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素子文集
·浙江藏书楼札记(二) 天一阁(上)
·浙江藏书楼札记(二) 天一阁(下)
·浙江藏书楼札记(三) 嘉业堂(下)
·浙江藏书楼札记(四) 玉海楼
·芷阁与九录斋
·尋找古剡溪
·記吳鷺山先生
·纪念朱畅中先生
· 方軫文——“右派情踪”(1)
·張郁——“右派情踪”(2)
·阮文濤——“右派情踪”(3)
·唐湜——“右派情踪”(4)
·戴再民——“右派情踪”(5)
·杜高——“右派情踪”(6)
·李訶——“右派情踪”(7)
·容為耀——“右派情踪”(8)
·肖里 李又然——“右派情踪”(9)
·胡敵 胡忌——“右派情踪”(10)
·林希翎——“右派情踪”(11)
·陸陽春——“右派情踪”(12)
·段純麟——“右派情踪”(13)
·荒蕪 司空谷——“右派情踪”(14)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在奥克兰近五年的日子里,我大多居住在Onehunga,尤其是三幼一家移居德国之後,为了看管房子,我就和小外甥多多单独留住,从多多三岁到四岁的二年间,孩子没有玩伴,於是我几乎每天带他上街闲逛,从上午十时到下午三、四点,连中饭也在街上买个饼充饥。那时的Onehunga街还作為步行街,有街心花园,喷水泉等处可以休憩,街上还有几家中国商店,也是我们每日驻足停留之处,如刘师傅的电器修理加旧货店,到他店中玩的还有几个中国人,其中有以在中国抓蛇为业的苏师傅,在纽西兰他彻底“失业”,是店里的常客。还有一位在奥克兰住了五十多年还不会说一句英文或普通话的八十多岁广东老人等。我和多多常去的还有一家现在早经歇业的中国人木器店和一家中药店。後来在街尾又开了一家川菜馆,刚开业生意清淡,我常去闲谈。能於异国他乡聆听乡音,何等慰籍!Onehunga的二手店也特别多,也都是在打发日子中必到之处。Onehunga的商店老板们都认识我和多多了,有时我偶尔独自逛街,大家就要探问多多的下落,连洋人也会打手势询问小孩子的去向!

    我看着Onehunga的变迁,改建街心花园为通道,直通无阻;我看到许多商店改换门庭易主而营。

    今年三月间,在集市大街247号的人行道上摆出一块中文字招牌,告知人们,在二百四十七号的街弄内又开设了一家中医药店,名为“恒兴中医”,由中医硕士林爱敏医师主治。这条街弄是前街通往後街的必经之路,过道内原开设有二手服装店,咖啡店与理发店。在如此深巷中开个中医药店,还是首次。我带着多多当天拜望了林医师。林爱敏三十多岁,身材矮小纤弱,谈吐不俗,态度很是谦和。我对她独自一人开设诊所的勇气很钦佩。诊所的装修也很简洁,橱窗里有一些中药成药,和许多药材。林爱敏是福州人。我常说自己是半个福建人,青年时代在福州求学,在校时期於五七年以右派获罪,又在福州近郊宦溪林场劳动过两载。离开福建二十多年後,在八十年代又为“落实政策”並工作出差福建厦门、武夷等处,竟达五次之多,我还有许多同学好友仍在福建。见了福建人就有三分亲。林爱敏老家又是居住在我母校仓山区内,加上她所受的良好教育,不卑不亢、自然、诚恳的态度,甚悦我心。於是和她的见面、谈天的机会就更加频繁,渐渐使我觉得林爱敏是值得信赖的人。她是我出国以来在奥克兰接触到最可与之交谈的人。

    到今年十月底,我在Onehunga的居处遭到窃贼的光临,且撬坏了门窗,一时难以修复,夜间睡眠必须有人相伴,子女们都大忙,因此我请得林爱敏与我同住,一直住到我的芳邻谭先生夫妇自上海返纽为止。

    林爱敏居住在我一板之隔丛竹旁的玻璃房内,傍晚我等待她下班与我共进晚餐,晚上灯下,我俩一起坐在北向的餐厅里,帮她用蜂蜜调制丸药,边工作边聊天,直到深夜。在这北窗之内,她喁喁的谈她的家庭、师长、国内中医界的老前辈们。每当周末我们则郊游於野,她随我辩认、采摘各种野生的中药材与新鲜的野菜。我曾在六、七十年代,为了能在乡间谋生,曾经学过针灸,并为中草药房采摘草药以获些微利,故识得许多中草药及其四时形态。纽西兰的气候、土壤,几乎集中了南北半球的药草!我在困难时期又曾经采拾野菜充饥,现在虽然是梁肉满案,但仍时常回味野菜的清香,仍时时采食。不料这些清苦的野菜,使林爱敏十二分欣赏,所以我们的晚餐中必有一、二味野菜佐肴。她還认真辩识,采拾标本,做了笔记。如中草药中的王不留行、金银花、何首乌、香附子、车前草、蒲公英等等,她是如此好学不倦,一丝不苟。她常说,她从不後悔学习中医,把中医不光当作工作机会、生存根本,还将它看成是学问。至今她仍然手不释卷,阅读医书,并认真记录病案,开业時間不長,病案的详尽记录已是满满的一厚本了。

    爱敏出身於福州的普通工人家庭,谈不上有什么家学,她对於在国内的父母、姐弟,有深厚的爱,往往含泪说到慈母、姨妈、舅舅们。她自幼敏於学,在福建中医学院毕业时名列前十名,得以留福州工作。三年以後,因为景仰中医妇科泰斗黄绳武,乃报考武汉湖北中医学院妇科,成为黄绳武先生的研究生。湖北中医学院以黄绳武先生的执教而闻名海内。中医妇科除黄绳武先生外,尚有杨文兰专家,以治不孕不育效果显著。林爱敏获得硕士学位毕业後,返回福建中医学院及福建省第二人民医院妇科先後工作多年,此时她仍继续随福建妇科界首屈一指的江素茵专家及福建中医学院黄宗勋教授的高徒俞昌德医师,再度深造,钻研妇科、内科、针灸科。林爱敏提起江素茵副教授,感恩之情溢於言表。江素茵对林爱敏的期望也很高。她有几种具百分之百疗效的专方,都无私的传授给林爱敏,希望高徒林爱敏能够转为成药以济世。黄宗勋教授与福建名医盛国荣、林如皋等同称中医界五老,在海内外享有盛名。一九八五年授予“名老中医”称号,名列《中国当代名医列传》、《当代世界名人传》等十几部典籍。林爱敏跟随黄宗勋先生高徒俞昌德先生学习两年有馀,深得其精髓。黄宗勋是林爱敏一脉相传的太老师。

    湖北中医学院的黄绳武教授,林爱敏的硕士导师,他的学术思想、人格力量都深深影响着林爱敏。黄绳武教授博览群书,深谙中医理论,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辩证施治,在妇科、内科方面均有很高的造诣,尤以妇科闻名於世,临床遣方用药,重视人体的肝、脾、肾三脏,对妇科常见病、多发病等都有良好的疗效。在他主持并指导下,研制了“育宫片”,和对输卵管阻塞不通研制成功外敷药“消症散”等成药。黄绳武教授在医学上是名老中医,一生勤於授徒,临床经验丰富。他爱徒如子,冲淡平和,与世无争。他能荣任《中国医学百科全书、中医妇科学》主编、《全国高等院校教材》主编,是他医术高深,在中医界地位崇高的象征。黄绳武教授著作不多,仅有一本《傅青主女科评注》,由湖北科学院出版社出版。我曾向林爱敏借阅此书,开卷即能感受爱敏对恩师的崇敬,书中楣批夹注,记录着爱敏的精读心德。这虽是一本妇科医药书,但我是作为文学 读本看。黄教授的前言,评注部份均用文言文叙述,精鍊明快,像明人散文,从中可见黄教授的文学功底。林爱敏说她的恩师博览群书,深谙中医理论,文学功底极深,於此可见。但是,黄绳武教授为什么在我国五千年文化汗牛充栋的医学典籍中,独独选取傅青主的女科作为评注对象?黄教授在前言中评本书说,“医界中颇有人认为他不曾撰著医书”,“女科、产後编是否傅氏手著尚大属疑问”,“这些著作可能为後人籍傅氏盛名而伪托,也可能为傅氏临床经验医案,被人加工渲染而成”。又写道:“傅青主为一代通儒,涉猎百家,其文笔畅茂,且平生对八股文深恶痛绝,而本书文字颇类八股,议病多庸俗之处,缺乏蕴藉含蓄,再者书名《女科、产後篇》并列,殊属欠妥,皆非出自大家之笔……。”在内文详注部份,黄绳武教授有多处商榷,如“产後肉线出”条,黄教授评曰:“此症甚奇,殊属罕见,余临床数十年未见闻,西医产科学则无类似记载……”又如“产後肝痿”条,黄教授评曰:“言原肝之脂膜随血崩坠,病名‘肝痿’,余仔细琢磨并参考有关文献,终不解其中之理,肝之脂膜垂脱至阴道之外,以肝与子宫相处部位及其关系而言,似不可能……,本条所叙,多有牵强,着实令人費解……”。黄教授甚至认为此书有“牵强附会,涉及封建迷信”等缺点。他对书中原文从不人云亦云,均参佐现代医学作一番考证。既然如此,黄教授又何必独评注此书哩?尽管教授在前言中写道,他选注此书之宗旨一为此书所创方剂,颇能结合临床实际,常用良方,具独特风格,二为全书极少使用前人处方,不泥古,三为此书亦着重肝、脾、肾三脏。黄绳武教授的评注傅青主女科固然有取其精华,去其糟泊,认为此书在当时条件下,曾对妇女起过救死扶伤的功效故而看重。但他的言外之音,我以为是黄绳武教授对傅青主其人的道德学问人品的欣赏。在此有必要对傅青主其人作一略述,藉以见黄教授的高远寄托。傅青主是明末清初人,名山,山西曲阳人,於古学、诗文书画,甚至医学都造诣很深,因见当时的社會腐败、凋敝,他毅然放弃了科舉业,而博览群书,手不释卷,并以见袁临侯遭诬陷下狱,傅徒步抵京,叩阍讼冤,袁案得白,故又以见义勇为传闻天下。与当时通儒顾炎武友善,顾炎武曾赞他“萧然物外,自得天机,吾不如傅青主”,其高风亮节可以想见。清康熙帝曾以博学鸿詞徵召傅青主,傅山坚以老病為由,拒不入京,故朝野钦敬,称为徵君。晚年著述颇丰,有《十三经字区》、《周易偶释》、《春秋人名》等十馀种著述传世、傅青主的字号竟有数十個之多,如青竹、公它、石道人、啬庐、老蘖禅、朱衣道人等等,也可於字号之中见其“萧然物外”!於此可见黄教授选注此书的深意所在了。

    林爱敏於三年前告别父母之邦来到纽西兰,她也像一般青年学生一样,经历过艰苦的奋斗。她在国内对中医学付出过十馀年的宝贵光阴,獲得多方名师的指导,继承融汇了名师的研究成果,为不负师恩,为热爱中医事业,使她毅然开设中医诊所,她亦精於治理不孕不育、妇科多发病常见病、骨质增生、哮喘、偏头痛、失眠等疾病,并且还研制了中药美容。

    林爱敏的针灸按摩,往往被洋人顾主误解为时下流行的按摩,一接此类电话,爱敏总是告知别人她是纯医疗按摩,她绝不以赚钱改变初衷。林爱敏是纯学术型的,她的宗旨是弘扬中医造福人类,而且念念不忘报答师恩,穷一点也不算什么!

    林爱敏貌不惊人,但是她诚恳谦和的性格,和所具有的纯朴自然风度,以及良好的学养,使之有一股清越之气超乎常人之上。“有其师必有其徒”,“名相好找,名医难寻”,只有孜孜不倦终生固守者,才会成功。我对爱敏,予以期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