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陸陽春——“右派情踪”(12) ]
素子文集
·張郁——“右派情踪”(2)
·阮文濤——“右派情踪”(3)
·唐湜——“右派情踪”(4)
·戴再民——“右派情踪”(5)
·杜高——“右派情踪”(6)
·李訶——“右派情踪”(7)
·容為耀——“右派情踪”(8)
·肖里 李又然——“右派情踪”(9)
·胡敵 胡忌——“右派情踪”(10)
·林希翎——“右派情踪”(11)
·陸陽春——“右派情踪”(12)
·段純麟——“右派情踪”(13)
·荒蕪 司空谷——“右派情踪”(14)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陸陽春——“右派情踪”(12)

陸陽春是著名的舞臺美術設計家。他與陳朗既為鄉誼,又為知心好友,他們從四○年代初期在當時的陪都重慶相識,到以後在上海、在北京許多時間均在一處,交誼前後有五十年之久,中間各人被打成右派雖相別近二十年,但仍聲息相聞,休戚相關。他比陳朗大十五歲,屬老大哥,由是也為我的老大哥。

    陸大哥出身於東海之濱溫嶺的一個“漁鹽”貧苦家庭,幼年讀過一年半的私塾,不能再讀,就跟著父親到廿多里以外的海塗販魚、挑“鹹貨”到城裡賣。父親挑百幾十斤,他挑五、六十斤。曾一度送他做小道士,學做法事,吹彈拉唱。後來又從學徒開始,從事油漆、泥塑,入了手藝“匠人”一門,開始了他的作為民間藝人的生涯。舊時家鄉的油漆匠,主要為嫁粧上漆,在箱、櫃等木器上描龍畫鳳,繪製花草虫魚和戲曲故事人物﹔而塑匠,主要是給“老爺”(鄉間對寺廟中菩薩的通稱)塑像和“開光”(給菩薩加彩),同時也給佛事做“水陸”畫。這些都是他在造型藝術上打的基礎。十八歲那年,才跟著他的師兄(師父之子)鄭修奇到上海謀生,從此開始他的“佈景”生涯。上海是京劇南北諸名伶薈萃之所,同時是海派京劇藝術的開創地,二、三○年代盛行連臺本戲,講究“機關佈景”,佈景在設計和繪製上鬥奇爭艷,以大舞臺、天蟾舞臺、大世界的黃金戲院為代表。當時大世界有先輩畫家如張聿光的參與,他既具傳統國畫的修養,又有西畫的基礎,陸陽春乃悉心揣摩,不斷學習他們諸長,在繪景上且有所創新。數年後,使得一位家鄉人在滬上佈景界早已享盛名的老畫師陳學芳,都對陸陽春刮目相看了。以後陸在滬上京劇舞臺藝術界逐漸成為一個著名的後起之秀。“八一三”事變中,他以強烈的民族觀念和愛國心,自發自資編印宣傳品、畫刊(自作漫畫)向市民散發,宣傳抗日。上海淪陷,他不甘心在敵人統治下討生活,遂到了香港,在港仍從事佈景工作,並開設廣告社,曾與粵劇名伶薛覺先合作,為其設計演出劇目。梅蘭芳博士蒞港演出,與之合作,為設計《洛神》一劇佈景。太平洋戰事起,日寇占領香港,他覺得在鐵蹄之下幹佈景也無趣,心灰意懶,於是通過封鎖線,到惠州做小生意,每日挑著擔子賣魚生粥,僱客喊他為“上海佬”。這時候他與話劇界知名人士金山有了聯繫,於是與錢海南(一個舞臺木工技師)一起,通過一段步行的艱阻歷程,從九龍輾轉到了大後方重慶。

    到重慶後,他即參加了當時由夏衍、金山、宋之的等領導的中國藝術劇社,從此在新文藝團體中從事話劇的舞臺美術設計。那是一九四二年。陳朗則比他遲一年從浙江步行歷時五閱月抵重慶(為投考國立藝專),他們相逢於嘉陵江之北的江北縣,他鄉遇同鄉,開始了他們之間長達五十年的友誼。

    抗日戰爭勝利後,陸隨中藝劇社回到上海。在上海,他參加了中共地下組織。一九四九年後,北京成立了國家級的中國青年藝術劇院,廖承志為院長,副院長為吳雪和金山,吳受金之推荐特到上海的亭子間,邀請陸陽春到京。陸則徵邀了他的“班底”——舞美中的木工、道具,燈光諸技師如錢海南等一起參與了青藝劇院。其中還有三年前與之結婚的、原在中藝劇社擔任服裝管理的周小瑞。後來他倆有了孫女後,我們跟著稱她為奶奶或陸奶奶。

    一九五三年青藝給老陸定的是文藝五級,相當於行政司局級。周恩來總理知道後說:“陸陽春是土生土長的,是我們自己的專家。”於是給他提為文藝三級,相當於副部級。老陸除開本劇院的設計工作外,其他話劇、歌劇尤其戲曲劇團,凡有出國任務的劇目,或平時重要劇目包括應景戲(如由吳祖光新編、新鳳霞主演的七夕戲《牛郎織女》),都請他幫忙,或設計,或繪景,他無不出手相助。由於工作成績卓著,一九五六年他被選為全國先進工作者。想不到的是第二年,“鳴放”開始,他認為黨所號召,自己是黨員,應該“帶頭”,於是熱情奔放地向黨積極提意見,一轉眼間,意見變為“惡攻”、“反黨”,於是榮登為黨內“右派”金榜,降級降薪,並被開除出黨。一個土生土長的“自己的專家”,就此“冬眠”了二十幾個春秋。妻子周小瑞,為劇院辛辛苦苦管理服裝的“奶奶”,次年即被院方以精簡機構之名“勸退”,勸其“自動”提出退休也。共產黨“有情”起來可以封給什么“勞模”、“先進工作者”,無情起來則連職工、幹部的生存條件也不顧了。她即隨老陸當“二等公民”,共度過了受歧視、屈辱的二十餘年的艱辛歲月。

    我與陸大哥初識面正在一九五七年“鳴放”階段,我自福州到京看望陳朗時,也在此時見到奶奶。在我過完暑假回到福建師院,即被打成了學生右派。次年,作為留用受監督打雜的右派老陸, 隨青藝劇院演出隊到福建“前線”勞軍,他特地請了假,到倉前山師院來看我,還給我買了襯衫和毛巾。當時我被處分為留校“勞動察看”。他老人家對我前些時給他寫的一些信,在信中曾發的牢騷和“反動言論”,大加批評,且嚴正地提出:如果不改正觀點,再寫這類信,他將會將信件轉給我們學院黨委會云云。他當時所說的並非恫嚇,完全是心裡話。當時我真擔心會把信轉去。後來得知,他確實給我校黨委寫過一封信,匯報我們的通訊情況,和我的錯誤觀點。這是一位多麼天真又多麼可敬、可愛的老哥啊!

    中國“先進”的知識分子,也即右派,其中有部份近乎“愚忠”者。尤其在五○年代時。他們最初雖對“鳴放”一夕轉為“反右”而大惑不解、驚怵,然等到“塵埃落定”,“痛定思痛”,特別在連篇累牘的報紙高文危言聳聽之下,覺得自己真的有罪。這種“錯”觀,近年讀過劉賓雁在國外寫的文字,文中透露他也曾有過。據陸奶奶後來與我談起,老陸在最初的日子裡,在讀《人民日報》社論等時,曾痛哭失聲過。陸大哥在福州,正是帶著他自己老右派的“戴罪”心理而教導我這個小右派的。在當日,像肖里的岳父大人對女婿所說 “二十年後右派的帽子怕要搶著戴”,則算是空谷之音了!

    然而隨著“大躍進”以後的諸場運動而進入“文革”,眾人才完全清醒過來。陸的“摘帽”算是文藝界中最早的,但“摘帽右派”也罷,後來的“改正右派”也罷,仍然為“右派”。誠然,右派中“改正”後,以左的面目出現的也大有人在,就“文藝隊伍”言,大者如丁玲,小者如不久前作古的劉紹棠即是。或則可以說,他們本來都是左的,被打為右派,正是大大的“冤枉”。

    當陸大哥“一切明白”過來之後,已經是六十、七十和望八的高齡了,但他仍保持著他的赤子之心。“六四風波”時,他幾乎每天都拄著手杖到天安門廣場看望靜坐的 學生,對於“兵臨城下”,他預感情勢將對學生不利,他憂慮學生們要吃虧。他悄悄地勸告外地來的學生們:事情差不多了,趕緊離開此地回家吧!每次陸奶奶都很不放心他去,讓兒子曉春或孫女韻韻跟著,攙他。等到不願意看到的事情終於發生,他哭了。這回哭卻並非對著《人民日報》!

    關於陸大哥與陸奶奶的婚事,須略作補敘。一九四六年在上海中藝劇社時,老陸時年已近四十猶未婚,在劇社演員們游說、撮合下,與同社周小瑞結婚。此時小瑞年亦三十出頭。說客們的主要理由為二人都是出身貧寒之家且從小受過苦。小瑞出生於北平,自幼就養於周姓名門官宦之家,復隨往福建,後來身雖居上海,但仍操一口京腔。中藝劇社的負責人于玲原為周家之婿,故小瑞得入劇社工作。劇社為非官方組織,抗日戰爭雖已勝利,但處“內戰”期間,尤其在上海,物質生活至於艱難,演員和職工靠演出收入,演出無常期,薪水無保障。而小瑞恰在成都路桂馨里有一間屬于自己的亭子間,這比起當時從大後方回至上海住宿無著落,晚上在舞臺上打地鋪睡者(像老陸)優勝多多。老陸同意此椿婚事的主要出發點則是由於對方的苦出身﹔或者說,雙方都考慮到彼此“地位相當”。他們之間的關係以“柴米”開始,與後來成為右派二十多年患難相始終。但無庸諱言,他們之間缺少的是“戀愛基礎”。

    老陸之遲婚,當是由於少年時期在鄉間一段純真的愛情遭破滅所加於他的創傷,久久而不能忘情之故。這也促使他對於藝術忘我追求,於是形成一種頑強的性格。老陸和小瑞彼此脾性和興趣、追求並不甚合。雖則相處日久,彼此的共同遭遇,以相互諒解作抵銷,但當性格偏強的老陸時有近“大男子”的表現,陳朗和我大多為“奶奶”說話,尤其陳朗同他們兩者相處時間較多(早在上海時陳即一起住他們的亭子間),雖為小老弟,老陸將他作“畏友”看,比較能聽得進對他的批評。奶奶善良溫順,她的含辛茹苦,操勞家務,教兒子挈孫女,侍候老陸,尤其承受社會上的歧視,其負荷之重甚或超過了老陸。一般說來,老陸平日對她還是很關切和加護 的。特別到了晚歲,這對翁、媼,一個捏著藤杖,一個提著竹籃,常出入於鼓樓大街近處的菜場,或地攤所在,以及小吃店,傍晚時什剎海畔也時見他們雙影。誰說“貧賤夫妻百事哀”呢!

    一個從學徒到專家,從洋場、香港到抗日的陪都,到充滿“肅殺”的北京,一度被看作工人階級隊伍的先進,“土”的“紅專”者,實際上與其他憂國的知識分子的時代感受是相仿佛的,其“敢言”的鮮明度也未有稍遜。

    老陸的赤誠之心可謂至老不衰,無論對事對人以至對物,以愛為懷,以助人為樂。“改正”以後的十多年間仍做了許多本職的和非本職的善事,除開給中央戲劇學院舞美系授課、提攜後進外,還多次指導和幫助戲曲出國演出劇目的舞臺裝置,以垂老之年登站高凳,手執縛有排筆的長棒,向鋪地的大布上“繪景”,向青年舞美設計工作者示範,因為從學院出來的新設計者們,往往缺乏或輕視在“實景”上的表現能力。他將這把有柄的排筆常自嘲為“掃帚”,是自己壯年在上海即籍此成名也靠此吃飯的“傢生”。他有強烈的求知欲,有學到老的精神。晚年致力於國畫創作(中年時即有過國畫訓練,善畫虎),長於寫松、梅、紫藤。青年畫家何建國在失業和極不稱意時得到陸的賞識和推崇,並向其求教。何後成為國際上享有名氣的畫家。何受到陸對民間青花瓷的喜愛影響,對明清青花瓷深入鑽求,使何在學術上深有所得,成為行家,而其搜藏明清民窯青花瓷器,於國內可算得上一家。由於陸的關係,我們同何建國也成了好朋友。我們的女兒們也都喜歡老陸,陸則常到我們老二就讀的中央美院看望她,連女兒的同學們都成了他的“小友”,大家都喜愛老陸的天真爛漫和他對藝術上的妙語。老陸既關切她們的學業,也幫助她們畢業後謀工作,曾為二幼同學霍靜波奔走,推荐她到中央戲劇學院舞美系作理論教師。他的生活和藝術情趣,越到晚年越趨向於返樸歸真。家鄉觀念也很重。幾次返里門,曾登上故鄉的名勝“石夫人”高峰,並曾在家鄉古剎流慶寺寄住經月。平時尤愛古建和舊民居,還收藏民間竹器筐、籮等工藝品日用品,自署住室為“筐廬”,自號“筐翁”。他喜歡古老劇種並愛聽蘇州評彈。我們曾邀他到杭州閣樓小住,白天共游九溪十八澗,在煙霞洞品茶,晚上則到書場聽評彈。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