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我与音乐]
素子文集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沙葉新序
·攀緣倚老蒼——記諸樂三先生
·留下鎮的朋友們
·有關「浙美」故舊的通訊
·收藏軼事--記花鳥畫家陸抑非
·收藏軼事——書法“踝扁”體的創造者陸維釗
·收藏軼事——余任天先生的一方印章
·收藏軼事——曾宓與《念柳堂圖》
·收藏軼事——麻雀竹葉情-記吳茀之先生
·收藏軼事——記譚建丞先生
·《牡丹亭》劇中柳夢梅赴臨安之水路
·倪匡:田園書屋的好書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五)
·收藏軼事——潘天壽與《睡烏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音乐

    我这一生与音乐的缘份最深,我从初中毕业後即进入中等音乐学校学习,接着又进入高等院校音乐系继续深造。按理,我应该是一生从事音乐事业的,但是,因为命运的播弄,我却离它越来越远,原来我与音乐又是无缘的!
   
    五十年代初期 ,我离开故乡雁荡,几经周折,进了杭州师范音乐科。杭师的前身是浙江两浙师范,是个曾经培养过许多杰出人士的百年老校,尤其是艺术方面的人材。但是这个学校开办独立的音樂科还是第一次,而且等我们这一届毕业後,就再也没有接着办音乐科,我们这个班是杭州师范空前绝後的唯一音乐專業班 。因为是初办的音乐科,似乎还来不及編撰教材,我们所学的全部科程都是照搬上海音乐学院的,从《视唱练耳》、《乐理初步》、《和声学》、《对位法》以及钢琴练习教材等等,都与上海音乐学院一模一样。只是学生的年龄比大专生小些而已。
   
    我们的音乐科教师有顾西林、俞绂棠、沈同德、丁兰纽、李益中,还有来兼课的黄永、潘国栋等。顾西林老师是音乐界前辈,抗战时期曾与缪天瑞同时任教於福建音专,其他老师也都是当时音乐修养甚高、卓有成就的一代人才。我班有四十多位同学,都在十六、七岁的妙龄。

   
    当时“阶级斗争”尚未炽热,我们弦歌一堂,努力学习了几年,长进颇多。我的钢琴教师是顾西林先生,二胡教师也是顾西林。顾先生当时已六十多岁了,她是苏州道台的千金,精通昆曲、提琴,她為了艺术与父亲“三击掌”而终生未婚。她爱校如家,爱学生如子。她生活严谨,教学认真。我在严格的教育下,三年中学完了多种钢琴练习曲、奏呜曲等。她尤其擅长二胡,她是以刘天华十首曲为教材的,三年内我从《良宵》拉到《空山鸟语》、《烛影摇红》、《独弦操》。对要求的“指法”、“弓法”甚为熟练。我班的国乐合奏课,也是顾先生承担的,我在其中任“翁胡”的拉奏。顾先生要求我们在课前抄好分谱,练好分谱曲,在琴弦上擦好松香,对好音,课前就要按号入座。上课铃一响,顾先生走上讲台,指挥棒一动,即使是最生疏的乐曲,也立即能发出悠扬的乐声……。
   
    後来我在福建音专,也有半天合奏课,可是大学生们等上课铃响了才络续到课堂,才开始对音,老师并不要求抄分谱,大家手持一本总谱,找不到自己该拉的分部,座位零乱,总要混乱数十分钟後方能落座演奏。
   
    我在福建音专的钢琴教师是王政声。王教授毕业於上海圣约翰大学,钢琴造诣很高,尤其是对萧邦乐曲的演奏与理解,我在他的教导下,弹奏了萧邦、柴可夫斯基、格里格、贝多芬等难度较高的乐曲。此外王教授还指导我弹奏他自己创作的钢琴曲如《渔歌》等。在他的悉心指导下,我有机会在国际音乐家纪念会、夏季音乐会等舞台上,作钢琴独奏表演。那时我接触的都是西洋音乐。
   
    然而我在大学的音乐学习,因为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斗争而中断了,於是这雙弹钢琴的、被人誉之的“兰手”,从此拿上了锄头铁耙,栉风沐雨在福建长乐、连江等山区林场,从事最强最劳苦的开荒砍树劳动。我是忽然从三十三天降到了第十九层地狱!从此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心身的需求贬低到吃饱饭、睡够觉的原始要求。即使是在如此严酷的劳作中,在缺食缺眠双手肿胀拿不住筷子的日子里,三日两头还要遭受批斗会的折磨。那时我羡慕的,是山上那几户山农,见他们能吃白米饭,能自由的进行劳动,不受批斗就是最幸福的了,至於不识字、不弹钢琴又有什么关系?!
   
    从此以後开始了巅沛流离的生活。一九五九年我离开福建到了北京,此时文化部、全国文联也已瓦解,陈朗正在居庸关外的冰天雪地劳动,改造思想。一九六一年,他发配西北,我随他西出陇中,正如诗人张雪风在给我的赠诗中有句云“江南腰肢杨柳弱、西出阳关伴谪居”是也。
   
    在兰州一住十年,在文革中又劳燕分飞,陈朗去了大通河畔,我则和孩子辗转陕西富平,到了杭州郊区,一直待到一九七九年岁末。
   
    二十多年的岁月,在艰难困苦中,在人类社会最低层中倏然而逝。我已经忘记了我原先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我更忘记了我原先是学习音乐的,我曾经那么优美地弹奏过人间的天籁之音,曾经浸润其中有过优美的情操!不过,细究起来,我还是有所得,我這个来自山乡,纯真、朴实,又在音乐里陶冶熏染,灵魂脆弱的女孩,终於在残酷的阶级斗争里,在丧失人性的磨炼中,未致消沉,九死而後生,活了下来。生活锤炼了我的意志,使我果断、坚忍,能挣扎二十多年對任何磨难都能接受并处之泰然了。关汉卿说他自己是“砸不扁、蒸不烂、嚼不碎的一颗响当当的铜豌豆”,正也是我所期[email protected]的。
   
    在七十年代的後期,住在杭郊乡僻,我自己於乐器,荒疏二十年,已不可能“重操”,然音乐意识固存,“积习”又复萌生。我曾亲自教大幼拉二胡,让二幼跟骆介礼习琵琶,三幼则跟徐晓英学习古琴。我觉得别人有的,我的孩子也应该享有。
   
    一九七四年後,我居住杭州武林村阁楼,得与美术家、古琴家王绍舜先生毗邻,先生時处穷愁潦倒中。由於古琴为室内乐,阁楼之中,只要门窗紧闭,则声不闻於外。先生夜夜焚香操七弦琴。王先生常说,是古琴给了他生命,使他的多病之身得以延年!我和三个女儿与他一板之隔,听了十年琴声,对《高山流水》、《平沙落雁》、《梧叶舞秋风》等古曲韵味感受最深。绍舜先生友人赵松庭,人称“笛王”,在阶级斗争松懈的七十年代後期,时来与先生琴箫合奏,这些都是我在困顿的生活中最高的艺术享受了。
   
    三个孩子的音乐学习,只有三幼後来稍得以坚持。她的古琴教师徐晓英是史学家徐映璞的女儿,晓英幼从徐元白、张怡真、马公愚学习古琴後,蜚然成家。八十年代以後,我时与晓英结雅集,凡琴、筝、评弹、昆曲,甚至绘画,诸般集芷阁,借屋顶阳台作一时之啸傲,真是平生佳话。友人王翼奇,相交於患难之中,恢复工作後,任浙江古籍出版社副总编,他有长诗记芷阁雅集,诗中有句如“寅年阳月芷之阁。主人邀客对秋菊。是日列坐多时贤,各擅琴诗书画曲。”“渔舟唱晚忽鳴筝,三叠三弄琴相续。”
   
    一九八五年,我应福建武夷山中美兰亭学院之邀,前去讲授《诗经》,三幼亦为学员演奏古琴,在碧水丹山边响起了古琴音韵。她现在德国,常有机会在波恩、科隆、墨尼黑等城市表演古琴,在欧洲的古建筑和教堂塔尖间,能回响中国的古乐,也算是宏扬祖国文化吧!
   
    从八十年代开始,我先後得到了三张古琴,古琴不仅是音色浑厚,韵味深长,仅就其形制而言,已给人以极大的美感。琴身修长,均一百十厘米,琴头宽约十七厘米,琴尾宽约十三厘米,面板必须以桐木制成。面板外侧有十三徽,往往以玉镶嵌。底板用梓木做成,其上的两个音孔称“凤沼”、“龙池”。琴面张弦七根,故又称七弦琴。右手拨弦,左手按弦,有吟、揉、绰、注等手法。因为琴身修长,音域较宽,有三个八度又一个纯五度,音色变化丰富。在长期的发展中,形成了独特的演奏艺术和具有许多流派。古代乐曲赖琴保留者极为丰富,自南北朝至清末,琴曲谱集现存者有一百五十馀种之多。三幼後转师郑云飞先生。凡徐晓英、郑云飞以及他们的导师徐元白、张怡真等均属浙派范畴。
   
    我的第一张琴,为王绍舜先生重病返故里前所赠,为清初物,桐木、玉徽,为琴中精品,殊为珍贵,音色淡雅。现存芷阁。
   
    第二张琴为徐晓英购自扬州,琴身略宽於清琴,音色悠扬。一九九零年三幼携来奥克兰。
   
    第三张琴为郑云飞向徐元白子徐匡华购得,琴头镶有翡翠环,音色含蓄为郑云飞所激赏。此琴亦於一九九一年托友人自杭州带来奥克兰,又於一九九六年由三幼带往德国。
   
    一九九五年我俩来奥克兰後,於九七年相逢同学钱奕正,在他的帮助下我先後买了三架钢琴,分别让孙辈学习,也圆了我自己多年的钢琴梦,与音乐的缘份是第三代的情愫了。
   
    现在身居桃源,与外界的联络,竟仍是我杭州师范的音乐科老同学们。我们这班同学的感情都未泯,回忆是美好的。离开音师也已半个世纪了,经过时代的洗礼,同学竟都健在,在八十年代初办起了《音师通讯》。大家在音乐领域里各有建树,我班出了三个大学音乐系主任。尤其《音师通讯》的执编林光璇同学,他已出版了有关音乐理论、曲集、二胡演奏法等书多本,他在《二胡演奏法》的扉页上写着:“谨以此书献给顾西林先生。”顾先生在文革中惨遭迫害而死。师生们都怀念她,在平反落实政策後,在杭州师范校园内建造了“西林亭”,以志永念。九十年代初,音师班同学作过一次集会,在西林亭前留影,先生以她的音乐造诣仍然活在学生心里。
   
    至於我福建音专的钢琴老师王政声,文革初期,我在兰州时,曾收到过他的一封信,还在教导我“音乐家不一定从学院里出来”,还在鼓励我继续音乐事业。但面对腥风血雨,朝不保夕的生活情況,通訊就不再继续,到八十年代初又重新恢复通讯,但先生老了。八十年代初他被邀至京担承前肖邦钢琴选拔赛评审,我因公务在身未克前往北京相见。後来他即去了香港,再无通訊。据说先生在港曾任港督彭定康家庭钢琴教師 ,计算年龄,先生当已鹤驾西天,若我能早几年来纽西兰,当会与先生相会於香江之畔,他会伤心我早已“此调不弹久矣”!

此文于2008年04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