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南湖菱]
素子文集
·芷阁与九录斋
·尋找古剡溪
·記吳鷺山先生
·纪念朱畅中先生
· 方軫文——“右派情踪”(1)
·張郁——“右派情踪”(2)
·阮文濤——“右派情踪”(3)
·唐湜——“右派情踪”(4)
·戴再民——“右派情踪”(5)
·杜高——“右派情踪”(6)
·李訶——“右派情踪”(7)
·容為耀——“右派情踪”(8)
·肖里 李又然——“右派情踪”(9)
·胡敵 胡忌——“右派情踪”(10)
·林希翎——“右派情踪”(11)
·陸陽春——“右派情踪”(12)
·段純麟——“右派情踪”(13)
·荒蕪 司空谷——“右派情踪”(14)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湖菱

   

    友人出差嘉兴,带回几斤南湖菱送给我。过去我对南湖菱似乎并不陌生,但已不记得哪一年曾经吃到过。对于它的味道也早已忘了。说到菱,很容易使人想起南方水乡河汊中随处能生长的水红菱,翘翘的两个带刺的尖角,水红水红的,挺瘦脊,一咬,菱壳有些硬,淡淡的肉质还带些粉渣。将它与菱中上品的南湖菱比,就相形见绌了。南湖菱有两个角,然而圆圆的没有刺,像小羊初生的刚刚突起的角,嫩绿中透出水的晶莹,充分显示了江南水的色彩,它才不愧为长在江南的水中,只有神奇的大自然,才能调和出这般水灵灵的,浅浅的绿。丰厚的肉质,又鲜又嫩又脆,满口的水,伴随着清香,细嚼,才感到一丝丝甜味。如果刚才你正啖腥咽臊,一经咀嚼南湖菱,就能清心爽口,洗涤了腌攒,变成锦心绣口,如果此时来朗诵诗句,连诗声都将是清亮、优美的。

    美的事物,必然附会许多传说。人说南湖菱本来也是尖角带刺的,康熙皇帝南巡江东时,正值仲秋季节,百姓贡上南湖菱,皇帝对它的美味赞扬不止,却叹息说,可惜有菱角,如果是圆角的就更好了。皇帝“金口”,这南湖菱就遵了旨,一夜之间就变成无角的了。但是,有一种传说更为离奇的真实现象是,南湖菱只能生长在南湖,如果移植他处,就像“逾淮之桔”,就会变出有翘翘带刺的尖角,这又有谁能解释,为什么南湖菱只在南湖才是圆角的呢?

    江南的情调,是柔和、清新、细腻,古人说:“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茂林丰草,莺莺燕燕,即使 是秋风,也没有北国的肃杀、乾烈,秋风中夹带着秋雨,梧桐在淋漓的秋雨中发出滴滴沥沥的声音,梧叶在秋风中摇曳飘落。

    下了好多天雨了,似乎永无休止。窗外的梧桐似乎不胜秋雨的连绵,弥漫的雨雾阻隔了友人的足迹。清静的小屋中回绕着昆腔“寻梦”的缠绵,我咀嚼着南湖水菱,我的心境达到了美的顶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