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雷峰塔雜憶]
素子文集
·我女求學記
·戰事
·淳朴的呼唤——记野三坡景区
·戶口的故事(上)
·户口的故事(中)
·戶口的故事(下)
·捡破烂与学针灸
·故乡____老家的回憶
·宗譜____老家的回憶
·祖輩____老家的回憶
·父輩____老家的回憶
·兄弟(上)____老家的回憶系列
·兄弟(下)____老家的回憶系列
·姐妹(上)____老家的回憶系列
·姐妹(下)____老家的回憶系列
·伙伴____老家的回憶系列
·義僕____老家的回憶
·花木____老家的回憶
·书架的周游
·“木瓜之役”与夏震武先生
·柳的思念------記念柳堂
·西湖賦
·沙孟海先生逝世十一周年纪念
·衣食____老家的回忆
·西域探監記
·杭州三墓隨筆
·記當代才女張允和
·雷峰塔雜憶
·《爱俪园梦影录》与其作者李恩绩——兼悼柯灵先生
·浙江藏书楼札记(一)
·浙江藏书楼札记(二) 天一阁(上)
·浙江藏书楼札记(二) 天一阁(下)
·浙江藏书楼札记(三) 嘉业堂(下)
·浙江藏书楼札记(四) 玉海楼
·芷阁与九录斋
·尋找古剡溪
·記吳鷺山先生
·纪念朱畅中先生
· 方軫文——“右派情踪”(1)
·張郁——“右派情踪”(2)
·阮文濤——“右派情踪”(3)
·唐湜——“右派情踪”(4)
·戴再民——“右派情踪”(5)
·杜高——“右派情踪”(6)
·李訶——“右派情踪”(7)
·容為耀——“右派情踪”(8)
·肖里 李又然——“右派情踪”(9)
·胡敵 胡忌——“右派情踪”(10)
·林希翎——“右派情踪”(11)
·陸陽春——“右派情踪”(12)
·段純麟——“右派情踪”(13)
·荒蕪 司空谷——“右派情踪”(14)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雷峰塔雜憶

我的青少年时期在杭州度过,后来又有机会从事风景名胜事业,不但较熟悉雷峰塔,而且对它一直很关注,接触过一些雷峰塔的史料,作过一些笔录。在一九九一年,还参与重建雷峰塔的研讨会,并同与会者一起考察过雷峰塔遗址及其周围的胜迹遗址。新近海外報刊載,雷峰塔塔基迷宮發掘一事,我身在紐西蘭,未能恭逢其盛,十分遺憾,今凭记忆所及和零星笔记撰寫此文,以示對雷峰塔重建的期盼。

    杭州西湖三面环山,一面临城。早在吴越国建都杭州时,在北边宝石山上建有保俶 塔,瘦削、实心、尖形,亭亭玉立。在南边雷峰之上建有雷峰塔,原为楼塔形,有围栏,较矮胖;被焚之后,赤色,顶上长满杂树。人们因说,保俶 似美人,雷峰似老衲。在宋时,西湖南线比北线热闹,因雷峰塔所在的夕照山一带,景点丰富,原有韩侂胄故宅、白云庵、珍珠园等,后来又有丁松生故宅,清末更建有刘庄、汪庄等豪华优雅别业。但自雷峰塔倒坍以后,劉莊等別業又辟為個人休憩處,南屏山被封鎖半個世紀。北线方面后来又有了直达灵隐、岳庙、玉泉等景区的公路,南线就渐趋冷落了。

    雷峰塔倒坍于一九二四年九月二十五日,至今已七十多年了,在这七十多年的岁月里,要求重建雷峰塔的呼声,一直没有停止过。只要在国事稍趋稳定时,即有人建议重建,社会各界及海外人士也一直关心雷峰塔。园林名家陈从周先生强调说,“雷峰塔圯后,南山之景全虚”。

    雷峰塔始建于公元九七五年,时为北宋开宝八年,即是在吴越国并入大宋版图灭国的前三年。这座塔最初的称谓为“西关砖塔”(倒坍后从塔砖刻字所见)。当时的西关是吴越国都城西城门所在,又叫涵水西关,大致位置就是在现在净慈寺一带。明郎暎《七修类稿》载“吴越西关在雷峰塔下”。根据塔内刻石记载,这座西关砖塔是吴越王钱镠为他的宠妃黄氏得子祈保平安而建。故原名黄妃塔(也称王妃塔、皇妃塔)。此塔建在西湖南岸夕照山次高峰雷峰之上,民间称为雷峰塔,久而久之,黄妃塔的原名反而不被人所知了。

    夕照山的雷峰,原名东峰(又称中峰、回峰,高三十七米,西峰高四十二米)。据《淳祐临安志》记载,因有郡人雷姓者在峰上建庵居住,人们就称之为雷峰。至于夕照山一名也早见于北宋诗人林逋《中峰》诗:“中峰一径分。盘折上幽云。夕照全村见,秋涛隔岭闻。”“秋涛”隔岭能闻,可见宋时钱江离夕照山不远。夕照山古多枫叶,在当时已很有名,后来“雷峰夕照”成为西湖十景中很独特的一景,是有其渊源的。

    雷峰塔原拟建十三层,但此时吴越国的财力已经不济了,因减建为七层,八角。现存上海博物馆南宋画家李嵩所绘《西湖图》,绘有雷峰塔全貌。初建时的雷峰塔,规模宏丽,金碧辉煌,为砖身木檐楼阁式规范,外层环以回廊,内有楼梯可登,塔中还供奉十六尊金铜罗汉像。形制与现钱塘江边的六和塔极为相似。

    到了宋徽宗宣、政年间,雷峰塔曾遭雷击,毁坏了顶部。到高宗偏安临安(杭州)后,才开始修复,拆去雷击破败的顶部,塔层以奇数计,故保留了五层结顶。到元代末年,砖塔周围的木构回廊又被火焚毁,留下了砖塔心。张岱在《西湖梦寻》中记述此塔“元末失火,仅存塔心”。明代此塔又一次遭到火灾,那是嘉靖年间,倭寇入侵杭州,怀疑塔中藏有伏兵,纵火焚之。这件事在《湖墅什记》中有记载。因元时烧去的回廊等木构尚留有木椿等构件,这时所有木材残件全部烧尽,变得千疮百孔了。到了清初时,有一位远方僧人,云游到杭州,他珍视这座残塔,化缘为残塔造了一座“木衣”,这“木衣”究竟是什么样子,没有留下任何图像依据。但这“木衣”,经过几年的风吹雨打,与人为的破坏,也就腐朽摧败了。从此,这残塔在夕照山之中孤立着,成为一个残缺的悲壮之美,成为柔和的西湖山水中一处最为独特的景点。《西湖志》描述此塔“塔呈赤色,砖石裸露,藤萝牵引,苍翠可爱,日光西照,亭台金碧与山水倒映,如金镜初开,火珠将坠,虽赤城、栖霞不为过也”。到清康熙帝南巡时,御书西湖十景,为之勒石建亭。万岁爺不喜欢没落的“夕”字,而改为“雷峰西照”。这十所碑亭历经战乱,尤其在文革中遭彻底捣毁无存。然而,“雷峰夕照”一景,因为塔已无存,景点也无从恢复。

    清末破败的雷峰塔已经渐趋倾颓,这固然是因为年久失修,但更多原因是人为的盗取塔砖所致。雷峰塔初建时,塔砖分实心和少量有孔藏经砖二种,俞平伯先生亲见之。有经砖内藏《宝箧印经》全文印刷品,这是我国发现最早之宋初木刻印品,非常珍贵,且经上具钱鏐名,年代确凿,其价值不在敦煌唐人写经之下。据陈从周先生说,四十年代上海南京路一处橱窗里,出售一张完整塔经,标价为两千银元,可想而知。由于宝塔破败后,塔砖裸露,被发现藏经,偷磚者眾多,有以文物价值来偷盗的;又有杭、嘉、湖蚕农传说在蚕室内放一块塔砖可确保蚕花平安;又有人言置一砖一室平安等等。虽当时杭城主事曾筑围墙保护,但不久墙坍,主管者也并不重视,于是挖砖一如往昔。终于在一九二四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一时四十分许,雷峰塔突然倒坍。见者形容倒塔时,轰然有声,全城可闻,且灰尘蔽日,鸦雀满天。据俞平伯先生说,当时夫人许宝驯正在湖对岸俞楼凭栏远眺,亲见雷峰塔倒坍,雖隔有几十里湖面,还能听到轰然有声,然后黑烟升起,半边天色黯了!俞先生、许夫人是陈朗五十年代在北京时的曲社朋友,故听来特别在心。塔倒之时,据说杭城人前去观看,拾取塔砖,形成了万人空巷,这可能有所夸张,但我想这些人中能有几个人真懂得其文物价值而珍藏之?!更有一个“凑巧”,九月二十五日下午,当时的军阀孙传芳正好巡视罢杭州,在城站登上火车离开之时,雷峰塔突然的倒坍。这又成了杭人口中的“故实”。

    五十年代以后,西湖南岸夕照山、南屏山、净慈寺一带辟为兵营,尤其是夕照山北麓,原刘庄、汪庄已开辟为中央首长休闲处,于是雷峰塔遗址一带,半个世纪以来围以铁丝网,卫兵严为把守,不准通行,已成为绝密之禁地。西湖南线的冷落,这也是原因之一。

    但是作为西湖主要景点,修复雷峰塔的愿望和呼聲从未熄灭。梁思成先生在三十年代,即绘有雷峰塔复原图。后来杨廷保教授亦两次提议修复。故宫博物院单士元先生、刘开渠先生都曾建议重修,尤其文革过后,陈从周、余森文、吴寅等均曾建议重修。吴寅還带算出雷峰塔塔基高度之比例为一比二点一七。他建议若在原址修复重建,必须当心地下迷宫,须小心挖掘。其他作为政府部门的浙江省政协也以提案形式,提出修复雷峰塔。

    一九九一年十一月,杭州市园文局召开了“重建雷峰塔研讨会”,我以《风景名胜》杂志编辑名义,出席了这次会议。会议在栖霞岭华北饭店召开,邀请专家中,有老一辈的王士伦、吴廷伟等,实力派的建筑、园林家如施奠东、胡理琛等,我友规划师熊世尧亦从四川赶来与会。在这次会中,我们聆听各种精辟意见,能达到畅所欲言。还得到特准,允许考察关闭了半个世纪以上的雷峰塔遗址及其附近一带。事后我曾撰写《雷峰塔重建有日》一文,发表在一九九二年元月二十六日的《文汇报》上。

    这个会议中的雷峰塔重建设计方案,是由老園林建筑家宋云鹤承担的。宋先生花了两年时间,奔走于全国各地,寻找一个能代表五代时期的塔的形象。他的方案以河北应县木塔为基础,以杭州闸口白塔、灵隐寺双塔,以及泉州开元寺塔等等为参考而完成。除此还对塔基所在夕照山一带作了总体规划。他认为保俶、雷峰二塔是西湖门户,缺一不可,自雷峰塔倒坍之后,南线景区冷落,几十年来杭州市民一直关注它的风姿再现,而且西湖十景缺其一,使“西湖天下景”有了残缺。他还算出原雷峰塔的高度为五十六点七米。他为了保留原址,准备将新塔建在西峰上。并拟恢复近处的白云庵月下老人祠及乾隆帝垂钓处漪园胜迹,再取刘禹锡“莫道桑榆晚,微霞尚满天”诗意,在夕照山一带种植红枫、乌柏、银杏等有色叶树,以渲染“雷峰夕照”的气氛。

    讨论非常激烈。综合而言,一般不赞成重建时采用水泥结构,认为做不好斗拱。又一致认为应接近古貌,反对承担小卖部、厕所等多功能设施。建议重建要比原塔略高,因为目前杭州已高楼林立,而黄妃塔原先就设计建十三层之高。但有人则认为不宜高,因为“雷峰如老衲”,既是老衲,不可高也不可富丽。对于选址,觉得最好是原址,否则就不是雷峰塔了,何况西峰与净寺、万工山都在一个中轴线上,缺乏美感。如要保留原址。则新塔可采取架空地基法,下层塔基亦可辟作参观云云。有专家认为雷峰塔遗址封闭半个世纪以上,残基尚有数米之高,地下可能有迷宫,应该发掘、整理。

    我在会上也发表了我见。我认为新塔应该建在原址,偏东南向而保存原址,今后原址开发亦可作为一景。觉得西峰在中轴线上,何况又是夕照山最高点,这与美学、风水学均不符合。杭州考古所高念华曾建议将塔基所有残砖砌入新建塔内,我也建议第一层仍采用少量空心砖,广泛征求当代凡六十岁以上的书法家、学者书写佛经藏于砖内,以提高该塔的人文价值。本来我还建议在塔内壁上描绘《白蛇传》故事,但现在一想并不妥当。许仙、白娘子的故事虽在宋元时起,由民间艺人陆续创作而成,后由冯梦龙收入《警世通言》中,这一篇话本小说《白娘子永镇雷峰塔》,并以后的《雷峰塔传奇》(昆曲)及各地方戏的传播,使雷峰塔名扬海内,妇孺皆知,但这毕竟与建于五代的黄妃塔毫无关系!

    一九九一年的考察雷峰塔遗址期间,陈朗虽未亲身参与,但对此也颇感兴趣,他写有二首即事诗,现录于篇末,以祭塔魂。 雷峰塔将重建其规划包括原 夕照山下月下老人祠并弘历

   垂钓处漪园二首 一九九一年

   陈朗

   湖山未礙有情痴。长忆年年月老祠。注定良缘休错过,都成眷属总相思。(注)灰飞岂是昆池劫,影好重为明圣姿。几绺红丝天下系,晚钟敲在夕阳时。

   (注)原月下老人祠悬有俞樾所书集《西厢》和《琵琶》句联语:“愿天下有情人都成为眷属;是前身注定事莫错过良缘。”

   霸图事往但浮图。莫问射潮神有无。岂为消磨闲岁月,遂教装点费功夫。宋高只配称中隐,弘历何堪作钓徒。一任御碑荒草卧,難忘秘密是经书。(注)

   (注)雷峰塔倒坍後,發現塔心部分砖孔藏有宋开宝八年刻印《一切如来心秘密 全身舍利宝箧印陀罗尼经》。规划讨论中,识者谓,重建时,制砖亦应留孔,可广征国内善書者写经藏之,以增加文化内涵云。又前数年南屏山开禁,予曾一游,见有弘历诗碑一块,仆卧乱草中。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