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我与陶瓷]
素子文集
·唐湜——“右派情踪”(4)
·戴再民——“右派情踪”(5)
·杜高——“右派情踪”(6)
·李訶——“右派情踪”(7)
·容為耀——“右派情踪”(8)
·肖里 李又然——“右派情踪”(9)
·胡敵 胡忌——“右派情踪”(10)
·林希翎——“右派情踪”(11)
·陸陽春——“右派情踪”(12)
·段純麟——“右派情踪”(13)
·荒蕪 司空谷——“右派情踪”(14)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沙葉新序
·攀緣倚老蒼——記諸樂三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陶瓷

研究人类学的学者认为,陶器的发明是人类定居生活的反映。我国的制陶历史已有一万年之久,而制瓷的历史也有三千多年了。由陶器到瓷器,由原始到成熟,由粗糙到精细,由单色到彩色。历经商周,至东汉产生成熟的青瓷,到唐宋获得高度的发展。烧瓷窑址在唐代更是空前的繁多。从宋到明清时期,由于帝皇的重视、爱好,将制瓷业推向了繁荣昌盛,陶瓷由实用价值到了欣赏收藏,人类漫长的文明史,何尝不是陶瓷的发展史!

    宋金时代,在全国各地的数百家瓷窑中形成了以官、哥、汝、定、钧等五大名窑为首的名贵产品,一碗一碟为后代所珍,动辄价值连城。为皇家并专门收藏家所珍藏。明清时期,瓷都景德镇的瓷业设有专门的督瓷官,清内廷还珍藏有瓷器制造过程的二十幅陶冶图。从瓷的研采、炼泥、配釉、成型、彩绘、装饰、施釉、修坯、烧成到包装,这是宫廷画师孙祜、周鲲、丁观鹏精绘的。督瓷官中最有学问的当推乾隆时的唐英,他著有《陶成说》,增损陶冶图,存十四幅。一九九一年元月与一九九二年十一月,我曾先后两至景德镇,游古窑址,遍观冶炼过程,谒唐英纪念馆,对简朴典雅的纪念馆建筑非常欣赏,尤其敬仰唐英的人品学问。在唐英当年自制的两副联语中,能见唐英品格。其一云:“未能随俗唯求己,除却读书不让人。”其二云:“春雨人嫌泥路滑,长途我喜洁身归。”

    現我家藏的一些陶瓷器,除少数几件是早年所收的“劫余”藏品外,大多是在多年动荡不定的生活中逐渐得到的,现在又远渡重洋到纽,只希望有一天这些分散在各地的“脆弱器皿”能够聚集一处,体现真正的安定生活。虽然所藏并非都是精美或属珍贵者,但从实物出发,却略具各时代、诸窑的特色和价值,其间且结晶着某些可贵的友情。兹略依年代先后举要刊述于下:

    彩陶罐 新石器时代的彩陶文化,遗物在西北甘、青两省不难得到,因出土数量较多,除省博物馆外,一般县级文化馆咸有藏品,一些文化人和美术爱好者也往往有之,乡间的老百姓则常有取以盛酱、醋者,如半山、马家窑、马厂等各类型。此件罐当属马家窑型,大腹,敛口,几何形彩绘,暗紫黑色,像一颗“大地雷”。一九七九年年底陈朗流放期结束时,在返京“述职”前,为杭人在兰州久居者裘诗新医生赠别之物(其所藏两罐,任陈朗选其一),既具友情,复具流放地“色彩”,值得珍惜。现存北京寓所。另有他人所赠两只,型制略小敞口罐,带京后转送好友陆阳春。黑、白陶罐各一 前者为龙山文化,敞口有两耳;后者小口旁有两小孔,特为精致。皆小型饮器,均属新石器前期物。两者为兰州友人龚、詹二君所赠。現留存北京寓所。

    红黄陶罐二 属新石器时代,一出河姆渡,一出良渚,型制相近,一表皮略呈黑色有线纹,已剥落;一小口、高颈、小底。两者于一九八八年为杭州友人袁大梁所贈。现存杭州芷阁。

    汉灰陶罐 型体较大,圈口、圆型,方格纹。五十年代初陈朗购自杭州地摊。杭州于三、四十年代间曾多次在松木场、老和山一带出土不少汉器,此罐当属之。一九六零年我俩自京流放西北,即以此罐留赠老友陆阳春。别后近二十年间,小瑞嫂曾以此罐盛米——想来汉朝的老百姓也是用来盛米的,可谓“物尽其用”。

    青色巨瓿 当为东汉物。瓿为战国、汉、晋时较流行之盛器,为原始青瓷。此瓿高可四十公分,圆球型,敛口、平唇、平底。为吾师弟沈奇年坚赠陈朗者,朗虽爱之,初不敢受,云“暂借”,因名杭之书斋为“借瓿斋”;后沈君不幸逝于车祸,则直号为“瓿斋”矣,兼纪念亡友也。今藏芷閣。

    晋青釉壶 为民间日用器皿,壶体能见上下两截相合痕,有明显手工痕迹,釉色锃亮,小口、大腹、小底,上半截有水注。一九八五年,我考察武夷山,于崇安上梅村弃物堆中无意得之。现藏杭州芷阁。

    唐青釉壶 属越州窑系统,窑址在今浙江温岭唐岭脚(原属黄岩)。为一九八四年好友陆阳春得自温岭故里,返京时赠陈朗者。惜壶腹略有破损,今存北京寓所。

    天蓝釉花瓶 近钧窑产品。钧窑为北宋名窑之一,在河南禹县,古属钧州,故名。燒制品有蓝中带红、紫斑、纯天青、天蓝、月白诸不透明乳色釉等。此瓶唇口白色,丰肩,自肩以下逐渐收敛至底,底圈白色。天蓝淡雅隽永。为一九七一年我在杭郊谋生时,小友姜允斌以其家藏品见赠。现藏杭州芷阁。

    大瓷果盘 近哥窑产品。哥窑为宋代著名瓷窑之一,产地有杭州、龙泉两说。传有兄弟二人,哥烧者为“哥窑”,弟烧者为“弟窑”。哥窑之器,其胎有黑、深灰及土黄多种,黑灰胎有铁骨之称。其釉均为失透之薄乳浊釉,釉色以灰青为主,也有炒米黄、浅灰青、淡炒米黄诸色。以纹片为装饰,大小纹片结合,大纹片呈黑色,小纹片呈黄色,有金丝铁线之称。也有仅一色纹片者。此盘通体呈炒米黄色纹片。此为吾师弟奇年于一九八四年所赠,同时另赠有青花果盘一。两者现均藏杭州芷阁。

    大小建盏若干 为宋代官窑产品,窑址在今福建建阳水吉镇,烧制黑色结晶釉,以茶盏为大宗,其中尤以兔毫盏为最著名。于黑色间茶褐色之釉面上排列针状细纹,犹如兔毛者而得名。兔毫呈黄、白二色,称金银毫。釉彩油滴垂流,呈结晶状称鹧鸪斑。底部露出乌泥铁胎,击之锵铿有声。宋时尚斗茶,茶色贵白,黑盏宜于比试。制品底部常刻印有“供御”、“进盏”字样。然民窑亦多制之。宋徽宗极重建盏,为宫中常用,并曾赐诸王与宠臣蔡京等。

    建盏形如斗笠,敞口、斜立壁、圈底。我曾两赴建阳水吉镇,得建盏若干只,今部分已携来奥克兰。此種盏于奥克兰博物馆亦见有藏品,然兔毫不显,无蓝色窑变,属普通建盏。但中国宋时物能越洋至此,已难能可贵。建盏,日本人称之为“天目盏”,盖宋时日僧从临安循天目山至泉州出海携往,故得此称謂。日本国今藏有“天目盏”十只,为兔毫盏上品,被认为“国宝”,价值连城云。

    龙泉青瓷瓶 龙泉窑是宋、元著名瓷窑之一,窑址在今浙江龙泉,故名。窑在北宋时起即烧制青瓷,产品品类甚多。此瓶沿口直颈球体平底露胎,胎质厚重,釉色青浅近绿,剔花压纹,有纹片。乃五十年代初陈朗于杭州地摊以廉价购得。此瓶于一九六零年离京赴兰州时随囊带往,历经文革,辗转陕西富平、杭郊,再于一九八零年携返京华,正可谓“患难与共”者。今则于一九九七年返国时自北京携帶至奥克兰,仍作案头之供。

    龙泉三足青瓷巨盆 形如鼎而扁,如香炉而无把,口直径约三十公分,通体梅子青釉色,温润如玉。乃是五十年代中期陈朗购自沪上文玩商店者。从胎之质地、型制与釉色看,当为元代产品(元代为时虽只九十年,然龙泉窑业继自南宋,迄未稍衰,制品不亚于南宋)。此物沉重,于一九六零年离京赴西北时,赠老友夏禹卿。相隔二十年,后于一九八零年返京,老友夏禹卿在下放河南农村多年后,不幸于两年前患尿毒症去世,其女慧芬乃以此盆物归原主。慧芬夫婿张克明亦是陈朗同事并好友。彼夫妇言:此盆曾用来供养水仙花并栽植水葵。君子、玉潔,与青盆自可相互生色。此盆现存北京寓所。

    韩瓶 灰陶制品,南方各地多有出土。一九八四年杭州疏挖中、东河时出之颇多。吾哥昌米赠我有四只之多。传宋時韩世忠行军時作水壶用,故名。皆为重唇、系耳、削肩、尖足,不能立。行军之需,若韩瓶、蒙古元军革囊,與民国以還之“洋铁”行军壶,形制均有相同处。四只现存杭州芷阁。

    元青花碗二 青花瓷为我国明清时瓷器生产之主流,以景德镇为主,亦是我国制瓷史上历时最久之釉色。除诸少数官窑外,一般均为民窑产品,民窑有时亦被指令烧制入贡之宫廷供器,但在明嘉靖以后民窑之精品,已与官窑器之间判别甚少。此二碗早於明,属元,为民窑粗饭碗,呈青灰色,蓝口边,碗内底部画叶片二瓣,随意酣畅,花在釉下,属釉下彩。 一九七八年我在杭郊何家河头村店謀生,此村在西溪东岸,柿树竹林,民情纯厚。此二碗为看山翁壽亭伯所赠。同时并赠古钱若干枚。此青花碗二已于一九九五年随行李携至奥克兰。

    明云气纹青花碗若干 明正统、景泰以至崇祯列朝之民窑青花碗类瓷器,施画题材凡人物(如婴戏、八仙以至“赤壁夜游”)、花草、山水、福禄寿草书等等,至为繁富,皆随意挥笔,酣畅有致。吾友北京何建国,对此搜罗宏富,堪称收藏大家。我所藏仅有云气纹碗若干,其中一只即为建国所赠,其他数只或购自安徽屯溪老街,或购自杭州吴山路古董摊不等。今带给各女儿聊作“清玩”。

    德化窑白瓷犀角形杯 窑址在今福建德化,故名,为宋元明著名瓷窑之一,在明代为生产白瓷,其全盛时代自晚明至清顺、康。乳白如凝脂,光润明亮,人亦称“建白”,或称甜白。此杯阔口、细足。純白透明,遍體以堆料本色虯梅枝,梅花,雲松,並蹲猊,回頭鹿,飛龍,又假山二為飾。有红木底座。此器制于康熙间。在八零年初陈朗弟陈诒自温岭老家携出。为陈朗少年时期向外祖叔公“求得”者。叔公为前清拔贡,极有学问,曾坐塾,陈朗幼时曾受业于他。此犀角形杯,陈朗后曾于一册俄文本列宁格勒(今改舊称彼得格勒)国家博物馆所藏中国瓷器图录中见到,其型制、大小、纹饰完全一致。图下所标年份正为“清•康熙(一六六二——一七二二)”。此杯已于一九九七年携来此。 德化窑白瓷觚 元以后景德镇、龙泉、德化等窑均有仿造以青铜器為式样者。觚为古代饮器,原为泥质陶制,商时为青铜器。仰韶文化的马家窑遗址,有出土陶觚,器型为敞口、细腰,腰以下稍外撇、平底。我所藏觚为一九八六年吾师弟奇年所赠,喇叭口,瘦长腹,直下稍撇,圆底,器腹上通体堆料塑本色竹林七贤图。现藏杭州芷阁。

    青花大柿瓶 清初民窑产品,无颈、敛口,白地写意青花,手绘莲花莲叶。现藏芷阁。

    青花熏炉 以托盘、承柱、炉身、盖组成,圆柱形,子母口承托炉盖,上有多层缕空,烟香从此飘出,为明清景德镇产品,白地青化,里外满釉。为吾师弟奇年所赠。现藏芷阁。

    从一九八零年以来若干年间,于杭州岳王路旧瓷商场,建国路地摊及北京诸地摊古董铺瓷,以及老家雁荡山区等处得陶瓷数百十件。北方所得大都为青釉陶瓷器,南方所得大多为清代民窑青花瓷,均藏杭州芷阁。不胜枚举。

    一九九一年一月即辛未腊月,我从建阳过瓷都景德镇,访旧友黄浩未遇,由其友人热情接待。我有《满庭芳》词留赠黄浩,以记其事,录附篇末。黄浩为景德镇建设局总工,凡建造唐英纪念馆,迁徙古窑址,并拆迁浮梁、婺源明清民居于景德镇重建明清村落等工程,參與設計,董理之任,贡献良多。

   满庭芳

   辛未腊月从福建建阳过江西景德镇留赠黄浩

   江右瓷都,壑源茶品,(一)试来可似毫瓯。(二)主人焉在,宾至喜能留。是处缤纷放彩,随时踯躅停眸。还相引,明清村落,畅快一天游。

   搜求。存古建,迁窑换址,咸仗躬修。想浮梁、岂真宅泛家浮。擘画全凭角尺,经营实出鸿谋。(三)诗书事,更君家业绩,胜概属洪州。(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