蘭州劇院門口,也是車水馬龍的。當時劇團內遷,當局給予優厚待遇,如轉為“全民單位”,工資較高,可在上海保留戶口,退休後可以返回南方。劇團在南方招收的學員,也以不遷戶口為條件。還規定劇團每年回上海“娘家”演出一次。我後來結識的蘭州人畢嫂子,她從未到過南方,但也是越劇迷,可見越劇也已深入當地市民之心了。

    在一九五七年反右鬥爭中,尹樹村也被劃為右派,她沒有多少文化,也談不上有多少政治識見,只因為她是名人與她的舊戲院“老闆娘”身份。但她的右派屬“內控”,即對外不公開其右派身份。於是她也就有了雙重身份:一為演員、主角,有演出、面向觀眾歡呼、鼓掌的機緣與榮耀;一為受本團監督的“罪人”,戲畢之後不准其向觀眾謝幕,在後臺掃地、倒痰盂。當蘭州市越劇團回“娘家”巡迴演出時,上海的尹樹春戲迷,不見尹樹春出來謝幕,在臺下不斷鼓掌,千呼萬喚。此時的尹樹春坐在後臺大幕之側,正暗暗飲泣,其心情可想而知。

    尹樹春在數十年的演藝生涯中,以及曾經是“老闆娘”的經歷,故稍有積蓄。但她生活節儉,用我友張雅花的話說,她是“左手不相信右手”。她為人忠厚正派、謹慎、寡言,但識見平平。她幾乎沒有知心朋友,可是在越劇團,如此的人多口雜中,竟也無人在背後說她的壞話,她的人品與其專業水準,仍然受到團員的尊重。

    蘭州市越劇團在蘭州的盛況,隨著歲月的流失,遂漸冷落。到了“文革”期間,形勢逼人,其衝擊力,“武鬥”精神,並不因為前身為“女子班”而稍顯溫和。在六○年代初為響應演現代戲,追求男女同台,向上海、浙江諸地招收了一批男學員,於是“造反派”中的“打手”實力不小。樂隊裡一位侯姓作曲並二胡手即被打斷過兩根肋骨;長期跟尹樹春的童姓五十多歲梳頭師傅,被隔離逼他揭發尹樹春“罪行”,過不了關,用斧頭劈自己的腦袋,重傷而未死,可見其一斑。陳朗原為“死老虎”,但寫了“毒草”劇本,首當其衝,最先被關入“牛棚”,數次被抄家。劇團正、副團長尹樹春和田振芳大字不識幾個,竟成了“反動學術權威”!在延安成長,演過秧歌劇,劇團領導女書記李芝芳成了“走資派”!都關入“牛棚”,不斷遭批鬥。蘭州市省屬的有京劇團、秦劇團、隴劇團;市屬的有秦劇團、豫劇團、越劇團。在諸多劇團中,“文革”中越劇團的“武鬥”最出名!

    “文革”後期,越劇團被撤銷、解散。除少數人員安插到豫劇團外,演員中女性大多轉業到餐廳、旅館、商店當服務員,例如花旦陳玉珍在百貨商店站櫃臺,張雅花在點心店當服務員,黃為群在小旅館掃地、洗被。年輕學員則大都到工廠當工人。團長尹樹春在劇團解散後,一度休歇在家,直到一九八○年後,蘭州市重組越劇團,重新收拾殘部,招兵買馬,由老書記李芝芳到滬、杭召回原班人員,重整旗鼓。尹樹春仍然任團長之職,但她很少登臺了,她的學生傳人楊雪臨尚可獨當一面。

    一九八二年,蘭州市越劇團有回滬向老觀眾彙報演出之舉。五○年代遷往外地的越劇團如尹桂芳、竺水招等均有此舉(即所謂“回娘家”)。蘭州市越劇團對這次的回滬演出,眾人熱情高漲,尤其是經過“文革”劫難,大有死而復生之感,何況上海觀眾對尹樹春的熱情切盼不減當年。所以尹樹春此次彙報演出中,親自登臺,觀眾對她掌聲不絕,場場爆滿。尹樹春在演出期間,情緒一直處於振奮之中,此時她經過了數十年的政治磨難,右派獲得改正,何況藝術生命仍未枯竭,又是回到真正欣賞越劇的“娘家”上海公演,這是一個演員藝術生命的價值。但尹樹春畢竟是多年不上臺了,她原有高血壓症,心臟不健全,在上海公演時,她疲勞加興奮,不料在最後一夜公演中,竟昏倒於舞臺上。待送往醫院,不治而死。演員能死在舞臺上,和將軍死在沙場上,馬革裹屍還,同樣的壯烈。尹樹春之死在上海越劇史上是絕無僅有的,雖然可惜,但也真正完成了作為演員的最美結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